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训斥【求月票么么哒】/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她歪着头一脸依赖的说着话,柳青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站在你能看见的地方,给你加油的!”

“嗯。”笑逐颜开的应了一声,秋华重重点头,天真透亮一双眸子让柳青青更是心塞不已,转头看向了另一边。

故事从徐尧的回忆中直接倒回到十九年前,电影里最后会直接接上徐尧在警察局讲述的镜头,因而这一个场景基本上也就出现这么一次。

拍了进门的镜头,下了戏的徐伊人在造型师的陪同下去休息室换装。

下午一开始要拍电影第一幕的长镜头,徐尧拉了一张椅子坐到一边去琢磨台本,不同于刚才画面里的幽冷锐利,这一刻的他神色平和了许多,黑色稍微紧身的T恤包裹着精壮的肌理,浑身上下都是勃发的男人味,十分性感。

身形英挺、面容俊美、刀削斧刻一般的线条轮廓利落干净,一双幽深的眼眸微微眯起,没什么表情也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也是第一次在片场亲眼见识到演员拍戏,回味着他前后迥然不同的转变,无论是哪一面却都是毫不违和,性感迷人、魅力十足……

秋华有些痴了,定定的看着他,耳边却是猛地传来张石大嗓门的吼声:“秋华!秋华!人呢!准备上戏了!”

“来了来了!”神游的思绪被拉回,她开口胡乱的应了两声,抬眼逡巡了一下,朝着张石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就将她当成你们的孩子好了,学习成绩很好,考试失利了。你们很心疼,心里却也觉得憋屈,做饭的时候忍不住就得埋怨……”许卿正是一脸认真的对着两个跟组演员讲戏,听到耳边有些激动地一句“导演,到我了”,转身看了一眼,正要说话,目光落定已经是蹙起眉头来。

眼前的女孩有些羞意、有些期待,歪着头展露出笑意来,清秀的柳眉弯弯,形状修剪的十分好看,一双眼睛也是亮晶晶,卷翘浓密的长睫毛小扇子一样的扑闪着,挺翘的鼻子下,抹了唇蜜的粉唇颜色像刚成熟的蜜桃儿。

面色莹白,透露出一点儿润泽的粉……

“化妆师!谁给她上的妆!”花白的眉拧成了一条毛毛虫,许卿透过喇叭一声大喊,边上一众工作人员心肝儿都是“突突”颤了三下。

三十岁左右的化妆师穿着米色T恤,浅色牛仔裤,快走几步到了众人眼前。

抬眼扫了神色忐忑的秋华一眼,有些无语道:“我上的妆不是这样的。这姑娘说不够白不够好看,估摸着后来又给自个重新化妆了!”

围聚的一众人忍不住低头憋笑去,许卿的目光重新落到了秋华美美的一张脸上,吸了一口气,一脸严肃道:“演戏演戏,你演的是别人!人物形象怎么样就怎么样!谁准许你自作主张的!提前没有看台本啊!闫雯雯的角色,考试落败,负起离家的伤心女生!难过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以泪洗面,瘦的皮包骨头,黑眼圈、嘴唇都急的起泡了!是你这样的啊!你这乱七八糟画的什么!什么时候了还记着打扮?!”

化妆师抬眼扫了她一下,唇角勾了一道弧,退了下去。

秋华可怜兮兮的看了气急败坏的许卿一眼,期期艾艾道:“化妆师给我化的妆花了!这是我拜托青青姐给我弄的!”

一众人的目光落到了柳青青的身上,意味不明的打量了几眼。

柳青青:……

化妆的时候原本自己心里就带着气,也是想着就按她的说法直接上了妆得了,挨骂挨批都是她自个的事情,哪里能想到这人第一时间就将枪口转移到自己身上。

尼玛,能不能不要这么坑?!

一众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好像她没安好心故意给她上妆出彩,就等着幸灾乐祸似的!

“当时休息室已经没人了!我对她的角色也不是特别了解,只想着不要耽误了时间,也就按着她的要求帮着上妆了!”语气顿了一下,柳青青有些懊恼道:“也是我不好,应该将剧本里其他的角色也好好关注一下的,不应该按着她的说话,怎么美怎么来!我的错,秋华还是新人,这些事我应该提点的!”

不急不缓的一段话,一众人却都是敏感的捕捉到了“怎么美怎么来”这一句,有的人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看着许卿铁青严肃一张脸,索性转过头到了他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去。

“嗨。小姑娘嘛!爱美之心可以理解!刚开始难免闹些状况!”柳兆文及时开口打了个圆场,柳青青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委屈万分的秋华却是吧嗒吧嗒掉下眼泪来。

呃,哭了……

剧组一众工作人员也是无力吐槽,许卿的神色却是没怎么变,看着她吧嗒吧嗒的掉眼泪,一时间都是无力,挥手道:“下去重新上妆!怎么憔悴怎么来!顶着这样五颜六色一张脸,少不得浪费胶片!得,还是先不要上妆了!泪水斑斑的,粉底也是要给你这么糟蹋了!先去边上将所有台词给我记熟了!记熟了再拍!听见了没有?哭什么哭?!”

从影几十年,被许卿训哭的演员不在少数,眼泪攻势对上柳兆文也许换来几句安慰,对上张石也许能换一副温和神色,到了许卿面前,却永远是直接无视,该打击的体无完肤他从来不会口下留情。

跟组时间长了的工作人员见怪不怪,换好装过来的徐伊人也是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心。

老头子这样气势汹汹的样子,和她当时刚到《汉宫》剧组的时候一模一样。

虽然她没有哭,已经尽心尽力的去拍摄每一个镜头,都是难免听到“眼睛往哪里看呢?垂眸垂眸不懂啊”,“动作不对,手势不对不对,去边上琢磨好了再过来,浪费胶片”……

“浪费胶片”这四个字绝对是他训斥演员时候的口头禅,基本上从早都晚都听得见,说是魔音灌耳绝不为过。

“得,接下来几个镜头也是不要拍了!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先是将自个要拍的戏统统演一遍我看看,贸贸然上戏纯粹浪费胶片!把握了人物形象咱们再开拍!”对摄影师挥挥手,许卿转身在人群里指了一通,被点到的顾凡、涵紫韵、冰淇淋、尚平几个人都是一时无语,目瞪口呆的看了几眼,也只得立马各自一边,默诵台词。

“得,又来了!”徐尧握着剧本搭在腿面上,徐伊人自然是知道他说的是许卿对胶片十分抠门这件事。

到底是老一辈的导演,从条件并不宽裕的电影时代过来,许卿为人朴素严谨,对胶片的执拗现在的一般演员都是无法理解。

当然,没有人敢当面吐槽就是了。

拍摄的时候,演员状态不好他绝对不允许开机,惯常忘词的演员更是需要在开拍前将自个的情景模拟好些遍,基本上都是争取在拍摄的时候将自己的状态最好的表现出来。

这也正是为何许卿一部电影拍的时间都比其他导演略长一些的原因,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规矩在,拍电影时所有的主演、主要配角、甚至跟组演员都是要时刻准备着。

没有戏的时候,就得在准备上戏的状态里。

背台词、揣摩剧本、组团排练,反正呆在剧组就对了。

想起拍摄《汉宫》时自己曾经将一段颇长的台词来来回回演练了十几遍,徐伊人有些忍不住轻笑一声,开口道:“是啊!一个人一个习惯嘛!我觉得许导这样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用胶片拍电影原本也就浪费。磨刀不误砍柴工,自个琢磨透了拍戏也会顺利许多,大家都好……”

徐伊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对上徐尧深深注视她的一双眼眸。

探寻、审视、若有所思……

抿着唇,在他的目光下,徐伊人一时间有些紧张起来,只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才好。

她是徐伊人,这是她在许卿剧组里拍戏的第一天,也才刚刚开机拍摄了第一个镜头而已,她竟然自然而然的接了徐尧的话头,和他聊起了这样熟稔的话题,不知怎么的,徐尧的目光已经是让她心里有些发毛了。

将目光稍微移开一些,徐尧也是笑道:“是。许导是严肃而认真的人。他对电影的热忱和投入并非我们一朝一夕就能彻底领会的。在自己最钟爱的行业里,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多少人穷尽一生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自由。”

语调缓缓的说着,在他眼尾扫过的余光里,徐伊人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

原本开机第一天轻松的氛围秩序因为许卿一通发飙登时紧张起来,被连累苦逼琢磨台本的几个人自然是对罪魁祸首说不出的忿怨。

小半个钟头,冰淇淋在说起秋华的时候,直接用“泪包子”这样一个绰号替代了她的名字。

无形中又是得罪了一大片,眼泪也并没有博得丝毫的同情,秋华哭够了,拿着剧本默默的走到了正默念台词的柳青青面前,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刚才一时着急连累青青姐了,真是对不起啊!”

“得。我真是怕了你了!怎么这么多状况啊!许导不是一般的严厉,你以后什么事可千万别往我身上推了,再有几次我非被你整崩溃了不可。”知道她大脑根本不会转弯,柳青青哪里还敢跟她说那些拐弯抹角的话,直接了当的开口,语气里都是带着些恼怒忿怨,秋华神色愣了一下,更是忐忑。

“我就是太着急了。才一时有什么说什么了。其实我真的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本来就是我要那么化妆的,还不是因为第一次出镜,不想在观众心中留下那样憔悴的形象嘛!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观众都是颜控,颜值越高越吃香的!”扁着嘴无奈的说了一句,眼看着柳青青脸色越来越难看,秋华一时间又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充道:“青青姐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真的。虽然你没有一般女明星那么漂亮惊艳,可是我觉得你好有气质啊!尤其你心地这么好,肯定会前途无量的!”

因为不漂亮,所以有气质……

柳青青一口闷气生生咽了下去,看着她一本正经一张脸,觉得自己当真有必要正儿八经的告诉她,“对不起,我们真的不是什么好朋友,掏心掏肺的话麻烦姑奶奶您别再说了。”

深吸了一口气,柳青青正要开口,到了两人跟前的柳兆文温和笑了一下,安抚道:“许导的脾气就那样,心直口快!其实是很好的人,接触时间长了你们就知道了,他其实没什么好怕的!”

“爸。”

“柳叔叔好。”

自来熟的唤了一声,秋华点头“嗯”了一声,有些懊恼的笑了一下,一脸乖巧道:“知道的,我没有生导演的气,我就是害怕刚才说的话惹了青青姐不高兴,专门过来给她道歉的。”

语气顿了一下,秋华有些不好意思道:“许导刚才一训斥,我心里太着急了。也不知怎么就将青青姐说了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事情推到你头上的,眼下已经想通了。人物怎么样装扮就怎么样,原本就是这么个道理,我不应该死脑筋的。让你们看笑话了。”

一双眼睛无比的诚挚认真,秋华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十足乖巧,柳兆文一向温和含蓄,颇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安抚道:“这就对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也不要往心里去。青青是个爽快孩子,这么芝麻绿豆的事,她也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不要太愧疚,接下来好好表现就是了,导演们有时候严苛一些,也是为了你们好……”

“爸。”柳青青忍不住将柳兆文直接打断,抬眼看了一下放松下来的秋华,开口道:“你先去背台词吧。我和我爸先说两句话。”

“嗯。”秋华笑着点点头,看了柳兆文一眼,十足乖巧道:“叔叔我先过去,你们聊。”

从你爸、副导演、柳叔叔、叔叔……

对上自个爸爸这称呼自由转变的速度连她都是瞠目结舌,柳青青十足不悦的看了柳兆文一眼,神色郁闷道:“爸你怎么好端端凑过来?!”

“这姑娘看着挺单纯的,你能在剧组交几个朋友我也放心。”柳兆文笑着说了一句,柳青青更是登时炸毛道:“单纯?!爸,她就是个定时炸弹,我有病我才和她交朋友,你别跟着瞎操心了!”

“怎么说话呢?”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柳兆文脸色严肃了些,继续开口道:“不要学你妈那厉害性子。女孩子那么强势做什么?你从小心高气傲都是没交到什么朋友,都是随了你妈!我看秋华的性子就挺好的,柔柔弱弱,乖乖巧巧的。不是说要你和她一样,说话做事的时候服个软,剧组这么多人,哪个不是一道人脉!”

“柔弱乖巧?”挑着眉将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柳青青都是有些不敢置信道:“你对她了解多少啊!就帮着她说话!你是我爸不是她爸!什么叫随了我妈的厉害性子,不是我妈抛头露面的操持公司生意,早些年你一穷二白的时候能专心致志的琢磨剧本,做导演这一行吗?眼下有了些名气倒是觉得我们俩厉害了,老爸,做人不带这样的!”

“得得得,说不过你!”柳兆文有些无语的摆摆手,目光落在稍远处的徐伊人身上,更是提醒道:“眼下在一个剧组拍戏,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和伊人、徐尧原本都是环亚的,没事多走动走动!关系搞好了比什么都强!成了她的闺蜜,在这个圈子,还愁没有出名的机会吗?”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柳青青没好气的说了几句,眼看着柳兆文摇着头迈步离开,看剧本的心情更是一丁点都没有了。

一两个小时飞快过去,眼看着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被剧本折磨疯掉的几个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真是托了‘泪包子’的福,一个人背剧本什么的不要太美好!终于解放了!”冰淇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剧本拍在一边自个的大书包上,兴奋地开口说了一句。

“我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也不知道一个人能不能吃两份盒饭!”尚平蹙着眉摸着肚子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边上的涵紫韵哈哈笑道:“尚大厨你再这样下去指定走不动道了。还是控制一下的好。”

“我又不是女明星,哪里需要那么苗条!再说了,胖人有胖人的市场,都跟你们一样的瘦子,许锋这样的角色谁来演?”尚平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边上静静走着的顾凡轻轻勾了唇角,微笑不语。

剧组年轻人为主,郑秋、邓蓉几人稍微年龄大一些,也是根本没什么架子,五月多天气很好,领了盒饭基本上也都是三三两两的找了椅子用餐。

弯唇笑着掀了盒饭的盖子,徐伊人凑上去看了两眼,贪婪的闻了两下,一抬眼,对上了不远处许卿有些愣神的视线。

咳咳,阿锦又爬上来求月票鸟,然后推荐一下好朋友【八戒抛绣球】的现代文:少东的彪悍爱妻

链接:http://www。xxsy。net/info/586114。html

她,“MAFIA”掌握生杀大权的幕后首领,她为了深爱的男人掩藏显赫身份追随而来,得到的却是他为了另一个女人,狠心绝情的给她注射了毒品,最终将她丢进了陌生的城市,暗无天日的戒毒所受尽折磨!

强势回归,她已经不再是为了爱情冲动任性的她,她势必要让那些曾经推她入地狱的人生不如死!

他,权贵翘楚,天之骄子,亦是Z国最神秘的传奇人物,多国总统奉他为座上宾,黑道大佬对他俯首称臣,就连首相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九十多万啦,文文很肥,喜欢此类的亲亲们不要错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