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无辜/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泪人儿一脸委屈的看着她,眼见她不出声,更是有些忐忑道:“青青姐你不会是觉得我烦吧?”

“哪里?!”勉强的笑了一声,柳青青的声音都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看着她泪光楚楚一双眸子,一字一顿道:“怎么会?谁刚出道的时候不出些状况,大家都一样过来的!”

“真的吗?”听着她的软语安慰,秋华心里的紧张一时间退散许多,拉着她的手破涕为笑道:“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真是太谢谢你了青青姐!”

“没事!”柳青青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往出走,哭够了的秋华又是可怜兮兮的拉着她的胳膊开口道:“青青姐你帮我补妆吧!我现在这样出去肯定又要被看笑话的。”

“我,帮你,补妆?!”柳青青已经疯了,不敢置信的看了她一眼,秋华却是全然不曾察觉出她情绪的变化,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一脸笃定道:“是啊!我不会化妆啊!化妆师也走了,我总不可能这样出去嘛!”

“外面大家都等着,你自己弄吧,我先出去看一下。”勉强将自个胳膊从她手中抽了出来,柳青青已经呆不下去了,转身欲走。

“可是我不会啊!”秋华又是着急的要哭出声来,柳青青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气闷不已,反倒是忍不住笑出声道:“你不会化妆?你都大三了姑娘?你们上课老师都不教你们化妆的?做演员这是必修课!”

“可是我化不好,而且我弄起来很慢,现在开始肯定来不及了!”秋华有些窘迫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在家里都是妈妈给我化妆的,在学校里偶尔舍友帮着弄,我化妆真的很慢的,最起码得两个多小时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脑海里一句网络流行语突然闪过,柳青青彻底被折腾的没了脾气,脸色僵硬的开口道:“坐!”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彻底放下心来,秋华乐颠颠的应了一声,拿起粉饼看着她,柳青青却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青青姐你帮我把眉梢再修一下吧!”

“睫毛膏再刷一些吧,青青姐!”

“我觉得唇色还是有些淡了呢?青青姐你再帮我抹一些!”

半个小时以后,小姑奶奶秋华和她的御用专属化妆师柳青青终于是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快点过来,就等你们了!”翘首盼望了好长时间,此刻才看见这两人慢吞吞的出了化妆间,柳兆文招手喊了一句,秋华兴高采烈的“哎”了一声,朝着一众人飞快的跑了过去。

圈子里在电影开拍前有敬神明的传统,剧组的工作人员早早在一块平稳空地上摆了高桌香炉,一溜烟的水果以及新鲜的猪头肉,眼看着一众人到齐了,才正儿八经的开始了仪式。

点燃了三炷香祈愿几句,许卿导演神色郑重的将燃香插进了香炉,身后的两位副导演、一众演员按顺序上前,又笑着说了几句“票房大卖”之类的吉祥话,专程前来的媒体记者们在边上挑选着拍了几张照片,又是齐刷刷将几位主演围到了正中间。

“两个粉丝都是和你在一起拍戏呢,徐伊人感觉怎么样?”

“第一次在大荧幕上露脸,就是和偶像出演情侣档,顾凡有木有很激动,说两句吧!”

“哇,你们穿的衣服有点像情侣装啊!是剧中的打扮吧!”

“郑老师穿的衣服好man啊!平时都看不出来你身材这么好哇!剧中有秀肌肉的镜头咩?!”

“感觉徐尧一下老了好些岁啊!不过底子好,扮大叔也好酷的!你和顾凡在剧中谁的镜头更多一些?”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题让一众人应接不暇,抬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徐尧无奈笑道:“一个一个来好咩?你们热情成这样会吓坏小朋友的,瞧他们两个,脸都红了!”

原本刚才仪式前就是凑在一起说话,顾凡和涵紫韵正好都是在徐伊人的边上,正是被媒体记者的提问弄得有些一个头两个大,徐尧的一句话却是让一众人忍不住笑起来。

“少年秦初和中年秦初,伊人你更喜欢哪一个?”目光落到顾凡微微泛红的俊脸上,一个女记者忍不住问了一句。

开拍第一个镜头为了求吉利,正是由徐伊人和徐尧搭档的一个镜头,两人从桃花谷出来,徐尧扮演的秦初买了几条裙子给思思穿。

此刻徐伊人身上的正是一条棉麻的白色长裙,两根肩带都有一指宽,那个年代极为普通的小圆领款式,只在腰部用一根粗棉线编织的细绳子收紧了褶皱,倒是和她代言的“清新美衣”的那些怀旧复古款式异曲同工。

梦幻、清新、唯美……

再加上她柔软的特意做成蓬松效果的一头长发,整个人更好像是误入喧嚣世间、懵懂美丽的小姑娘,正是《歌尽桃花》里思思从桃花谷出来的形象和感觉,没上镜,已经被她展现的淋漓尽致。

微笑着看了一下左边沧桑颓废的徐尧,又是侧头看了一下俊俏清新的顾凡,徐伊人微微弯唇,眼眸中带着些狡黠的亮光,忍俊不禁道:“对大叔无感啊!太老了!”

“呃,喜新厌旧啊你!”徐尧神色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幽深的眸子都是流露出些受伤的脆弱来,更是惹得一众媒体记者倏然哄笑。

徐伊人也是有些脸红,翻了一个白眼,一脸无奈道:“男神你别演了行不行?你现在真滴真滴好爱演啊!”

“哈哈,就是啊!徐尧真的变化好大啊!”一个女记者忍不住捧心开口道:“男神别伤心,伊人不要你我要你啊!能把你打包回去暖床吗?!”

“噗……”被要求打包的某男神忍不住喷笑一声,伸手挡了一把脸,闷闷道:“这个恐怕有难度,我要为幺蛾子们守身如玉!”

见多了越来越没有下限的他,徐伊人已经无力吐槽,边上其他几个人却是因为他话里的“幺蛾子”又是啼笑皆非。

人家徐伊人的粉丝称呼为“薏仁粉”,美容养颜又保健,烨男神的粉丝们称呼为“树叶林”,想起来也是清新美腻有没有?

他倒好,粉丝们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美名其曰“幺蛾子”,粉丝团自称为“妖精洞府”……

简直不能再吐槽了有木有!

开机仪式原本就是求个大吉大利,请来的媒体都是素日交好的,并没有特别八卦好事的狗仔,一众人笑闹着采访完,工作人员已经是忙碌的准备起开机第一个镜头了。

已经确定好徐伊人和徐尧搭档拍摄第一个镜头,媒体记者离开后,两个造型师重新上前帮着两个人检查起妆容来。

秦初阔别城市十九年,原本作画的手拿起了杀人的刀刃,神色间已经是凝敛了浓的化不开的沉郁戾气,这一幕戏中的他已经剪掉了沧桑长发,利落干净的平头却是更显露出男人的迫人气势来。

一双幽深眼眸在看人的时候锐利如刀,他微低着头的时候却永远深沉如湖泊雾霭,看上去带着些危险的气息,配上他锋利如刀削斧刻的面部线条,反倒是英俊而迷人。

带着些神秘危险气息的男人,以及跟着他纯净而天真的美丽女孩,这样的一对,还不曾上镜,迥异的气质已经牢牢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默默看着她、欣赏她,顾凡俊俏的一张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却都忍不住的微微攥紧,身子都是因为紧绷有些无法移动分寸。

冰淇淋低声笑着和边上的涵紫韵、尚平说话,顶着自认为美美的妆,秋华却是抿着唇看了边上的柳青青一眼,有些委屈道:“青青姐,你说刚才休息室那个化妆师真的没有针对我吗?可是为什么伊人姐就那么白,而且看上去明明妆容就很美!”

被害妄想啊你……

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柳青青看着一脸郁闷待解的秋华,却是咬着唇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脸你不要问那么多的表情。

似是而非、故作高深的样子自然让秋华冥思苦想了一阵,越发觉得化妆师故意和她过不去,抑郁难平起来。

姜几许的小说里,一开始正是倒叙写法,中年的秦初带着思思出现在城市街头,杀手气质的冷锐男人,天真懵懂的美丽女孩,一个沉默寡言、一个欢呼雀跃,吃饭、理发、买衣服,住店,女孩思思在男人面前脱掉衣服,男人深深的注视着她,思绪翻飞到了十九年前……

故事倒回到阳光明亮的长途客运站,开始讲述。

云和改编的剧本里沿用了一开始这样的叙述方法,也就是思思脱衣服的一幕做了改动,换成了她对着镜子比划衣服的镜头。

一开始两人出现在城市街头的镜头需要用一个长镜头来体现,为着方便顺利,开机的第一幕越过前面,确定了两人在旅店里的室内戏。

此刻,检查好妆容的徐伊人和徐尧已经到了搭建的旅店房间内景中。

墙壁是泛黄的白色,木架床是两条长凳固定而成,床头柜并不配套,简单的木框结构,漆成绿色,经过做旧处理,看起来并非崭新。不到一米长的方镜,底端还缺了两小块,用几个长钉子直接固定在墙面上,边上摆放着眼下已经很少见的洗脸架子,看着颇为厚实的洗脸盆,半块肥皂扔在里面,上面搭着一条用旧了的白毛巾,此刻还略微滴着水。

置身于房间之中,时光倏然倒退,一众人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某座城市的路边旅店。

在房间里左右检查了两下,柳兆文将地面上掉落的一片口香糖直接踢了出去,朝着边上道具组的助手喊话道:“香烟准备好了没有?火柴,伊人买的衣服……”

目光在房间里又逡巡了一下,又继续喊道:“热水瓶、搪瓷杯、塑料袋里装几个苹果,赶紧都拿来!”

“来了来了!”穿着短袖衬衫的工作人员忙不迭将一股脑东西一起抱过来,香烟和火柴递给了徐尧,几件衣服搭在床边,条纹的水果塑料袋和杯子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最后将绿色的保温瓶放在门边。

柳兆文来回看了几眼,进了房间的许卿同样是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保温瓶上,蹙着眉开口道:“热水呢?去,给壶里接满开水,要顺着壶嘴壶身留下来,溢到地面上才好。还有这屋里,有些干净了,眼下是夏天,给地面上洒些水、弄点湿迹!”

“是是。”连声应了,道具组几个人又是忙里忙外准备好,许卿按亮了房顶垂落在半空里三十瓦的电灯泡,昏黄的灯光笼罩着,摄影师移了机器进来,墙角门口都是站了好些人围观。

毕竟是开拍的第一个镜头,许卿自然是慎重,将房间内清场只留下了工作人员,好奇激动地一众人又是齐齐围到了监视器边上。

一声沉稳低缓的“action”过后……

画面里的徐尧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旧旧的牛仔裤,深黑的头发理成平头,微微低垂着幽深的眸子,他薄而锐利的唇角叼着一根烟,手指间“噌”的一声轻响,划亮了火柴,凑过去,就着火苗吸了一口。

落拓、幽冷、深不可测,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跃然于画面之中。

“哇,好帅啊!徐哥真的太迷人了!”看着画面,秋华忍不住轻呼出声来,边上的一众人纵然被猛地惊醒,却依旧是忍不住点头附和。

分明还不到三十岁,可他简直演活了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不,一个英俊、幽冷又神秘的中年杀人犯。

当然,他并非冷血残忍的杀人犯,可即便这样,他依旧是带出了一些刀尖上舔血的男人味。

“这件衣服好漂亮哇!”一声清亮雀跃的女声从画面里传了出来,徐伊人入画,到了她近前,将自己的裙摆提起来,像展示宝物一样的,笑嘻嘻的在他眼前转了一个圈。

活泼的、开心的、快乐无忧的、初入城市的女孩眼眸里都是一片天真透亮,眉眼弯弯的样子将徐尧幽冷的气息驱散了不少。

像一抹亮光一样,跃入每个人的视线,照亮每个人刚才有些压抑的阴霾。

镜头慢慢拉远,徐伊人雀跃欢欣的小脸一闪而过,她转过身,提着唇角面对着男人……

徐尧的唇角轻轻地勾了一抹笑,带着些宠溺之色,目光却依旧是幽深,他没有说话,女孩又是嬉笑着捡起床边另外一件贴在身上比划,欢快道:“我觉得这件也好看,秦初你快看,我先穿哪一件好呢?”

她歪着头看她,依旧是背对镜头,脚下却是忍不住的蹦跳移动,深深看着她,男人的目光却是渐渐的有些恍惚了,两指夹着烟搭手在腿上,他的目光彻底的定格在了女孩的一张脸上。

镜头推近给了他特写,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似乎能透过时光,传递出无限意蕴来……

“卡。”

一声低喊让众人如梦初醒,许卿导演看着镜头直起身来,神色温和的一声“过”,围聚在门口的工作人员齐齐欢呼一声。

“真棒!”张石却是毫不吝啬的对着两人夸赞一声,掐灭了烟头,徐尧对着他勾唇笑了一下。

导演组的三个人,许卿严肃端正、柳兆文温和含蓄、张石爽快利索,三个人的性格以及处事做派都是十分互补,在圈子里一向都是固定合作关系。

此刻柳兆文看了一眼拿着衣服回过头微笑的徐伊人,又回头搜寻了一眼人群中抿唇站着的柳青青,免不了心里轻轻叹息一声。

从小和他比较亲,自个这女儿一向要强,无论是学业还是课余,基本上每一项都是一直力争上流,表演专业毕业以后,也是不肯听他的直接在电影里担任重要女配,而是坚持己见的先签约了环亚,从训练生开始慢慢崭露头角,进入这个圈子自己打拼。

她喜欢挑选特殊角色演绎,《歌尽桃花》要搬上荧屏的消息刚传出,她就已经表达了自己要竞争女一号的意愿,可谁能想到,遇上的那一个偏偏是徐伊人呢?

圈子里这么多年,他还是从未见过如徐伊人这般风头强劲的女演员。

尤其是在同期艺人之中,根本就毫无一人能与之匹敌,她是新生代女演员里独一无二的一个存在。

尤其不过才接触了几天而已,他已经是发现,徐伊人的身上有圈中其他所有艺人都无法企及的一个特质,这个特质,就是“柔。”

她的笑容永远是柔和的、说话的声音永远是柔和的、就连看人的眼神也永远是柔和的……

是接触了以后,极容易产生好感度的一个人,这样的亲和力,已经注定她在这个圈子里前途无可限量。

同时出现在一部影片里,要想在她的光芒下再夺得注意力,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柳兆文颇为感慨的叹了一声,目光又不期然的撞上了秋华的视线,女孩弯着唇对他柔柔的笑了一下,不同于徐伊人的清新宜人,而是带着些撒娇一般的娇羞甜美,想起她“小伊人”的称号,又是不自觉联想到她获封“章鱼小丸子”的那张照片,柳兆文温和的回以一笑。

“青青姐,你爸爸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人好好哦!”原本就是想到柳青青的那一句“还有我呢,我爸也是很好的人”,她直接理解为柳青青和她爸爸柳副导演会一起罩着他,怀着些探寻忐忑的视线看了过去。

面试的时候就是觉得许卿严肃,柳兆文和张石温和许多,对上那样一个温和的笑容,想到好歹是导演级别的人,她纠结了半天的一颗心平缓了许多,心里更是对柳青青感恩戴德起来。

与她的激动相反,柳青青已经深深的后悔起向她示好的举动,眼下听见她开口说话都无力吐槽,看见她甜美的笑容都是觉得眼角抽筋,出道几年也不曾遇见这样忘了将脑子带出门的奇葩,她有些无力的“嗯”了一声。

眼下还没有轮到她们两人的戏份,秋华却是向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凑到她跟前又是继续道:“徐哥和伊人姐的演技真的好好啊!对比起来我觉得我好菜。一会上镜说不定就会紧张忘词,青青姐你一定要站在我能看见的地方给我加油啊!看见你我就觉得好贴心好有安全感的!”

所以,这是将我当成你妈的节奏?!

柳青青在心里狂啸一声,一转头又是对上她楚楚可怜一双无辜的眸子,这会想拿个板砖将自个直接拍死得了!

到底是太单纯还是扮猪吃老虎,尼玛她完全看不懂这个小姑奶奶了!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qquser8567061。qwsdm。泪眼问花花不语,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二更在下午六点,阿锦继续加油,卖萌打滚求月票~\(≧▽≦)/~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