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她撒娇的小样子又是逗得“扑哧”一笑,徐伊人轻斥了一声“小坏蛋”,将她从邵正泽的怀里逮了出来,凑过去,拿着额头在她小小的脑袋上抵了抵,小人儿又是“咯咯”的笑开。

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邵正泽含笑看着,拿着她的手机顺带帮着抓拍了几张照片,选了一张徐伊人凑过去亲小家伙脸颊,小家伙“咯咯”笑着挥舞小拳头,刚好做了一个“投降”动作的照片,开始蹙眉思索着编写长微博。

粉丝突破六千万,国内微博关注度第一位,于无论任何一个人而言,这都是一种非同一般的荣誉。

公众的喜爱和信赖,让她的一举一动都更加的饱受关注,是压力,也是动力,就像某一次睡觉前爬起来发微博道晚安,当时她一脸俏皮的称呼粉丝们为“甜蜜的负担。”

唇角不自觉溢出一丝轻笑,想着她以往说话的语气,邵正泽又是微微抿了唇角,在最后添了一句“么么哒”。

于是……

抱着小家伙玩闹一通,徐伊人简单吃了两片面包垫了一下,坐在饭桌前刚点开手机,“噗”的一口牛奶喷在了手机屏幕上。

自然能第一时间联想到邵正泽替她发了图文微博,看着屏幕上小薏仁水光灿亮的眼睛弯若新月,自己披散着头发嘟嘴过去亲她的动作温柔顽皮,满满的爱意从照片里溢出来,自然也是满意。

至于邵正泽前面的一通“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一直前进的动力,因为有你们,所以我会一直在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虽说老生常谈,可感谢依旧是我所想要表达的。我会加油……”

基本上和她心里想说的话分毫不差,可最后的“么么哒”三个字是乱入了咩?

谁能想象到他端正古板的坐在沙发上,西装笔挺的随时可以出门办公,拿着手机啰啰嗦嗦发一长溜,最后再蹙着眉,一本正经的发一句“么么哒。”

么么哒?哈哈……

徐伊人拿着纸巾擦手机,抱着一杯牛奶差点笑疯过去,勉强回了神,这才是乐不可支的继续看下去。

我不是大猫:“拜见萌主!拜见小萌宝公主殿下!三叩首预备起!”

我是赵金燕:“一叩首!”

我是亲妈粉:“二叩首!”

秋水伊人:“三叩首!礼毕!”

我不是大猫:“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哇啦啦!”

打瓶酱油:“话说,咳咳,萌主今天的问候语被系统吞掉了一半哇!她平时都素‘爱你们么么哒’滴说,刚才找了半天,前面三个字不见了耶!”

蛇精病不解释:“要求不要太高好伐!小公主殿下都出来卖萌了,有个么么哒你还不够咩?”

风中蜈蚣:“哇啦啦!光顾着舔屏,都忘了看萌主发什么文字耶!罪过罪过,继续舔,伦家舔完了再来!”

我是薏仁粉:“算我一个,舔屏走起!啦啦啦!”

一脸黑线的看完,徐伊人对薏仁粉间歇性蛇精病的表现已经是彻底无奈,目光重新回到邵正泽发的微博上,又是忍不住发笑。

这样的家人、这样的粉丝,这样被爱着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到,山穷水尽之后,生命中会有这样的柳暗花明等待她。

抱着手机,她趴在桌面上傻傻的微笑起来。

……

慈善晚宴上,到场的圈内明星以及国内知名企业家多达几百位,单是参与竞拍的圈内明星就将近百位,上官烨的一千万、徐尧的八百万、许卿的一千六百万,单是这三人的高调助拍就是让整个圈子沸腾不已。

所有的纸媒、网媒基本上都是选取了徐伊人、邵正泽和小长乐在启动仪式开始做logo手势的画面作为第一图片做专题报道。整整三天,“长乐天使基金”都是霸占着微博搜索热点头条,令人咂舌的点击、转发、评论量甚至被圈内一众资深媒体人称为“伊人现象”。

与此同时,一向技高一筹的《娱乐周报》却是独辟蹊径,选取了竞拍结束时的一幅画面作为第一照片。

彩版的报纸上,全场妆容精致的男女齐齐起立,掌声雷动,镜头透过齐刷刷的人群,捕捉了徐伊人泪流满面拥抱邵正泽的一幕。

清隽英俊的男人一身笔挺的深黑色西装,侧身而站,高挑颀长的身姿挺拔如松,一只胳膊护着粉嘟嘟的小公主,另一只胳膊将她紧紧拥抱着,英气的眉眼温柔带笑,手掌抚在她的后背上,是护佑安慰的动作。

沉敛包容的男人、喜极而泣的女人、他们懵懂稚嫩、欢快挥拳的孩子……喧嚣鼎盛之中,这样的一张抓拍照片十分有渲染力,几乎能在看到的第一眼撼动人心。

《“长乐天使基金”为爱起航,徐伊人现场喜极而泣》,新闻的主标题倒是中规中矩,副标题《圈内三年,我所认识的徐伊人》却是十分耐人寻味。

逐句逐段的看下去,新闻以“长乐天使基金”为切入点,以倒叙兼之插叙的手法,回忆了徐伊人出道三年的整段历程。

其中,《顾青舒》、《赫连王妃》、《青梅竹马》三部作品为主,《爱情策划专家》、《鲜血染红的旗帜》、《逍遥剑》三部作品为辅,她代言的广告、拍摄的杂志封面间或穿插,构成了新闻的整体构架。

与此同时,她的爱情、她的粉丝后援会、她所经历的每一次挫折、获得的每一次奖项都是以温柔的笔触杂糅其中,一整篇新闻,占据了整整四分之一的报纸版面,匠心独运可见一斑。

柳青青的目光落到了最后一段结束语上:“整整三年,你所前进的每一步都是让我感动欢欣。很多次,不敢相信这样华光闪耀的你,是曾经睡在我上铺的那个柔弱女孩。伊人,因为你,我觉得无比骄傲。我相信,所有的汗水和付出都会在最终得到应有的回报,也相信,所有为梦想坚持的人儿都能得到上天最丰厚的馈赠,无论是作为演员的你,还是作为记者的我。加油!本报记者:陈媛媛、刘橙。”

“原来是朋友啊!”边上同样正上妆的秋华将报纸放在了化妆台上,目光落在镜子里柳青青看不出表情的脸上,恍然大悟道:“难怪从伊人姐出道开始,《娱乐周报》每一次都是毫无原则的力挺她呢?网友们还一直将她们戏谑的称为伊人姐的娘家人呢?弄了半天,是因为有这样一个闺蜜在啊!”

剧组在影视城开拍将近一个月,进度比想象中稍微快一些,这一段的拍摄眼看着就要进入尾声,今天要拍摄的几幕戏也都是相当重要。

化妆间里几个化妆师紧张的忙碌着,秋华突兀轻快的声音响起,刚上好妆起身的顾凡垂眸睨了她一眼,失笑道:“基于亲密的朋友关系而产生的信赖与支持,如何就能是毫无原则的力挺?如果不是她本身足够优秀,纵然《娱乐周报》所有人都是她的闺蜜,也不见得有什么用。”

身板笔直挺拔,穿着白衬衫的男生语调冷淡严肃,俊俏英气一张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悦,几个化妆师的目光落在秋华有些委屈的一张脸上,都是有些无力吐槽。

从开拍到现在,这一位因为她的“天真烂漫”,一张嘴可算是将剧组上上下下得罪了个遍,眼下徐伊人风头正是最盛,估摸着也只有她能大咧咧的说出这样的无心之语。

“我也没说伊人姐不好啊!再说她本来就是在报社有人嘛!就算以前说她不好的那些一开始都是谣传,可放在一般记者那里,肯定不会第一时间就相信她嘛!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你不要每一次我提到伊人姐就针对我行不行?这样下去我连话都不敢说了。”从镜子里看着他微带薄怒的一张脸,秋华扁着嘴又是委委屈屈的抱怨一通。

背对着她,坐在另外一排的涵紫韵“呃”了一声,她边上的冰淇淋忍不住接口道:“估摸着伊人姐要是在这,会跪求你以后再也不要说到她。也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什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都会变了味了。”

“我……”秋华正是要再开口,镜子里的顾凡抬手对她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直接开口道:“得,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真是怕了你了!”

话音落地,顾凡率先开了门出去,身后上好妆的涵紫韵、冰淇淋、尚平也是直接跟了出去。

除了几个化妆师,房间里剩下的也就只有柳青青和秋华。

刚开始顾及着她和柳兆文的关系,柳青青没多少精力去想法子爆料徐伊人、顾凡等人之间的关系再全身而退,一来二去耽搁到了现在,“长乐天使基金”将徐伊人捧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她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整日和这么一个奇葩虚与委蛇,想想也是醉了!

柳青青正视着镜子里自己青春靓丽的妆容,心里的郁闷才能稍稍排遣一些。

委屈的紧紧咬着唇,秋华正是要掉泪,身边的化妆师已经是连忙开口道:“我滴个乖乖!你可千万别掉泪,这一哭又得补妆!”

“青青姐。”秋华扁着嘴看向了边上已然起身的柳青青寻求安慰,后者展露出一个淡淡的安抚的笑意,先一步出了门去。

上午要拍摄的正是一众人在长途客运站被骗的一幕,此刻上好妆的几个人都是齐齐到位,冰淇淋、尚平最爱出状况,被许卿单独提溜出来在一边讲戏,扁嘴看着,想到自个接下来的戏份,秋华又是忍不住觉得委屈。

“怎么了?”检查完道具布景,柳兆文一抬眼就是看到她孤零零的立在一边,扁着嘴的样子说不出的惹人生怜,下意识的抬步到了她边上温和发问一句。

“柳叔叔。”秋华可怜巴巴的唤了他一声,潸然欲泣的样子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咬着唇开口道:“剧本里这一处大家都有台词,为什么我连一句台词都没有。”

分明是第一个入画,可她从头到尾就是坐在大巴车的座位上,对着窗外默默地将眼泪往回憋。

“这……”柳兆文有些为难的看了她一眼,温声笑着安慰道:“都是角色需要嘛。你是心情低落随便坐上一辆车,只想着出门散心的女生,怎么能和他们叽叽喳喳的凑在一处说话。用心出演,无论是怎样的角色都会出彩的。”

话音落地,柳兆文突然想到柳青青演过的两个配角,神色间不自觉就带上一丝自豪,夸赞道:“像青青就很好。先前也就演了两个配角,而且都是没有露脸的。可但凡留意的人都是会明白她在认真的演好那两个并不起眼的角色。先说那个丫鬟,脸上那么大一块胎记,丑里吧唧的,一般的年轻女生哪个愿意接这样的角色?再说那个女医生,从头到尾戴着一副大口罩,冰冷机械的感觉演不好就少了很多味道。能将并不出彩的角色演出彩,于一个演员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挑战嘛。”

“青青姐。”秋华怔忪的看了他一眼,神色间反而是越发委屈道:“在柳叔叔的心里,果然还是青青姐排在第一位的,她那么优秀,也难怪你喜欢她了。”

“嗨。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哪个做父亲的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呢?”柳兆文摆摆手笑了一下,对上秋华楚楚可怜看着他的眼神,一时间也是有些神色怔忪了。

“那我呢?柳叔叔心里,我是不是比不上青青姐啊。柳叔叔喜不喜欢我?”一脸期待的仰头看他,面前的女孩咬着唇的样子看上去极为忐忑,说话的声音小小的如同蚊鸣,潸然欲泣的眸子说不出的惹人生怜,柳兆文一颗心如同被轻薄的羽毛轻轻撩了一下,生出从未有过的悸动旖旎。

也似乎在这一刻,他才是突然觉得,眼前这年龄还没有自个女儿大的秋华,对他的依赖喜爱,似乎超越了一般晚辈对长辈的尊敬,而是有些类似于小女人的凄楚娇羞。

“你也很好。自然是喜欢的。”虽说一惯并没有那些潜规则乱搞男女关系的念头,柳兆文却是对来自年轻女孩这样的依赖心爱颇为受用,看着她,温和笑着说了一句。

秋华眼眸里透露出一些亮光来,柳兆文眼尾的余光却是扫到了正朝着两人走来的柳青青,轻咳了一声,两个人之间暧昧涌动的气氛登时消散了。

“青青姐。”脸上带着由衷的兴奋的笑意,秋华的目光落在柳青青的身上,却是有些惊讶的捂了嘴,忘乎所以道:“你的胸今天长大了好多!”

“噗……”

边上几道喷笑声传到耳边,看着柳兆文都是突然涨红着脸转身离开,秋华这才是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不好意思的抿着唇,看着脸色铁青的柳青青,愧疚的捂嘴道:“对不起啊青青姐,我又说错话了!可是你的胸真的突然长大了好多耶!看起来好饱满!”

一巴掌拍死你成么……

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此刻的柳青青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撕烂她一张嘴!

这也正是为什么开拍一个月,一个秋华都让她焦头烂额的原因,她的惊人之语能随时让自己沦为笑柄。

偏偏处在众人嘲笑的中心,她缺心眼一般的从来无所谓。

一会要拍摄的镜头里面足足有八个人,邓蓉和徐伊人又都是实力派,顾凡英气俊俏、冰淇淋台词多占了上风,涵紫韵角色讨喜可爱,就连尚平,虽然憨傻一些,可他胖啊!体积那么大,上了镜也是相当抓人眼球。

为了抢镜出彩,她刚才专门折回去换上了自己的魔术内衣,让胸部直接增大了两个罩杯,穿着略微紧身些的单长袖,在几个女生之中,立马就傲然挺立了!

原本正是得意不已,远远看见她和柳兆文说话都没有那么讨厌了,谁知这人一开口立马原形毕露,她恨不得捏死她!

此刻的秋华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傲然耸立的胸脯流口水,边上刚才听到她说话的一众人自然也是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落在她身上,尚平有些脸红的转过头去,冰淇淋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边上的涵紫韵,喃喃自语道:“我觉得她平时也就比你强些啊!怎么今天看上去……”

话音未落,听到他说话的涵紫韵已经是脸色涨红,狠狠踹了他一脚,恼怒道:“神经病,色胚!”

“唔!”冰淇淋猛地抱着脚跳起来,他对面刚才正说话的顾凡无语的收回了视线。

也是抬眼看了一下,徐伊人只能在心里默默得出一个“比C大好多”的结论,和视线碰撞到一处的邓蓉相视而笑。

抢镜算得上圈子里最稀松平常的事情,别说拍戏,就算平时参加宴会走个红毯,一众女星都是深V、露背、高开叉、透视、假摔,各种花样层出不穷,应有尽有。

穿衣服原本就是最普通的一种竞争手段,导演总不可能说,“那个谁,不要穿你的加厚胸罩”之类的话。

柳青青的手段,算的上相当取巧了,只是可惜,她遇上了秋华,每每都能让上一刻神采飞扬的她下一刻无地自容。

“真真是一对妙人儿。”邓蓉意有所指的感慨一声,视线余光里,秋华正是如以往那般,小心翼翼的看着柳青青,一脸愧疚道:“青青姐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太惊讶了嘛,就情不自禁叫出声了。”

柳青青狠狠剜了她一眼,秋华更是紧紧地咬着唇委屈低头,许卿已经拿着喇叭走了回来,声音沉稳道:“再检查一遍自己的服装,往常一样,手表、项链之类的通通拿掉,一会出现在镜头里都是麻烦!”

一众人应声检查了一遍,秋华连同一个跟组演员先是坐进了看着老旧的淘汰款大巴车里面去。

一声沉稳的“action”过后,邓蓉率先入画了。

电视剧演员里出了名的老戏骨,邓蓉的演技自然是无可挑剔,眼看着她松松挽着头发,在车门口来回走动几步,抬眼视线逡巡一下,徐伊人已经是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叹了一声。

合作《赫连王妃》的时候她扮演的是赫连煊的母妃,下嫁给王爷的一朝公主,端庄大气、雍容华贵,一个挑眉抬眼,都是让人大气都不敢出。

此刻,她饰演的是《歌尽桃花》里恶毒村妇何花花这样一个角色,集狠毒、老辣、风情、亲和力于一身。

影片最开始的热情爽朗、影片中期的诡秘阴险、以及最后的恶毒狠辣,人物形象的性格转变把握不好,就会让观众产生突兀、不舒服的感觉。

可看着此刻的她,明显是游刃有余。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我是傻瓜1225、xulin622087。叫我督公大人,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咳咳,今天更新少了啊,阿锦觉得很抱歉,但素今天木有二更了,阿锦争取明天多更一些。

因为接下来一个情节让阿锦纠结了好几天,昨晚又是被失眠折磨了一晚上,好痛苦,阿锦要好好理顺一下,亲们见谅么么哒。

然后,酱紫还能求月票不【捂脸】,还素卖萌打滚求票票好了。【顶锅盖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