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妈妈/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神你越来越挑剔了。”徐伊人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到陈媛媛的身上,也是第一次看见她此刻咄咄逼人的样子,正想使眼色提醒两句,她身后已经有一个男记者出口帮腔道:“小丸子被网友称呼成‘小伊人’也不是她所乐意的吧。哪个人愿意活在别人的光环之下呢?你们《娱乐周报》这问话方式也太尖锐了一些。”

“呵。我就是问话而已。又没有发新闻稿指责,至于这样吗?而且我说的模仿和长相有什么关系?”

陈媛媛毫不示弱,转身看了后面的男记者一眼,挪揄道:“亲爱的,没听说过长相还可以模仿的,小丸子的思维能力似乎是有些问题。”

“哈哈……”被她讥诮又俏皮的一句逗到,边上几个记者忍不住笑出声来,对上她倏然转头俏丽明媚一张脸,说话的男记者一时间都是有些脸色涨红,张口结舌。

《娱乐周报》的记者们在圈里一向强势,刚才也是为了压一压她的锋芒自己才开口对上,可哪里想得到她一回头却是笑意盈盈的叫自己一声“亲爱的”!

尤其她一双眼睛闪闪亮亮,粉润的唇一张一合,男记者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被她的刺猛地“蛰”那么一下,也是没有那么恼怒了。

“这……”座位上的秋华明显更窘迫了一些,抿着唇一脸委屈道:“我是新人,这也是第一次在媒体面前正式露面。有些紧张,词不达意了,各位媒体朋友不要为了我争执。”

“哪里有争执?”陈媛媛和身后的男记者却是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再看着秋华楚楚可怜一副模样,陈媛媛都是无奈道:“我就是问的犀利点,娱乐记者都酱紫,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别往心里去。”

“这倒是,《娱乐周报》的记者都是出了名的嘴皮子利索,并非刻意针对你。”她身后的男记者这会也不知道怎么一个立场,挪揄笑着说了一句,眼看着陈媛媛又是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徐伊人一时间都是忍不住发笑起来。

“你这个朋友看着像颗小辣椒啊!瞧她后面那位,被呛得脸红脖子粗的。”徐尧低笑着说了一句,徐伊人微笑不语,却是第一次觉得好玩,这两人倒是有些不是冤家不聚头。

反倒是刚才还处在媒体注意的焦点又被倏然冷落,秋华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尴尬了。

垂眸睨了她一眼,柳青青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声,只暗道真是个蠢的,都是第一次在媒体面前露面,瞧瞧人家顾凡,进退有据、谈笑风生,到了她跟前,就成了唯唯诺诺、怯弱娇气,哪里上得了台面?!

至于模仿没模仿的,也就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

从发型,到服装,啧啧!

平心而论,柳青青压根有些瞧不上她,不过她一向自视过高,剑走偏锋,又对自己的未来有强烈的自信,因而也是微微一笑,像一个大姐姐一样的安抚道:“谁都有第一次,你也别太紧张了。记者们也不会吃人呐,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微笑就好了。”

“嗯。”秋华对着她感激的笑了一下,狼狈尴尬渐渐缓解一些,低声道:“谢谢你。”

“没事。”客气的回以一笑,柳青青收回视线,侧头看了一眼隔了几个座位的柳兆文。

在圈子里不是一两年,能一路做到许卿的副手,柳兆文自然也是有些人脉关系,抬眼朝着大厅里的记者搜寻了过去,他的目光对上了一个私交甚好的男记者,后者了然一笑,目光落在柳青青身上,有些诧异的开口唤了一声:“柳青青?”

恰到好处的一个疑惑抬头,柳青青选择了最好的角度微笑示人,清秀的眉梢微挑着,目光落到了叫她名字的记者身上。

正是安静的间隙,一众记者们轻易记住了她的名字,男记者已经是有些结巴的继续道:“你!你是在那个《夜半急诊室》里饰演过女医生的角色吧?!抱歉,因为只露了一双眼睛,我有些无法确定。”

“是。那是我的作品,”谦虚又认真的笑了一声,柳青青继续开口道:“没想到还会有人认出来,我很荣幸。”

“嗨。”男记者挠了挠头,嘿嘿笑一声,“因为刚好是半夜看的,你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根本一丝感情都没有啊,冰冷的就好像雕塑。印象太深刻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演员表,话说刚出道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角色出演,并不容易让大家记住,角色也不讨巧,虽然你演的很棒。”

话题完全有些被绕开,许卿有些微微蹙眉,想到柳青青的身份却一直也并未出言提醒,尤其原本对柳青青的演技也是有些欣赏,再加上柳兆文的关系,这毕竟是她博得关注度的一个机会,一时也是默认。

“我喜欢挑战。很中意这些特色十足的角色,戏份多少并无关系,每一个角色都会让我得到锻炼,成长不少。”柳青青语调微顿,情不自禁的朝柳兆文抿唇笑了一下,后者面露慈爱,赞同的点点头。

默契的互动自然是让边上看着的记者好奇追问:“刚才说完话你不自觉看向柳导微笑,感觉你们私交不错呢?是他引荐你进剧组演的这个角色吗?”

“不是,”似乎是对自己刚才情不自禁展露的神色有些懊恼,柳青青有些无奈道:“我和柳导,嗯,他是我爸……”

她的声音略微低了一些,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媒体记者中响起了一层低低的轻呼声,原本问到最后有些神色怏怏的记者们又是倏然间来了精神。

和许卿一起多年,柳兆文也是圈子里排的上号的导演,倒是从没有人知道,他的女儿竟是都默默地进入了娱乐圈!

这样得天独厚的身份,竟然还是靠着自己在影片里争取戏份不多的小配角!

看脸拼爹的时代,太励志了有木有!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发问了,原本正是有些惆怅的秋华诧异的侧头看了一眼,柳青青自信微笑的样子让她艳羡不已。

与此同时,徐伊人也是难掩诧异,第一次柳青青试镜的时候她并不在现场,因为对两人的关系一无所知。

此刻,回过神的徐尧看了她一眼,开口小声道:“早就知道了,咳咳,忘了和你说起。”

“没事。”徐伊人轻轻一笑,目光从柳兆文有些自豪的神色上移到了许卿有些凝重的脸色上,想起他钱夹里那样一张照片,一时间情绪又是不自觉的低落了下来。

一趟开机新闻发布会捕获不少猛料,媒体记者嬉笑着散场,眼看着陈媛媛将手里的录音笔、本子、签字笔一股脑扔进包里,徐伊人笑着快走了几步,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伊人?”抬眼看着她的陈媛媛也是一脸笑意,目光落到边上姐俩好离开的秋华和柳青青,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还是这么个直脾气,说起来你以后采新闻的时候还是稍微收敛一些好,你们报社名气大,被其他人联合对上就不好了。”

娱乐圈勾心斗角、踩高捧低比比皆是,作为娱乐记者,其斗争追逐丝毫不亚于影星红毯争芳,为了采新闻,有的记者也算得上无所不用其极。

陈媛媛心直口快、大大咧咧,到底是女生,和圈子里其他跑惯了的男记者比起来,还是势单力薄、过于柔弱了一些。

“呵。”有些郁闷的哼了一声,扣好了自己身前挂着的高清单反,看着她有些忧心的样子,陈媛媛反而是气不打一处来,嘟囔道:“我看见那个什么章鱼小丸子就来气,扭扭捏捏、惺惺作态,学你也学的像一些嘛。弄个四不像出来真是烦人,东施效颦!”

“哈……”被她忿怨的语气反倒是逗得笑了一声,徐伊人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陈媛媛更是郁闷的吐了一口气:“你还笑?!别人都要踩着你的名气往上爬了,你怎么一点生气着急都没有。依我看就应该让总裁大大直接封杀她好了,留着这样的心机女污染空气!”

“踩着别人的名气往上爬?”徐伊人却是若有所思的轻声说了一句,看着她笑容柔和道:“名利场从来都不伐这样的人,如果我为了她们生气也许才顺遂了她们的意思,指不定今个表现出一丝不悦,明天媒体就会说‘开机新闻发布会,徐伊人面露不悦’,将我们俩的照片什么的再拿出来比对一通,这样的事情,你应该再熟悉不过才是。”

郁闷的呼出一口气,无奈一声叹,陈媛媛揉揉眉心道:“你说得对。也不能给一丝炒作的机会给她,尼玛太恶心我了。烦躁,动也动不得,说也说不得,一有个风吹草动指定扯上你增加关注度!太烦躁了!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别生气了。这样对她也不一定好,就像刚才那个男记者说的,如果可以哪个人愿意活在别人的光环之下?这条路,虽然便捷的获得了一时间的知名度,长远来说,却从一开始就错了。”徐伊人轻笑着劝解一句,陈媛媛轻嗤了一声,忿忿道:“《今日娱乐》那些记者就爱跟着挑我们的刺,懒得理他们!”

陈媛媛轻蔑的一声,徐伊人一抬眼却是看见正徘徊在门口,同样挂着相机的那个男记者,想起刚才两人的互动,反倒是笑道:“也许是不打不相识呢?怎么我觉得他好像在等你?哈哈,桃花运又来了的节奏!”

顺着她的视线撇过去一眼,陈媛媛反倒是毫无感觉,却是被她含笑的打量看得有些不好一起,握拳在她胳膊上轻轻捶了一下,撒娇道:“讨厌。谁要将我和那种龟毛男扯到一起。我心中眼中只有我们的林大才子。”

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喜欢和心爱,徐伊人有些诧异,脑海里往日相处的一些画面闪过,轻声迟疑发问道:“林楚?”

时隔两年多,那样的暗恋尘埃落定,唐韵远赴国外,唯一留下的林楚却反倒开始了低调沉默的唱歌,眼下,已经算得上歌坛不容忽视的后起之秀了。

经过两轮波折,留下来喜欢他的人基本上都是正儿八经喜欢欣赏他的粉丝,算起来,陈媛媛绝对是其中元老级的一个。

“是呀。你知道的,除了他还有谁?!”眼眸里划过一抹娇羞,想起上一次去探班青年温和的笑容,以及看见她们贴心的叮咛,陈媛媛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温暖熨帖。

视频画面里第一次看见就喜欢,在他两段感情曝光时都是万分激动,第一次因为他对一个女孩的十年之爱而感动,第二次因为信任崩塌而觉得溃败,可当一切湮没在娱乐圈的大小新闻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听到他略为低哑的声音,她还是止不住的心动。

恍惚间,又是突然想起了录音里他干脆利落的那一声吼,“我就是喜欢她,很早以前就喜欢”,陈媛媛抬眼看着对面笑容柔和的徐伊人,咧嘴笑了一下,急声道:“不能再聊了。被抢了先机主编该把我提溜起来敲打了,我先回去,哪天有时间一起喝茶。”

“好。”轻笑了一声,眼看着她着急火燎跑出去的背影,又瞅见看见她追上去的那个男记者,徐伊人笑意愈深。

时间还早,几个人坐着保姆车赶回公司,彻底的沉静下来,想起许卿钱夹里的那一张照片,她又是蹙着眉沉思起来。

那样生动明媚的笑容不时浮现在脑海中,有些恍惚出神的下了车,上电梯到了环亚顶层,邵正泽的办公室,敲门进去看见正端坐着处理工作的他,紧绷的神经才算是彻底的松懈了下来。

踢掉脚上七公分的高跟鞋,她蜷着腿坐进了宽大的软皮沙发里,精巧的下巴抵上膝盖,神色专注的看向邵正泽的方向。

就好像,她累到极致,赶到他的身边,寻求安慰一样。

“怎么了?”自然是早早注意到她,在手下的文件上签了字,邵正泽搁下笔问了一句,已经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

想到几人去参加的开机发布会,只以为她又因为许卿的事情觉得难过了,坐到她边上动作轻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语带安抚道:“还是因为许导的事情?别想太多了,我……”

话音未落,徐伊人却是抬眼看着他,眼神飘忽道:“阿泽,我觉得我可能看见我的妈妈了。”

轻轻地一句话说了出来,她哽咽一声,两行清泪顺着美丽的眼眸,喃喃自语道:“真的好像啊!我以为是我!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和她长得那么像,从小到大我想象过无数次,当年京华的星探告诉我‘我会成为亚洲巨星,能站到这世界上最耀眼的地方,万众瞩目,我会被所有人看见’,就因为这样,我义无反顾的进了这个圈子。”

语调哽咽着顿了一下,唇角溢出苦涩的笑,她更是一字一顿道:“我以为我站到最瞩目最显眼的地方她们就会看见我,我一直都想问他们,为什么都不要我?连一个姓也没有给我留下,我知道她们肯定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回来找我,可纵然是这样,我还是心心念念的想要见他们一面,别的小孩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她们不要我啊!”

语调泣不成声,她嘴唇哆嗦着说不下去,眼泪汹涌而出,抱着膝盖呜呜痛哭起来。

被她话语里的妈妈的信息惊了一下,邵正泽微微一愣,下一瞬,却是紧紧地将她搂在了自己怀里。

泪水流了她满脸,环抱着自己,她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在他的气息里渐渐地放松了下来,却是更大声的哭出声来。

“乖,依依乖。”柔声哄了两句,邵正泽被她的哭声搅得心痛不已,抱着她在她的额头印着轻轻地吻,双手捧着她的脸,和她对视,哄小孩子一般的语气开口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别伤心,你慢慢说,我在呢。”

“许卿导演的钱夹里,有她的照片。”又是哽咽一声,她蹙着眉抽着鼻子道:“我在许卿导演的钱夹里,看到了她的照片,和我长得那么像,照片都泛黄了。我觉得她肯定是我的妈妈啊,肯定是……肯定是……”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hanna314。qquser8567061。王菲3267,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