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崩了【有奖猜题】/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点着头轻轻笑了一下,她弯弯的眉眼在阳光下柔和绮丽,粉雕玉琢一张脸,笼着一层淡淡的光,许卿静静的站着,竟是一时间觉得恍惚。

记忆中那个丫头每次吃饭也是有这样一个习惯,凑上去贪婪的闻,认真的咀嚼吞咽,长得那样漂亮,却是从来不看重自己的相貌,不挑剔、不浪费、不过分节食,算是剧组里一众年轻女孩中最节俭朴素的一个。

他的女儿啊……

悲从中来,许卿有些湿了眼眶,低着头端着饭盒快步走去了休息室。

平素都是身板挺拔、严肃古板,他步伐仓促的低头远去,突然显露出的老态颓败让重新抬起头的徐伊人心疼不已,握着筷子,抿着唇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久久的愣神了。

心里藏着那样的疑惑,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以这样的方式默默地陪着他、看着他,眼下的剧组就像她最亲爱的一个家。

他的团队、他的心血、他为之奋斗几十年的事业……

每每对上他严肃端正的一张脸,心头就涌上千言万语,却最终只能化作客套的笑容。

老头子刻板认真的不像话,他不怎么喜欢油腔滑调的后辈,也不喜欢年轻女孩过分的热络和攀附,《汉宫》拍摄之初,彼此之间就一直存在着距离感,所有的审视和质疑,也是在朝夕相处的合作中慢慢的消弭于无形。

他提拔肯定了她,可却也并非一开始就捧着她,护着她。

与她得到一样的待遇,徐尧曾经不止一次的无奈苦笑。

可她却知道,从心里来说,徐尧同她一样的敬重珍视着这样的提携之恩。

“刘依依?”

突然落在耳边的一道男声将她吓了一跳,手里的筷子倏然掉落,徐伊人下意识回头,对上徐尧笑容浅淡一张脸。

“你知道她吧?你们俩还挺像的,就吃饭前这个小习惯,一模一样。”徐尧的目光落在她脚边的筷子上,声音沉缓的说了一句,站起身在不远处的餐盘里重新帮她拿了一双筷子,继续笑道:“许导和她关系不错,估摸着也是刚才觉得意外,有些伤感了。”

大脑经历了短暂的空白,徐伊人慢慢回过神来,拿着筷子夹了几粒米送进嘴里,扶着饭盒的一只手却是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发颤。

徐尧不动声色的笑看着她,长久以来的疑云似乎慢慢的破开了一条口,心里有些豁然开朗起来。

“这样啊!”并不去看他的眼睛,徐伊人低着头轻笑一声,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一般,徐尧接过她的话头继续开口道:“可不是,她的过去挺辛苦的,是孤儿。出事以后我们一起去那个孤儿院看过,抚养她长大的那个郑妈妈年岁也大,头发都白了。”

语气顿了一下,徐尧不急不缓道:“不过现在总算苦尽甘来。说起来应该算是邵总的功劳,重新落成的孤儿院绿化很好,条件也舒适。也是后来在你们婚礼上再遇到郑妈妈,我才知道,你是刘依依的粉丝呢。”

徐尧看着她笑了一下,并未继续说下去,徐伊人轻轻舒了一口气,也是展颜一笑道:“在学校念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她,其实她演的电视电影也不少,只是很可惜,许多出场没多长时间就挂掉了。”

徐伊人有些无奈的扁了一下嘴,浅笑着看着她,徐尧英挺狭长的眉眼舒缓柔和许多,边上一道尖利的女声突然打断了两个人之间有些诡异的情绪。

“啊,走开走开!快走开!”端着盒饭的秋华猛地从凳子上站起身来,花容失色的模样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正是在众人愣神之际,她快走了两步凑到柳青青的身边惊魂未定的舒了一口气。

众目睽睽之下,柳青青克制着心里一脚踹飞她的冲动,扯动唇角笑了一下,无奈道:“你怎么了?吃个饭大呼小叫的,吓死人了要!”

“蚂蚁!怎么片场竟然有这么大的蚂蚁!”秋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了一句,拿着筷子的一只手指过去开口道:“你看!三个蚂蚁一起把我掉的一粒米搬走了!天哪,太恐怖了!片场竟然有这么大的蚂蚁!”

“噗……”

“咳咳……”

不等柳青青做出反应,边上正吃饭的几个人都是有些忍不住了。

冰淇淋猛地咳了两下,辣椒呛到了嗓子眼,神色痛苦的皱着眉开口道:“泪包子你别大惊小怪行不行?几个蚂蚁而已!我还以为变异生物来了呢?真是的,咳咳,艾玛,辣死我了!”

同情的瞥了他一下,尚平却是痛心疾首道:“你怎么能这么糟蹋粮食!一粒米啊!你知道从播种到你碗里这个过程多不容易不?你竟然让它从碗里掉出来!还有你看看你刚才挑出来的东西,不想吃可以不吃嘛!挑挑拣拣的都扔掉,多可惜!”

“那能怪我嘛?”眼见一众人都是带着些无语的看着她,秋华登时委屈起来:“那个青菜的叶子太大了,我在家里从来都是只吃里面最新鲜最嫩的那几片,还有那些鸡块,竟然没有把鸡皮剥掉,那得多恶心啊,鸡皮外面长着鸡毛,谁知道那些鸡整天在哪里蹭来蹭去啊!根本脏的没办法吃啊!还有那个土豆,切得太大块了!那么大根本没办法往嘴里塞啊!太影响形象了!妈妈说吃饭的时候要保持淑女的仪态,我觉得很有道理啊!”

话音落地,目光落到涵紫韵的身上,就是一脸嫌弃道:“你们看,像她那样把一块土豆吞下去,腮帮子鼓的高高的,多难看啊!”

呃……

躺着中枪的涵紫韵瞪大眼睛看了她一下,其他几个人早已经是直接停了筷子不敢吃饭了。

郑秋和邓蓉是助理领了饭回了休息室吃,外面最说的上话的也就是徐伊人和徐尧,此刻徐伊人都是有些被她奇葩的论调震惊到,和涵紫韵一样瞪大眼睛一脸萌萌的看着她,边上的徐尧轻咳了一声,无语道:“姑娘,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你是怎么长大的?”

“她是吃章鱼小丸子长大的。”一直没吭声的顾凡已经拿着纸巾擦了嘴,扔掉了饭盒垂眸看了秋华一眼,同样无语道:“学校门口的路边摊多脏啊!章鱼那名字多恶心你都不嫌弃,青菜土豆倒是招你惹你了!”

“我……”被围攻的秋华这会才觉察到一众人对她的嫌弃,咬着唇一时间又是委屈道:“小丸子白白圆圆的很可爱啊!我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嘛。我没有说你们不卫生的意思!你不要这样针对我啊!”

顾凡:……

眼见一众人更是沉默着看她不说话,秋华更是说不出的委屈,神色惶恐的看了一眼徐伊人,眼泪斑斑道:“伊人姐我真的没有模仿你啊!那些称号什么的网友要那么叫我也没有办法啊!你不要让他们这么针对我好不好?我知道他们都是你的粉丝肯定向着你的,可是我也没说什么啊!”

呃……

艰难的将自个的土豆吞咽了下去,涵紫韵心里吐槽了一百遍,看了神色有些无语自责的顾凡一眼,和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

一天时间,下限被这个小丸子刷新了无数遍好吗!

有些无语的笑了笑,徐伊人将手里的饭盒搁在一边摆放餐具的高桌上,慢慢站起身来,对上秋华泪眼汪汪的一张脸,柔声笑着开口道:“第一,我没有说你模仿我!第二,网友要怎么叫你和我没有关系,我不关心,也从来没有表示过意见!第三,我没有针对过你,也没有让任何人针对过你!这些都没有必要!第四,我的粉丝肯定向着我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

语调顿了一下,她笑的越发柔和,一字一顿道:“很抱歉!这一点你羡慕不来!你也的确没有权利说什么!”

“呜……”秋华扁着嘴看她,眼泪倏然滚落下来,呜呜哭着跑开了。

“呃,蛇精病啊!”喝水平复下来的冰淇淋有些崩溃的说了一句,一众人吃饭的情绪都是被影响了许多,看着徐伊人有些无奈的一张脸,顾凡微垂了眸子说了一声“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说什么呢?没事!”徐伊人对着神色担忧的几人轻笑了一声,道:“反正她钻了牛角尖,怎么说也说不通的。别往心里去,影响一会拍戏就不好了!”

眼看着她丝毫没受到影响,原本还暗自高兴了一把的柳青青也是无比郁闷,没什么胃口继续吃下去,将手中剩了小半的盒饭扔进垃圾桶,先众人一步回休息室。

刚到门口就听见秋华隐隐的哭声传了出来,正是郁闷不已,想着要不要换个地方清静清静,里面秋华委屈的说话声骤然响起。

“呜呜,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为什么大家都讨厌我针对我!我也知道动不动掉眼泪不好,可是他们那么说我心里真的很难过!而且我开始说话的时候我也没想过那么多啊!我不是故意浪费食物的,在家里妈妈每次做的饭菜都很精细,我在学校也从来没有吃过盒饭,我只是一开始不习惯而已。呜呜,为什么都要针对我……”

控诉的声音让柳青青无力吐槽,刚一转身,一道熟悉的男声却是让她登时呆愣在原地。

“饮食习惯和说话方式不一样,刚开始有些摩擦难免的。你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影响了下午的拍戏是你的损失……”柳兆文语带安抚的说了一句,也是从来没有人这么楚楚可怜的在他面前委屈的说过话,声音都是不自觉柔和了许多。

原本刚才恰好走到休息室外面,这人就是泪流满面的冲了过来,也是一时好心跟进来多问了一句,谁能想到这姑娘越哭越凶了。

柳兆文无奈的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两下,伤心的秋华却是直接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继续呜呜的将眼泪流成河。

休息室的门被人猛地从外面推开,又“砰”的一声关上,快走两步将柳兆文直接拉开推到了一边,柳青青“啪”的一个耳光扇过去,语调冷硬道:“你做什么呢?你要不要脸?这才多大工夫就往我爸的怀里钻?!”

被她突如其来一个耳光扇的有些懵了,秋华泪眼斑斑的看了她一下,又看了一眼一步开外有些尴尬的柳兆文,泪珠子直往下掉,抽抽搭搭道:“青青姐你说什么啊!你怎么能莫名其妙打我啊!我就是难过,正好柳叔叔进来安慰我,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装!你再给我装!我简直受不了你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货色,你再给我装一下试试?!”柳青青气急败坏又要挥手,委屈的秋华却是吓得猛地瑟缩一下,边上的柳兆文已经是伸手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到了边上,不满的斥责道:“你做什么?你吓着小华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不问青红皂白进来就打人,刚才的事情你误会了!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胡言乱语!”

“小华?”柳青青冷笑着看了他一眼,更是语带不满道:“这才几个工夫怎么你们就这么亲近了?!叔叔长叔叔短的,这连昵称都叫上了!我打人!我误会!她不要脸的往你怀里钻你可以推开她,软玉温香的不舍得是不是?!是不是得上了床才叫没误会,才……”

柳青青越说越离谱,秋华讪讪的站起身来,一脸怯怯的看着两个人,柳兆文烦躁不已,直接挥手开口道:“你给我闭嘴!”

巴掌没有落下,对上柳青青讥诮的眼神,他又是有些懊恼的重重一甩手,语重心长道:“刚才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们俩什么都没做!就是她情绪失控委屈的哭起来收不住了而已。你说你也真是的,外面那么多人,大伙说话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调和两句!”

“我调和?!”柳青青彻底失语,声音都是拔高了一度,“我算哪根葱?!我凭什么调和!你知道她今天莫名其妙的给我惹了几次麻烦,你不替我想想就对了,你帮她说话!你是我爸不是她爸!还是你也想学人家那些,收个干女儿玩玩?!”

“够了!”眼见她越说越过分,原本委屈哭着的秋华没忍住大喊一声,看着她一脸控诉道:“青青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一直以为就你对我好,原来你心里竟然是这么想的!你既然觉得我给你添麻烦那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些什么?!我还以为你很喜欢我呢?!”

委屈的说了一句,抬眼又看向了有些无奈的柳兆文,她声音都是带着些颤抖道:“你冤枉我就算了!可是柳叔叔是你爸啊!你怎么能这么怀疑他的人品,还这样讽刺的和他说话呢?对自己的爸爸这样语出不敬,你这是大不孝!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即便你想要和我做朋友,我也不想要你这样的朋友了!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好失望,呜呜……”

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秋华起身哭着跑出门去。

脑海里还是回想着她的那一句“你这是大不孝!我也不想要你这样的朋友”,柳青青“啊”的一声直接踹倒了脚边的椅子。

“连旁人都看不下去了,你这说话方式当真得好好改改,成何体统!”柳兆文也是被刚才秋华两句话说的有了底气,郁闷的看了她一眼,甩手抬步直接出了门。

柳青青“啊”的一声又是一脚踹翻了边上另外一张椅子,情绪崩溃的直接靠在了化妆台上。

一路出了门,柳兆文抬眼四下搜寻了一会,终于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正在打电话的秋华,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走上前去,就是听见她声音软糯的说话道:“妈妈我知道了。这才刚开始,我也没有打退堂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处理和大家的关系的。嗯,你放心吧。爱你!”

乖巧可人的声音落在耳边,想到自个那素来强势的老婆女儿,柳兆文更是怜爱不已,收了电话,秋华被他吓了一跳。

眼见他神色担忧,更是咬着唇羞恼道:“刚才真是对不起。让青青姐误会您了。柳叔叔你不用担心,我没有生气。我就是觉得失望又难过!”

说着话又是红了眼眶,柳兆文连忙安慰道:“别哭别哭!你这丫头,动不动就哭鼻子怎么行?!快点回去缓一缓上妆了,一会耽误了拍戏,又是麻烦!”

语气顿了一下,柳兆文又是若有所思道:“是不是化妆师早上为难你了?要不要我去和她说说?!”

抿着唇看着他笑了一下,秋华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用了柳叔叔,我妈妈已经说了,是我不对,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去解决吧。你放心,我没事!”

“嗯。那就好!”柳兆文松了一口气,看着她的背影都是忍不住喟叹道:“多好的孩子啊!”

啦啦,阔别已久的有奖猜题又来啦,但凡正版亲留言猜对,统一有30个币币的奖励哦,所以今天阿锦没统计订阅前三么么。

问题:奇葩小丸子的妈妈是怎么劝说开导小丸子的,小丸子又会作出什么事情来解决眼前自己没朋友的困境呢?

a、妈妈说:“丸子啊,导演毕竟不是你爸比,你不能随便抱抱哦!”所以,小丸子去给青青姐道歉赔罪。

b、妈妈说:“宝贝儿,你怎么能冲动的和主演闹翻呢?要和主演搞好关系撒!”所以,小丸子会去给伊人和徐尧道歉。

C、妈妈说:“宝宝哇,擒贼先擒王,和导演搞好关系一切OK!”所以,小丸子会去给许导赔罪。

D、妈妈说:“乖宝贝,一开始和化妆师闹别扭就不应该啊!”所以,小丸子会去给化妆姐姐赔罪。

到底选神马呢?开猜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