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天价【求月票】/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大厅寂静无声,只有许卿沙哑带着些哽咽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每个人的耳边,这一刻的他,不再是平素让人望而生畏的大导演,只是一个面对公共的苍老的父亲,懊悔和歉疚,让每个人都感同身受。

他是刘依依的父亲……

此刻再想起已经长眠在地下的那个美丽女孩,想起她在圈子里被误解被抹黑的整十年,饶是一惯喜欢猎奇的媒体记者们都是有些复杂的喟叹。

照片上她的母亲有同样美丽的容颜和明亮的眼睛,想也知道,当年的才子佳人旅途偶遇,那定然是一段十分动人的爱情,只是可惜,她遇上了这世界上相当优秀的一个好男人,最终却是没有终成眷属。

三十年前,未婚生子所带来的压力和唾弃并非现在所能想象,有的记者离开的时候仍旧在抹眼泪。

视频监控室里,徐伊人怔怔的看着记者们断续离开,看着许卿晃了两下站起身子,也是忍不住的流泪。

“没有人抛弃我,”她转过头,满脸泪痕,美丽的眼睛却是弯成了月牙的弧度,看着邵正泽,一字一顿道:“没有人抛弃我啊!我的妈妈,她一定很爱我,为我受了很多苦……”

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勺,邵正泽怜惜的将她拥进了怀里,侧过头,在她的头发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他目光落在电子屏幕上,许卿扶着桌面站直了身子,眼看他微微晃了两下,边上的徐尧连忙搭了一把手,关切的询问道:“许导,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许卿朝着他摆摆手,可他抬起的手臂似乎都是无力,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看着他刻板严肃的一张脸,依旧是流露出罕见的哀伤沉重,徐尧心里有些纠缠的念头闪过,犹豫着,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扶着他出了宴客厅。

“您也别太伤心了。我送你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会。”徐尧声音温和的说了两句,许卿却是侧头拍了拍他的手背,露出个淡淡的笑容,开口道:“不用了。一会应该还有你一个镜头,回去拍戏吧。我自己回去,休息一下就行,不用担心我。”

“许导?!”徐尧有些无奈的唤了一声,许卿又是拍了拍他的手背,住了步子。

独自一人上了电梯,拐个弯是寂静的长廊,脚下是松软的灰色地毯,走路间也是不会发出丝毫的声音,许卿扶着墙壁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往房间的方向去,素日高瘦挺直的身板都是有些佝偻蹒跚老态。

流泪注视着他的背影,徐伊人住了步子,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声:“爸。”

带着哭腔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许卿走动的身子僵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过去。

不到十米远的距离,徐伊人娟秀白净一张脸上泪痕满布,拐角处明亮朦胧的光线里,她朝着自己缓缓的走过来,轻飘飘的裙裾都是没有丝毫的声音,许卿神色愣了一下,僵在了原地。

“眼下你已经爱上了刘彻,女人爱上男人的眼神不该是只有敬畏和忐忑,想象一下,他值得你全身心托付,你的眼神一定是饱含信赖并且柔情满溢的,看着他的时候,要让他觉得,自己是你的天。一会吃完饭你再琢磨一下剧本,下午拉上徐尧再找找感觉。”

“舞女出身,你要将舞者的气质融入到你的骨血里面去,走动间每一个步伐,每一次抬手转头,都应该是美丽惊艳的,明白吗?”

“看着你们越来越默契的搭配,我很欣慰。我相信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汉宫》会成为你们前进路上的里程碑,丫头,加油吧。曾经受过多大的诋毁,以后的你,才会受得起更多的赞美。”

“依依,你的生日,是八月二十三?你是哪一年的?”

流着泪,她哑着声音说完最后一句话,定定的站在了许卿身前半米的距离,哽咽着喃喃道:“爸,我是依依啊!”

饶是历尽世事,这一刻的许卿还是有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目光落在与记忆中全然不同的美丽面容上,定定的看着她流泪的眼睛,耳边回荡着她刚才一字不错的那些话,他慢慢的、艰涩的开口道:“依依、丫头?”

“嗯。”徐伊人重重的点头,许卿激动地张开手,她扑进了他的怀里,哭出声来。

“别哭了,别哭了。”许卿的声音也是哽咽,心里却还是有些糊涂,一抬眼,目光对上慢慢走近的邵正泽。

伸手将两个人一起搂了一下,邵正泽温和的低语道:“回房间说吧。”

回过神的两人连连点头,邵正泽的目光扫了一眼墙壁顶端的摄像头,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扶着情绪激动的两个人,朝房间走去。

走廊拐角处,因为担心着许卿去而复返的徐尧收回步子,整个人靠在墙壁上,过了良久,他以手握拳,低头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转身下了电梯。

酒店房间里,静静的坐着听完,许卿依旧是有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看着对面同样沉默的两个人,才是有些迟疑的开口道:“所以说,原本的徐伊人,已经……”

徐伊人没有说话,邵正泽看着他点了点头。

“太匪夷所思了!”许卿长长叹了一声,目光久久的停留在徐伊人的脸上,这一刻,却是突然想起两年前金凤凰奖的颁奖典礼上,她就坐在距离自己不远的位置上。

前尘往事尽数涌现,此刻看着她,心里更是喟叹难言。

从沙发上起身,他定定的站在了邵正泽的面前,神色郑重的说了一声“谢谢”,朝他深深鞠躬下去。

“爸,你这是做什么?”邵正泽连忙起身扶了他一把,许卿却是摆摆手执拗的弯腰,欣慰道:“遇到你,是依依的幸运。作为一个父亲,女儿有这样的归宿,我很高兴,很放心。”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邵正泽拗不过,往边上稍微侧身而站,同样是一脸郑重的说了一句,两个人相视而笑,目光同时落到站起身子的徐伊人身上,眼眸都是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

记者招待会的新闻自然引发了娱乐圈新一轮的议论热潮,伴随着所有人的喟叹感慨,知名博主“我爱爆料”因诽谤、损害他人名誉权锒铛入狱,而新闻界也因此引起了一场有关于肃清谣言、整顿队伍的业内活动。

许卿事件发生以后,徐伊人在媒体面前义正言辞的两段话更是被无数网友称赞为“良心之语”,她讲话的视频被一众薏仁粉郑重珍藏。

转眼多半个月一晃而过,“长乐天使基金”在“华夏爱心公益基金会”的支持扶助下正式创立,以徐伊人的三千万个人财产作为启动资金,消息一出,更是让社会各界人士一片哗然。

各方瞩目之下,六月七日,“长乐天使基金”启动暨第一届慈善晚宴在环亚旗下一家五星级酒店举行。

临近傍晚,酒店一楼宴客厅已经是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到场的圈内明星以及参与义捐、拍卖的企业家次第到场,猩红松软的地毯从宴客厅门口一直铺到了酒店门外台阶下,守候着的媒体记者都是有些眼花缭乱,环顾不及。

脖子上挂着单反,扎着马尾的一个年轻记者刚是拧开水瓶喝了一口,接连停下的几辆车却是让她猛呛了几口,手忙脚乱拧紧瓶盖扔到斜跨包里,一脸兴奋的开口道:“艾玛!艾玛!玛莎拉蒂、法拉利、劳斯莱斯!天哪!媛媛姐,这三辆车加一起好几千万啊!”

“愣着干什么?拍啊!”陈媛媛也是兴奋的直跺脚,没好气的斥了一声,镜头一对准,却是都有些激动地找不到快门。

“真是要命啊!没记错的话第一个是天伦医院的院长吧,靳家的大公子!怎么能帅成这样!听说他还没结婚,京城眼下最抢手的钻石单身汉啊!”

“噗,第二个是靳家那位花花四少是不是!也就他这么骚包的人穿这么骚包的衣服开酱紫骚包的黄色跑车,简直太符合他的身份了有木有!”

“咳咳,我不行了!京华这位董事长电压太强怎么办?这邪魅狂狷、不可一世的长相气质,简直是小说里恶魔男主的典型啊!”

耳边小同事喋喋不休的念叨惊叹声传到耳边,陈媛媛都是有些哭笑不得,对着几个人一阵快门狂按,收了相机,也才是回头看了她一眼,笑着挪揄道:“是啊!三个人都帅的要死!大小姐你嗷嗷叫了半天,到底是选中了意中人木有!”

“哎呀,我就是激动一下不行吗?媛媛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心中的绝世男神永远都只有邵总裁一个嘛!”小记者挤眉弄眼的说了一句,又要习惯性的感慨,目光落到一处又是激动地将相机对准了过去,边拍边说道:“可真是好久没见到烨男神了啊!还真是帅的一如既往啊!咦,貌似黑了些!天哪,后面车上还跟着徐尧,嗷嗷,我这次真的不知道选谁做头条了!”

“傻啊你!”没好气的斥了一声,陈媛媛晃了晃手中的相机,挤眼笑道:“这里面顶多都是备用而已。咱们的‘华夏第一萌宝’在里面,分分钟将他们全部秒杀掉!片甲不留!”

“也对!洗了他们的照片回去暖床!哈哈!”小记者又是流着口水坏笑着说了一句,陈媛媛对她彻底无语,脑海里回忆着刚才两个多小时的成果,正想着明星少说也上了百位,比得上一届颁奖盛典的规格了,边上的小记者又是嗷嗷叫的喊道:“有爱集团的少董是不是?哇哇,还有后面车里那一个,媛媛姐,媛媛姐,那个美美的姐姐是谁呀?”

循着她惊叹的方向看过去,陈媛媛直接出声道:“小灵泉总公司的宣传部总监,他们老董的小女儿。”

“场面好大,我好怕!”小记者唏嘘一声,激动地又是拧开瓶盖喝了几口水,陈媛媛忙碌之余却是心下了然。

邵家在京城的地位,邵正泽以及徐伊人眼下在圈子里的地位,要是不发邀请函可以进的话,估摸着这慈善晚宴少不得要挪个更大的地方。

上一次参加的京城大型慈善晚会,最后筹集的善款大概在五千万左右,都算的上相当大的头条新闻,这一次……

陈媛媛着实有些无法预计,扭头看了边上还拍着胸脯深呼吸的小记者,一脸认真道:“外面不用拍了,检查一下电池,不要一会紧要关头掉链子。”

“放心吧,肯定OK的!”小记者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陈媛媛看着她笑了一下,估摸着时间,先一步前往宴客厅找最佳拍摄位。

晚宴尚未正式开始,宴客厅云集了不少的圈内明星以及国内知名企业家,想想也知道眼下定然是十足热闹喧嚣,徐伊人带着小薏仁休息在酒店一楼的房间里。

六个多月,小家伙已经能稳稳的端坐了,徐伊人放了三个枕头将她圈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穿着印有红色草莓图案的小衣服,小人儿正是歪着头抠着她的脚丫子玩。

徐伊人一回头,努力将自个小脚丫往嘴边掰的小人儿“啊哦”一声喊,歪倒在两个枕头间起不来,四脚朝天就开始胡乱的扑腾起来。

“哈!”徐伊人忍俊不禁,刚进门的唐心“扑哧”笑了一声,正打着电话的月辉连忙凑过去扶着她的背,将小小一个人重新扶坐了起来。

“噗噗噗”挥舞着手臂,小家伙嘟着嘴对上徐伊人不满的吐口水,黑葡萄一般的眼珠儿水灵灵,似乎正对她刚才的幸灾乐祸表示着极大地不满。

“小坏蛋!再不改掉吐口水的习惯,以后麻麻不冲奶粉给你喝了!”拿着小软帕子帮她擦了一下嘴,小人儿瞪大眼睛看着她,目光滴溜溜转到奶瓶上,又是看了一眼边上的月辉,“哇啦啦”笑着朝他的怀里扑过去。

“哈哈。你给我撒娇也没有用!”月辉勾唇笑哈哈说了一声,到底是觉得心软不已,索性将刚才打了一半挂掉的手机直接装进了裤兜里,伸手将香香软软的小人儿抱起在怀里。

伸手接过徐伊人手中的小奶瓶,动作熟稔的放到了她的嘴边,小人儿张口去含,月辉恶作剧的缩了一下,眼看着小东西一脸控诉的看着他,又是忍不住的笑,偏偏是不将奶嘴递过去。

“啊哦!”小人儿挥舞着小拳头在他下巴上蹭了两下,眼见他还是不配合,“噗噗噗”的对着他脸颊喷唾沫,月辉避之不及,蹙眉“诶”了一声,和她大眼瞪小眼对看着,嘻嘻笑着再一次将奶嘴儿递了过去。

小家伙看着他,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儿,张开嘴,却是根本不凑过去,月辉哭笑不得,将奶嘴直接配合的塞进了大小姐的口中,无奈道:“小东西聪明了不少,以后不逗你了哦。”

“唔。”小人儿含着奶嘴还是不忘看着他支吾一声,月辉更是忍不住的笑,两道敲门声落到耳边。

正笑着的唐心走过去开了门,徐尧、上官烨、连同许卿一起进门来。

“哦,哦,哦!”听到动静的小家伙一时间又像钓鱼的花猫一样吐掉了奶瓶,看着三个人挥舞着手臂兴奋的扑腾打招呼。

“小宝贝表现真棒!来,上官叔叔奖励香吻一枚。”上官烨话音落地,凑过去在小家伙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徐叔叔也奖励香吻一枚。”紧跟在后面的徐尧忍不住笑,也是凑过去在她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得了奖励的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最后走到近前的许卿,等了半天没有第三个香吻,朝他挥着小拳头“啊哦”不满的喊了一声。

近在咫尺的小家伙柔软的头发贴在小脑袋上,黑溜溜的眼珠儿,粉嘟嘟的脸,加上水嫩嫩一双唇,看起来就像个顶着毛茸茸脑袋的小萌物,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小家伙却是一点也不认生,瞪大着眼睛“咿咿呀呀”的对着他说话。

抑制着心里的激动喟叹,许卿抬眼看了一下立在不远处的徐伊人,她朝着他弯弯唇角柔软的一笑,许卿“哈哈”笑了两声,也是说了一句“好,爷爷也奖励香吻一枚”,微微俯身凑过去在小家伙额头上小心的亲了一下。

心满意足博得众人宠爱,集齐三枚香吻的小家伙害羞的笑了一下,“嘻嘻嘻”的钻到月辉怀里,重新含上了刚才被自己抛弃的奶嘴。

“长乐这名字取得真好!”看着小人儿窝在月辉怀里,即便是喝着奶粉依旧是微翘着唇角,许卿情不自禁的喟叹一声。

“阿泽取的。”徐伊人凑上去笑着说了一句,眉眼间不自觉的就染上一抹自豪,继续道:“说是意取‘平安喜乐’,以后再有了下一个,就叫长安。”

“好,都是好名字!”许卿朗笑着连连点头,徐伊人也是越发的笑容轻柔,将小家伙接到自己怀里逗弄了两下,抬眼对上许久不见的上官烨,微微挑了眉,有些诧异的笑了一下,挪揄道:“你这是从赤道上回来的啊!黑了好多!”

“你还说!”上官烨没好气的睨了她一眼,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到了桌边的沙发上,直截了当道:“邵总人呢?我已经决定了,申请休假两个月!”

“理由?”说曹操曹操就到,邵正泽清冽微扬的声音落到耳边,上官烨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众人齐齐一笑,他起身抽了茶几上几面纸巾在自个身前沾了沾,指着自个一张俊脸一本正经道:“一张脸上只剩下牙齿还是白的有没有?这款肤色不适合我,我得好好休养做美容!两个月时间不能再少了!”

“就这样?”邵正泽抬眸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微微蹙眉道:“邓菲菲也晒黑了不少,也没见人家像你这么娇气!”

“我娇气!”上官烨又是给自己灌了一口水,豪气十足的动作哪里像徐伊人认知里那个温若春风的国民男神,看了邵正泽一脸郁闷道:“三百多天没有休息有木有?天天风吹日晒就为了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拍武打戏有木有?大冬天还得光着膀子赤膊站在雪地里练武有木有?我……”

邵正泽睨了他一眼,抬步到了徐伊人面前,朝着一脸萌萌的小家伙伸手笑道:“来,爸爸抱!”

“哦哦,啊哦,咿咿呀呀呀!”小人儿吐掉了空奶瓶,看见邵正泽溜出一长串音节来,唱歌一样的清脆嗓音让房间里一众人更是忍俊不禁。

看着眼前坑死人不偿命的资本家,上官烨长叹一声,无力扶额。

低笑着逗弄了两下小家伙,邵正泽一本正经道:“大小姐,这个叔叔要申请休假你说好不好!”

“哦哦!”小家伙摇头晃脑应了一声,邵正泽又是笑:“宝宝觉得给他几天假期比较好?”

“诶?”小长乐呆萌萌的瞪大眼睛看着他,张口吮吸着自个的食指,将另外三根软软的手指弯在邵正泽的眼前。

“三,三十天吧。”邵正泽伸手将她的手指从嘴里拉了出来,看着上官烨一本正经的准了假。

“呃……”正是无语的烨男神对上小家伙黑溜溜的眼珠儿,后者又是习惯性翘着唇角去啃自个香香软软的小拳头,呆萌可爱的小样子让人一颗心都是能登时柔软下来。

“真是总裁谈判必备神器啊!”上官烨爽快的点了头。

房间里寒暄了一小会工夫,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一众人这才是抱着小家伙一起往宴客厅而去。

“邵总好!”

“邵夫人好!”

“大小姐真是可爱啊!”

一路点头笑着从开口问候的人群中走过,几个人先后落座,宴客厅里都是因为他们的到场慢慢安静了下来。

参与拍卖的都是圈内一二线的明星以及国内知名的企业家,“华夏爱心公益基金会”来了两名特派员到场支持,主持启动仪式以及拍卖宴会的专门请了和他们都颇为熟识的肖睿。

此刻站在台上,深黑色的笔挺西装更是让这一位国内著名主持人看上去越发的器宇不凡、沉稳大气,目光掠过乌压压人头攒动的宴客厅,肖睿笑着说了开场白,语调微扬,掷地有声道:“现在,让我们有请‘长乐天使基金’的发起人邵氏夫妇上台。”

一片热烈的掌声之中,邵正泽抱着小长乐,轻轻挽着他一只手臂,三个人点头笑着到了台上,黑溜溜的眼珠儿看着笑着鼓掌的一众人,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啊哦哦”的叫了几声,惹来前几排人一阵阵发笑,小家伙瞪大眼睛愣了一下“唔”的一声歪头进了邵正泽的怀里。

“呦,小宝贝害羞了。”肖睿笑哈哈的说了一句,眼看底下一众记者已经围聚准备好,开门见山道:“‘长乐天使基金’启动仪式,现在开始。”

工作人员推上了专门定制的水晶logo标,圆形的底托,细长的茎,两颗爱心绕在一起,被巧妙的固定联接,在大厅里璀璨的灯光下,越发显得精巧而别致,意蕴悠长。

邵正泽伸左手扶住了小家伙的左手,徐伊人是右手,和logo标同样爱意满满的两颗心呈现在众人眼前。

“凝聚爱心,凝聚希望,”两个人相视一笑,继续一脸郑重的承诺道:“长乐天使基金,将快乐平安带给每一个孩子。”

快门声此起彼伏,现场响起了一阵由衷的掌声,又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华夏爱心公益基金会”的特派员诵读了相关审批创立文件,晚宴直接进行到了第二个大环节,义捐品拍卖。

目光落在眼前的卡片上,肖睿一双眼睛明显都是带着惊喜,含笑看了众人一眼,沉稳有力的声音直接响起:“粉玉桃花沁首饰一套,由天伦医院院长靳允浩提供。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睿恩的作品,一个美丽的名字《倾城之恋》。起拍价:三百万。有请。”

西装笔挺的保镖戴着白手套,将展示架上的珠宝推了过来,轻轻地打开盒盖,精美绝伦的一整套首饰在灯光的照耀下潋滟生辉,雨滴桃花的润泽粉色第一眼抓人眼球,正像最美好年华的爱情一般,展现着独属于她的灼人风采。

“这一整套首饰,是‘卡兰琳娅’系列珠宝代言人徐伊人拍宣传册、广告的时候曾经试戴过的哦,伊人拥有完美的爱情,这一套《倾城之恋》到底会何去何从,让我们拭目以待……”肖睿又是笑着说了一句,台下的一众人早已经是窃窃私语起来。

“真是太让人心动了!”

“颜色真的像雨滴桃花啊,一点也没有夸张!”

“靳家大公子义捐的,寓意真美!”

“三百六十万!”肖睿的一声报价让低语的众人如梦初醒,还来不及回头去看,紧接着又是听见肖睿掷地有声道:“四百万。这位美丽的小姐,出价四百万。”

“四百五十万。这位夫人出价四百五十万。”

“五百万。”肖睿目光落定,声音微微拔高:“小灵泉总公司代表,李小姐出价五百万,还有比五百万更高的吗?”

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不到一分钟涨了两百万,这样的势头当真得先缓缓再说。

“啊哦!”灯光下灿亮莹润的宝玉显然也是吸引了小家伙的注意力,一片寂静之中,突然响起的清脆童音让前面一众人忍不住发笑,邵正泽低笑了一声,徐伊人捏了捏她的手,柔柔道:“这么小就想着戴首饰啊!”

“啊!”小家伙利落的单音节又是惹来一片笑意,肖睿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五百三十万,这一位夫人出价三百五十万,还有……”

“七百万。李小姐出价七百万。”肖睿的声音微颤一下,现场陷入第二轮的寂静。

徐伊人是小灵泉旗下“薄荷香茶”代言人,总公司的人专程赶到,又是这一位素来在业界锋芒毕露的李三小姐,想也知道,这一套首饰她定然势在必得。

“七百万,成交!”问过三声之后,肖睿一锤定音,李三小姐笑着起身朝台面致意,边上的小记者忍不住一声惊呼,低语道:“天哪,上一次那个慈善晚会第一件东西也就拍了一百来万吧,打头阵的就七百万,接下来要怎么玩!天哪!”

目光从前排靳允浩、靳允欣、孟歌、楚洵一众人脸上缓缓掠过,陈媛媛也是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重量级人物根本都还没有开口好不好?!

“第二件,由依依天使福利院,郑妈妈提供,已逝女星刘依依的画像。”肖睿语气顿了一下,继续介绍道:“这一副画像是刘依依在F国游玩时,一位街头艺人为她现场所绘油彩画,也是刘依依唯一的一副私人珍藏画像。起拍价:八十万。”

现场倏然安静了几分,带着白手套的保镖推上了妥善封存在镜框里的画像,浓密的长发一股脑的扎在后面束成马尾,年轻的女孩带着微笑,和本人至少有九分像的美丽容颜,让人心动不已。

画像超过一米长,她穿着一袭色彩斑斓的吊带抹胸长裙,身形窈窕、玲珑有致,是只属于年轻女孩的美好和蓬勃生机。

也是她唯一一次出国旅游散心的照片,徐伊人情不自禁的微微握拳。

“谁八十万买她一副画像啊。”

“说是唯一的私人珍藏画像,其实就是街头艺人画的嘛,能值多少钱。”

第二排压得低低的两道女声落到耳边,靳允文勾唇一笑,抬手举牌。

“三百万。靳四少出价三百万。”肖睿意外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刚说话的两个女人齐齐一愣,靳允欣有些无语的侧头看了他一下,一张脸上就写着“你闹什么幺蛾子!”

“话说,我觉得今天势头不妙,估摸着也就这一件我能轻松拿走。意思意思就行了,总归也是个美人儿。”靳允文摸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不远处的画像,觉得三百万倒也并不算亏。

“你没带脑子啊!你忘了,她爸爸,许卿导演来了!”靳允欣更是无语的说了一句,靳允文神色一愣,这才是发现隔了一个过道的老人一脸严肃的端坐着。

圈内三十年,许卿是影视界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国内外奖项不知道拿了多少,没老婆没孩子,想也知道默默的守着一座金山。

眼看着他正要举牌,靳允文勾唇笑着摇了摇头,耳边台上传来的声音却是将他下了一大跳。

“一千万!京华孟董事长,出价一千万!”肖睿明显也是有些不敢置信,靳允文面色扭曲的看了隔了几个位子的男人一眼,低咒一声:“靠!赤果果的埋汰小爷啊!”

“一千二百万!”靳允文直接用喊的,猝不及防的声音将靳允欣吓了一大跳,扯着他的袖子说了句“你抽风啊!”

“我为长乐小丫头做贡献。”靳允文挑眉说了一句,听到耳边肖睿开口道:“一千五百万,许卿导演,出价一千五百万。”更是连头也不抬,直接喊道:“两千万。”

“呃,神经病啊……”

身后一道女声嘀咕完,现场倏然安静,靳允文一抬头,对上孟歌看向他似笑非笑一双狭长眼眸。

“你完了。想着回家怎么给爷爷交代吧。两千万,啧啧,四少你可真有钱!”靳允欣摇着头无语的说了一句,已经是不想和他继续交流下去了。

后知后觉回过神来,对上孟歌饱含戏谑、威胁的复杂眼眸,靳允文无所谓的挑了挑眉扭过头去,心里却悔得肠子都青了。

两千万,那能泡多少个妞啊!

简直不能更忧桑,唔,蛋好疼!

亲们早安么么哒。

话说,因为阿锦昨天出门了,糟心的宾馆竟然网络出了问题,昨天没能统计到订阅前三名,早上也得跑到外面网吧传文,今天就少写了一千,见谅么么哒。

继续厚脸皮求月票,咳咳,泪了个奔,阿锦都欢脱不起来了,太忧桑,求票么么哒。亲们又攥着的表要忘记阿锦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