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病重/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桌上拿了纸巾将自个的手掌衣服先擦了一下,徐伊人的目光定在了桌面上的素描画像上,画纸比较大,原本摊开就占了小半张桌子,小家伙的作案证据也并没有整个挥洒开来,所幸她一张脸上基本没有溅到。

顾凡画的是她单手撑在桌面的半身照,桌角手肘的地方都是有些晕染开来,徐伊人心疼不已,拿着手中的纸巾轻轻的沾。

邵正泽拿着纸巾帮咯咯笑的小家伙擦了擦,又在她软嘟嘟的屁屁上轻拍了两下,将她重新抱在了自个怀里,垂眸看到徐伊人有些遗憾懊恼的神色,若有所思的发问道:“粉丝送的?”

“你怎么知道?”徐伊人略一抬头,明显有些疑惑。

“呵。”邵正泽低低一笑,目光专注的看着她,有些无奈道:“你一张脸上写的分明。”

“诶?”

眼看她秀丽的眉轻蹙,邵正泽更是声音低柔的解释道:“你对上粉丝礼物和一般东西的眼神不一样,表情也是不一样的。”

徐伊人本身并不是善于伪装的人,一双眼睛往往都能将她的情绪展现的明明白白,她对粉丝非同一般的珍视,许多礼物根本推拒不掉,邮寄到公司她有时间都是会一个一个的翻看,亲自整理。

对她太过了解,她每一个表情邵正泽都是可以轻易分辨。

画像上的水痕被纸巾吸收的差不多了,徐伊人轻叹一声,抬眼对上小家伙粉雕玉琢一张脸,黑白分明的清亮眸子无辜的看着她,小家伙嘟嘴啃着自个的小拳头,看见她抬头,又是松开手,咧着嘴,“哈哈哈”的笑。

“小坏蛋。”徐伊人一点脾气也没有,邵正泽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将小家伙重新递到了她怀里,到桌边的抽屉里取了一把剪刀来。

“唔,你做什么?”徐伊人不解的问了一句,邵正泽伸手拧开了书桌上的台灯,将画纸拖到了书桌的正中间,沿着四个边角齐齐的各裁了一条,画像之外空白的地方被裁去,边角的湿迹自然也是少了许多,只残留下晕染了的小块地方。

“画纸保存的时间能有多长?书柜最底下有以前姑姑路上拍的一些旧照片,一会烤干了我找个相框帮你裱起来。”温声解释着,将裁掉的空白画纸扔进了纸篓里,邵正泽将她的画像用手抬起来,放在了台灯下面,左右移动着,试图将它烤干。

他个子很高,即便穿着居家服,看上去依旧是挺拔颀长,此刻微微俯身,英俊的面容在亮光下更是带着些难以形容的清俊隽永,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徐伊人看着他专注神色,唇角不自觉溢出一个微笑来,这才发现小家伙已经双手抓着她的衣服香香的睡着了。

原本上衣就是被她弄得有些湿,给邵正泽递了个眼色,她先一步回了卧室将小家伙放在了小床里,五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轻轻地拉了小家伙的薄被子遮住了她蜷在身前的小拳头,低下头去在她微翘的唇角边落了一个晚安吻,她轻手轻脚的换了衣服,重新回到了书房。

邵正泽已经将画像重新放回了桌面,湿迹被他小心的在灯下烤干,虽说晕染的地方无法复原,也稍微有些淡黄,却是比她能想到的搭理办法已经好上太多太多了。

弯腰蹲下去在书柜最底层的一个抽屉里取了几个比较大的相框,左右比对了一下,邵正泽将其中的一张风景照片取了下来,拿了相框放到书桌上仔细的擦干净,又将画像修剪到合适大小,妥帖的放了进去。

相片里的徐伊人眉眼弯弯,一只手托腮看向前方,唇角淡淡的笑容让她整个人十分柔和,绘画者的笔法精细流畅,将她整个人的神韵刻画了十成十,此刻两人眼前相框里的画,倒好似黑白的艺术照一样精美别致。

“谢谢你。”徐伊人抿着唇角看他,笑着说了一句。

“傻。”邵正泽伸手指戳了戳她光洁的额头,将相框暂时收起来放进了书架侧边的一个抽屉里,这才揽着她坐回了椅子上,深深的看了一眼,伸手将她的头发往后拢了拢,这才温声询问道:“今天怎么了?刚才看到你情绪不高的样子?”

抿着唇略微思索了一下,徐伊人伸胳膊勾着他的脖颈依偎进他的怀里,语调轻轻道:“也没什么,就是有些……”

似乎不知道怎么说,停顿了一下,她才是继续开口道:“那张画,是顾凡画的。他是三十七中粉丝团的团长,现在已经在传媒大学念大二了,今天试镜了《歌尽桃花》里少年秦初那个角色。选上了。”

语调带着些喟叹,但是从她说话的神色里邵正泽一时间都是有些明白,无须询问,也是能将那样一个大男生和她话语里的“顾凡”对上号,自然,他也是明白了她忧从何来。

她是重视感情的人,一份不能回应的心意,自然会让她觉得心疼愧疚,更何况是原本她就珍视的人。

“好女孩总是值得被爱。”摩挲着她纤细白软的手指轻声说了一句,邵正泽看着她有些无奈的眼睛,慢慢道:“有人喜欢,说明你足够优秀。这些事情顺其自然的好,不用刻意的萦绕于心加重负担。你也知道,有些事并非按你的意愿开始,也不会按着你的意愿结束,交给时间就好。别多想,乖。”

伸手在她脸上拍了拍,徐伊人定定的看着他,轻轻点头。

到底还是担心她有心里负担,伸手在她脸上摩挲揉捏了两下,邵正泽倏然一笑道:“傻丫头,能被人这样喜欢着是好事,哪里有人会为了这样的事情愁眉苦脸,《歌尽桃花》是许卿导演最后一部作品了,到时候电影开拍了,也别带入这样的情绪影响发挥,好好表现,我相信你们。”

徐伊人却是被他话里的信息彻底的移开了注意力,在他怀里坐的端正了一些,有些诧异又有些迟疑道:“真的是最后一部作品了吗?许卿导演他,是因为身体原因吗?”

邵正泽垂眸注视她,徐伊人有些怅惘道:“拍摄《汉宫》的时候,他身体就常闹毛病。”

剧组的拍摄工作原本就强度比较大,一众演员下了戏以后,导演组的工作量更大,每个演员的台词、动作、表情,甚至每一处布景的细节他都会来回推敲,废寝忘食的时候不在少数。

脑海里回忆着他经常饭后就着水服药的画面,又是想起试镜这些日子心里不好的预感,徐伊人不由自主的咬上一根手指,呆看着邵正泽。

也是略微思索了一下,邵正泽带着些无奈道:“是。他到了胃癌中后期,眼下的状况,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拍电影的时候,我会多派几个人跟着的,如果他身体不适,你们尽量调整时间歇息一下。”

许卿在圈子里一向庄重严谨,徐伊人试镜时候他的苛刻的确有些反常了些,邵正泽也是后来再三回想,才是让王俊派人了解了一下,得到消息不过两三日,这几天也是因为此事喟叹难安。

“一年?”徐伊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他一眼,捂着嘴倏然站起身来,看着邵正泽无奈的神色,语气有些激动道:“他生病了?他已经生病了为什么还要拍电影?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知道了还要让我们试镜、面试、选角色?怎么能这样?”

“你别太激动。”邵正泽起身拉了她一下,徐伊人却是猛地甩开他的手,眼眶里涌出泪花来,依旧是一字一顿道:“怎么这样?你怎么能说出还让我们继续拍电影这样的话?他身体已经不行了,他应该去住院!住院!不是这种时候还拖着身体拍戏!我不要拍,不许拍!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知道他不行了还放任不管!你……”

双眼通红的看着他,对上他无奈的眸子,徐伊人后面指责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看着他呜呜的哭了起来。

曾经的十年里,唯一对她伸出援手的长辈,力排众议让她饰演了女主角,许卿对她,说是恩重如山毫不为过。

纵然偶尔严厉,在片场更多的时候,他却是像一个父亲一般尽心尽力的提点着自己。

眼泪如潮水一般的从眼眶里涌出来,低头站着的徐伊人双肩剧烈的耸动着,压抑的哭声更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一般,邵正泽心疼不已,也是没想到许卿的事情会让她产生这样大的反应,上前一步,他将她拉进了怀里。

“呜呜,我不要这样!我不想看着他这样啊,为什么要放弃,你为什么要让他执导,他应该去住院的!住院才对!”抓着他的衣领,徐伊人情绪有些崩溃,断断续续的抽着鼻子说话,邵正泽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许导的事我事先并不知情,也是因为那天你的试镜,才让王俊后来查了一下。”低声解释了一句,伸手帮她抹了抹眼泪,邵正泽语气里依旧是喟叹,若有所思道:“他身边两个副导演应该也不知道。瞒着所有人,圆满拍摄最后一部作品才是他的心愿,这样一心扑在艺术上的前辈,也许装作不知道才是对他最后的尊重。”

“不要啊,我做不到。”徐伊人又是掉眼泪,想起消瘦挺拔的老人那样惯常严肃的一张脸,心痛的无法呼吸。

圈子里二三十年,许卿没有婚姻、没有女人、没有绯闻女朋友,他是将自己全部的精力和生命投注在自己热爱的电影事业上,国内外已经获得过诸多奖项,圈子里泰山北斗一样的人,可即便这样,他依旧是无法满足。

想起德城电影节落败而归,飞机上侧头看到那样凝重的一张脸,徐伊人更是泪水汹涌而下,将脸颊埋到邵正泽的怀里,哭得不能自已。

一年时间,纵然拍了最后一部影片,成功辉煌与否,他到时候也不一定能亲眼看到。

又是心酸又是心痛,她断断续续的哭,默默的拥着她,邵正泽这一次也是丝毫办法都没有。

生死不由人,也只有这样的一道鸿沟,是再努力也不一定能跨越的。

无论是国内国际,癌症到了中后期,治愈的几率都是微薄,想来这也是许卿隐瞒病情,接下最后一部电影的原因。

泪水打湿了脸颊,沾湿了邵正泽身前的衣服,徐伊人却依旧是觉得恍惚,想起了白天面试时候,对上尚平那样认真的一张脸,许卿温和的那一句“如果后面再没有比你胖的,估摸着这个角色非你莫属了。安心的回去等通知吧。”

是了,作为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导演,他从来不会在面试未完的时候就说出那样的话去安慰人,那样动容的微笑,以及那样温和的鼓励的语气。

徐伊人泪水流的更凶了,悲伤的情绪盘桓在心里几日不散,直到《歌尽桃花》的开机发布会,她依旧是心口堵塞着一口气。

朝夕相处,唐心自然是察觉出她近些日子状态有些不对劲,下了保姆车,眼见边上走着的她依旧是有些魂不守舍,正准备开口问上几句,另一边台阶上许卿为首的几个导演已经走了过来。

里面穿着浅灰色的衬衫,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头发已然花白稀疏,却是规规矩矩的梳的十分整齐,就像他的为人一般,一丝不苟。

身板笔直、脚步沉稳,他依旧是往常严谨规整的样子,微微抿着的唇角带着几分古板,眼神却是犀利而深沉。

那双眼睛在讨论剧本的时候会发光发亮……

这样想着,单是看着高瘦的他笔直的走到近前面,徐伊人都是觉得心口堵塞了一口气一般的难受,有些挪不动脚步了。

“怎么了?”她身侧后下车的徐尧也是有些意外的问了一句,走过来的许卿也是朝着他们几人微笑着点头示意,意外的,钱夹从他搭在手臂上的深灰色西装外套里掉了出来,摊开扣在了地面上。

愣了一下,许卿正要弯腰去捡,两步开外的徐伊人已经是紧走过去,帮他捡了起来,正要合上的时候,目光落在他钱夹里的一张照片上,登时呆愣在了原地。

生动的眉眼间笑意盈盈,女生扎着高高的马尾,即便是未施粉黛,面容也是精致而莹润,微丰的唇角上翘,很年轻,散发着勃勃向上的朝气。

那,是她的照片,是她身为刘依依的照片……

徐伊人愣神的看着,钱夹里照片有些发黄的边角映入眼帘,又是让她登时反应过来,那并不是她的照片。

可那照片上的女人和她长相有九分相似,第一眼,就是让她错认。

“谢谢。”她愣神之际,许卿已经是微笑着将钱夹从她手心里抽了过去,客套有礼的两个字落在耳边,眼看着他和两个导演抬步进了酒店的旋转门,徐伊人依旧是有些无法回神。

“怎么了?”眼见她发呆,徐尧都是有些忍不住用胳膊撞了她一下,徐伊人愣愣回神,边上的唐心失笑道:“这几天都是这样魂不守舍的,难不成有什么心事?”

“我没事。”伸手在自己的心口按了按,徐伊人依旧是恍惚,需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将心中汹涌澎湃的思绪压下去。

她是孤儿,被父母丢弃在天使孤儿院门口的孤儿,除了一个抱被和一个冷掉的奶瓶,郑妈妈发现她的时候,她身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以前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放弃过找父母,也无数次的想象过他们的模样,可那样的心思早在不知道几年前,已经彻底的放弃了。

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

她攥着一只手极力的在心里说服着自己,可女生生动的笑容映入眼帘,还是让她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许卿导演对演员人品风评一向看重,力排众议让她出演女主角,她因此感恩戴德,可也不是没有疑惑过。

可如果他真的是因为一样的长相看重自己,又为何会等待了整整十年之久?

徐伊人越发恍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