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萌爸/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瓶水下肚,徐伊人才是慢慢有些缓过劲来的感觉。

秦初和思思两个人的形象在那里放着,原本基本上都是她的台词,尤其老头子要求严格,无论是上镜还是试演,她都得一遍一遍蹦跳着欢快的说话,个中滋味,也只有当真将那些话重复两个小时才能体会到。

朝着月辉摆摆手,里面的衣服都是有些汗湿了,贴在身上黏黏的难受,可她却当真是没有精力立马去休息室换装什么的,抬步坐到了边上不远处的椅子上休息。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些吃不消?”虽说刚才不像她一样欢呼雀跃,可坐到了边上的徐尧明显也是有些疲惫之色。

刚才的长镜头她是手舞足蹈外加喋喋不休,演起来很辛苦,但其实入了角色就会形象许多。

徐尧和她正好相反,演的是内心戏,相比于她的动和热烈,会沉静含蓄许多,可但凡演戏的都知道,越是安静越是不容易表达,其实说起来,徐尧并不比她轻松多少,反而是时刻都要紧绷着神经,和秦初浑然一体。

“还好,估摸着是因为松懈了些日子,觉得累。”朝着他抿唇笑了一下,她蓬松而柔软的长发有一缕湿湿的黏在了脸颊上,说话间用手指将头发随意的拨到了耳后去,露出清莹秀丽一张白皙面容来。

精巧的鼻尖还带着些湿汗,很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过去摸一下。

徐尧看着她低笑一声,将视线轻轻挪开。

“秋华!秋华!上戏了!”张石的大嗓门透过喇叭传开,刚刚对着镜子将自己的仪容又整理了一遍,秋华急急忙忙的到了人群最中间。

病弱惨白一张脸,眼圈乌黑,却是越发凸显出她天真怯懦一双清秀眼眸,微微咬紧的唇瓣毫无血色,映衬着消瘦的脸型,倒是比中午的时候不知道可怜了多少倍。

“这下对了。”许卿神色稍微缓和一些,给边上两个跟组演员重新讲了戏,对上她自然而然的开口道:“考试失利,想象一下被家长训斥后憋屈的感觉,还有那一句反驳的话‘别说了行不行,天天说天天说,耳朵都要被念叨出茧子来了’,拿出点悲愤恼怒的气势来……”

眼看她紧紧抿着唇,许卿声音略微顿了一下,挑眉道:“有问题?”

“这个,我妈妈从来没有训斥过我的。”秋华咬着唇懊丧的说了一句,若有所思的继续道:“而且感觉和妈妈顶嘴很不孝顺啊!”

呃……

许卿愣了一下,一时间有些疑惑道:“你当初怎么进来的?”

蹙着眉一本正经的问话却是带着莫名的喜感,边上的张石都是忍不住扑哧一笑,柳兆文笑着打圆场道:“这姑娘当时表演上车哭的那一段,很不错啊!估摸着是没有上过镜,口不择言了!”

话音落地,柳兆文朝着她递了一个眼神,秋华却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表决心道:“许导您放心吧!我会尽力表演的!和妈妈顶嘴我在电视上有看过!”

“噗……”

“噗噗……”

看着画面的几个人忍不住喷笑出声,冰淇淋乐不可支道:“你们说这小鱼丸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哈哈,和妈妈顶嘴要看电视才能学会,艾玛,能不能不要这么逗我!”

顾凡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视线重新移了回去,尚平若有所思道:“我觉得这姑娘说话有问题啊!她从来不带拐弯的!”

“看不明白反正。”涵紫韵有些无语的撇撇嘴,看了几人一眼,不远处的柳青青反倒是有些抑郁难平起来。

同一个剧组里,邓蓉和郑秋算是前辈,矜持着身份自然不会和他们这些小菜鸟过多的交流,徐尧和徐伊人有导演看重、众人喜欢,原本也是和她不怎么往来,偏偏她出道比这些新人早了两年,自然没有主动像他们示好的道理。

刚开始有个小丸子跟在后面青青姐长、青青姐短的叫着,她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眼下突然形单影只起来,想到以往上学独来独往的日子,倒是有些说不出的忿怨了。

尤其自己爸爸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个看着无辜可怜的小丸子身上,就好像,她才是让他十分怜爱的女儿……

这种感觉,真的是不能再诡异再讽刺了!

“在电视上看过?!”许卿一脸狐疑的看着她,脸上就写着“又要浪费胶片”几个字,边上的柳兆文笑着开口道:“先试演一遍吧,不开机,你们站在镜头下找找感觉,排练一下。”

“嗯。”许卿板着脸应了一声,边上的小助理喊了“action”,四周慢慢静了下来。

泛黄的墙壁,贴着老旧的美女挂历,阳光从木窗棂映照进来,桌面上堆得满满当当的书籍报纸是从旧书市场专门淘来的,厚厚的堆积成小山十分触目惊心,垂着头有些木木的坐在床边,秋华低垂着眼帘,反正也是有些看不透在想些什么,重重的往后面倒了过去,她双腿一提,背朝外蜷在了单人小床上,伸手将枕头弯起,整个捂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按着剧本里描绘的,一整套动作却是十分流畅自然,带着烦躁和委屈,许卿多看了她两眼,柳兆文眼前一亮。

“亏得我们给你使了那么大的劲,有什么用?一个月就那么一点钱,你要买书就给你买书,你要本子就买本子,哪一次短缺过你?!辛辛苦苦操持家,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一根葱我都是要用三天,你倒好?考了这么些成绩,我和你爸这张脸都得给你丢光了!本来就是个赔钱货,老早说不要念书去纺织厂做女工补贴家用,我也真是个蠢的,任由你念书糟蹋钱……”一边在外面的小客厅拣着菜,演妈妈的中年大婶更是将这样一个角色彻底的说活了,其中“葱”和“纺织厂女工”的词汇临时蹦出来也是没有丝毫违和之处,目光再落到她边上“爸爸”无奈的一张脸上,许卿直接开口喊了一声“停!”

“导演对不起,我忘词了!不对,我好像多说了好几句,我重新再顺一遍!”跟组的中年演员有些着急的说了一句,许卿还不曾说话,边上一直默默看着的云和却是罕见的开口道:“不错!不是,大姐!我是说你演的很不错!说的话也十分恰当!”

有些羞涩愧疚的笑了一下,云和一脸认真道:“这样的生活经验我没有过。改编写成的台词还不如你的呢?倒是要像你学习了!”

“云编你这样说我太汗颜了!”跟组演员受宠若惊的说了一句,许卿脸色缓和了许多,也是一脸肯定道:“很好!不用紧张!你添上的台词很贴近现实,有生活感。好了,你们也不用继续试演了,开机。”

听见说话声的秋华从床上坐起身来,对上柳兆文赞许的目光,羞涩腼腆的笑了一下。

演了两条顺利通过,众人眼中的秋华终于是有些趋近于正常,看着她和柳兆文亲密的小互动,柳青青却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下了戏的秋华正是舒了一口气,胳膊突然被人强硬的挽起来,柳青青将她看似友好的拉到了边上去。

“青青姐你做什么啊!弄痛我了!”扁着嘴委屈的说了一句,秋华将自个的胳膊从她手臂里拉了出来,神色郁闷又责备的说了一句。

“我做什么?我还想问你做什么呢?当着我的面暗送秋波,你还真是够可以的!警告你离我爸远一点,下次再让我发现,我就……”

“你就怎么样?”负手在后,柳兆文到了近前,语调威严的问了一句,目光落到有些怯懦发颤的秋华身上,更是恨不得将这胡乱给自己扣帽子的女儿一巴掌拍飞。

“爸!”回头看了一眼,柳青青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柳兆文却是朝着秋华一本正经道:“别理她,一会还有戏份,你先去吧。”

“是。”委屈的应了一声,目光又是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秋华神色郁闷的先离开了。

目送她而去,柳兆文无奈的叹了一声,道:“剧组不是咱们家,由得你在这里为所欲为。小小年纪哪里学的这些臭毛病,晓得威胁人了?不是说了吗?我和小华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至于逮着中午一件事不放?这疑神疑鬼的模样都是和你妈一模一样!”

“我疑神疑鬼?看着你们刚才互动的样子,你自己都不觉得恶心是不是?”冷笑着说了一句,柳青青一时气结,愤愤不平道:“你就护着她,你早晚有一天栽在她身上,到时候看你怎么给我妈交代?没有你这样的爸,我看着都恶心!”

“你!”柳兆文怒目而视,柳青青却是一脸铁青的扭头而去。

……

紧张的拍摄到了傍晚告一段落,一路回到酒店,徐伊人扔了包,将自个整个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喉咙有些痛,浑身也是酸软,整个人面朝床面趴了一会,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去多久,才是被包里不屈不挠的手机铃声给吵醒。

半眯着眼伸手将手机给掏了出来,将有些凌乱的长发一股脑的往后拨了拨,这才是看清了上面闪烁的名字,情不自禁的笑了一声,这才是伸手确定了上面的视频邀请。

“啊哦!”不等她说话,手机屏幕里率先出现白嫩嫩的一只小手在她眼前捉了捉,邵正泽的低笑声传了过来,勉强让小家伙兴奋的一张脸整个出现在了屏幕之中。

“她以为手机是什么新玩意,闹得不行,能看清吗?”邵正泽低柔的询问了一声,看着视频里的小女人,又是不由得勾着唇角轻笑。

小人儿倦倦的趴在床上,撑着一只手,下巴抵着手背,微微眯着眼睛的小样子慵懒的像一只猫,抿着弯弯的唇角,声音却是柔和的不像话。

“能看清。”目光定定的落在小家伙娇嫩浅淡的眉目上,徐伊人声音里难免带了些怅惘,撒娇道:“移一下手机吧,我想看看你。”

小家伙不满的嗷叫声中,画面里出现了邵正泽一张脸,手机拿的比较远,他衬衫衣领显露出来,规规整整的领结稍微有些松散。

想来也是差不多刚到家而已,抱着小家伙给自己打电话,单是想一想他进门之后的一系列动作,徐伊人都是有些醉,也不说话,看着他英俊的眉眼痴痴的笑,伸手触及道屏幕上,手指轻柔的摩挲而过。

“傻。”邵正泽简短的说了一个字,电话那边“啊!啊”的一阵乱喊,徐伊人轻笑一阵阵,画面里又是重新出现了小家伙扁着嘴粉嘟嘟的一张包子脸,奶白奶白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过去掐两下。

不同于刚才的近在咫尺,画面里出现了小家伙半个身子,邵正泽扶着她坐靠在沙发之上,徐伊人这才是发现两个人的地点在一楼客厅。

“来,给妈妈坐一个。”邵正泽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他不曾察觉的自豪,小家伙咬着手指头一脸萌萌的看着他,被强迫着靠在沙发上,完全想不通自个粑粑为什么不给她抱抱,扁着嘴的样子看着委屈的不得了。

边上传来老爷子爽朗的笑声,徐伊人忍俊不禁道:“宝贝还不到六个月,哪里会坐了,你还是别折腾她了啊!眼泪汪汪的一会委屈的要哭了,你少不了又得哄着她。”

“怎么会?刚才我进门的时候坐的稳着呢!”邵正泽有些引以为豪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徐伊人来了精神,同样是爬起来靠在床头,忍不住笑道:“好。你们家丫头最棒了。”

“啊哦哦!”邵正泽开的免提,这会才是又听见又看见,小家伙发现眼前小格子里的女人不素自己的麻麻么,兴奋的喊着话朝着徐伊人扑了过去。

将她整个人连忙拦了一下,邵正泽重新将她扶靠在沙发上,语调有些无奈道:“长乐乖!靠着别动哦!坐着让妈妈看一下,我们家的小公主最棒了!”

被自个老爹折腾的十分无奈,白嫩软糯的小人儿咬着小拳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手机一下,索性低头自个玩了起来,忒不给面子。

邵正泽:……

对着小家伙蓬松柔软的脑袋瓜,徐伊人更是笑出声道:“不表演就算了,小孩子嘛?哪里听得懂你说话!”

邵正泽注视着沙发上不配合的小人儿,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目光,粉嘟嘟的小人儿又是慢慢抬起头,摇着手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眼见他不为所动,又是“噗噗噗”的喷了几口口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哈哈……”徐伊人乐不可支的捂着肚子笑倒在床上,邵正泽看着状况百出的小东西有些崩溃,薄薄的唇角抿着看她,一脸无奈的揉了揉眉。

“叭、叭、叭!”小家伙学了新词汇,大睁着眼睛喊了两声,看着吹喇叭一样说话的她,邵正泽自然知道她不过是无意识的逮到什么音节喊什么,迷人的眼眸却还是不自觉弯了弯,染上些柔和的笑意。

“哦哦哦!”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挥了两下小拳头,小家伙歪着头睁着眼的样子十足顽皮,邵正泽将视频头对准了她,画面里徐伊人的笑声传了出来,小家伙这会才是若有所思的咬着拳头定定的看着。

眼看着她靠在沙发上也没有乱动,这下稳稳的坐着,徐伊人正是要夸奖一声“宝宝真棒”,画面里的小家伙顺着靠垫,呈流畅的弧线歪着头滑了下去,只在画面里留了一个光溜溜圆翘的小屁股。

呃……

徐伊人瞪大眼睛看着,忍不住喷笑一声,电话那头响起老爷子郁闷的声音:“阿泽你够了!说了小家伙还坐不稳!”

“好吧。”电话那头邵正泽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他英俊清隽的一张脸重新出现在了视频里,看着她,一向沉稳内敛的男人有些无奈道:“还不行。过几天让她坐给你看。”

“哈哈……”徐伊人笑的生气不接下气,连忙道:“你快别折腾她了。听说要学会自个坐得六个多月啊!不着急,你也不能揠苗助长啊!让她慢慢来好了!小孩子身子骨软,这都很正常!”

“嗯。”点点头应了一声,眼看着视频里的她乐不可支,邵正泽也是忍不住勾着唇角微笑,一边解着自个的领结衣扣,一边抬步往楼上走去。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hnmvn421。NAKURU。江小姐,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月中继续求月票啦,卖个萌、打个滚、顺带着给亲亲们讲个阿锦的逗比事,o(╯□╰)o

话说,昨天晚上埋头码字的间隙,桌面搜狗自动换肤出现一个动态壁纸,竟然可以用小熊头像玩五子棋,很潮有木有!

然后阿锦手欠的和电脑激烈的厮杀了两个小时,一盘都没赢!~(>_<)~泪了个奔,智商真心太捉急了,浪费了两个小时啊!

只能早上早起苦逼的继续码字,幸好还是按时上传了啦,今天的二更大约在下午七点哦,阿锦要给v群里面写个长乐和月辉的第二章,咳咳…广而告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