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傲娇/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是圈子里颇有资历的影帝,两个人出道也都是有十多年,想必于冯庆的厚积薄发,郑秋却是一路顺风顺水。

十七岁出道,拿到第一个影帝郑秋用了不到六年时间,踏上金凤凰奖的领奖台,冯庆却是用了整整十六年,也正是这过于漫长的坚持让他起了恻隐之心,在冯庆外貌稍逊的情况下,依旧是决定启用他。

许卿心里也是有些复杂难言,一步开外的邵正泽却是伸手摩挲了两下自己左手无名指的婚戒,目光沉沉的看着他,好似一语道破一般开口道:“既然是最后一部作品,相信导演也不愿意在任何一方面出现丝毫差池。所以,无论是演员配置、还是场景构建,都不需要有丝毫的顾虑。”

语气顿了一下,他继续缓声道:“全明星阵容,最精良的道具布景,这些环亚完全负担得起。我对你们有信心。”

我对你们有信心……

沉稳平和的一句话落在耳边,许卿看着他,一时间想起了德城电影节落败而归的那一幕,人潮中走来的邵正泽,神色态度和此刻如出一辙。

他身形比一般男人都是要高挑许多,笔直挺拔的站在身前,像一棵树一样岿然不动,又像一杆枪一般果敢锐利,稳妥内敛,含蓄锋芒。

很年轻,不过刚到而立之年,已经握有了其他人倾尽一生也不一定企及的权势和地位……

他是娱乐圈最低调而神秘的掌控者,却是为了一个女人,渐渐的从幕后走到台前,将与她相关的一切人事护佑于羽翼之下。

喟叹万千,许卿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少见的温和笑容来,点点头,邵正泽又是若有所思道:“羽丰的角色,单是从外形条件来说,冯庆都并非最佳人选。也不一定非郑秋不可,只是这个角色导演当真需要再斟酌一下。”

语调一顿,他朝着外面开口唤了一声“王俊”,一直守着的男人推门而入。

“前几天送过去的那三个剧本,莫导确定下来没有?”

“昨天就有了消息,说是确定了《人到中年》,”王俊话音落地,又是紧接着开口道:“演员甄选尚未开始。”

“推荐冯庆出演男主角。”邵正泽简明扼要说了一句,目光最后落到如释重负的许卿身上,撇嘴扯出一个淡笑,出了门去。

艰辛十六年获封影帝,这样的人物值得每一个人肃然起敬,已经四十多岁,冯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

能力范围之内,他也许不能提供给他最好的机会,却是愿意尽可能扶助一把,让他去争取最适合他的那个角色。

看着他大跨步扬长而去,意外过后的许卿也是突然觉得,他又更深一层的认识了这个年轻人。

在休息室里整理了一下仪容,跟着唐心、月辉一路回到了经纪人办公室,坐在沙发上的徐伊人也是花了好一会时间才从恍惚的情绪中彻底的回过神来,对边上担忧的两个人安抚的轻笑了一下,柔声开口道:“我没事。”

“搞什么啊,试镜而已,巴掌都扇上了。”

“你让人怎么说你好?!试镜哪里需要这么拼,这下好了,今天回家老爷子指定要发火了。”

“真是的,不明白导演怎么想的!”

“你现在的名气,不是崭新崭新的小菜鸟啊,哪个到了你这份上还这么作践自己的?!”

唐心噼里啪啦一句接一句,月辉也是没好气不时插话一句,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个人,徐伊人愣是半句话也插不进去。

过了半天,说累了的唐心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眼见她又要继续,徐伊人连忙是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好笑道:“女王殿下,小的知错了,知错了还不行么?以后会注意护着自个的。”

“哼。”唐心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着她笑嘻嘻一张脸,无奈又忿怨道:“但愿你记得!”

“一定。”徐伊人歪着头俏皮的比了个敬礼的手势,无可奈何的两个人被逗得“扑哧”笑了一声,邵正泽冷着脸、端着架子进了门。

“咳咳,总裁。”

抱着手臂靠在桌上的唐心连忙站稳了身子笑着打招呼,看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徐伊人,邵正泽一时间忍不住窜上些怒气,“哼”了一声,反倒是扭头离开了。

留下的几个人齐齐愣了……

“艾玛,太阳打西边出来鸟!”

“噗,第一次见总裁大人这样傲娇的样子,这是生气了啊!”

唐心惊得差点掉了下巴,幸灾乐祸的接了一句,朝着徐伊人努努嘴,啧啧叹道:“你完了。让你不拿自个当回事!总裁很生气,估摸着后果挺严重!”

早在他凉凉看过来一眼的时候,徐伊人嬉笑的一张脸都是有些僵,自然知道刚才的事情让他动了怒,正准备说些什么话来安抚他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从未见过这样闹脾气的他,徐伊人有些傻眼了。

“还呆着干什么?”唐心无语的瞪了她一眼,徐伊人连忙起身追了上去。

一路上了电梯,想起到了门口徐伊人笑嘻嘻那张脸,尤其笑嘻嘻的顶着个巴掌,邵正泽就是气不打一出来。

原本以为她正是需要安慰,和许卿说完话自己火急火燎的赶去。

谁能想人家根本没事人一样?!

倒也并不是希望她哀哀凄凄、哭哭啼啼,可就这样一腔热血赶过去,对上她顶着巴掌嬉笑的脸,他实在是绷不住情绪了。

邵正泽无语的揉了揉眉心,边上的王俊开了电梯,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忍不住低头憋笑,另一部电梯里,后赶到的徐伊人已经是越过他直接亲热的挽上邵正泽的胳膊,探头问道:“阿泽,中午吃什么?”

“你想……”习惯性正要答话,对上她笑靥如花一张脸,邵正泽生生将半句话憋了回去。

跟着她折腾了大半天,气都气饱了,哪里还有心情吃饭。

总裁大人蹙着眉、抿着唇,一言不发大跨步继续往办公室走。

徐伊人不由分说的吊着胳膊在他身上,被他带着踮着脚往前走,两个人有些怪异的姿势让身后几个助理连连发笑,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一脚关上,饶有趣味看热闹的几个人望洋兴叹。

“第一次见邵总闹别扭耶!”

“绷着脸还是帅的没天理哈!”

“小夫人这下得好一会哄了,估摸着投怀送抱少不了。”

几个小助理津津有味的讨论着,边上的王俊默默的来了一句“最多三分钟!”

“啊?”

“我是说你们邵总的脾气,最多维持三分钟!”王俊开口回了一句,眼见几个人都是兴味十足的看着他,没好气继续道:“啊什么啊?总裁也是你们该八卦的,去去去,干活去!”

门外凑成一团的小助理做鸟兽散,进了门的徐伊人却是一脸讨好的将邵正泽扶坐到了沙发上,自个蹬了鞋跪上去,手劲适中的给他敲着肩,看着他依旧绷着的一张脸,语带试探道:“还生气呢?哎呀,阿泽你表酱紫,我知道错了,以后这些事情我都会注意的。会护着自个的,昂?”

“昂?”邵正泽挑眉扬声重复了一句。

“嗯哪。”徐伊人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忙不迭又是在他英俊的脸颊上“啾啾”亲了两口,信誓旦旦道:“真的,以后再也不作践自个了!下一次再有导演让我试镜这样的戏码,我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他!”

“别人演戏的时候都不一定真的动巴掌。”目光落在她脸颊上依旧残留的红痕,邵正泽语气里又是心疼又是恼怒。

“是,是。谁说不是?这个我以后也一定注意,能来假的,绝对不挨真的。”又是点头又是保证,看着她一脸讨好的样子,邵正泽哪里还有脾气,扯过她直接放倒在了腿面上。

“需要肉偿咩?”对上他的眼睛,徐伊人又是忍不住流露出笑意,一句话还未说完,喋喋不休的小嘴被直接堵上,一个音节再也发不出。

原本携着怒怨,他强势的气息横冲直撞,逮着她的舌尖抵着她的牙关缠住不放,徐伊人狼狈的回应着,只能勉强从喉咙间发出低唔声,一只手摸着她的脸,邵正泽亲吻的动作慢慢柔和轻缓了起来。

流连逡巡着,极尽缠绵忘情的亲吻却是更让怀里的小人儿气喘吁吁,勾着他的脖颈,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化成了一汪水。

邵正泽从沙发上慢慢起身,托着她挺翘的曲线将她整个抱坐在怀里,光着脚勾缠着他的腰,纤细的胳膊紧紧地抱着他的头,徐伊人将脸颊贴近他,温软的唇落在他的脖颈上。

怀里的小人儿热情的回应着,邵正泽将她一路抱到了里面的休息室,徐伊人勾着他的腿,两个人摔到了柔软洁白的大床上。

娇嫩白皙的脸蛋上还是有些泛红,邵正泽一只手撑在身侧,凑过去轻柔的亲吻了两下,薄唇停在她耳边,低低道:“以后不许这样了。不反对你拍戏,可凡事也许三思而后行,有些做不来的也不要勉强着逼迫自己去适应。”

“嗯。”蜷在他身下的小人儿乖了许多,声音柔柔的应了,纤细的手指逡巡过他微蹙的剑眉,将脸颊往他胸膛贴,轻轻的开口道:“其实你不用太担心我。”

很早的时候,所有的伤口都被你治愈了……

徐伊人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深深注视着他明亮深黑的眼睛,一颗心熨帖而滚烫难以言表。

有这样的男人小心翼翼的疼着护着,过往的那些艰辛又算的了什么,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去回想过。

即便今天因为冯庆狰狞的神色短暂的失神,可在他拥抱她的那一刻,所有的阴霾都是立时被驱散掉,即便再恍惚想起,她也不会觉得畏惧。

低低笑了一声,邵正泽也是没有说话,从她光洁的额头亲吻到秀丽的眉眼,流连过小巧挺直的鼻梁,却是不曾再近一步,吁了一口气顺势平躺在她身边,一只手缠上她放在身侧的手掌。

十指深深交握着,他抬起手臂,将两个人紧扣的手伸到了眼前半空中。

徐伊人侧过头看着他微笑,目光也是落到了两人紧扣的双手上,跟着邵正泽的动作慢慢伸展开了手掌,手腕相抵,两个人的手心贴合在一起。

邵正泽的手掌宽大而干燥,骨节分明,手指白皙而修长,指腹略带薄茧,很漂亮,却是并不曾显露出丝毫女气。徐伊人的手掌却是小巧白净,纤细柔软,比他小了两圈不止,手指只能抵在他手指三分之一长度的地方,整只手都是在他的庇护之下。

看着他温柔的眉眼,她的笑容越发深重了,手指向内屈起,缩成拳放在他手心里,邵正泽弯着手指,将她彻底的包裹住,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背,低低的愉悦的笑。

“阿泽。”她语调轻轻的唤了一声,又是动情不已,翻身趴在他上面,对上他温柔的笑意,凑过去亲吻他薄薄的唇角,邵正泽神色专注的去回应,不知道过了多久,吻够了,她气喘吁吁的将脸颊埋到他颈窝里。

“饿不饿?下去吃午饭了。”

扶着她的肩膀起身,想到刚进门她缠着他的问话,邵正泽探寻的问了一句,徐伊人抿着唇点头,握着她的手腕,他将她从床上带了起来。

“头发乱了。”小人儿顶着松散的马尾辫朝着他晃了晃,绑头发的皮筋从马尾上甩落下来,柔软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徐伊人更是有些懊恼的抓了抓。

“要我帮你梳?”邵正泽低笑着问了一声,俯身将地毯上的皮筋捡起来缠在手上,将软语撒娇的她推进了洗手间。

帮她洗过头发,也帮她吹过头发,梳头却是第一次,饶是一向无所不能,对上一个小小的皮筋,邵正泽的动作却是有些笨拙了。

神色专注的落在她头发上,从镜子里看见他抿着唇角的认真样子,徐伊人忍不住打趣道:“连扎头发都学会了,你以后肯定是中国好爸爸。”

被她软语恭维着,邵正泽自然是十分受用,笑着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将笑眯眯的她牵了出去。

公司里好几个员工餐厅,当然也有给邵正泽专门备着的厨师,一般情况下,他很少下楼去用餐。

签约以后在公司里呆的时间不多,徐伊人也是甚少出现在员工餐厅里,几个人一出现,原本还热闹喧嚣的餐厅里立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的投注在他们身上。

“艾玛,这是不是总裁今年第一次出现?”

“什么叫今年第一次,难不成以前还出现过?”

“是啊,别说总裁了,烨男神他们几个今年都难得见上一面了。”

“哈,谁让他婚礼上带头起哄来着,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拍戏着呢?”

想起婚礼上自家总裁做十连拍的样子,当天在现场的一众人忍不住笑起来,却到底心下顾及,一个两个辛苦憋笑着低头去对付自己的盘中餐。

“想吃什么?”视线逡巡了一周,窗口站着的所有师傅都是身形笔直,严肃的好像等候首长检阅的士兵,邵正泽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眉心,低头问了一句。

总裁大人一年半载也不会出现一次,一众师傅们自然是有些紧张,扶帽子的扶帽子,扣扣子的扣扣子,徐伊人自然也是发现,无奈的笑了一声,拖着他的手臂将他按到了一处没人的桌位上,笑着开口道:“你还是算了吧。我怕你一会过去,师傅的帽子掉进锅里去,还是让我去好了。”

“你也算了吧,估摸着你去了,师傅激动地拿不稳菜勺,还是我们过去代劳好了。”唐心也是轻笑一声,直接开口道:“报菜名。”

“糖醋带鱼、清炒菜心、松仁玉米好了。”徐伊人歪着头看了唐心一眼,眼见后者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吐吐舌头笑了一下。

“总裁呢?”唐心又是开口问了一句,邵正泽看了一眼边上已经乖乖坐好的徐伊人,简明扼要的说了一句“和她一样。”

看着几人的王俊露出一个“果然这样”的表情,连带着月辉,三个人朝着窗口走了过去。

即便坐在并不起眼的边上一排,两个人还是像发光体一样吸引着餐厅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餐厅里比平日里安静了许多。

一进门,徐尧就是感受到着不同寻常的诡异安静,一抬眼,就看到了端坐在位子上的邵正泽,一时间脸色都是有些苦哈哈。

想起刚刚熬到头悲催的一整年,他都是有些无语凝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