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土豪/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很好,下午的戏份尚未开拍,吃完饭一众人也是能休息放松一会,几个个化妆师闲来无事,正是凑在一起热络的聊着天,抬眼的一个目光落在不远处直直走来的秋华身上,愣了一下,拿手肘撞了一下自个身边正抠着手指甲的化妆师,挪揄笑道:“瞧,那个眼泪包过来的。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呃,不能吧。这年头什么奇葩都有!反正我是不想再给她上妆了,太难伺候了!”穿着米色T恤衫的化妆师撇嘴说了一句,她边上年龄稍大几岁的另一个也是温和笑了一下,轻劝道:“小宋你也别意气用事了!估摸着是来说好话的,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多个人脉多条路不是?说不得这以后还是个有造化的,不要弄得太难看总归好一些。”

“就她?”化妆师逗趣一笑:“赵姐你开什么玩笑?早上你不也在嘛!就她那样子,怎么可能有造化?翻拍《红楼梦》,饰演林黛玉吗?哈哈,还是别糟蹋经典了!”

“得,你当我没说。”被称作赵姐的也是无语,一众人对视一看,没忍住又是哈哈笑作一团,秋华已经笑容怯怯的到了几人面前,有些迟疑的开口唤了一声“宋姐。”

“嗯?”总归也笑的差不多了,化妆师斜睨了她一眼。

“我们,借一步说话可以吗?”目光掠过几个化妆师满含戏谑的神色,秋华的声音越发低了下去,慢慢道:“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哈?”正想说道歉不必了,化妆师一抬眼对上她楚楚可怜期待的目光,又是莫名其妙生出些烦躁的不忍来,快语道:“得得得,边上说好了。”

“怎么了?”想起早上那一出,化妆师依旧是有些怨气难消,眼看着四周没什么人了,语调也是丝毫的不客气。

剧组好几年,也是第一次有这样崭新崭新的小菜鸟挑剔嫌弃,此刻看见秋华楚楚可怜泪汪汪的模样,更是一阵无语。

“小宋姐,早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原本就是从小在父母无微不至的疼宠下长大,平时白天发生什么事,秋华都是会在完事后的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家里报备,剧组第一天那样多的事自然也是不例外。

跑出休息室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也才刚泪眼汪汪的说完早上休息室和化妆师闹别扭的事情,就是被素来柔声细语的妈妈给好言好语的治愈了。

此刻回想起打电话沟通的那些,秋华细声细语的说了一句,从自个的兜里掏出一张填好的支票递了过去,脸上带着怯怯的笑,轻声细语道:“一点心意,给你赔罪的。早上的冒犯你不要放在心上。”

早在她掏出支票递到眼前的时候,化妆师就是狠狠愣了一下,等定定的看清后面跟着的五个零,更是不敢置信的看了她一眼,飞快的将十万元支票接过去卷在手心里,一脸震惊道:“你这是做什么?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我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

“哦。我没想那么多。”有些歉疚的说了一句,似乎全然不在乎自己刚才几句话的工夫送出去十万块,秋华咬着唇看了她一眼,期期艾艾道:“小宋姐你别生我的气,以后你化妆的时候我绝对不指手画脚了!下午一会还有戏要拍,我现在……”

“嗨。我明白。原本就是想着休息一会帮你化妆呢?”不动声色的将支票收到了裤兜里,化妆师脸上的神色早已经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揣着飞来之财也是一点顾虑都没有。

这个圈子规矩原本就多,化妆、造型、灯光、摄影,明星们要完美的呈现在镜头上,哪一个都是不可或缺。

有些肤色黑的明星绞尽脑汁给灯光师塞红包,以求上镜的时候尽可能获得一点特殊照顾,这些事原本在圈子里都算心照不宣的秘辛。

她们化妆师偶尔也拿些小红包,可再大的腕也不会出手这样阔绰呀!

这姑娘随便一甩手都赛过她一年的收入了,这是哪里来的土豪大小姐?有钱也不带这么任性的!

神游着揣摩了好一会,再联想到她从头到尾的奇葩表现,化妆师都觉得这姑娘没准就是那巨富之家从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主,跑到民间体验生活来了,脸上的笑容越发重了一些,试探开口道:“秋华你是哪里人?看你气质这么好,也丝毫没有地方口音,京城本地人吧?”

“不是,我是钦州省荷城的,可能是因为在京城念书时间长了吧,家乡话都不太会说了。”娇怯的笑了一下,秋华对上她探寻友善的目光,一时间也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的继续道:“不过我们荷城也是很好的地方,而且家里的生意也在那边,我又想当明星,只能一个人来京城念书了。还好我爸爸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栋房子装修的和我家里一模一样,要不然我都受不了。当来的半年多天天想家,晚上哭的睡不着。”

“呃……”化妆师心里好奇更甚,敏感的捕捉到她说到房子的时候用的量词是一栋。

一栋!一栋是个什么概念?!

传媒大学附近,寸土寸金的地段,这手笔,尼玛真的土豪啊!

攒着兜里的那张支票,化妆师心里狂啸不已,又是好奇的开口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

话音落地,化妆师灵机一动道:“荷城?你家里不会是做煤炭生意的吧?你爸爸是煤老板?!”

“也不全是。”秋华蹙着眉想了一下,有些歉疚一笑:“还有些其他生意,其实我对那些也不太懂。”

“对啊!你只管花钱就成了!”化妆师怏怏的说了一句,一时间想起网上关于荷城煤老板的一个段子。

售楼小姐问的是:“先生你看上了那一户?”

人家老板回答的是:“这一片儿!”

买房都是连成片的,这拼爹的社会,现实真的是不要太残酷!

人比人,气死个人啊!

两个人一路友好会话到了休息室,原本怒火中烧、气到胃疼的柳青青靠在椅子上休息,看见两人有说有笑的进来差点没坐稳摔了出去。

“那就麻烦你了,小宋姐!”某丸子羞涩笑着说了一句,一副对她熟视无睹的样子已经是让柳青青双目圆瞪,早上还牛气哄哄的化妆师更是笑容温和道:“应该的,这么客气做什么。一会我上了妆你看一下,哪里不满意咱们可以稍微调一下,毕竟也是你第一部作品,慎重些的好。”

“嗯。”某丸子乖乖的答应了一声,这下不仅是柳青青瞠目结舌,随后进来的冰淇淋、顾凡几个人都是见鬼一般的看着一直说笑的两个人。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南边?北边?

不能呀,早上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转眼能亲热说笑的跟闺蜜似的?

是他们错过了什么?

这样的疑惑在一众人心头盘桓不去,直到镜子里秋华带着些病容的一张脸呈现出来,休息室里一众人才是不得不接受了一个现实。

奇葩的泪包子和化妆师达成了友好相处协议,就眼前这个明显用心了的妆容就是充分验证说明了这一点。

清秀的眉形修剪的更加浅淡柔和了一些,眼睛周围也是晕开了一些暗灰,看上去好像一直没休息好造成的黑眼圈,小巧的鼻梁因为化妆效果立体许多,一双唇瓣却是毫无血色,配上她此刻惨白的病容,反而是看着楚楚可怜,让人从心底里疼惜不已。

“小宋姐,这看着比上午白了些,这样的效果,导演不会生气吗?”心里对这个妆容满意了许多,秋华却是被许卿的疾言厉色训斥的有些后怕,期期艾艾的问了一句。

“不会。憔悴的妆容也分好些种,眼下这样更像是大病初愈,配上你的人物形象,也说得过去的。”化妆师也是没了早上的厉害劲,直到晕晕乎乎的出了门,一众人也是无法从这倏然间的转变中回过神来。

“我勒个去,难不成化妆师败给了泪包子的眼泪攻势?”冰淇淋挠着头说了一句,边上的顾凡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无语道:“泪你妹呀!你没发现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吗?”

“我擦!班长大人你竟然蹦粗话!”冰淇淋夸张的说了一句,顾凡更是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撂了一句“蹦你妹!”大跨步扬长而去。

“哈哈。作死吧你!他心情不好,别惹他!”涵紫韵哈哈笑了一声跟了上去,冰淇淋转头瞧见憨憨笑着的尚平,也是脱口蹦了句:“笑你妹!”

话音落地,扬眉吐气的蹦跳着追了上去。

尚平:“你妹啊!我招你惹你了!不就中午比你多吃了两个盒饭么!”

一路插科打诨,几个人说笑着到了片场正准备拍戏的地方,严肃的气氛让他们不由自主放低了说话声。

“出现在十字路口以后,驻足环顾街道,恍若隔世!徐尧你记住这个感觉,恍若隔世!伊人台词很多,不要求你每个字都一模一样,最起码该表现的绝对不要忘记,新奇的、雀跃的、第一次进入一个繁华喧嚣之地,女孩子的那种欣喜没问题吧?”语调顿了一下,许卿看了点头的徐伊人一眼,继续道:“台词之外,你的肢体语言、眼神都很重要!走点心!”

“许导,知道了!”徐伊人看着认真的点点头。

许卿的目光又重新落到了徐尧身上,同样一脸认真道:“你动她静。这一块两人关系里你应当是主导地位,沉稳幽冷明白吗?一定要表现出来,买烟、吃饭、买衣服、理发、买苹果,你的台词就那几句,能简短你琢磨着再简短一些,搭配好,争取一条过!别一会浪费胶片!”

“我明白的。”徐尧同样是一脸郑重的点点头,许卿微微松了一口气,挥手道:“你们先去边上找找感觉,再对对台词。”

话音落地,许卿又是拿着喇叭大喊了一句:“兆文!道具,道具组都过来!”

“嗨,在这呢。”柳兆文收回搜寻的视线,凑到他近前回了一句,许卿继续一脸严肃道:“这条街上再检查一遍,不该出现的东西千万别出现。一会要用的自行车之类的,也再清点一下。”

眼见着柳兆文点头离去,许卿又是忙着对上一边的张石:“群演都清点完了没?每个人的妆容服饰让他们都走走心,还有身上的耳机、手表、小饰物什么的,别忘记摘掉!还有鞋子,近些年才有的款式统统不要穿!甭管一会会不会出现在镜头里,服饰打扮上都不能马虎!”

“放心吧,都检查过了!”张石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眼看着边上几个年轻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咧嘴道:“别紧张!习惯了这种节奏就好!眼下刚开始已经算的上轻松了!”

顾凡几个人对他报以一笑,张石乐呵呵的又转身去忙。

几分钟的运动长镜头原本就十分考验人,不说主演,光是要出现在一条街上的群众演员都是少说上百,站着的、坐着的、走动的、跑步的、骑车的,每个人的语言、动作、神态、服装,任何一方面出了纰漏指不定都需要重新拍摄。

在这之外,更别提偶尔疏忽造成的布景、道具不得当。

人数越多,拍摄所面对的问题越多,难度系数自然也是越大,基本上想一条通过根本就是不可能。

电影以小说那一句引言的字母开始,繁华喧嚣的街景从模糊到清晰、从无声到有声,一行字破碎着隐去在屏幕的右下方,沉默英俊的沧桑男人带着天真烂漫的好奇女孩出现在十字路口。

运用推、拉、摇、移、跟的拍摄手法,运动长镜头展示出的画面应当是相当流畅而顺遂,一种情绪直接从开始贯穿人心,在影片播放之初就能紧紧的攫取人的情感和注意力,调动起每一个观众的情绪。

脑海里想象着可能会形成的画面,徐伊人似乎已经不由自主的走近了那样的情境之中,一声沉稳的“action”之后,两人入画。

徐尧穿着略微紧身的黑色T恤,旧旧的牛仔裤膝盖处都是有些泛白磨损的痕迹,身形高大俊挺。面容却是沉默中带着些微的肃杀之意,尤其让人满意的是,他的沉默几乎是如影随形,肃杀幽冷、警惕防备种种情绪却只有在偶尔看人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十九年,从阳光俊俏的男生一路走到如今,他所经历的,并非一般人所能承担和忍受。

脚步顿了一下,他静静驻足,目光在周围五花八门的街口牌匾上一扫而过,神色间一瞬间的茫然重归于寂。

这个世界,他好像曾经存在过,却好像又是第一天认识它。

“秦初,你看那个!”

“秦初秦初,你看那个,看哪个!”

“哦,还有那个,那边那边!”

在桃花谷的时候一直都是披散着美丽的长发,此刻的徐伊人身上穿着刺绣的短袖,配了一条束腰的刺绣长褶裙,清亮澄澈的一双眸子亮光闪闪,欢呼雀跃的样子让看见她的每一个人都是不自觉的要被她吸引视线。

“卡!”骤然响起的男声让一众人如梦初醒,许卿拿着喇叭已经不悦的开口道:“穿蓝色布裤子的那个,拿着新扫帚过去的那个,还有商店门口站着的那个!眼睛都往哪里看呢?刚才没有说清楚啊!没有台词的路人甲乙丙,统统不能对他们两人投去一丝一毫注视的目光!听见了没有!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影片一开始要传达出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格格不入!他们是突然闯入安稳社会秩序的人,人物情感需要的是孤独感!孤独感明白吗?不要抬眼看他们,按着刚才说的,你们每个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受影响,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卖烟的!卖烟的那个小姑娘!不要盯着徐尧给我流口水!”

“端饭的,端饭的那一个,有什么好笑的?端个饭有什么好笑的?!”

“理发的!谁准许你凭空冒出那么多台词来!话痨你!浪费胶片!”

“不要笑!谁让你们笑的!浪费胶片!”

“卡卡卡,不准笑也不要呆着明不明白!”

“浪费胶片!”

“浪费胶片!”

许卿严肃又一丝不苟的声音透过喇叭传遍全场,一个长镜头拍了两遍,所有人又演了三遍,继续摆开机器再拍,最后一声“卡”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所有人都是有些崩溃了。

五月多的天,喋喋不休的说话说了两个小时,徐伊人喉咙眼都是直冒火,一下戏,接过边上月辉递的水瓶,就是猛灌起来。

“别急别急,你喝慢点!”看着她忙不迭说了两声,月辉一脸无奈,等接过空了一半的水瓶都是有些哭笑不得道:“今天算是见识了何为魔音灌耳!生生将你都能逼成女汉子,哈哈!”

啦啦啦,话说,答案是d哇,貌似猜到的亲亲不是很多…o(╯□╰)o

阿锦给粉丝榜前四名的状元们准备了新年礼盒,所以等会寄快递回来再回复留言,奖励。

因为那个经济条件有限,咳咳,不能照顾到更多的亲们抱歉啦,等文文完结的时候,阿锦会琢磨着照顾到更多的亲亲们,福利肯定是大大的有,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