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父女/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脑海里仿若存在着千丝万缕的愁绪一般无法排遣,她平素柔和带笑的一张脸都是有些惨白,边上的唐心和徐尧对视一眼,都是有些忧心忡忡开口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先找个房间休息一下。”

“我没事。发布会等下就要开始了,我们进去吧。”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勉强将心里杂乱的思绪全部压了下去,徐伊人朝着两人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来,三个人这才一起进门去。

在休息室里略微补了妆,到了举办发布会的宴会厅,刚刚落座,徐伊人一抬眼,对上了第一排正朝着她挤眉弄眼的陈媛媛。

都有了忙碌的事业,原本出了校门之后见面的机会就少,最近的一次也得往前追溯几个月,眼前的陈媛媛原本圆润的脸蛋瘦了不少,越发显露出秀气的轮廓来,扎着简单利落的马尾,穿着一件斜领的黑色长T恤,配着浅色的牛仔裤和休闲鞋,看着成熟许多,也多了些职场女性的干练大方。

朝着她竖了一个大拇指,又笑着眨了眨眼睛,她脸上有了表情就立时生动起来,徐伊人忍不住抿唇轻笑,也是看着她,弯起两个大拇指比了一个“亲亲”的小手势。

“咳咳。”边上的徐尧不动声色的轻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交流,徐伊人无奈的朝着陈媛媛眨了一下眼。

“关系这么好?你们认识?”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转了两圈,徐尧挑眉低声问了一句,徐伊人低笑道:“大学同学,同寝室舍友。”

明显是有些意外,徐尧的目光又是落到了陈媛媛身前挂着的记者证上,若有所思的低笑一声:“就说呢,《娱乐周报》那些记者好的像你娘家人一样,感情是藏着卧底在里面。”

“怎么说话呢?”徐伊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眼看着徐尧一脸挪揄之色,也是挑眉低声道:“娘家人这关系,男人还真是羡慕不来。”

徐尧又是一声低笑,两个人低着头说话的样子无比融洽,徐尧边上的邓蓉看了一眼,也是忍不住朝着她右手边的郑秋打趣道:“我觉得这两人应该去评选华夏好搭档。”

“这话没错。”郑秋撇撇嘴笑道:“那天面试的时候两个人就叽叽咕咕说个不停,也许评选个华夏好闺蜜更靠谱。”

“郑老师!”正说话的徐尧登时拉下脸有些无奈的唤了一声,几个人一时间都是忍俊不禁。

一起在《赫连王妃》里有过合作,四十多岁的邓蓉是圈子里颇有资历的电视剧演员,纵然甚少在大荧屏上露面,却是早年凭着两届视后累积了深厚人气,在圈子里也算是一线身价。

《赫连王妃》里,邓蓉出演的是赫连煊的母亲,和徐尧、徐伊人有颇多的对手戏,关系也算的上相当熟稔,此刻四个人谈笑风生,倒是让朝着他们看过来的许卿不自觉流露出笑容来。

剧本里几个主演关系亲密,对合作演戏大有益处,原本就是导演喜闻乐见的事情。尤其许卿惜才,演技不错的一般都是能得到他的看重和喜欢,徐尧就是明显的个例。

目光落在徐伊人的身上,想到刚才她无意中看到照片时愣神的样子,许卿一时间又是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能得到合作过的导演一致夸赞,徐伊人的人品他自然信得过,心里有些疑虑的却是怕她会将照片里的年轻女子当成了刘依依。

他在圈子里多少年都是从未有过绯闻,也就是《汉宫》开拍之初,他钦定了依依饰演卫子夫让一众媒体埋汰了好些日子,这件事,原本就是他心上的一根刺。可是为了让蒙尘的明珠彻底的焕发出光彩来,即便那一段日子气的食不下咽,他也是顶着压力执拗的坚持了下来。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和坚持是对的,母亲是那样明媚而单纯的人,她的女儿,他们的女儿,能差到哪里去。

只是可惜,等他想到去查,等DNA检测报告有了结果,已经太晚了。

他的依依……

心中一阵说不出的酸楚,他古板严肃的一张脸没有丝毫的表情,微微扁着的唇角却是泄露了一些沉重的悲痛来。

二十几年前那样意外的遇见,后来匆匆的别离,他从来不曾想过,那个傻姑娘会生下他们的孩子,在那样的年代,承受着未婚生子所带来的屈辱和冷眼,最终丧命在冰冷的医院里。

想不通当年的她为何不曾循着他留下的地址上京寻找,也是在两年前,循着她当年留下的县城名挨家挨户的找了十几天,才是让他知道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姑娘为了他,付出了那样惨重的代价。

做学问的父亲被活活气死,善良的母亲带着她上京寻人产子,没有寻到他,她却是因为难产死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伤心欲绝的妇人回了县城,当天夜里一把剪刀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刘依依,他一直以为“刘”是她的姓,却不曾想,他们的女儿生下来连个姓氏都没有,随了孤儿院院长的姓。

“我先生没有孩子,就让依依随了他的姓,念起来就跟一家人一样。”想起孤儿院老人那怅惘追忆的一句话,许卿放在桌面上干瘦的一只手都是忍不住颤抖起来。

应该早一些留意到她的生日,也不应该因为她一开始声名狼藉的风评冷眼旁观着……

心绪涌动,许卿甚至没有听到边上记者问话的声音,一众人面面相觑,他手边的张石轻咳了一嗓子,笑着开口道:“这一次的确对剧本的改动比较大,羽丰的角色在推动影片情节发展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改编后的剧本最大的亮点之一。”

“上一次郑老师说起过,羽丰的角色是电影里有代表性的反派角色吗?”年轻的记者又是紧接着开口一问,回过神的许卿微微笑道:“的确,是颇具代表性的一个反派,羽丰是桃花谷的领头人,这场罪恶的推动者之一。不过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讲,相信他会受到很多观众的喜爱,尤其是女性。”

“为什么?”记者更是被勾起了好奇心,许卿边上的郑秋低笑一声,一本正经道:“因为爱情。他对林绮梦的爱,在改编后的剧本里,很有看点。”

“能详细描述一下吗?”记者目光灼灼的看着,郑秋却是微笑着摊手,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来。

记者有些扫兴,不过眼看着他儒雅温和,微微往后靠,即便是一个摊手在桌面的动作也是绅士的不得了,又是只能表示理解的回以微笑。

开机发布会上除了三位导演,《歌尽桃花》的主角、配角一共来了七位,除了徐伊人、徐尧、郑秋三人以外,饰演中年妇女何花花的邓蓉、饰演常欢的柳青青、饰演闫雯雯的秋华,以及少年秦初的饰演者顾凡都是到了现场。

几个势力一线主演俱在,尚且没什么名气的柳青青、顾凡和秋华自然是存在感稍微弱一些。

记者们略微安静一下,大多数人自然是将目光落到了徐尧和徐伊人的身上,巧笑一声,陈媛媛率先发问道:“产后复出第一部电影,伊人为什么会选择《歌尽桃花》里面林绮梦、思思这样的角色,方便说一下吗?”

“一人分饰两角,我觉得这个剧本很有挑战性。无论是林绮梦的浪漫梦幻、敏感纤细,还是思思的天真烂漫、活泼热情,都不是很容易表现,”语气顿了一下,徐伊人轻声一笑道:“已经有了宝宝,饰演这种性格的十八岁女孩,要是稍有懈怠,难免会让人觉得作,产生违和感,我希望会有让自己满意、让导演满意、也让观众满意的表现。”

“怎么会,你一直都很萌,”陈媛媛挑眉笑着说了一句,大厅里诸多记者都是忍不住流露出笑容来,突然一道男声却是直接开口道:“小说里的林绮梦和思思都是有被强暴的戏份哦,邵总裁不会心生不满吗?作为环亚总裁夫人,影片中展现这种镜头的话,伊人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是啊。就算剧本再如何改变,一部电影里亲热的镜头总是难免,吻戏床戏什么的,作为一个男人,都会介意吧?尤其邵总裁那样的身份,这件事你们平素是如何沟通协调的呢?”

“那么宠你,邵总裁肯定会吃醋啦,想起他不满生气的样子很好玩,伊人会哄着他吗?想起来很好奇耶!”

“没错呢。成婚以后的女演员都会有这样的顾虑呢,伊人是怎么想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记者一时被打了鸡血一般,齐齐显露出八卦属性,一句接一句落在耳边,徐伊人原本柔和的微笑淡了许多,坐在椅子上,身子都是有些僵。

他哪里需要自己哄?

似乎在这件事上,他从未表现展露过什么不满的情绪,纵然上一次的试镜,也是因为她混乱之中挨了一巴掌。

想起他一惯包容宠溺的笑,徐伊人一时间心酸不已,才是第一次发现,无形中,她已经让他承受了那么些审视好奇的目光。

《歌尽桃花》里有那些戏码,她一开始就知道,想到的也只是如何将那样的镜头表现的尽善尽美,却是没有想过,她的表现,会让他跟着承担多少。

支持她,似乎是他从头到尾唯一的状态……

想到最近几天因为许卿的事情,她一直心有戚戚、即便面对他也是恍惚又伤心,徐伊人一时间更是恨不能立刻离开,赶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忏悔自己的疏忽和过失。

面对一众记者热切专注的视线,对有些忧心的陈媛媛安抚的笑了一下,她语调缓缓道:“电影拍摄过程中的现场表现,和最终呈现在荧屏上的效果有很大的诧异。就像《青梅竹马》里,初晴和苏远有拥抱、吻戏、甚至床戏,可其实所有的拥抱都是点到即可,吻戏是借位表现,床戏也远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

想到《歌尽桃花》剧本里有的那几个场景,她更是一脸认真的解释道:“有时候电影中会有男女主人公光裸着在被子里拥抱亲吻什么的,但其实裸露的也只是那样一点肩膀而已,下面会穿着完整的衣服。”

轻轻笑了一下,看着一众媒体记者轻轻点头的样子,她更是慢慢道:“他很包容我,也很信任我。而我,很爱很爱他。《歌尽桃花》剧本做了很大的改动,因为羽丰的关系,林绮梦和思思的命运都发生改变,床戏也并非大家所想象的那样。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只和他亲吻,就是我作为一个演员,爱他的方式。”

语调清晰、声音柔和、眉眼含笑,她并不高亢的一句话,却像是一个温柔而坚定的许诺……

现场一众人有些唏嘘,有记者已经追问道:“这是在以后的拍摄中不接受吻戏和床戏的意思吗?这样会相当限制你的戏路。”

徐伊人微微笑,继续柔声解释道:“不是不接受,只是想借着这个几乎告诉大家,告诉所有支持喜爱我们夫妻的人,我不会在拍戏的过程中假戏真做,真正的亲吻……”

语调顿了一下,她一张脸有些红,却是一本正经道:“真正的亲吻,以及,恩爱,永远、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表白啊,爱的表白啊!”

“赤裸裸的表白啊,估摸着总裁看到定然要感动了。”

“其实能坚持这样去演戏也不容易,最起码有的导演就不喜欢!”

“也是啊!”

现场媒体记者交头接耳的议论一通,陈媛媛有些愣神的看着她,却是发现她含笑的眼睛里带着些水光,那些潋滟动人的水光在她的笑容中慢慢的褪去,美丽的眼眸呈现出雨后山水一般的澄澈明净,坦然、又坚持。

坐在她边上,她动情柔和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的传入耳中,汇聚环绕,徐尧忍不住侧头看了她一眼,说完话的她耳尖依旧是有些泛红,白皙精巧的一张脸也是,却是越发展现出清艳迷人的风采来。

“徐尧呢?感觉秦初这样一个角色也是蛮复杂的,前面阳光帅气,后面却是阴沉沧桑,表现起来应该也蛮困难的。”

耳边关于他的问话成功拉回了他的思绪,徐尧看着发问的媒体记者勾唇笑了一下,语调带着些散漫道:“不困难。虽说性格转变很大,可是时间跨度有十九年,和林绮梦、思思不一样的是,秦初,是两人饰演一角。我只需要表现后面沉稳略阴暗的那一个,前面阳光帅气的那一个……”

语气顿了一下,他抬眼看向了边上顾凡的方向,笑着解释道:“呐。他在那里。少年秦初的饰演者,顾凡,传媒大学表演系、会作画的高材生。”

毫不掩饰的夸赞,连名带姓直接道出,徐尧明显将媒体记者的焦点转移过去,顾凡愣了一下,极快的调整好有些恍惚的情绪,看着他的记者们也是愣了一下,脑海里搜寻半晌,有人意外的开口道:“顾凡是传媒大学的在校生?出演过‘清新美衣’的广告片吧?那个打篮球的帅哥?”

“薄荷香茶的广告也是有出现过吧?”

“我觉得你在《青梅竹马》里面也有一个镜头呢?”

“伊人粉丝见面会上也上过台对不对?你是徐伊人的粉丝?三十七中粉丝团的代表?”

“对的对的,伊人受伤还有婚讯发布会现场,甚至婚礼上,你都是有出现对不对?艾玛,无处不在!”

都是常年混迹在娱乐圈的记者,此刻将以往那些画面一幅一幅的回想起来,现场所有人都是发现,他一定是薏仁粉中元老级别的人物,一时间更是兴高采烈的讨论起来。

三个导演都是没想过他在薏仁粉中有这样的地位,一时间也是目光齐齐看了过去,第一次在媒体的正式提问之下,俊俏年轻的男生却是丝毫不显怯懦,看着注视着他的一众记者轻轻笑开,不卑不亢道:“是的。我是三十七中粉丝团的团长,徐伊人的粉丝。”

语气也是一顿,他笑意愈深,补充道:“很死忠的那一种。”

略微有些自我调侃的语气让有的记者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好奇询问道:“传媒大学的在校生吗?那你不会是因为徐伊人才选择这一行业的吧?追寻偶像的脚步什么的,想起来好有爱啊!”

含笑看了隔着几个位置,也是微笑着的徐伊人一眼,顾凡一本正经道:“这倒不是。原本也是觉得演员这个行业很有趣,很喜欢,再加上我外形条件过关,所以就顺理成章的报考了。”

“哈哈……”被他正儿八经的语气逗得倏然一笑,媒体记者乐呵道:“你对自己倒是蛮自信的。”

“薏仁粉都有这样正面乐观的心态,三十七中粉丝团尤其是。即便眼下许多人已经步入大学校园,可是我们的称号永远不会变。而且……”

朝着发问的媒体记者眨了一下眼,他带着些笑意道:“偷偷告诉你,我们有编号的。我是一号。”

“哈哈,第一次知道粉丝团有这么多讲究,你们一共有多少号?方便透露一下,我很感兴趣耶。”

“三十七中粉丝团的元老有九个,长老有九十九个,第一批成员,九百九十九个。”又是正儿八经的一句,现场所有记者都是被逗得倏然哄笑起来,也是第一次听说,徐伊人脸红的跟着笑了起来。

“啧啧,第一批成员,九百九十九个。我估摸着这小子高三没干别的事,就在学校里给你拉票了。”徐尧憋着笑低声说了一句,徐伊人看了他一眼,原本有些忧思的情绪,却是彻底的驱散了。

想到邵正泽开导她所说的那些话,也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她有这个圈子里最好的粉丝,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是她最强有力的后盾,并且,永远不会让她为难。

顾凡边上坐着的秋华有些艳羡的看了一眼徐伊人,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柳青青却是突然粲然一笑,低声道:“看着你眼熟,原来是‘章鱼小丸子’!”

猝不及防,秋华也是朝着她露出一个羞涩的笑意来,微微低垂着头,她的侧脸小巧干净,也是正好听到柳青青恰到好处的说话,前排一个记者出声发问道:“小丸子在影片里饰演的是哪一个角色呢?”

“哦。闫雯雯,我饰演考试落败、负气离家的闫雯雯。”抬眼说了一句,女生依旧是有些羞涩乖巧的笑,问话的记者愣了一下,忍不住继续道:“难怪网友管你叫‘小伊人’呢?你的笑容神色都是和伊人刚出道的时候好像的,你有看过徐伊人的作品吗?”

“伊人知名度那么高,我自然有看过。无论是菱华公主、白露、林初晴还是宇文清,甚至顾青舒和陈曦,但凡她饰演的作品我都有看过呢?也算是薏仁粉之一,我很喜欢她。”女孩的笑容带着些羞涩甜美,蹙着眉看了两眼,陈媛媛却是有些难以言表的不舒服,轻笑一声,直接发问道:“所以,正是因为喜欢关注她的作品,所以你是在刻意的模仿她吗?”

“这……”秋华神色愣了一下,有些委屈的抿着唇,柔声道:“没有的。我也没想到网友会那样称呼我,我……”

眼泪潸然雨下,秋华紧紧咬着唇,有些迟疑的看了徐伊人一眼,又是重新看向陈媛媛,解释道:“我没有刻意模仿伊人,我从小就长这个样子!”

“呃……”徐尧忍不住一声低叹,徐伊人抬眼看过去,他揉着眉心有些无语道:“太作了。耳朵疼。”

有些晚,抱歉么么哒。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sunshine0320。如诗如画盛夏之沫、qquser8567061,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话说,阿锦需要出去散散心,整理一下文文后面的思绪,所以今天没有二更了哦,明天早上九点见么么哒。

感谢亲们谅解,调整一两天阿锦再继续加油,不过还是求一下月票O(∩_∩)O哈哈~,亲们有的话不要忘记阿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