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讨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伊人抿着唇轻笑,顺利的拍摄自然也是让几人心情大好,顺带着在外面用了餐,回到公司,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

心里想着事情,她忘了敲门直接进了邵正泽的办公室,正说话的两人循声抬眼看了一下,王俊笑着唤了一声“小夫人。”

“嗯。”轻声应了一下,她顺势坐到手边的沙发里,邵正泽略一沉吟,对着王俊声音淡淡道:“继续说吧。”

“已经多方打听过了,许导的确并未娶妻,家庭子女都是没有的。”王俊肯定的说了一句,眼见邵正泽面色沉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又补充道:“这么些年许导在圈子里的知己好友也是不少,不过说到红粉知己却是当真没有。他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工作狂,除了工作,对其他事情并不曾展露出多大的兴趣,为人也是严肃正派,这么些年,身边没有出现过女人。”

“一个也没有?”徐伊人忍不住插话问了一句。

“是的。一个也没有。”王俊又是肯定的回答完,却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紧接着开口道:“不过查询过程中倒是让我觉得有三件事情比较特殊。其一,他在两年前《汉宫》未曾上映的时候,去苏北临江县旅游散心了一个多月,后期有些工作都是交给几个副手打理的;其二,《汉宫》杀青之前,他也是进了好几趟医院,除了自己的身体检查之外,提交了一份DNA亲子鉴定申请,鉴定结果中亲权关系大于99。99%,不过更详细的信息就连院方也无法提供,估摸着也就他本人知晓;还有最后一点,和刘依依有关的,当年她出事以后,许卿导演连同徐尧一起去天使孤儿院看望过郑妈妈,不过据说几人在片场关系亲密,我觉得这个其实算不上什么要紧事!”

“亲子关系鉴定的两个人无从得知吗?”一只手紧紧抓着身侧的裙子,徐伊人语气艰涩的看着他问了一句。

“个人鉴定原本就是不公开的,鉴定结果也只提供给鉴定委托人。委托人不需要出具任何身份证明,所以这个事情最多只能查到这里,更详细的情况估摸着也只有许导才清楚。”

“《汉宫》未上映,出去旅游了一个多月?”邵正泽语气微微顿了一下,开口道:“有人同行吗?”

“没有。听说就是出去旅游散心的。”想起许卿古板严肃的一张脸,王俊一时间也是若有所思:“能给自己放这样一个长假,也是难得。”

“知道了,先到这里吧。”邵正泽揉着眉心说了一句,王俊了然的点点头,退了出去。

办公室里两个人经过了短暂的静默,抬眼看向邵正泽,徐伊人抿着唇一言不发,默默地低下头去。

她有强烈的直觉,那个古板的老头子就是自己的父亲,可耳边回旋着王俊的话,“亲权关系大于99。99%”,她又觉得无比紧张。

贸然产生越大的希望,有时候也许要面对越大的失望,她哪里来的勇气上去问一句“您是刘依依的父亲吗?”

并不亲近的关系,那样隐秘的事情,依着他那样严谨处事的作风,他怎么可能告诉自己……

“别多想了。”抬步到了她跟前,邵正泽心疼不已,伸手揽着她的脖颈将她拥进了怀里,声音低柔的劝慰道:“接下来要一起合作多半年,朝夕相处,总有机会知晓的。”

许卿导演不曾娶妻,如果真的有关系,她的身世大抵要追溯到三十年前,当时的许卿也就刚刚进入这个圈子,避过他本人私下调查,许多事原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有结果。

亲子鉴定的时间赶得很巧,可如果想要知道真相,唯一的方法也只有询问许卿本人,眼下这样的状况,却并非妥当之举。

邵正泽低低喟叹一声,伏在他怀里的徐伊人在经过这段时间的情绪起伏,却是慢慢的彻底平静了下来。

抬眼看着他,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想起了自己今天一直思量的事情,展颜一笑,试探开口道:“有个事情,我想要和你商量。”

“嗯?”

“宝贝马上半岁了,我想以她之名,设立一个爱心基金,你觉得怎么样?全名就叫‘长乐天使基金’,用我三年薪酬做启动资金,成立以后专门来资助全国各地贫困家庭的孤残儿童,行不行?”他说话的语调轻柔、一字一顿却十分清晰,一双眼睛真挚而明亮,定定的看着他,邵正泽一时间有些晃神了。

“好像片酬什么的也没有按照当初签订的合约走是不是?公司财务那边应该并没有在我的薪资里面抽成,那些钱放在我的账户里也从来没有动过,我想用它做些有用的事情。三千万做启动资金,你觉得行吗?我不是很懂。”蹙着眉又是轻声细语的说了一阵,她在他怀里仰起头,白皙匀净一张脸好似花朵一般娇嫩,窗外淡淡的阳光映照进来,此刻的她,静美的宛若天使。

伸手摩挲着她的脸,邵正泽顺势坐到了沙发上将她拥抱了一下,声音低柔而缓慢,应了一声“好。”

关注着她的所有,她的财务状况邵正泽自然一清二楚,剔除掉三千万,她给自己留下的已经是没有多少,纵然于她来说并没有许多需要花费的款项,这样的提议依旧是让他觉得感动。

“设立爱心福利基金并不简单,审批程序也复杂,估摸着少说也得一个月,明天开了会我会让月辉专门跟进这件事,距离《歌尽桃花》开拍也没多少时间了,你这几天好好休息。”

“嗯哪。”依偎在他怀里应了一声,徐伊人也是松了一口气,倦倦的打了一个哈欠。

邵正泽低笑一声,眼看时间还早,劝着她去里面休息室小睡一会。

想着她的话索性直接开了高层会议将“长乐天使基金”的项目提上议程,再次回到办公室,脑海里又是不由得浮现出许卿导演的事情。

将王俊的那些话反复琢磨了好几遍,神色愣了一下,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不自觉忽略了些什么。

“boss?”王俊一进门就瞧见他屈起两指在办公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跟的时间长了,也是知道这是他惯常思考时候的小动作,等他停了下来才是出声询问了一句。

“你那会说许卿导演两年前去的那个地方是哪?”抬眼对上他探寻的视线,邵正泽认真的问了一句。

“苏北临江县。”

地处偏南,苏北省距离京城跨四个省份,气候温润潮湿,终年雨水不断,在国内诸多省份里发展一向缓慢,至于临江县……

邵正泽微微蹙着眉,他并没有怎么听说过的一个县城,可见旅游业的发展在国内都不一定拍的上号。

撇下一向看重的工作,去这样的一个地方旅游一个多月,似乎,并不合常理。

他心里的猜想越发笃定了一些,又是静静思索了一小会,慢慢开口道:“挑选几张刘依依往日的生活照,让人,不,你带上几个人去一趟临江县,在当地打听一下她,有了情况就第一时间和我联系。还有,许卿导演的照片也带上,了解一下两年前他过去都做了些什么。”

“这……”对自个boss最近的举动越来越看不明白,王俊有些迟疑的看了他一眼,对上他一惯寡淡严肃的一张脸,默默地将后面所有话咽了回去。

“明白,交接了手上的工作我即刻就去。”正儿八经的应下,王俊转身出门去,抬眼看向了休息室,邵正泽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

许卿导演时日无多,这样的疑惑压在她心上分外沉重,如果可以,他自然希望能尽早帮她解惑。

……

设立专项基金并非朝夕之事,前期需要做的准备工作也是繁多,单是基金的logo标识设计,都是在创意团队的再三推敲之下,历经几天时间才最终确定下来。

坐在松软的沙发上,徐伊人翻看着手中的设计方案,将“爱的凝聚”几个字轻轻念出,身边月辉怀里的小家伙却是“啪”的一掌在她手中的方案中重重拍了一下。

眼见徐伊人被吓了一跳,一脸无奈的抬眼看她,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哦、哦”的对着月辉嬉笑起来。

“小坏蛋,一会你再这样表现,妈妈就打你屁股了。”伸手在她粉嫩的小鼻子上轻轻捏了捏,徐伊人拿着手里的方案稍微往边上挪了些。

会议上一直通过的最终方案,“长乐天使基金”的主题就是“爱的凝聚”,logo标识也是十分契合的选用了“心形”符号元素来展现。

区别于一般的展现方式,创意团队一开始就将灵感来源专注在了小长乐的身上,提议用她一双小手比出的心形图案来最标识。

可小家伙实在太小了,一般时候小手都是懒洋洋的蜷着,也只有挥舞小拳头的时候比较得力,在家里试验了几次,邵正泽和徐伊人自然是泄气的放下了这个设想。

得益于小家伙出生时邵正泽发布的那一张照片,创意团队又是锲而不舍的提出了接下来的方案,邵正泽的左手微蜷,包着小家伙的左手,徐伊人的右手则是扶着小家伙的右手,两人比出一个不规则的“心形”图案,中间小家伙的一双手在父母合作的“心形”图案里捧出第二个不规则的小小“心形”图案,一家三口,用手势比出两个环套在一起的不规则“心形”图案,宣传为“爱的凝聚”。

与之相称的,三个人比出的图案自然要留下手绘版经由电脑作图设计成别具特色的logo标用作广泛宣传,衍生设计成金、银、铜三种立体珍藏版的“长乐爱心奖”作为后期捐助投资者纪念物,拍摄成广告画册来作为“长乐天使基金”发展历程回顾。

此刻,将策划方案完整的又看了一遍,目光落在挥舞着小拳头兴奋嗷嗷叫的小家伙身上,想到今天接下来肯定少不了折腾,徐伊人有些无奈的吁了一口气。

“哦啊,哦啊!”欢快的蹬着小拳头,小家伙在月辉怀里扭来扭去,看着她扑腾呼喊。

“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爱闹爱笑的小孩子。”双手环抱的靠在办公桌上,唐心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哦哦、嗷嗷”的小长乐啧啧叹了一声。

“喜欢小孩你也可以自己要一个嘛!三十多岁了,再不结婚,可真的就剩女无敌了!”月辉挑眉睨了她一眼,轻轻勾唇说了一句,唐心朝着他翻了一个白眼,一时间又是若有所思道:“好几天没见到王俊了,被总裁下放出差去了?”

“为什么我说到结婚,你第一时间就想起那个面瘫?!”月辉又是挑眉挪揄一问,唐心神色一愣,没好气的说了一声“滚犊子!”

“哈哈……”伸手将小家伙从月辉怀里抱了出来,一只手托着她的小屁股,在她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徐伊人也是忍不住哈哈笑出声,看着唐心难得挪揄道:“高大俊挺、洁身自好,其实我也觉得王俊很不错哈。就是性子和阿泽一样,太沉稳冷淡了些,要是你有意思,我可以去给你牵线嘛!”

话音落地,她也是抱着小家伙朝着唐心轻轻的眨了两下眼,定定的看着她,怀里的小长乐应和般的看着唐心“啊哦”一声,后者在两大一小三个人的挪揄之下,难得有些脸色泛红了。

走到门口的邵正泽眼见一向御姐范十足的她露出难得一见的娇羞之色,都是有些微微愣神,看见粑粑的小家伙已经在徐伊人的怀里扑腾的坐不住了。

挥舞着小拳头、蹬着小短腿朝邵正泽扑过去,抱着她的徐伊人连忙直起身来。

将她接过去,小人儿在他怀里扭着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呆好,看着徐伊人“咯咯”傻笑起来。

“小坏蛋。”徐伊人蹙眉佯装恼怒的瞪了她一眼,小家伙“啊呜”一声,将小脑袋埋进了邵正泽的怀里,只留给她一个小小的后脑勺,顺带着撅了一下小屁股,一副傲娇的小样子逗的几人哈哈直笑。

准备好的几人一路上楼,工作棚里一众人自然是准备停当等候着,不是第一次来,可小家伙还是好奇的不行,从邵正泽的怀里钻出来,肉肉的小下巴抵在自个粑粑的臂弯里,黑白分明的小眼睛一路上滴溜溜转个不停。

“艾玛,这小薏仁怎么这么可爱呐,粉嘟嘟萌化我鸟!”

“哈哈,你不知道嘛,小家伙现在可是华夏第一萌宝,她不萌谁萌!”

“总裁也好有爱啊!你看他抱孩子的姿势多么多么滴专业,肯定在家里抱过千百遍!”

工作人员嘀嘀咕咕说话的声音传到耳边,抬眼看着歪着头耷拉在邵正泽臂弯里一脸好奇的小家伙,徐伊人忍不住揉了揉她探出来的小脑袋。

“啊呜”……

小家伙歪头一口含住她伸过去的手指,嫩嫩的牙床并不让她觉得疼,反而是手指痒痒的忍不住就往回缩。

对着她的手指,小家伙“噗噗噗”的吐了两下,眼见她蹙眉扁嘴,连忙扭头窝在自个粑粑的臂弯里吐泡泡玩。

呃,被嫌弃了……

徐伊人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也不去逗,扁着嘴自顾自往前走。

吐泡泡的小家伙小眼睛偷偷的瞟了两下,眼见她一副不要和她玩的样子,又是有些着急,探出头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

徐伊人不理,她反而是锲而不舍的一阵猛看,小拳头从怀里伸出来,扑腾扑腾的往徐伊人的方向爬。

“啊哦,啊哦……”

“唔唔唔……”

“乌拉乌拉……”

语过三遍,徐伊人忍不住扑哧一笑,原本还惴惴不安的小家伙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朝着她讨好的伸出手要抱抱。

阿锦爬上来要月票鸟,有攥着票票的亲不要忘记投给咱们滴影后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