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怒火【伊人发飙】/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落在他英挺的眉眼上,分明只是一天不见,徐伊人却恍惚觉得两个人已经分开好久,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都是满足不已。

“怎么样?开拍第一天,累不累?”一只手扯下领带扔到了床上,邵正泽看着她笑着问了一句,徐伊人轻轻笑开,柔声答了一句“还好”,抿着唇略微思量了一下,试探开口道:“王俊那边,有消息吗?”

秀丽的眉眼不自觉微微蹙起,她唇角带着笑,一双清亮的眼眸却是含着忐忑和期待,邵正泽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安抚道:“你别着急。他才去了几天,有消息会第一时间打电话回来的。”

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她抿着唇“嗯”了一声,邵正泽清隽的眉眼舒缓一些,正要说话,徐伊人却是突然转头,蹙着眉说了一声“来了。”

目光收了回来,低头在手机上看了时间,她又是有些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光洁的额头,郁闷道:“我给忘了。九点多剧组有聚餐呢?时间快到了好像,我得先去洗漱一下。”

“去吧。”邵正泽了然的点点头,又看着她叮咛道:“聚餐的时候别喝酒,醉倒了晚上又头疼。”

笑着应了,道别之后挂了电话,起身开了门,外面的月辉看着她头发凌乱、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哭笑不得道:“我估摸着你回来又睡着了,还有三十分钟,差不多可以美美的化个妆。”

“哈!”靠着门打了一个呵欠,徐伊人轻轻挑眉道:“这么正式?今天人很多?”

“百十来号。”月辉微微垂眸想了一下,又是一笑道:“虽说都是剧组人,不过许导做东,该到的自然一个也不会少。晚上这一块才是热闹,驻守的记者也多,最佳仪态,不是你自个常挂在嘴边的么?”

“你说的没错!”一脸赞同的点点头,徐伊人重新闪身回房间,计算着时间洗完澡收拾好,也才是正好过去二十五分钟。

忙碌一天,也就晚上的时间能放松娱乐,九点多的影视城比白天更喧嚣吵闹,鳞次栉比的酒店、会所、餐馆基本上都是灯火辉煌,连宽阔的街道也照耀的灿亮如白昼。

许卿好酒,在圈子里知道的人也不少,基本上这也是他除了拍电影之外唯一的爱好,和徐伊人料想的差不多,剧组聚餐的地点定在了影视城以酒闻名的“醉仙居。”

影视城第一批建造的酒楼,醉仙居上下共分三层,红漆的柱子,雕花的窗棂,实木的圆桌靠椅,大小包间在每一层环绕成圈,室内正中央的空间里设计了流觞曲水的假山、树木,古典意蕴十足,在影视城边上颇具现代特色的一众酒楼之中别具特色,一向也是剧组聚餐的首选之地。

酒楼外也是仿古的烫金牌匾,龙飞凤舞的“醉仙居”三个大字之外,左右竖列着诗仙李白的诗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作为对联广迎四方来客。

在此之外,更有国家领导人视察时挥毫泼墨的四个大字“不醉不归”作为镇店之宝,醉仙居的生意在影视城这几年更是如日中天的红火。

思绪神游着,徐伊人进了门,跟着月辉还没走几步,边上穿着仿古褂子的几个服务员已经是神色惊喜的喊了一声“徐伊人?!”

下意识停了步子看过去,情不自禁叫出声的几个男女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每天迎来送往那么多明星,他们实在不应该大惊小怪,可第一次亲眼看见她,还是难免觉得兴奋不已。

眼下娱乐圈最年轻的一线大腕,出道三年她所取得的成绩别人十年、几十年都是不一定会有,许多年轻人,已经是将她奉作了人生的励志偶像一般,发自内心的喜爱着。

几个人有些窘迫的看着她,眼眸里的期待却是毫不掩饰,徐伊人愣了一下,轻轻笑开,点点头,声音柔柔的说了句:“你们好,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一个服务员激动的摆摆手,热切的开口道:“你们是找许导他们吧。在二楼大包间,一号、二号都是。我带你们过去吧。”

“有劳了。”她微笑着点头,声音轻柔的说话,丝毫不见倨傲之色,温和亲切的态度就好像邻家姑娘一般,偏偏裙裾飘飘、袅袅婷婷走路的背影又带着说不出的优雅风韵,就好像电视古装剧里那些轻声细语的千金小姐一般仪态万方,令人着迷不已。

“好美啊!”

“真的是越来越有范了!”

“我的女神啊!”

服务员低低的喟叹声落在耳边,走在她后面的月辉噙着笑迈步而过,一众人又是看着他的背影窃窃私语道:“好帅啊!怎么一个助理都可以这么帅!”、“怎么办,我发现我越来越花痴了!”、“长得这么俊,环亚怎么没有和他签约啊!不懂!”

“围着做什么?!”平地一声吼落在耳边,几个服务员吐吐舌头成鸟兽散,徐伊人和月辉已经上了台阶一路进门。

一个大包间里摆放着五张圆桌,摄制组连同一众主演、主要配角、老演员都是围聚在一号包间里,人并没有到齐,徐伊人抬眼逡巡一周,一直留意着门口的徐尧已经是朝着她挥了挥手。

“你这么早?”徐伊人笑着落座,徐尧抬手给她倒了杯果汁,也是笑道:“刚才在许导房间里,也就一起来了。”

徐伊人抬眼看过去,间隔几个位子,许卿正是抬手笑呵呵饮了一杯酒,边上的张石紧接着给他满上,三个导演乐融融的说话,老搭档的默契不言而喻。

桌面上只放了几盘花生米、腰果之类的小食并着凉菜,目光落到桌面上已经空了的一个酒瓶上,她已经是不由自主的蹙起眉来。

印象里邵正泽明明说的是胃癌,这样无所顾忌的饮酒……

心里染上一层浓重的担忧,她抿着唇看了徐尧一眼,低语道:“你怎么不劝着一点,还没开始三个人就这样喝,一会指定要醉的!”

“嗨,许导也就这么一个爱好嘛!以前聚餐的时候也不是醉一次两次的,每次都得搀着回去,不用担心。”徐尧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眼看着他也要凑过去喝上,徐伊人更是着急起来。

攥着手坐在椅子上六神无主,许卿满了一杯酒,笑呵呵的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已经来的七七八八的一众人,沉声道:“我脾气不好,接下来的半年时间,说话重了、训斥过了,大家多担待。今天是咱们剧组第一次聚餐,也是一个彼此认识了解的机会,大家都不用拘着。小秦初、冰淇淋,你们几个,不用紧张,就和以往同学聚会一样,怎么开心怎么来!”

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他如此这般安抚劝慰的开场白,反倒是将一众人吓得不轻,顾凡几个更是连忙站起身,说了句“导演言重了”,也连忙给自己胡乱倒了一杯,远远的敬了一下。

许卿看着他们安慰的一笑,刚灌了小杯酒的冰淇淋却是“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原地跳脚道:“好辣好辣!好辣好辣!”

狼狈的样子反倒是惹得房间内一众人哈哈大笑,半个肩膀被他喷湿,顾凡有些无语的瞥了他一眼,稳坐着的郑秋忍着笑,颇有风度的开口道:“醉仙居的果酒倒是清冽甘甜,你们可以先试试,慢慢来,不着急。进了这个圈子,总归是少不了喝酒的机会。”

冰淇淋涨红着脸点点头,坐在主桌上的云和巡视了一周,朝着门口的一个工作人员开口道:“人差不多了。让上菜吧。”

服务员鱼贯而入,包间里这才是慢慢热闹起来,一直关注留意着老头子的状态,眼看着他笑呵呵的一杯又一杯下肚,徐伊人恍惚回想起《汉宫》杀青宴那一次,他也是如此般的高兴开怀,看着自己的眼神十足温和,乐呵呵的喝了一杯又一杯,最后被剧组人员直接架了回去。

心里头有些酸涩的难受,低下头看着眼前放着的小杯酒,她有些怔忪的伸出手去,边上的月辉快她一步将酒杯捏到了自个手心,勾唇道:“三少说你不能喝酒的。呐,边上不是倒了果汁么,跟着意思意思就行了。”

“我……”欲言又止,看着他坚持的神色,徐伊人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

侧头瞧见她苦涩的低笑,顾凡若有所思的收回了视线,伸手摩挲着手边的酒杯,微微蹙了眉。

从刚才进了包间开始,已经是觉得她似乎有心事,即便是笑着,也带着几分勉强和心不在焉,想起白天中午的那一遭,又是有些不确定里面有没有秋华和自己的缘故。

“怎么了啊?心不在焉的?”侧头瞧了他一眼,涵紫韵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眼尾的余光扫到徐伊人的身上,一时间又是了然。

是爱着她吧,因为爱着她,所以她一个轻微的蹙眉都让他忧思深重。

从医院门口他的眼泪开始,她已经蓦然明白了他的感情,是和她们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深深的爱着她。

学校教室里的偷拍,在所有人的起哄喟叹中跑出教室的喊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徐伊人,她们的偶像,已经深深扎根进了他的心里……

心里头有些微的酸涩,目光落到桌面的酒杯之上,她正要伸手去拿,隔了一个位子,快速的伸过来一只手将她眼前的酒杯端了去。

冰淇淋挪揄笑着开口道:“女孩子家家的,晚上不要喝酒。这么辣,是晚上不要睡觉的节奏咩?”

“我不喝你喝呀?”被他挑着眉的样子逗笑,涵紫韵没好气的问了一声,冰淇淋嬉笑着说了一句“我喝就我喝”,在她诧异的目光里将一杯酒灌了下去。

目光一直游离在几个人身上,桌子对面的柳青青目光落定在涵紫韵有些无语的一张脸上,似乎是有些明白了什么,低下头去,她轻轻地勾了勾唇,喝了自己手边的一杯酒。

顾凡痴恋着徐伊人,涵紫韵喜欢着顾凡,冰淇淋看上了涵紫韵,这一长串的关系,想起来当真是分外有趣。

不利用一下,似乎都分外可惜呢?

酒过三巡,整个包间里都是充斥着浓重清冽的氤氲香气,正是推盏换杯、觥筹交错的热闹着,张石一声带着些诧异的“许哥”却是让一众人齐齐一愣,循着他的声音看了过去。

一只手端着酒杯,许卿摇晃了两下站起身来,素日严肃的一张脸上都是被酒气染红,伸手在半空中悠悠敬了一圈,他慢慢开口,却是用一种类似于古人悲叹式的音调咏唱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一整首的《将进酒》用众人从未听过的一种咏叹调唱出来,喧嚣热闹间,却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悲怆哀苦,让整个包间都是一瞬间寂静,鸦雀无声。

“许哥,许哥你醉了!”他边上的张石也是摇晃着站起身来扶了他一把,一众人鸦雀无声的注视中,许卿手中的酒杯歪了一下,清酒溢出些许在桌面上,他摇晃着坐回椅子上,嘶哑着声音说了一句“依依啊”,猛地呛了一声,他的眼角突然迸出泪花来。

眼看着他失态,包间里的所有人齐齐愣了一下,徐尧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他边上的徐伊人不知何时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定定的看着她,正是想着说些什么,他却是突然发现包间里低着头抹眼泪的人不在少数。

两个包间,这一个原本就是以摄制组工作人员居多,许卿的团队,许多人在拍摄《汉宫》的时候他已经熟识,神思恍惚间,徐尧一时间竟也是觉得心口酸涩难言。

“哈哈。许导喝醉了。人上了年纪就是这样,酒醉了容易感慨,没事没事。我送他回去,大家继续吃着喝着。”将许卿从椅子上扶了起来,张石哈哈笑着说了一句,边上的云和起身搭了一把手,两个人将流泪的许卿扶了出去。

“没事没事。许导醉了,大家继续,吃好了再回去。”柳兆文起身招呼了一声,目送着三人出去,徐伊人从手边的包里抽了纸巾,哽咽着擦了眼泪,也是先众人一步出门去。

紧接着,郑秋、徐尧几个主演也是先后出门,包间里热闹的气氛倏然退散,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众人三三两两起身,断断续续往回走。

醉仙居距离住所并不远,顾凡几人第一天进入剧组也是颇多感慨,一路上说着话散着步,不多会就到了。

尚平喊着“好饱”,冰淇淋喊着“好晕”,两个人歪斜着先一步回去,眼看着顾凡抬脚上台阶,涵紫韵咬着唇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嗯?”男生在台阶上住了步子,微微转身,因为并没有怎么喝酒,他一双眼眸在身后的灯光下灿若星辰,高挺端正的鼻梁,薄唇微启,说话的声音清冽中微带慵懒疑惑,在夜色中蛊惑人心。

“我……”看着他清凉却认真的眼眸,涵紫韵微微闭眼,忍不住握了一下拳,迟疑着开口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这么晚了?”抬手看了一下表,指针已经对准了十一点钟方向,正是想要说“明天讲”,顾凡对上涵紫韵带着些期待恳求一双眸子,略微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

高中同学的缘分延续到大学,两人原本就是比一般的同学之间更要熟识亲密一些,却是止于朋友的亲密。

似乎也正是因为徐伊人的关系,进入大学校门的顾凡越发优秀,多才多艺、社交体育无一不精,学业成绩出类拔萃的他,因为洁身自好、相貌俊秀无意中就俘获了一群芳心。

相比较而言,并未有太大变化的涵紫韵,在他面前,原本那些勇气已经慢慢地淡了下去。

真的是害怕,再不开口,自己就永远没有开口的勇气了。

“怎么了?不是说有话想说吗?”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停下步子不说话的涵紫韵,顾凡牵动唇角轻笑了一下,有些迟疑道:“是不是第一天开始拍戏,觉得太累了不适应?”

语调顿了一下,他又是“哦”了一声,失笑道:“都忘了。你不是第一次拍戏,你已经演过配角,有些经验的。那,是许导太严肃了还是怎么了?”

“顾凡。”涵紫韵抬头唤了一声他的名字,眼神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郑重,反而是让他一时间愣了一下,微微蹙了眉,也是认真了起来,开口道:“嗯,怎么了?”

“你……”涵紫韵似乎是想着措辞一般的犹豫了一下,咬着唇开口道:“你是不是很喜欢伊人姐?”

“是啊。”顾凡没有丝毫的犹豫,失笑道:“怎么问这个?这还用问嘛,你不也是?”

“不,不是。”涵紫韵苦笑着看他,“我说的不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喜欢。是爱啊,男生对女生的那一种,男人对女人的那一种,爱情的,那一种。”

顾凡神色愣了一下,倏然间沉默了下去。

“你爱着伊人姐,是不是?”涵紫韵咬着唇追问了一句,顾凡依旧是沉默看她,半晌,轻轻一笑,慢慢开口道:“时间很晚了。进去休息吧。”

话音落地,他转身欲走,秀挺峭拔的背影落在眼中,更是让涵紫韵心中也一痛,声音哽咽着开口道:“你爱她,因为爱她,怕给她惹麻烦,所以对我也不能说是不是?”

身子僵了一下,顾凡慢慢转身,回过头去,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你都知道,还有什么好问的。大晚上问这些做什么?早些休息才对,明天还……”

“因为我喜欢你。我从高中时候就喜欢你了,你都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语调顿了一下,她更是不由自主滚落下泪珠来,看着他喃喃自语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伊人姐的,教室里拍照片那一次吗?可是在那之前我就喜欢你了。我们认识的更早啊,你从来都没有将我放在心上么?”

似乎也是因为她的话十分意外,顾凡久久愣在原地,看着她泪眼斑斑一张脸,心里也是有些愧疚不忍,慢慢道:“对不起。”

“可以不要说对不起吗?我不想要对不起,我想要你喜欢我行不行?你醒醒吧,你和伊人姐不可能有结果的,她已经结婚了,而且都有了孩子,邵总裁对她那么好,她那么优秀,根本不是我们能追赶上的。”心里对他这样的执拗沉默也是觉得心疼,涵紫韵的声音里又是委屈又是劝慰,看着她,顾凡一时间也是彻底失语。

她那么优秀,从第一次在学校大礼堂看见跳舞的她,他就知道,那样惊艳的她肯定会凭着那一部电影一鸣惊人,只是他没想到这样快而已。

她的第一部作品就创造票房奇迹,获封双料影后,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而已,原本看得见的距离变成了一道深深的不可跨越的鸿沟,大礼堂跳舞的女生,已经嫁作他人妇。

眼下,她的孩子都要半岁了啊……

心里酸涩又喟叹,更多的,却是因为她获得那样美好的爱情和婚姻而感动欣慰,顾凡轻轻地笑了一下,看着涵紫韵,声音轻缓又残忍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喜欢她是我的事情。像一个信念一样,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了,我没办法让它停止。”

“顾凡。”涵紫韵声音哑哑的唤了一声,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顾凡语调中带着些安抚道:“时间晚了,进去休息吧。”

一个看似温和的动作,和他们一贯相处时候的状态并无差别,却是决绝的,斩断了她最后一丝盼望和祈愿。

一直都站在他的身边,她所能看到的,却是他为另一个人如何的付出。

即便近在咫尺,却远的好似天涯。

两人沉默着一起进门,走在前面的顾凡清逸俊朗,走在后面的涵紫韵却是眼眶泛红,紧紧地咬着唇。

不过一眼,柳青青就是猜到了前因后果,看着两人上电梯的身影,忍不住勾唇笑了一下,一抬眼看到说笑着进门的柳兆文和秋华,却是狠狠一愣,神色倏然转变。

“青青姐。”

“你怎么还没上去休息?”

看见她的两人也是差不多时间一起开口,柳青青已经是“霍”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又是突然看到后面进来的几个剧组人,生生将一口闷气压了回去,笑着道:“刚才喝了几杯,有点晕,坐在大厅里透透气。”

“明天还要拍戏,早点休息。”眼看她比白天态度好了很多,柳兆文也是觉得安慰,看了一眼边上的秋华,说了句“你也是,早些去休息”,和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一起先上楼去。

秋华笑着“嗯”了一声,看在柳青青眼里却是无比扎眼,偏偏,对上她,她眼下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她的眼泪能将你的罪过闹的众人皆知,绯闻上暂时更是不可能,有暧昧关系的那个是自己的爸爸,就算她丢得起这个人,家里那一位也是不容许。

指不定更会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而迁怒于她。

柳青青一个头两个大,等回过神来秋华早已经是独自上了电梯,一个人站在大厅里,她狠狠的跺了一下脚,郁闷上楼。

心里担心着许卿的事情,整整一晚,徐伊人基本上都是没怎么睡,睁着眼到了天明,收拾完出门上车,靠着座位刚是困顿的打了一个哈欠,前面习惯性浏览新闻的月辉“呃”了一声,有些郁闷的开口道:“这不靠谱的狗仔真是越来越多了,为了博眼球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怎么了?”徐伊人捂着嘴,抬眼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月辉头也没回,继续开口道:“‘许卿导演酒后吐真言,为刘依依流泪不止’、‘许卿导演痴恋刘依依’、‘许卿导演为刘依依失态痛哭’,这他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月辉正是要继续翻看下去,手中的平板电脑被身后的徐伊人突然抢了过去。

新闻来源自热门博主“我爱爆料”的一篇博文,图片和文字相辅相成,洋洋洒洒的分析了几千字,都是在充分论证刘依依和许卿的忘年恋,基本上从昨天深夜一经发布都是引起了网友和娱乐媒体的广泛关注,大清早“许卿刘依依”直接成了微博搜索热点,几种言论的支持者甚至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激烈骂战。

第一种言论是质疑爆料博主的,“我爱爆料”原本就是娱乐圈出了名的红人,特别之处在于他的身份不是媒体记者,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圈内人士,而是一名专门挖明星隐私,撰写文章,以此赚取关注度的好事者。

可因为他联想极为丰富,脑洞开到无穷大,每次洋洋洒洒的文章又是曲折动荡、扑朔迷离,兼之煽动性强,大大的满足了眼下诸多网民的猎奇心理,在网上也颇是有一群死忠的支持者。

当然,质疑的声音自然不会是他的死忠粉,而是另外各式各样的身份。

许卿的粉丝痛恨他这样随意的扭曲和揣测,许卿在圈内的朋友批判这样“毫无事实依据”、“有损名声”的诽谤性言论,刘依依的支持者以她的“清白”以及“逝者为大”怒斥这种为了赚关注度消费她人名誉的恶意言论,痛恨捕风捉影网友更是愤然咒骂,称其“不要脸,为了出名毫无底线”。

第二种言论纯属观望疑惑型,一遍一遍发问讨论,到底是真的假的?有没有可能确有其事?是胡编乱造吧?可是无风不起浪耶?

第三种是东拉西扯剖析型,跟在博文后面,寻找博文里每一张照片的出处,各种搜索博文里每一件事情的相关事情,论证可能性和真实性,比如“《汉宫》的预告片,刘依依出现的次数过多,不合常理”,比如“刘依依早先和许卿就传过潜规则的绯闻”、比如,“刘依依死后,据说许卿导演去过她曾经长大的孤儿院”、再比如,“刘依依一出事,许卿面对媒体的反应过于激烈”,更比如,“金凤凰颁奖典礼的舞台上,许卿代替刘依依上台领奖,情不自禁落泪了”……

第四种是上蹿下跳型,转发微博@一切和许卿、刘依依有关的人,首当其冲躺着中枪的林楚被@了无数遍,接下来更是有莫易、徐尧、张石、叶岚,甚至徐伊人,但凡和许卿熟识,眼下知名度尚可的明星、导演、编剧,都是被@了无数遍求真相。

当然,还有转发微博赚关注的,以及被波及明星的粉丝,各种各样的“求放过林楚”、“求放过徐尧”、“求放过徐伊人”,充斥着屏幕也是占了不少的版面。

而一开始月辉读到的新闻标题,一经点开,全部都是“据有关人士爆料称,昨晚《歌尽桃花》剧组影视城酒楼聚餐,许卿导演喊着刘依依的名字崩溃痛哭”、“据知名博主‘我爱爆料’昨天夜里的微博爆料称,许卿导演为刘依依痛哭不止”、“据知情人士透露,怎么怎么样”……

双手打颤的捧着平板电脑,心中一团愤怒上不去下不来,徐伊人深深的呼吸了几下,依旧是被脑海眼前一遍一遍出现的那些话轰炸着,双眼一花,情绪都是濒临崩溃。

“你没事吧?”也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月辉只以为她在替许卿导演鸣不平,将平板电脑收回去放在了边上,也是有些忧心道:“没听说剧组今天有什么通知,也不知道眼下是个什么情况了,这么大的新闻肯定有媒体早早守着,要不我们先回酒店再说?”

保镖开车的速度慢了下来,后视镜里徐伊人一张脸绷得惨白,一字一顿道:“不,去片场,速度快一些。”

月辉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开车的保镖应了一声“是”,不到十分钟的工夫,几个人直接赶了过去。

剧组也是有专门配备的其他几辆车,一般情况下,工作人员和起早的演员们也会直接先到片场准备当天的拍摄。

车子刚停下,徐伊人已经是远远看见前面的顾凡、冰淇淋几个人被媒体记者团团围着,七嘴八舌的发问声都是传到了耳边。

“网上流传的事情是真的吗?”

“昨天晚上剧组聚餐,许卿导演哭了吗?”

“他是不是喊了刘依依的名字,他还有没有说其他什么话?”

“你觉得许卿导演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可能会和刘依依有忘年恋吗?”

一声一声质问如同利剑一样直窜入耳,徐伊人快步走着,一道清冷坚定的语调骤然开口道:“没有。昨天晚上许卿导演并没有提到”刘依依“这三个字,喝醉酒之后他唱了李白的《将进酒》倒是真的,许卿导演是严谨而正直的人,我觉得网上的事情根本是莫须有的凭空捏造。”

顾凡的声音掷地有声,徐伊人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是想起昨夜许卿说的三个字是“依依啊”,他的反驳直接果断,虽说有些勉强,但也绝对说的过去,在第一时间让媒体对网上的言论产生怀疑。

原本“我爱爆料”每次的爆料都会引来娱乐圈一番唇枪舌剑,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最终大都是不了了之,圈子里混的时间长了,一众记者们也是半信半疑,听了他直接而快速的反驳,正是面面相觑之际,其中一个抬眼看到了徐伊人,喊了一声“徐伊人来了”,一众记者又是快速的围聚了过去。

原本每一次她都是到的比较早,昨夜其他人都喝了酒,眼下导演组连同几个一线主演一个都没到,能这么快的等到她来,一众记者都是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话筒对了过去,直接七七八八的发问道:“昨夜许卿导演喝醉的时候,伊人你在现场吗?”

“顾凡刚才的话是不是真的?”

“伊人有看过网上的新闻言论吗?许卿导演和刘依依的事情你怎么看?”

一声接一声的提问轰炸着,边上刚舒了一口气的几个人又是再一次莫名的紧张起来,直到这一刻,才是有些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将娱乐圈称之为“没有硝烟的战场”。

再大的辉煌也抵不上更大的风暴,稍不留神,舆论的重压都是可能毁掉一个人积攒了半辈子的清净名声。

哪怕袭来的风暴,有时候分明毫无道理可言。

徐伊人没有说话,甚至不曾像以往那样,露出柔软的笑容来,冰冷的目光一寸一寸的掠过每一个发问的记者,周围的声音慢慢的淡了下去,直到彻底的没有人再提问一句。

这样的徐伊人,实在是太陌生了一些。

此刻,被媒体围聚的她微微侧头,对边上神色担忧的顾凡递了个安抚的眼神,一字一顿的开口道:“顾凡说的没错,许卿导演昨天聚餐的时候的确没有提到”刘依依“这三个字……”

语气顿了一下,她娟秀白净的一张脸依旧是一丝笑意也没有,继续一脸严肃的开口道:“许卿导演说的是,依依。我觉得凭着这样两个字,旁的人并不能武断的判断、认定说就是刘依依。也许可能是张依依、李依依、赵依依,到底是谁只有许卿导演知晓,网络上的知名博主‘我爱爆料’这样不经证实的言论纯粹是无中生有,主观臆造。即便许卿导演不追究他的法律责任,我也觉得他应该为自己这样的言论献上最诚挚的歉意来。至于各家媒体一面倒的跟风新闻,让我对自己身在这样的圈子也产生惧怕和质疑来,‘据知情人爆料’,试问,这样的一句话,就是媒体记者可以推卸责任,跟风胡乱报道的借口吗?”

一板一眼、一字一顿、她的每句话更是掷地有声,带着从未在公众媒体面前表露过的尖锐、愤怒和质疑,现场所有人张口结舌的看着她,饶是身经百战的各家媒体也是一时间有些词穷了。

新闻报道自然需要实事求是,可眼下这是在娱乐圈呀!

娱乐圈原本不就为着大众娱乐而存在吗?

明星的恋爱、婚姻、人际关系,所有的一切,乃至房事都可以被拿来消费,作为公众人物,这一切原本都是再正常不过了。

要不然,也不会有媒体记者可能蹲守几天,连当初唐韵扔了几个避孕套都弄得清清楚楚!

可因为她是徐伊人,她是眼下受万千年轻人追捧的新生代最红偶像,她是无论如何都笑意盈盈、柔和温婉的那一个,她是被粉丝和媒体一直捧在手心里的那一个,她是邵正泽疼宠在心口的那一个。

她的愤怒和不满,就不能不受重视,也不能被直接忽略掉,眼下,更没有人敢出声反驳一句。

甚至有的媒体记者已经从她指名道姓的提到“我爱爆料”之时,提前预感到那一位素来最能兴风作浪的博主未来要承受的怒火和后果。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徐伊人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继续一板一眼、面色端然的开口道:“许卿导演兢兢业业几十年,他是将全部的热忱和精力都投注、奉献给电影事业的人,没有娶妻,没有家庭,这么多年也是从未有过任何不堪的绯闻,他的为人,我信得过,我觉得知道他的所有人也应该这样相信他。即便他昨晚酒醉以后提到的依依,就是刘依依,又有什么关系?!非要将自己肮脏龌龊不堪的揣测加诸在他的身上吗?这世间的感情有千千万万种,除却了男欢女爱,兄弟姐妹之间的手足之情,老师学生之间的师生之情,长辈对晚辈的重视怜惜之情,每一样都是同样的珍贵。古有士为知己者死,后来有知遇之恩、再造之恩,种种种种,情到深处,都是值得人流泪喟叹,刘依依已经死了,作为提携看重她的长辈,许卿导演触景生情,纵然流泪,又何错之有?需要面对这样混乱的质疑,我觉得这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一番话依旧是愤怒而尖锐,她说话的过程中,所有人的目光却是久久的停留在她的脸上。

清丽秀美一张脸气的惨白,她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却是灿然发亮,坚定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更似乎可以将每个人心中的阴霾和黑暗彻底的驱散。

这一刻,没有人觉得她尖锐逼迫,想到许卿清正的一生,所有人只会发自内心的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为自己先前有过的揣测感到难以言表的羞愧。

大清早起来也是愤怒又屈辱,许卿沉着脸下车,没有碰到自己想象中要面对的尖锐攻势,而是远远的,就听到了徐伊人最后的这番话。

那样纤弱清丽的一个小女子,被一众媒体里三圈外三圈的围聚着,长枪短炮差点将她淹没,可她的声音却是清冷、沉稳、有力,透过人群,传到周围每一个人的耳中,仿若清泉出谷,可以荡涤每个人心中最阴暗的那一块。

心中积郁的愤怒沉珂一扫而光,许卿稳稳的迈着步子,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第一时间看见他,媒体记者自然也是围了过去,却并没有全部过去,他们有的人,依旧站在徐伊人的身边,看着他,是非曲直,似乎已经在心里有了定论。

看了回头的徐伊人一眼,许卿微微站定,对着伸到他面前的一个话筒,沉声开口道:“关于刘依依的事情,稍后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予以说明。”

语气微微顿了一下,他的表情越发严肃刻板了一些,继续道:“关于知名博主‘我爱爆料’随意揣测、妄加断言,损害我名誉权一事,我已经决定追究其法律责任。等着律师函吧。”

订阅的前三名,qquser8567061。由岛。优优,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亲亲们注意了哦,明天开始的更新在【上午十点】,不要忘记么么哒,一天一更,阿锦会尽量万更。公告说了的,但是害怕有的亲没看公告,九点来刷,所以今天还是酱紫,明天开始真的十点哦。

说一下番外,阿锦说了哦,免费提前看长乐的番外是给群里亲的福利,正文完结以后文文会上传的,到时没加群的亲可以看,毕竟现在正文没完结哈,所以暂时在群里连载,觉得加群麻烦的亲们可以等文文完结再看,摸摸。

同时,觉得全文订阅截图不合理的,这个不会变,这个是对阿锦权益的维护,相信亲们都懂滴。

最后,还是求月票啦啦,看到最近好些亲一次给好几张,鞠躬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