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魅力/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泪汹涌而出,邵正泽修长白皙的手指被她滚烫的泪水沾染的湿漉漉,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搂紧在怀里,徐伊人温热的脸颊紧贴在他的脖颈,泪水蹭在他的衣领上,邵正泽更紧的拥抱她。

也是将她混乱的话语理出头绪,神色怔忪了一下,他语气带着些迟疑道:“你妈妈?你是说许导的钱夹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和你长得很像,是这个意思吗?”

“嗯。”带着鼻音重重的应了一声,徐伊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一些,从他怀里探出脑袋来,声音低低道:“纸。”

“嗯?”

“我擦鼻涕。”小人儿委屈的吸鼻子说了一句,邵正泽神色一愣,忍不住低笑出声,探身在茶几上的纸盒里抽了两张,捂在她小巧通红的鼻子上捏了两下。

“我自己来。”拿过纸巾,低着头默默地擦了鼻涕眼泪,再抬起头来,她滚烫温热的小脸还是泛红,一双眼睛也是通红微肿,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像一只没有被照顾好的小白兔。

“都是做了妈妈的人了,还哭鼻子。”伸手又在她鼻尖捏了两下,将有些羞窘难堪的她重新搂到怀里,邵正泽这才若有所思道:“这件事你先别着急,也不要贸然的去问许导。不过既然能将照片放在钱夹里,总归是关系匪浅,我先让王俊从许导这里入手查一下,看能不能有些什么线索。”

“嗯。”他心里的顾虑徐伊人自然是明白,依偎在他怀里轻轻地点头。

灵魂复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开始连自己都觉得难以接受,更别提旁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戒毒治伤的时候她情绪一直崩溃,想来邵正泽也会守口如瓶,不一定将这件事在两人之间挑明。

抿着唇暗自思索着,慢慢回神,眼看她情绪平复了一些,邵正泽才是起身在桌上按了电话。

“boss?”进了门的王俊习惯性唤了一声,这才瞅见坐在他边上的徐伊人,唤了一声小夫人,后者看着他微笑了一下,却是更让他心里觉得疑惑起来。

见惯了徐伊人笑意盈盈的样子,如眼下这般眼眶泛红勉强微笑的样子却是少见。

吵架了?不能啊!

王俊心里更是胡乱猜测,邵正泽轻咳一声将他打断,语调沉缓道:“查一下许导的事情。”

“病情吗?”

“不是。往私事这些方面查一下,家庭子女之类的,要不然,红颜知己也行。”想着最可能出现的一些情况,邵正泽语气微顿道:“三年前刘依依出事的时候,许卿导演出言维护,想必两人也是关系匪浅,顺带着特别留意一下。”

“私事?”王俊有些诧异的挑眉道:“许导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工作狂,家庭子女都是没有的!”

邵正泽抬眸看了他一眼,王俊一时了悟,心里还是有些忍不住吐槽。

人都不行了,自个boss这还惦记着翻人家老底,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个想法!

至于刘依依的事情,也是过去三年之久了啊!

纳闷又疑惑,对着邵正泽板正严肃的一张脸,王俊总归是一句话也没有问,声音沉稳的应了一声“是”,开门离去。

目送他的背影出门,回想着邵正泽刚才的话,一时间,徐伊人心里更是有些紧张了。

家庭子女,红粉知己……

目光深深的看着他,她开口的语气都是有些颤抖,慢慢道:“你是觉得,许卿导演他,他可能是我父亲吗?”

一生都没有娶妻生子,兢兢业业几十年,他是将所有的热忱奉献给电影事业的人,处事严谨、为人古板刚正,在娱乐圈都是出了名的。

这样的他,钱夹里却会存放着那样老旧的照片,如果是自己的母亲,那么也定然是他生命中极为重要甚至是唯一的女人,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通他为何在《汉宫》试镜之初专门找上自己,从一开始进入片场的严厉、审视,到后来慢慢的温和、慈爱……

即便永远是脸色严肃的,可对上他,她总会从心底里觉得亲切,一惯对上严厉的导演都会觉得畏惧,可在《汉宫》的片场,最后的她,私底下更是觉得他像个纸老虎。

是父亲吗……

双手捂着脸,她深深低下头去,泪水又是湿了满脸。

……

许卿执导,徐伊人、徐尧、郑秋、邓蓉联袂出演,《歌尽桃花》的开机新闻发布会自然是引得各家媒体竞相报道。

《只和他亲吻,是我作为一个演员,爱他的方式》、《徐伊人开机发布会现场深情告白》、《柔情似水徐伊人》……

五花八门的新闻,在开机发布会的主题之外,都是占用了颇长篇幅报道了她现场的答记者问。

在此之外,徐尧回答提问时的淡然从容,主动将记者关注焦点转移到顾凡身上的大度胸襟,郑秋的儒雅风范、邓蓉的平易近人,甚至柳青青的特殊身份,顾凡的落落大方,都是获得了媒体记者一面倒的赞誉之词。

唯一引起争议的也只有秋华在现场的娇弱怯懦。

有媒体记者直接将她的那一句“我没有模仿,我从小就长这样”,以及现场“某一位记者”的“没听说过长相还可以模仿的,小丸子的思维方式似乎有问题”一段对话用调侃的语调直接用到了新闻里,引起网友新一轮的集体吐槽,甚至直接衍生出诸多个版本来。

“我没有模仿,我也一直是酱紫笑嘛!”

“我没有模仿,我也喜欢穿浅色的宽松雪纺衫嘛!”

“我没有模仿,我就喜欢将发型梳成酱紫嘛!”

“我没有模仿,我是酱紫我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模仿,再说我模仿人家就哭给你看啦!”

网友们在各种新闻下搞怪、逗趣、无厘头的夸张论调让娱乐圈一众人齐齐笑喷,一众薏仁粉披着各种小马甲转发、点赞玩的不亦乐乎。

不到几天时间,“我没有模仿,我就是怎么怎么样”的句式在火速在网络上流行开来,领先网络用语新潮流。

当然,最热闹的还是徐伊人的微博评论区。

我不是大猫:“艾玛,真心笑疯了,你们都懂滴!”

我是赵金燕:“啊啊啊!真的笑尿了有木有,还有人酱紫思考问题啊!艾玛,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啊!你们都懂滴!”

我是亲妈粉:“赵金燕,你不要模仿大猫滴评论好不好?!”

我是赵金燕:“艾玛,人家没有模仿啊,人家一直也素酱紫讲话滴!”

我是亲妈粉:“哼!”

打瓶酱油:“哈哈,窥屏中!”

秋水伊人:“同窥屏!”

我是亲妈粉:“秋秋你表要模仿酱油说话!啊啊啊!”

秋水伊人:“啊啊啊!伦家没有模仿啊!伦家真滴真滴也在窥屏嘛!你不能因为伦家和她说了一样的话,就说伦家模仿嘛!这真滴对人家好不公平的说!委屈ing!”

我是亲妈粉:“呃!来人!秋水伊人拖出去打死!”

秋水伊人:“臣妾冤枉啊!臣妾真滴真滴木有模仿啊!”

伦家好羞涩:“哇咔咔,发生了神马事,伦家看见亲妈发飙了耶!”

我是亲妈粉:“要作死!就表要怕被拍死!”

伊人后援会:“呵呵!”

蛇精病不解释:“一切尽在不言中,后援会真乃神人也!”

我是亲妈粉:“@后援会,爆照思密达!”

秀气修长的手指从屏幕上划过,月辉忍不住勾唇轻笑,选了一张徐伊人抱着小长乐在花园里晒太阳的照片发了出去。

眼看着粉丝圈从刚才意有所指的讨论中齐齐跑去膜拜舔屏,他唇角的笑意愈深,将手里的平板电脑收了起来。

剧组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距离正式开拍却还需要几日,徐伊人接下了长宇集团旗下“卡兰琳娅”系列珠宝广告代言,眼下几人正是前往长宇集团拍摄产品画册和广告。

五月中旬,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此刻的徐伊人穿着一件深绿色的雪纺长裙,纤细优美的脖颈如瓷器一般白皙匀净,微微低垂着头,精巧的侧脸剔透莹润,让他产生一种灯下看玉的美感。

“唔……”带着些诧异的一声惊呼,徐伊人转头看了他一眼,秀丽的眉眼之间也是带着些惊喜和意外。

目光落在她手中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月辉忍不住轻笑,挑眉道:“你不会也在浏览微博吧。这不是为着转移一下大伙的注意力,一会说的太明显了也不好,反倒是让秋华趁此越发红火了!”

虽说出名要分很多种,月辉还是不愿意帮着秋华就此增加知名度……

别人家的孩子,怎么看都是歪瓜裂枣!

“呃,不是。我在看银行账户,好多零。”徐伊人目光又落回到手机上,自个都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声,家里老爷子和邵正泽准备的衣服根本穿不完,化妆品和首饰也是根本用不完,出道以后,她基本上从来不需要购置东西,关注自己账户的时候都是少之又少。

“哈,你也不想想,《青梅竹马》、《赫连王妃》、《顾青舒》,光是这三个片酬有多少,薄荷香茶、清新美衣、sweet的广告代言又有多少,这还不算那些杂七杂八的单项……”

唇角带笑的帮她计算着,眼看她掰着手指计算,月辉一时间都是无力扶额了。

也是笑着将手机收到了包里去,徐伊人一路上思绪翻飞间,车子驶到了靳家的长宇集团。

家族企业成功的典型,长宇集团眼下掌权的还是靳允浩父亲一辈人,也就靳允欣因为听说了她要代言“卡兰琳娅”的消息,兴奋不已,早早等候在了一楼大厅。

“邵夫人好!”

外面迎宾小姐和保安的声音齐齐响起,靳允欣一抬眼看见进门的几人,兴奋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已经快步走到了几人跟前,给了徐伊人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开口道:“宝贝儿来了!我已经等了你半个小时了呢,哈哈!好久不见!”

“是呐,好些日子没见了!”拥抱着笑了一下,分开的两人这才是彼此打量了一下。

不同于一般上流名门的名媛淑女,靳允欣的打扮一向是利落职业很多,基本上十次见面,九次都是紧身裙配长款修身风衣,干练从容之中带着一些女人的优雅。

说起话来,却又会展现出性格中爽朗乐观的一面,极容易相处,又特别容易让人感觉到舒适自在。

相由心生,她纵然惯常妆容精致优雅,眉眼间也是带着些勃勃英气,自信和魅力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十分迷人。

“越长越漂亮了!”徐伊人由衷的赞叹一声,靳允欣哈哈一笑,伸手直接挽上她的手臂,嬉笑道:“在你跟前,漂亮二字我可不敢当,三年时间走到这个位置,你也真是有够拼的,‘卡兰琳娅’这也是第一次用国内明星做代言人呢?听说提议案的时候董事会一致通过,真棒!”

长宇集团旗下顶级首饰,‘卡兰琳娅’原本就是国际著名品牌,设计团队囊括了包括华夏三名著名珠宝设计师在内,总共十九人,来自六个不同的国家,尤其每一个都是国际知名的珠宝设计大师,随便一件作品都会引得明星贵妇竞相追捧……

想起先前唐心准备的资料,“卡兰琳娅”上一任的代言人是Y国的娱乐小公主,上上一任是M国荣获了国际模特大赛的冠军选手,徐伊人轻轻一笑,走路的步伐越发优雅从容起来。

她原本娴雅纤瘦,生了孩子以后小巧的胸脯丰满挺立了许多,由上而下的曲线也是越发娇柔玲珑,一米六七的身高,配上七公分以上的高跟鞋,走动间深绿色的轻盈裙摆海藻一般的铺开浮动,优雅柔和、美丽中带着浅淡风情,就像一个难以捕捉的飘渺的梦。

来长宇集团也不是第一次,她却是依旧像一个发光体一样的吸引着周围来往所有男女的注意力。

“徐伊人,艾玛!真的是她耶!”

“我怎么觉得越长越漂亮了呢?简直清艳绝伦、倾国倾城有木有!”

“对啊对啊,以前也美,可也没有酱紫电力十足的感觉,就好像一朵花完全绽开了似的!”

“气场嘛!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嘛!不过感觉丝毫没有唐韵那种咄咄逼人的女王范,艾玛,真的是没法形容了!”

“听说请了她代言‘卡兰琳娅’系列珠宝啊,那帮老头子终于想起来用本国人了啊!真是忒不容易了!”

一路上啧啧赞叹声不绝如缕,徐伊人唇角挂着浅淡的笑,几人到了拍摄广告的工作棚。

化妆师、造型师、摄影师早已经是准备停当,等她一出现,和一众人笑着打了招呼,自然是被先请到了换衣间。

“卡兰琳娅”系列珠宝消费对象是名流贵族的千金小姐、少妇,以及娱乐圈年轻的一线巨星天后。

当然,它的名气决定了它的价位,作为奢侈品中的翘楚,高贵、优雅、风姿卓著、丽质天成,几乎是‘卡兰琳娅’系列的代名词。

与之相衬的,所有服装都是做工精细的晚礼服……

在两个工作小妹的帮助下穿上了白色的礼服裙,徐伊人踩着高跟鞋从换衣间缓步而出,袅袅婷婷、风姿灼灼,清艳的华光几乎要灼瞎人眼,靳允欣看得眼睛都直了。

礼服裙是低V领露肩的设计,她姣好挺立的胸型被完美的勾勒出来,连接着下面紧俏的不盈一握的纤腰,已经是优雅美丽、亭亭玉立,再加上挺翘紧贴的臀部曲线,缓冲收紧,在最底下又像鱼尾一样展开的裙摆设计,更是将她浑身全部的优点都极为完美的诠释展现了。

“天哪!太完美了!”靳允欣夸张的叹了一声,紧走两步拉着她的手转了一圈,这才发现礼服裙后面是露背的设计,并不夸张,只是缓和的曲线下压,露出一半莹润如玉的美背,都是要让她一个女人忍不住流鼻血了。

徐伊人很白,比华夏女人正常的肤色都是要白上许多,精巧细致一张脸不用化妆都是毫无瑕疵、剔透莹润,很显然,她身上的肌肤比她一张脸不知道白嫩匀净多少倍,化妆间明亮的灯光下,当真好似一块上好的白玉一般,泛着柔和清亮的光泽。

“艾玛,就说邵总整天将你当块宝似的,根本就是一块宝嘛!我一个女人看着都要流鼻血了!”羡慕嫉妒恨的说了一句,靳允欣微微凑近,耳语道:“老实交代,邵总有没有趴在你背上发过疯!嗷嗷嗷,想一下都是受不鸟啊!疯了!我去擦鼻血先!”

“噗……”

靳允欣嗷嗷叫着捂着一张脸羞愤欲死的出去平复心情,里面的工作小妹忍不住扑哧笑一声,也是艳羡的无以复加。

徐伊人并没有配备专属化妆师,长宇集团却是自然不会懈怠,替她上妆的女化妆师手法纯熟、动作轻柔,抹乳液好像在做脸部按摩,扑粉定妆也就像羽毛一遍一遍的拂过脸颊,半个多小时,连带着发型都是一起设计固定好,起身左右看了两眼,徐伊人柔声笑着点头道谢。

“邵夫人这样的底子,哪个化妆师遇上了都省事!”妆容精致的女人笑着说了一句,几人再一次到了拍摄棚。

接受了又一轮的赞叹,徐伊人脸颊都是有些泛红了。

粉色从白净通透的脸颊中微微显露,就好像抹了浅淡的胭脂一般,让她在高贵静美之中又带上了几分娇羞妩媚。

含而不露、风情内敛,却是让人忍不住去探索,去亲近。

这样的感觉,简直是太吸引人了有木有!

这样无可挑剔的模特近在眼前,摄影师心中都是一阵狂喜,指导着她站在挡板前,调整好镜头直接开口道:“侧着身子让半个背部面对镜头,哎对,咱们这组照片是要突出耳坠来,对,角度很好,双手自然的交合在身侧,左脚在前,右脚偏后,从右边慢慢回头过来,看着镜头,微笑!”

“对了!”激动地喊了两声,摄影师的脑海里一时间飞快的闪过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手下已经是习惯性的连拍了几张。

“微微垂眸,视线定格在项链上,牵动唇角带出一些笑意来,对!温柔些,看着项链欲语还休的感觉!”

“双后举过头顶交握,对,类似于一个昂首挺胸仰头舞蹈的动作,左腿稍微往前一些,不用笑,专注的跳舞的感觉,很好,不要动!”

……

接连喊着话指导了一整套动作,佩戴的首饰也是换了好几次,眼看着她每一次都最快速度的跟上摄影师的节拍,拍摄棚里一众工作人员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当然,也不乏喜爱和庆幸。

徐伊人眼下被网友称为“新生代最红小花旦”、“新一代玉女掌门人”、“娱乐圈清新女神”、“华夏第一萌主”,在圈子里的地位自然是不可撼动,影响力将早先一些一线女星都是甩了十万八千里远,隐隐有娱乐圈第一人的架势。

可是,如此重的盛名之下,每一次见面,她依旧是柔和清婉,笑意盈盈,就好像春风一样,所到之处,花香浮动、绿草如茵,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来自她内心的善意亲和。

酱紫的大牌,真的是要被感动哭了好咩!

时间过得很快,小半天时间徐伊人已经是换了五六套衣服,搭配着展示了十几套首饰,回看着照片,摄影师觉得删掉哪一张都不舍得,更是万分纠结,她已经换好了最后一套拍广告要穿的粉色短款礼服裙。

徐伊人惯常穿浅色系,红粉之色却是偏少,此刻身上的短款礼服裙是软绸的光滑料子,裙摆褶皱铺开,纤腰盈盈束起,宽度适中的两条肩带在前后都形成略深的V领,勾勒出她紧俏丰满的挺立,是梦幻甜美中流露妩媚风情的致命美感,让人根本移不开视线。

此刻她佩戴的是一整套粉玉的首饰,头发全部蓬松的绾起在脑后,每一颗宝玉都水珠坠落一般的固定在白金的精致底托之上,从两边向中心由小到大排开,映着她白净柔美的肌肤似乎都会发光。

国际上都行情走俏,此种粉玉因为产量稀缺、色泽莹润如雨落桃花而举世闻名,是上流社会名媛们非常喜爱并广为追捧的一款,粉玉“桃花沁”一出,基本上也能引爆圈子里每一次的珠宝拍卖会。

说是价值连城毫不为过……

“从后面慢慢往前走,想象一下走台步的感觉,对,双手自然摆开,看着镜头,稍微颔首微笑,一会走到这里说广告语就可以了。”摄像师开口指导了一句,徐伊人了然点头,重新走回了刚开始站的位置。

拍摄棚高功率照明灯的强光之下,她缓缓而来,优雅从容的步伐展露自信,迷人的魅力由内而外流露,镜头定格在她弯唇微笑的一刻,清甜的嗓音响起,她语调清晰道:“卡兰琳娅,女人挚爱!”

简单的八个字,正是整个卡兰琳娅珠宝系列的广告语,却是将它的精髓与时常一语道破。

“很棒,非常完美!”摄影师赞叹出声,拍摄棚里都是响起一阵情不自禁的掌声,徐伊人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太完美了!真的是太完美了!”一直守在边上看着,靳允欣似乎入魔了一般,来来回回也只会说“太完美!真棒!”,犯花痴的模样正边上长宇集团的一众工作人员都是忍俊不禁。

轻笑着看她,徐伊人微微抬手,轻飘飘的在她脸颊上摸了一下,袅袅婷婷的进了换衣间。

“嗷呜,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外面靳允欣嗷嗷大叫一声,帮着脱衣服的工作小妹“扑哧”笑出声来。

昨天订阅前三名,钱小多、蝶舞醉依然、qquser8567061。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二更在下午六点,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