第二百零三章 发飙/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罕见的笑了一下,许卿略一沉吟,言归正传道:“和冯庆搭戏,表现一下思思被强暴的一幕。”

“啊?”边上的几个人都是愣了一下,微笑着的徐伊人也是神色微愣,与此同时,顶层看着监控画面的邵正泽也是一时愣住。

接受着众人的注目礼,许卿却是一本正经的继续道:“《歌尽桃花》里,无论是林绮梦、还是思思,总归都是悲剧角色。整部片子基本上也是悲剧基调,拍摄过程中,也许这种情绪更是会如影随行。无论是这种情绪还是戏份,你应该都有心理准备。”

“是。”脸上的笑容淡去,徐伊人对上他认真的目光,了然的点点头。

对上她的视线,原本一直温和笑着的冯庆却是一时间有些少见的尴尬起来,虽说两人在金凤凰奖的颁奖典礼上也是见过面,却根本上没什么交集,第一次合作就是这样的戏份,饶是他在圈子里混迹了十几年,此刻也是有些郁闷的伸手挠了挠头。

亭亭玉立在原地,徐伊人穿着粉色的雪纺衫,清新柔和的气质一如往日,搭配着浅色的牛仔裤,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

双料影后、环亚总裁夫人这些光环并未让她产生丝毫的骄纵之气,反而越发让她有了些光华内敛的气韵来,单是看着,许卿的神色都是慢慢温和了许多。

华夏影片审批一向严格,电影拍摄过程中,如强暴、脱光、露点这些戏码都是被再三审查的对象,他一惯也并不喜欢用粗暴的手法来拍摄这些镜头。

相反,他更看重用环境、音乐来烘托感染人心,一切掌控在含而不露的尺度之内,才是最高境界。

就像拍摄《汉宫》之时,刘依依最大的尺度也就是在隐约的帷幕之中香肩半露,一颦一笑、甚至连走动间裙裾浮动的频率却是都能牵动人心。

《歌尽桃花》原本就已经是足够沉重悲痛的故事,他自然也不会一再踩踏观众的心理承受底线,将小说中四段激烈的感情戏表现出来,云和情感比较内敛含蓄,改编之后的剧本也是与他的心意不谋而合。

两人初到桃花谷,夜色撩人、暗香浮动,少年的秦初也是初尝人事,基本上更需要从胶着的目光、略显亲密的小举动,以及年轻人的缠绵情话来体现爱意,越是轻柔缱绻的情感,越能反差体现出后来林绮梦遭遇的沉重。

剧本里少男少女的亲密止于触碰,最惹人遐想的一幕也不过两人在一个被子里露着肩膀,秦初将林绮梦从背后紧紧拥抱。

与此同时,剧本里改动最大的情节在于桃花谷两任族长的角色。

为了一个见之钟情的女孩亲手设计杀父,小说里桃花谷年轻的第二任族长也只有二十岁。

考虑到这样的剧情过于残暴血腥、泯灭人性,云和取消了第一任族长这样一个人物形象,而是将桃花谷领头人这样一个角色直接设定在三十岁。

刚刚从去世的父亲那里接手村落,三十岁的羽丰高大果敢、手段狠辣,却是在黄昏里远远看见从灼灼桃花、逶迤晚霞中回过头来的林绮梦,女孩因为仓皇奔跑长发凌乱,一张脸却是雪白玉润,晕染了浅浅桃花色。

从未有过女人的羽丰怦然心动,一眼万年。

狠辣果决的男人动了情,却是并不懂得如何表达,将林绮梦直接扛了回去,将自认为最好的一切统统给她。

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古旧村落的领头人因为一个女人牵肠挂肚、食难下咽,谱写了一曲深重而动人的痴心恋歌。

一个多月时间,林绮梦自以为怀孕,心情复杂的从了他,更是被羽丰疼宠十个月,生女、血崩而亡。

至此,羽丰将他们唯一的女儿,思思,捧上了天,成为了古村落里荣宠至极的小公主。

不同于小说原本的残忍暴戾,这一段女孩与男人的复杂恋情,经由云和改编的剧本展现出来,更是成为了《歌尽桃花》沉重氛围中的最大亮点,杀虐都是因为羽丰这样的情感被驱散了一些。

杀伐果决的反派形象,摇身一变,成了让人又爱又恨的情痴。

犯罪时的他,是人人杀之而后快的魔鬼,家庭里的他,却是最呵护妻子的丈夫,最疼宠孩子的父亲。

改编的剧本里,云和对女主角极为偏爱,避免了两任族长加诸在她身上的痛苦,同样的,在设计思思的人生轨迹时也稍微做了改动。

不同于小说里从小看着杀人玩,并且会自己动刀玩耍的思思,改编的剧本里,爱女至深的羽丰不曾让女儿看见这些残忍的勾当,因为爱情和林绮梦留下的小宝贝,他泯灭的人性渐渐复苏。

思思是在父亲建造的象牙塔中长大的公主,为了活命出逃,与村落人同流合污并且日渐“出类拔萃”的秦初,成了羽丰的左膀右臂,进入了村落的权利中心以后,以带着思思去外面见见世面的借口,成功将她带离了桃花谷。

天真浪漫的思思到了外面的世界,欣喜的如同幼小孩童,玩闹了几日却是惦记着回去,不曾想,自己跟着秦初和警察,眼睁睁的见证了桃花谷的覆亡。

黑暗的交易轰动社会,桃花谷所有人被依法处以枪决,包括与他们同流合污的秦初。

经此一事,十八岁的思思受了刺激吓成了痴儿,精神病院里,她唯一会说的两个字是“爸爸。”

没错,云和改编的剧本里,顺理成章的缩减了思思对秦初的痴恋纠缠,而是加重了羽丰在她心中的分量。

自然而然的,她在秦初面前脱衣服的一幕戏,以及紧接着她被强暴的一幕戏也是不复存在。

暴虐愚昧的桃花谷因为羽丰这个复杂人物形象的设置多了一些人性本真,留下了天真烂漫的思思,纵然傻掉,依旧是在尘埃落定以后预示着人性的希望和复苏。

而秦初死亡的结局,却也是正呼应了剧本最后警官陈述的那句话“无论多么沉重的命运,都不能成为一个人犯罪的理由。”

最深最真的情感可以唤回人性,知法犯法的恶行终归难逃法律的制裁,成了《歌尽桃花》的最终寓意。

云和将小说改编成剧本的力度很大,却也相对更胜一筹。

最起码,黑暗没有将希望和光明所吞没,尘埃落定以后,每个揪着心的观众也能重重的舒出一口气。

当然,这最终确定的剧本也是近些天才刚到他手上,与他的意愿不谋而合,也终将成为他忙碌一生的收官之作。

健康状态每况愈下,等着他的日子没有多少,《歌尽桃花》几乎要倾注他最后的所有心血,一个优秀并且无可挑剔的女主角他也早已经是有了人选。

二十四岁的双料影后,红遍国内、走向国际。国内新生代女演员中,人气、演技、品性,徐伊人三项并重,自然是当之无愧。

特意联系了赵琪过来给她施压,挑了这么一幕已经不存在的戏码让她表演,许卿想看的,无非是一个愿意为了演戏抛却她所有的荣华光环,踏踏实实、勤奋努力的徐伊人。

没有人可以在已经有过的荣誉上睡大觉,每一次出发必须全力以赴,是他想通过这场面试传递给她的体会。

圈子里呆了几十年,也是第一次出现如她这般,让他可以寄予厚望的实力新星,他甚至已经有预感,只要她愿意,早晚有一天能站到这个圈子最闪耀的地方去。

他期许了许久的属于华夏影视圈的荣耀,也许并不遥远。

只是……

目光落在已经开始试镜的两个人身上,许卿收回思绪,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

“啪”的一个清脆耳光显然也是超出了他的预料,房间角落里被男人摁倒的女孩“唔唔”的哑声嘶喊着,纤细的两条腿穿过男人的身下胡乱的蹬着,他们并不能看到徐伊人的状态,却是已经通过两人撕扯的动作感受到弱小人群被凌辱欺侮的心痛怜惜。

演戏的冯庆自然更是诧异,即便是想要演出最逼真的效果,顾及着她环亚总裁夫人的身份他动作也是有些迟缓无力,刚才虚晃的一巴掌原本应该扇在自己的手腕上,可是为了带动起紧张的气氛,徐伊人偏头挣扎着直接挨了一巴掌,此刻捂着她的嘴,冯庆也是进入了自己流氓的角色。

终归是并不相熟,看着凑到眼前的他露出狰狞神色,徐伊人双眼圆瞪着入了戏,大脑登时一片空白,陌生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掠夺占有意味十足,和脑海中某些零散的片段重叠起来,她喉咙口都是发出破碎的呜咽声,胡乱蹬腿的神色渐渐迷离混乱起来。

气氛太激烈,情绪似乎都有些失控,察觉些端倪的许卿正要喊停,掩着的前门被人“砰”的一声从外面踢开,邵正泽脸色冷肃的大跨步到了墙角,撕扯起冯庆直接甩到了一边。

“呜呜……”墙角的小人儿抱着膝盖缩起身子,骤然得到放松,情绪崩溃的哭了起来。

原本就有些坐立不安的几个人齐齐站起身,邵正泽早已经是蹲下身将她整个人搂抱到了怀里。

“乖,丫头乖,没事了。”心疼气愤不已,邵正泽搂抱着她柔声安慰,埋首在他怀里,徐伊人紧绷混乱的思绪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半跪在地面搂抱着她,邵正泽伸手过去轻抚着她的后背,听着她啜泣声慢慢缓了下来,邵正泽才是扶着她的肩膀对上她的脸,泪水朦胧的看着他,徐伊人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落下来,白嫩的一面脸颊上还留着几个清晰的手指印,小模样可怜的不得了,更是让邵正泽气不打一处来。

最终的剧本尚未分派到演员手中,可是他自然有一份,势必也知道许卿让徐伊人试镜的是一幕并不存在的戏份。

看着画面里她认真应下,一路匆匆下楼,电梯里的时候,他撕了许卿的心都有。

此刻将徐伊人慢慢的扶起来,伸手帮她拢了拢头发又摸了摸她的脸,声音低柔的安抚出声道:“没事了。让唐心先带你出去休息一会,什么事我们一会再说。”

徐伊人抿唇看着他,又是有些歉疚的看了被邵正泽直接撕扯摔地的冯庆,目光最后落到了脸色古怪的许卿身上。

不等她说什么,邵正泽的指示之下,唐心扯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出去。

入了戏试镜的有些过了,冯庆自然也是有些懊恼,尤其混乱中自己扇了徐伊人一巴掌,此刻对上邵正泽冷寒板正的一张脸,一抬眼就看到他紧蹙的剑眉,以及抿成一条直线的凉薄的唇,心里更是有些发毛了。

虽说邵正泽比他小了十岁左右,可这迫人的威势扑面而来,还是让他有些站不住脚的感觉。

目光从起身的几个人身上扫过,视线最终锁定在许卿身上,邵正泽语调低沉道:“许导留下,其他人先出去。”

面面相觑,几个人默默地退了出去,邵正泽脸色依旧是没有缓和半分,语调生硬的慢慢开口道:“刚才的事情,导演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许卿看着他神色间也是有了一丝歉疚,没有说话,邵正泽却是震怒,一字一顿道:“让她表演剧本里根本已经不存在的戏份,尤其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你们五个男人的面,表演这样难堪屈辱的戏份,你这是对她有意见,还是对我有意见,啊?!”

“这……”想起刚才徐伊人明显入戏过深,到最后情绪崩溃的哭泣,许卿一时间也是无奈又懊恼,说不出话来。

对这部戏倾注的希望过大,对徐伊人投注的期许过深,他的情绪,原本也就是有些太过紧绷,才想探一下,她到底能为演戏投入多少,牺牲多少。

眼下回想起来,这样的决定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些。

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样子,邵正泽冷着脸“哼”了一声,没好气道:“难不成我还冤枉了你?要是我刚才不来你预备将这一幕戏看到几时?二十四岁的双料影后,她的演技你要是不放心现在打电话问问莫易、秦丰、云和?要不然专车送你去挨个拜访一下金麒麟奖的那些评委们?和这样一群上不了台面的竞争一个角色,也就亏得你还能一个两个的忍着看下去,刚开始那个姓许的,说话结巴思维混乱,给伊人提鞋都不配!后来那个什么青,长的清汤寡水演主角不是寒碜人?!还有后面发了牌子那个宋什么玉,风评差成那样!根本就是一滩烂泥!一个两个连我们家伊人头发丝都比不上!你是眼神不好你给她们发暂留牌!凭着那些个要去竞争金麒麟、金凤凰、奥斯汀、白玉兰?你做梦!”

许卿:……

“怎么,我说的不对!?有异议?”噼里啪啦一通说完,眼见许卿一愣一愣的看着他,邵正泽又是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脸色冷硬的反问了一句。

“对。”许卿条件反射的说了一句,眼见他稍微缓了一口气,又是继续开口道:“你说的都对!太对了!”

邵正泽神色越发缓和,慢慢恢复里以往的冷静镇定,许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自个差点都将一向冷静自若的大总裁给逼疯了,心里话一句一句的往出冒,哪里还敢再去反驳半句。

想到他刚才毫不客气的那些称呼,姓许的、什么青、什么玉,以及那些个形容词,提鞋都不配、长得清汤寡水、寒碜人、一滩烂泥,许卿更是涌起一阵森森的忧伤。

弄了半天,副导演选的那些人在他眼里就这么个形象?!

再想到他刚才语带傲娇的我们家伊人,许卿又是突然觉得一定是他眼睛里只看得到徐伊人的缘故。

就像亲娘总觉得别人家孩子都是歪瓜裂枣一样。

“哼。”发泄一通的邵正泽慢慢回复正常,瞥了神游的许卿导演一眼,脸色板正的一字一顿道:“云和改编的新剧本不错。你刚开始选的那个族长叫什么来着?”

“冯庆。”许卿默默地提醒了一句。

“对。就是刚才那个,四十好几了,年龄太大,换一下。”语气微顿,在脑海里搜索了一阵,邵正泽继续道:“圈子里得过好几个影帝的那个郑秋,三十多岁,形象好气质佳,身形高大,相貌俊挺,估摸着出演羽丰的角色不成问题,你重点考虑一下。和伊人有过合作,他们搭戏也熟稔很多。”

所以,最后一句,才是你长篇大论的重点……

看着邵正泽清冷板正一张脸,许卿在心里难得的吐槽了一句,脑海里搜索一圈,却也是觉得郑秋饰演最后确定的羽丰一角再合适不过,看着邵正泽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fdliir63、张杰清521、琳琳家的小云朵,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话说,柳青青素一个炮灰属性的女配呐,亲亲们表要捉急,该虐的阿锦不会宠的,然后,其实小薏仁在家里和老爷子、阿泽、月辉、王俊在一起,也很欢乐嘛,咳咳。

所以,攥着月票吊阿锦的都素坏孩纸,乖乖交粗来(*^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