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调皮/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边上低低一笑,徐尧同样是朝着她努努嘴开口道:“许导说的没错。你的人还是你自个考量才好。”

“我,咳咳。”徐伊人忍不住轻咳两声,目光落在舞台上涵紫韵的身上,略微思索了一下,笑着开口道:“《歌尽桃花》里静香是被画册里的小动物所吸引的,假设你边上现在有一只小狗,表现一下对它的喜爱。”

被拐骗的四个女生里,已经确定了由柳青青所饰演的常欢是爱好探险的运动型女孩,林绮梦是浪漫梦幻型,闫雯雯是伤感负气型,最可爱的一位却是单纯无忧型。

静香是一个十分喜爱小动物的女孩,背包回家的途中从大巴车边上走过,正巧看到中年妇女在给几人讲解桃花谷风光,听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小动物”这样的话,好奇的住了步子,被三言两语忽悠上车。

想起第一次涵紫韵说到中学时养狗的事情,徐伊人更是忍不住的笑了一声,细细考量起来,这个角色倒是有点非她莫属的意思。

边上的郑秋对徐伊人第一次去片场的那一天记忆犹新,自然也是想起了徐伊人利用宠物狗引导小姑娘抒发情感的那件事,目光不自觉落在舞台上开始表演的涵紫韵身上,身子往后靠,放松的笑了起来。

原本对小猫小狗就是有着比常人更深的喜爱,这样的题目对涵紫韵自然是轻而易举,舞台上的他蹲下伸去,撅着嘴,微微低着头朝眼前的“小狗”凑过去,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它的头”……

似乎眼前的并不存在的小狗恼怒的朝着她伸出的利爪,女孩咯咯笑了一通,伸出两只手过去,一左一右揪住了“狗耳朵”,眼前的“小狗”彻底恼怒,她更是“哈哈”笑了两声,将“小狗”抱在了怀里,皱着脸用鼻尖过去蹭了蹭。

想象着小狗在她边上,凑过去逗弄,再到抱起在怀里,女孩的表现自然流畅,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发自内心的相信,她是一个非常喜爱小动物的天真女孩,专注的看着,几个人也是不住点头。

“我的表演完了,谢谢老师。”涵紫韵鞠躬微笑着说了一句,郑秋赞了一声“不错”,最边上的柳兆文温和开口道:“很喜欢小动物。”

“是的呢,我家里有两只小狗、六只小猫,我还养了三条金鱼、一只乌龟和两只小仓鼠。”舞台上的涵紫韵如数家珍的将自个的宝贝们报了一遍,看着她的一众人都是露出善意的微笑。

许卿温和的说了一句“回去等通知吧。”

涵紫韵鞠躬道谢再下台,耳边传来一声柔和带笑的“小涵加油”,她回过头,对着徐伊人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挺可爱的姑娘。”一惯寡言的许卿难得出声肯定了一句,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出现在舞台之上。

目测身高有一米七,身段玲珑、前凸后翘,再加上紧身短裙裹着火辣的曲线,修长白皙的一双腿看了都是让人气血上涌。

徐伊人抿唇笑看着,娱乐圈看惯了这一类,几个男人倒也是没有过多表情。

女生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许卿一板一眼的发问道:“《歌尽桃花》里,四个去桃花谷的女生,任意选角色、自己确定场景表演一下。”

“人家想要表演林绮梦这个角色啦!”舞台上的性感美女嗲声说了一句,徐伊人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肩,她边上的徐尧“呃”的一声以手扶额,低声道:“得,又来一奇葩。”

“林绮梦?”郑秋有些意外的出声问了一句,舞台上的女生重重的“嗯”了一下,继续道:“可不可以啊?”

拖着声音朝着几位导演撒娇完毕,女生又是嘟着嘴可怜兮兮的看向徐尧,楚楚动人道:“尧男神我可喜欢你了?上来陪我搭个戏,好嘛?”

“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徐伊人再也忍不住同样扶着额低笑,声音里幸灾乐祸的意味却是让边上的徐尧恼怒的不行。

垂眸瞪了她一眼,徐尧咬牙切齿的一声“好”,直接起身大跨步上了舞台。

“男神。”女生双手捧心,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声音嗲嗲的开始道:“我想表演林绮梦和秦初在桃花树下接吻的那一幕,我……”

女生话音未落,徐尧两种捏着她的手腕将她直接一路提溜到门口,郁闷拱手道:“姑娘,我求您了,哪凉快哪呆着去,啊!”

“不要。你知道人家有多爱你吗?为了你特意按摩丰胸,吃减肥药上吐下泻,人家……”

“保安!”徐尧忍无可忍的一声大喊,两个保安将依旧流泪控诉的女生架了出去,教室里的几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无语的说了一句,徐尧坐回到自己位子上,抽了张纸巾沾些水,眉头紧蹙一脸嫌恶的擦着自个的手指。

“这充分证明了您的个人魅力已经再一次上升到了新的高度。”徐伊人一本正经的打趣了一句,正擦手的徐尧抬眼看着她,轻轻挑眉道:“是吗?”

“不是吗?”徐伊人歪头反问一声。

“呵。”徐尧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一脸认真的擦着自个金贵的手指。

听着对话的几个人又是忍不住笑出声,舞台上一道浑厚的男声已经自我介绍道:“各位老师好,我是尚平。”

“唔……”徐伊人一抬眼不由自主摸了摸鼻子,边上徐尧修长的手指在自个俊美的额头上来回蹭了蹭,低笑道:“许锋来了。”

“的确。”徐伊人同样是笑着应了一声,想起《歌尽桃花》里那个一百六十斤爱好吃鸡腿的胖子,再看看舞台上圆鼓鼓的男生,两个人物形象在她脑海中完美的重合了。

“你是来面试许锋一角的?”张石开门见山的笑着问了一句,舞台上的尚平羞涩的笑了一下,回了一句“是的。”

“既然这样,表演一个大巴车上吃鸡腿的场景好了。”最边上的柳兆文沉吟着说了一句,张石哈哈笑了一声,舞台上的男生动作笨拙的抬腿上车了。

小腿很粗,他看着不止一百六十斤,上车以后,先是肩膀向前做了一个被两排座位卡住的动作,而后侧着身子从座位间挤了过去,拿下包,将自己塞到了一个座位里。

虽然是想象,可他的动作却是十分真实并且贴近生活,几个导演会心一笑,左右随便瞟了一眼,他来回翻了好几下“包”,有些烦躁的吞咽了两次口水,最后还是伸手将里面的“鸡腿”取了出来。

看着手中的“鸡腿”眼神里一片纠结,又是忍不住咽口水,最终还是食欲战胜了减肥的念头,撕了袋子直接张嘴咬了一口,大朵快颐。

“啧啧,吃的真香。”眼看着他对一团空气下狠口,又有些夸张迫切的吞咽着,郑秋呵呵笑着说了一句,许卿比了一个“停下”的手势。

“可以了,回去等通知吧。”张石笑着说了一句,男生从椅子上起身,看了几人一眼,将走未走之际却是停了步子,羞涩一笑,带着些恳切的开口道:“我真的对演戏很感兴趣,希望各位老师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改变自己的命运。”

“哦?”最后一句话让郑秋好奇的出声询问,男生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学习成绩不好,但是真的对演戏很感兴趣。参加了两年表演专业的艺考,都是没有通过面试这一关。”

语气顿了一下,男孩难为情的继续道:“其实我不是表演专业的学生,我是学校餐厅的擀面师傅,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演戏。”

男生朝着几人深深的鞠躬,许卿板正严肃的一张脸上带了些动容神色,微微笑了一下,开口道:“如果后面再没有比你胖的,这个角色估摸着非你莫属了。安心回去等通知吧。”

“谢谢。谢谢导演,谢谢各位老师。”男生大喜过望的说了一句,拱着手作揖,神色激动的出了门去。

看着男生脚步仓促略带蹒跚的出门去,徐伊人有些感动喟叹,低头揉了揉眼睛,舞台上一道年轻有力的男声语调清晰道:“各位老师好,我是顾凡。”

“团长来了。”边上的徐尧语调古怪的提醒了一句,徐伊人抬眼看了过去,舞台上的大男生个子又长高了一些,挺拔笔直的站着,俊俏英气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意,正是不自觉抬眼朝着她看了过来。

“这……”见了本人,郑秋才是越发觉得眼熟,隔了一个位子的张石已经快言快语道:“这个是伊人的粉丝吧。小伙子看着眼熟的很。”

话音落地,自个又是倏然间回想起来,哈哈笑道:“在那个薄荷香茶,还有那个清新美衣的广告上都有是不是?那个广告不是得了金星广告片奖嘛!是那个打篮球的男生对不对?”

“是我。”台上的顾凡勾唇笑了一下,带着些羞赧,更多的却是阳光帅气的直观感觉,郑秋已经是挪揄着开口道:“你来面试少年秦初这个角色的?”

“对。”

“说说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许卿沉吟着问了一句,顾凡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少年初识情滋味,很热烈,但是和同龄人比较,秦初的性格更沉稳、也内敛含蓄一些,因为我觉得他对林绮梦的爱是热烈而缠绵的。”

“桃花谷中,秦初支着画板为林绮梦画素描像的一幕,表演一下。”许卿斟酌着说了一句,台上的顾凡点点头,开口道:“需要借助一下我的道具,可以吗?”

几个导演示意性的点头,门边上站着的一个工作人员将顾凡带来的东西送上台,眼看着他动作娴熟的支起画板,微微弯腰调整角度,几个导演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会画画的?”

张石诧异的说了一句,台上的顾凡抬眼看了徐伊人一眼,微笑一下,神色专注的面对着众人,沙沙描绘的声音落在寂静的教室里,弯着腰的大男生看向画面的眼眸明亮而温柔,正像他所描述的少年之爱。

时间静静流逝,似乎也并没有多长时间,台上的顾凡直起身来,吁了一口气,将画板扭转,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艾玛,高手在民间。”

“有两把刷子啊!”

“太逼真了!”

两个导演毫不掩饰赞叹之声,其他几人也是明显意外非常,许卿温声探寻道:“你会画画?”

“我爸是美院的老师。”顾凡笑着说了一句,小心翼翼的将画板上徐伊人的素描像取了下来,略微思索了一下,走下台将画纸送到了桌前,轻轻一笑,开口道:“送给你。”

“顾凡,加油。”徐伊人弯着唇角轻声说了一句。

“我会的。”男生看着她,含笑点头。

“可以了,你回去等消息吧。”张石温声说完,朝着台下几人鞠躬道谢,顾凡拿着东西出了门去。

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往椅背上靠了靠,张石左右看了两眼,语带商量道:“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到这差不多就可以了。比想象中顺利许多。”

“可不是,我也举得人选差不多了。”最边上的柳兆文接口说了一句,许卿朝着门口守着的工作人员比了一个手势。

“啧啧。”凑过去在徐伊人的画像上看了两眼,徐尧撇嘴道:“这薏仁粉里还真是藏龙卧虎。”

目光落在笔触细致的画像上,徐伊人没有说话,唇角却是从始自终挂着浅淡的笑容,收了画像一路往回走,却是有些若有所思,一直处于神游状态。

从薄荷香茶的拍摄到今日,纵然是再迟钝,她也是有些明白了顾凡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正常粉丝对偶像的喜爱。

是属于少年的、情窦初开,默默的暗恋和守护。

拍广告时教室里的偷拍,趴在栏杆上挥舞手臂大声喊着“徐伊人,加油”的少年,医院门口眼含热泪的注视,以及粉丝见面会上,他最后上台,站在自己身前,笑着说的那一句“我要报考华夏传媒大学了,也给我一个拥抱作为鼓励,好不好?”

心绪百转间,她突然有些意识到,也许正是因为自己,他选择走上了这一行。

很感动,又有一些难言的愧疚和沉重,这种情绪被她一直带回了家,吃过晚饭坐在书房,依旧是觉得有些头疼。

从心里来讲,她并不希望有人为她付出这么多,尤其,还是她一直都看重并且珍视的一群人。

从老爷子怀里抱着小薏仁一路回到了卧室,早上来一步的徐伊人并不在,邵正泽抬步到了书房。

灯光下的人儿已经换上了居家的薄款睡衣,端坐在书桌前,微微低头看着桌面上摊开的一幅画,间或哀叹一声,竟是没有察觉到他们两人的到来。

“啊哦!”怀里的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打了一声招呼,徐伊人抬起头看过来,小家伙更是兴奋起来,两只小拳头同时挥舞着往前扑腾,嘴里“啊呜”、“咕唧”的叫个不停。

邵正泽抱着她抬步过去,徐伊人早已经是起身迎上,小家伙张开双手要抱抱,徐伊人笑着将她接到了怀里。

“啊哦,啊哦!”叽叽咕咕的对着她说话,小家伙兴奋的不行,说得急了“噗噗噗”的朝着她喷口水,徐伊人忍不住笑出声,鼻尖抵着她的鼻尖,柔声开口道:“宝贝真乖。”

话音落地,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又抬眼看向邵正泽,有些惊喜道:“阿泽,我觉得宝贝长长了一些。”

“长长(chang)了?”挑眉反问了一句,邵正泽没好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无奈笑道:“宝贝是长高了行不行?哪有妈妈这样用词的?”

“哦啊!”她怀里的小家伙一本正经的叽咕着点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更是让两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声音愉悦的低笑一阵,邵正泽的目光这才是落到了桌面上摊开的画像上,女孩秀丽的眉眼、挺直的鼻梁、润泽的薄唇都是被笔触描绘的精美而细致,就好像绘画的人已经熟稔的画过千百遍一样。

他的目光落到了徐伊人脸上,后者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被她正抱在怀里的小家伙津津有味的啃着自己的小拳头“啊哦、啊哦”的说话,徐伊人却是突然感觉到一阵热流浇过了她的手背,将桌面上垂下半边的画纸浇的湿淋淋。

再抬眼,始作俑者正啃着小拳头一脸无辜的盯着她……

“啊呜……”小家伙拖着长音挥拳在她鼻梁上砸了一下,徐伊人吃痛,哭笑不得间,邵正泽伸手将调皮的小东西接了过去。

“刚扯掉尿不湿,怎么这么调皮?谁准许你尿妈妈怀里的?”邵正泽一本正经的训了一句,小家伙又是将带着口水的拳头在他下巴上胡乱的蹭了蹭,“啊呜”一声,将自个的小脑袋埋到了他颈窝里。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张杰清、钱小多、qwselm。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啦啦啦,阿锦卡着时间上来啦,一会回头找错别字,看得早的亲亲们见谅么么哒。

月票已经突破500张啦,大家棒棒哒,阿锦也会努力的。感谢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