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宋望/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后是秩序混杂的长途客运站,来往的人潮中,男女老少皆是行色匆匆,风尘仆仆。一身带着些地域特色的夏季长袖长裤,人到中年的邓蓉发髻松散的垂落在脑后,微微挑着眉漫不经心的私下环顾,看上去正像最普通的准备揽客的售票员。

一张脸上纵然已经有风霜雨雪的痕迹,她顾盼的一双眼睛却依旧是妩媚而泼辣,呈现出一种自然爽朗的美,十分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在她的身后,自制的挂架上,垂落着一幅手绘的山水图画,云蒸霞蔚,蔓延山色之中,一望无际的桃花连成一片,映着漫天霞光,灼灼其华的悠远意境让过往驻足的人思绪飘飞。

“好美啊。”随着一声情不自禁的惊叹声,率先走近的涵紫韵一只手不自觉的抠着唇角,亮晶晶的一双眼睛犹带着天真烂漫,看上去正是个十八九岁、心性不定的小姑娘。

“桃花谷的美丽风光可远不止于此。”邓蓉笑着说了一句,并不显露出过分热络,拿着手边的一沓手绘彩画一脸自豪道:“小姑娘有兴趣可以看看,地理风俗都是和城市里完全不一样哦!有些花卉、树木、小动物,担保你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咦。”涵紫韵更是惊喜的喊出声,目光定定的落在一个毛茸茸的动物上,激动不已道:“好可爱呀!”

娇俏灵动的女孩不一会就吸引了路过的几个人围聚过来,冰淇淋伸手将她手里的画册抢过去连连翻了几页,尚平啃着鸡腿靠近了好奇围观,背着双肩包的柳青青也是倏然驻足,目光落在了那一幅山水盛景上。

“交通有些落后,山谷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民族特色风貌,最受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喜爱了!”

“哪里?也就不定时过来一趟,整个客运站,也只有我们一趟大巴来回桃花谷。”

“三五天指定回来。年轻人喜欢探险,那些个名胜古迹有什么好看的。”

“是啊,小动物多着呢?不过离了桃花谷,其他地方估摸着是养不活!”

在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喊声咨询之中,邓蓉爽朗利落的说话声不时响起,基本上细心的照顾到每个人的情绪,同时,又利用恰到好处的音调和站位,牢牢把控着镜头。

最后入画的是徐伊人和顾凡。

徐伊人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边上的顾凡则是白衬衫配着深色的布裤子,背着画板和一个大包,依旧是挺拔悠闲,同时出现在画面里的两个人,卓尔不群的清净气质,几乎在第一时间引人注目。

毕竟,和周围息壤匆忙的人群相比,他们实在是太特别了一些。

“我觉得这个桃花谷看上去比翠云山可漂亮多了。”站在几步之外,侧头看了一眼蔓延无边的灼灼桃花,徐伊人秀丽白净一张脸因为微笑生动起来,眉眼弯弯的看向顾凡,清甜的声线带着些赞叹,落在耳边,画面里的每个人都是不由自主循声看了过去。

“哇,你们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吗?出去写生?”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一圈,涵紫韵好奇的问了一句,徐伊人正是微笑着要回答,原本站在一边的柳青青也是突然开口道:“刚才说到翠云山,你们原本是打算去翠云山吗?”

剧本里并没有的一句,被她笑着问出来也是毫不突兀,此刻的柳青青,身姿挺秀的站在了两人正中间。

饱满傲挺的曲线散发着运动女孩特有的青春活力,纵然长得并不十分出挑,此刻的她,却是凭着站位和身高,成了镜头里最主要的那一个。

“是啊,准备去翠云山玩几天的,”徐伊人回以温柔一笑,抬步朝着那一副美丽的彩绘画走过去,边走边道:“可是我觉得这个桃花谷更美一些呢?秦初,你说是不是?”

她将问题抛了回去,不等柳青青再插话,顾凡勾唇笑着问了一句“不想去翠云山了?”抬步到了她边上,一对俊男美女依旧是画面构图毋庸置疑的主角。

柳青青暗暗握了一下拳,抬步就要往几人跟前走,徐伊人却是突然扭过头去,面对着风景图笑着朝边上的邓蓉发问道:“不知道桃花谷在什么地方呢?我们最多只能去玩三五天,给家长说好了的。”

“那正好。”邓蓉爽利的接了一句,也是换了姿势方位,面朝着图画而站,镜头紧紧地胶着在了美丽的风景画上。

分明依旧是剧本差不多的对话,可同时处在镜头里,边上其他几个人都是陡然感觉到逼近的压力。

徐伊人、邓蓉、柳青青,以及时不时能插话一两句的顾凡,四个人依旧是面上带笑,可每一句话之间的间隔,以及话尾都十分微妙。

尚平和冰淇淋有些看不明白,可凭着女生的敏感,涵紫韵却是分明觉得,徐伊人、邓蓉、算上顾凡,三人说话间你来我往,脚步轻轻移动,将原本极力表现的柳青青彻底隔绝在外。

从决定跨入这一行开始,顾凡所付出的精力都是比同期学生多了许多,早在徐伊人将第一句话尾抛给他,他已然是明白了她的用心。

第一次从被动到主动,自发去掌控镜头,基本上说每句话的时候,他都是神经紧绷的。也是第一次,全身心投入到了这样审时度势的微妙争夺之中,除了紧张之外,心里更是有些意气风发。

娱乐圈从来都不是容忍退让的地方,这样的认知,在这一刻,扎根进了他的心里。

随着许卿沉着冷静的一声“卡”,画面里外的人都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下了戏,徐伊人这才是发觉自己的鬓角都是有湿,手指穿过头发,将微微汗湿的长发整个打散了一些,一抬眼对上许卿温和包容的目光,她眨眨眼,顽皮的笑了一下。

当导演几十年,几个人之间的争夺自然不可能瞒过许卿。

从柳青青第一句出来,他都是聚精会神的守在监视器前,作为主演,徐伊人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失望,作为女儿,她迅速的反应回击也终归是让他放心。

……

紧张有序的拍摄持续了二十多天,随着天气越发炎热,影视城的拍摄彻底的告一段落。

几乎是马不停蹄,整个剧组奔赴到了“桃花谷”场景所在地。

跨越四个省份,云中省清宁山区位于华夏版图西南角,省会城市“大丽”因气候温润、风景宜人,常年平均温度二十度左右被称之为“春城。”

作为国内旅游业发展最迅速的几大省份之一,云中省自然地理条件也是复杂多变,连绵不断的山脉是其一大特点。

也正是省内各地均不相同的海拔条件,形成了诸多令人惊叹的奇观胜景,“十月桃花开”正是云中省四大奇景之一。

清宁山区山脉盘旋周折,清晨夜间整片山林都是云雾缭绕,恍若梦境,日出之后,明亮的阳光却是会逐渐驱散沉沉雾霭,秀丽的山色呈现出一片浅浅深深的绿,到了傍晚,再被漫天霞光镀上一层紫金浅橙,美不胜收。

前些年被开发之后,奇异的山色曾经在国内一度掀起旅游热潮。

近几年这股热潮慢慢散去,清宁山区却是以“云雾彩霞恰相逢”、“十月桃花开”两大奇景成为云中省最闻名遐迩的风景旅游区。

下了飞机,乘坐专线大巴需要四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半途中被摇的昏昏欲睡,徐伊人在秋华辨识度极高的一声“好美哇”之后睁开了眼眸。

正是七月,连绵起伏的山脉蔚为壮观。嫩绿、浅绿、翠绿、深绿一眼望不到边,次第渐变的浓重色彩在眼前铺开,如同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水画。傍晚的霞光已经从远处漫上来,几乎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为葱郁山林镀了一层瑰丽的亮橙金黄。

徐伊人是第一次来,目光静静的落在窗外,大巴车在公路上盘旋穿行,当真是有一种“人自画中行”的错觉。

清宁,当真是一个美得不真实的地方。

“好漂亮!咱们就要在这里拍电影吗?想起来好兴奋啊!”秋华的尖叫声落在耳边似乎都不若以往令人生厌,车上原本精神迷蒙的一众人彻底兴奋起来,涵紫韵、冰淇淋甚至扯开嗓子快乐的唱起了歌。

欢声笑语之间,徐伊人都是恍惚回到了她的十七八岁。

到了地点之后一众人也是休整一天才开工,时间并不紧张,黄昏时分,专线大巴停在了山脉间地势平缓的清宁县城。

距离剧组搭建的拍摄地一个小时车程,清宁县城也是山区被开发以后逐渐落成,人口并不密集。整个县城依地势而建,家家户户都是统一的二层小楼,红漆的屋顶,白瓷的墙面,门前两侧开辟了花圃和菜圃,红花绿叶同清一色的屋舍相映生辉,整齐有序,已经是颇显成熟的风景旅游区休息地。

大巴停在了县城中心的服务区,下了车就是县城中心街道,两边摆满售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本地人热情洋溢的笑脸、清新的空气、以及天际渐渐远去的彩霞,一切都是让人觉得美好悠然,徐伊人都是有些爱上了这里。

“还看啊!吃了饭再出来逛一会也不迟。”耳边徐尧无奈又好笑的一声提醒唤回了她的心神,徐伊人勾唇笑了一下转身跟上了大部队,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声稚嫩又清脆的童声道:“妈、妈妈。”

下意识的,她第一时间回头去看,街道对面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单手抱着孩子,那一声青嫩的“妈妈”正是他怀里的小孩发出无疑,而后,弯腰在小摊前挑选物品的年轻女人笑着转过头来。

徐伊人呆愣在了原地,几乎在一瞬间,激动地泪水就涌上了眼眶,察觉到她的注视,正逗着孩子的林思琪循着感觉抬眼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遥遥对上,林思琪手上的东西掉落地面,她们同时快走了几步,紧紧地拥抱在了马路中间。

分别两年,原本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遇到,却是不曾想,会相遇在这样美丽的风景里,激动地泪水流淌在同样美丽的面容上,哽咽着松开彼此,定定的看了一眼,两人又是异口同声道:“你怎么在这?”

默契的对话又是让两人忍不住发笑,林思琪笑着道:“你先说。”

“剧组过来取景拍电影,就在县城往东走的桃花镇那里。”徐伊人笑着说了一句,转头看了一眼等在原地的徐尧,后者也是明显意外非常,伸手朝自个面前指了指,做了一个“我先进去”的手势,徐伊人笑着点了点头。

“真好。”林思琪由衷的说了一句,抱着孩子的男人已经缓步走到了两人近前。

徐伊人注意到他的步子缓慢而沉稳,却并不像王俊所说带着些微的跛。

也许是经过长时间的练习走的这样好……

徐伊人正是胡思乱想了一下,对面的男人笑着点头说了句“你好。经常听思琪提到你。”

穿着黑色的长袖T恤,单手抱着孩子,男人的另一只袖管空空如也,却是丝毫不影响他给人第一眼的好感。

橙黄的霞光已经远去,天色渐渐泛起了深青浅蓝,他一双深黑的眼眸明亮流转如通透的琥珀,几乎在对视的第一眼,都让人惊叹一个男人也会有这样漂亮的眼眸。

干净利落的短发,色泽是健康而自然的黑色,他英挺的眉形好像特意修剪过一般,弧度非同一般的齐整好看,越发映衬的一双眼眸明亮流光。

高且挺直的鼻梁下,是微微抿起的薄唇,不同于邵正泽的清冷,不同于靳允卿的幽寂,笑起来的他,是十分端正清雅的一种英俊,迷人的气质一点也不会逊色给京城名门同辈里任何一位贵公子。

如果说邵正泽疏离矜贵如山巅终年不化、高高在上的莹莹白雪,如果说靳允卿幽冷清寂如冬日夜里迎风傲霜的一株泠泠白梅,眼前的男人,正好像沉沉暮色里,那一轮光华浅淡、清明悠然的皎皎月光。

即便是眼前这样的他,都是让她发出恍惚的喟叹,徐伊人一时间有些难以想象,在林思琪的记忆里,明亮灼人的阳光下,朝着她走去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迷人气韵。

年轻的、英俊的、健康的、骄傲的宋望……

那样的相遇,定然是这世间最美好的相遇,也难怪她会说“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免费和你睡好了。”

喟叹万千,想起那样的话,徐伊人又是忍不住的轻笑道:“你好。很荣幸,终于见到你。”

“唔,叭叭。”他臂弯里孩子看上去也就比她的长乐大上几个月,一双眼睛明亮漆黑,几乎遗传了他们两人的所有优良基因。

小巧的鼻梁,弧度优美的唇,此刻圆瞪着眼睛,嘟着嘴喊了两句话,乖巧的样子让她第一时间想到素来翘着唇角“咯咯”笑的小丫头,一双眼睛里已经是不自觉流露出母爱的光辉来。

“安安,叫姨姨。”林思琪捏捏他肉呼呼白嫩的小手,小人儿抬头锁定了她的脸,哈哈笑着“咦”了一声,拖得长长的尾音更是让三个人忍不住轻笑起来。

“时间过得好快啊,你们的孩子都会说话了,安安是小名吗?”徐伊人也是忍不住捏着小人儿软软的手指,把玩着出声问了一句。

林思琪抬眸对上宋望温柔噙笑的眼眸,轻声道:“是小名,宝宝叫予安,宋予安。”

“阿泽说,我们要是有了第二个,要叫长安的。”徐伊人忍不住笑,林思琪看着她更是挪揄道:“你们家小薏仁才七个月大吧,都急着要二胎啦。”

扁着嘴瞪了她一眼,徐伊人闹了个大红脸。

长途奔波,吃过饭剧组一众人暂定在县城里休息一夜,难得见一面,徐伊人爽快的听了林思琪的建议,跟着去了他们家。

两层小楼是前屋后院的设计,一共有六个敞亮的大房间,门前的花圃里栽满了各色月季,菜圃里也是垂挂了好几种绿色时蔬,眼看着林思琪跳进去摘了黄瓜、西红柿、小辣椒,来回雀跃的动作小孩一般,徐伊人又是忍不住发笑道:“你做什么动作这样怪异,手舞足蹈站都站不稳。”

“不是啦。你不知道,这段日子草里面很容易爬出来毛毛虫啊,这不是害怕嘛。”林思琪边说话边俯身探头找成熟的辣椒,满不在乎的语调却是倏然带上些忍俊不禁的甜蜜,“原本宋望已经清理过了,可前几天下了一场雨,这不慢慢又长出来了嘛。”

“你们……”徐伊人定定的看着她,心里感动难言,一时间却又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她最落魄混沌的时候,他是坐拥万千家财的青城首富,却是为了她散尽一切,包括健康。在他沉入泥沼的时候,她成了娱乐圈潜力十足的偶像新星,却是为了他抛却所有,斩断过往。

过尽千帆,他们依旧是能这样在一起,任何言语似乎都苍白无力。

听到她感慨的语气,一只手握着黄瓜和辣椒,一只手拿着西红柿,林思琪在菜圃中直起身子来,一脸笑意的看她:“很幸福。我从来没有这么幸福过。我们已经说好了在这里生儿育女,相守到老死。除了彼此,我们原本就是别无所求的。”

“我知道。”徐伊人也是忍不住笑,透过县城灿亮的景观灯遥望沉沉夜色,这一刻,她又是情不自禁的思念起远在京城的一对父女。

也许,独一无二、无可替代,这就是爱情最让人痴迷之处。

因为是对的那个人,所以无论是荣耀辉煌,还是艰辛坎坷,总能无怨无悔的走下去。

远离了城市的灯红酒绿,夜晚的清宁县城说不出的寂静,眼看着宋望哄了玩闹的几个人去休息,徐伊人看得都是有些呆。

林思琪有痴傻的妈妈和弟弟,两个人基本上都是孩童的智商,吃完饭以后就在门外笑着闹着不肯睡,也只有宋望声线低柔的哄劝能让两人彻底安静下来,乖巧的如同幼稚园见了老师的小学生。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也许都无法想象,一个骄傲的,含着金汤匙长大,从小众星捧月的男人,能为了心爱的女孩,温柔耐心至此。

“原本在我去了京城之后,一直都是他在照顾妈妈和弟弟的。”林思琪说话的声音里显然有愧疚懊恼,低低道:“我最后悔的,莫过于当初被他吼着骂着就离开,不过还好,现在是这样的。”

她轻轻地语调说不出的庆幸,对上徐伊人,又是由衷的笑道:“你们的结婚视频我有看哦。伊人,邵总裁真的很爱你。其实第一次在江家的时候,我是能感觉到他对你的护佑。想不到你们竟然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太难得了。”

她大而灵活的眼睛里都是由衷的祝愿,微笑的看着她,徐伊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道:“不。其实我们不是青梅竹马。思琪,也许这以后再没多少机会见面了。其实,你可以叫我依依。”

“依依?”林思琪显然一时间疑惑起来,眉眼温柔的笑着,感受着山间夜晚清新柔和的微风,徐伊人语调轻缓的说完,看着她的林思琪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天哪,你……”深呼吸完吃惊的说了一句,似乎突然间想到什么一般,林思琪又是扑哧笑道:“好奇妙。真的好奇妙。你知道吗?拍摄《赫连王妃》的时候,我还在想,谁脑洞这么大,能想到灵魂穿越时空这样的事情。可现在却突然觉得,世界这么大,真的是无奇不有啊!”

“清宁有十月盛开的桃花,你有死而复生的奇迹,我能在最困难最绝望的时候遇到宋望,”语调顿了一下,她唇角的笑意愈深,一脸憧憬道:“也许有一天,妈妈和弟弟都会好起来。上天关了一扇门,总会给我们留着一扇窗,只要坚持不放弃,所有的事情都还有希望,对不对?”

“嗯。”徐伊人看着她明亮的眼睛重重点头,两人相视而笑,她裤兜里的电话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手机信号并不稳,邵正泽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发视频,小长乐欢腾的嗷叫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林思琪笑着打趣了几句,道了晚安,先行回房去。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房间里已经是一片安静,脚步缓缓地走到了床边,宋望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又是轻手轻脚的脱了衣服鞋子钻进被窝里去。

“才睡着啊?”趴在他身上探过头去瞄了两眼,小鼻子小眼睛的人儿歪着脑袋朝向了一边,宋望勾唇笑着点了点头,声线低沉道:“怎么不多聊一会,你们难得见一面。”

“邵总裁和小宝宝打电话来了,估摸着时间会很长,我就过来了。她们的剧组会呆到年底,以后也是能见到的。”林思琪语调轻轻地回答着,一只手已经顺着他的腰身游走到他的胸口,嘟着嘴就过去亲他。

无奈又宠溺的笑了一下,宋望伸手直接捂上了她的嘴,比着口型道:“安安才刚睡着。”

眼睛里泛着柔和灵动的波光,林思琪定定的看着他微翘的唇角,用舌尖一点一点的亲吻他的手心,手心一片濡湿,她又是一点一点的舔上他略带薄茧的指腹,也不说话,两个人的目光已经是深深的交织在一处。

宋望移开了手掌,转而扣上她光滑的后颈,将她重重的拥向了自己,两个人的唇瓣磕碰在一起,辗转摩挲起来。

从十六岁开始,整整十年,这样的亲密纠缠有过无数次,他们对彼此都太过熟识,林思琪发出含糊不清的一个音节,宋望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酣睡的小人儿,伸手拉过被子将她的音量减到最小,拥着她猛地翻身而上。

林思琪崩溃尖叫的时候,他伸手过去紧紧的捂了她的嘴,挣扎的人儿在他手心里毫无章法的啃咬着,宋望抽开手转而用双唇堵住了她的声音。

清宁的七月并不炎热,可即便是在夜里,热烈纠缠的两个人依旧是大汗淋漓,林思琪慢慢的停了声音,宋望激烈的亲吻也温柔轻缓许多,良久之后,亲着她的脸颊,声音悠悠的唤了一声:“思琪?”

“嗯。”也是有气无力,抱着他的腰躺在他的怀里,带着些自然卷的长发海藻一样的铺开在他的手心里,宋望修长的手指从她柔软的长发间穿插而过,汗湿的发让他一颗心都是熨烫温软。

宋望低声的笑,埋头在她的脖颈,手掌从发间移到她的脊背之上,流连过她玲珑紧俏的曲线,将她紧紧的拥抱着。

“我好想你。”李思琪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话,带着些呢喃道:“很奇怪啊,每一次在你身边,我还是觉得自己好想你。宋望,你说我为什么这么爱你,其实有时候我觉得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爱你。人群簇拥着你,你笑着从阳光下走过来,明亮的阳光、喧嚣的人群都好像你的布景一般,后来在学校里,每一次太想你的时候,那样的一幅画面都是我所有的安慰。我以为自己挣更多的钱,你过上以往那样的好日子,就不会那样暴躁懊悔。我一度还以为,是因为后悔了,所以你才赶我走。很傻是不是?其实你比我还要傻……”

将她稍微松开一些,宋望又是在她呢喃着说话的唇上重重吻了两下,微笑道:“傻姑娘,过去的都过去了,还说那些做什么?”

“我知道。只是每次想到你受的苦,我就觉得难受。”林思琪说话的声音里一时有些哽咽了。

目光深深的注视着她,即便在夜里,他的眼眸也是漂亮通透,流转光辉,很久没有说起过这样的话,他也自然是明白,是因为徐伊人的到来让她突然间就生出这样诸多的情绪。

伸手抹掉她的眼泪拥着她,他也是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曾经痛心欲绝的一刻,奔波在青城的大街小巷,一次一次的面对上那些陌生的男人,被人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打量的时候,他没有那样痛过,生生被打断一条手臂,甚至将她吼远推开的时候,他也没有那样痛过。

因为他知道,他在慢慢的给她铺开光明又充满希望的未来,她会过上她所憧憬的最普通又正常的生活。

可是那一刻,看着他的女孩将所有屈辱的过往在所有人面前展开,看着她一道一道的撕扯着伤疤,再说出那些事情,她的每一字每一句,却是像利刃一样的,深深扎进他的心脏,让他千疮百孔,心疼心痛到肝肠寸断。

在电视上看到她微笑、流泪、鞠躬、告别,那一刻他复杂痛楚的心情现在都是不愿意再回想一下。

“你说的那些,我从来都不觉得苦。”宋望摸着她的脸低笑着柔声道:“思琪,你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说着话,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两个人的唇又是凑到一处,辗转纠缠,浓重激烈的情意再一次蔓延在寂静的深夜里。

……

阳光将氤氲的雾气渐渐驱散,和林思琪暂时分别,徐伊人脚步轻快的循着印象往剧组住宿的宾馆而去。

正是清晨,整个清宁县城都笼罩在薄薄的天光里,目之所及是蔓延成一片的浓墨重彩的绿,听着远远传来的清脆的鸟叫声,她更是不自觉勾了唇,露出浅浅的柔和的笑意。

到了新地方,奔波过后的剧组一众人缓过神来,自然也是被美丽的风景所吸引,兴致不错的喝了些当地特色的桃花酿,徐伊人早早到了宾馆,一众人还是并不曾醒过来。

三楼最里边的房间里,柳兆文宿醉刚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侧头,目光落到身边依旧酣睡的秋华白净的脸颊上。

他被狠狠地吓了一大跳。

震惊不已,他揉着太阳穴痛苦的寻思了一下,这才是想到昨天夜里,自己正糊里糊涂的要睡觉,收到了这丫头的短信,说是到了陌生的地方睡不着,一个人觉得怕。

根据房间大小不同,剧组一众人有的是单人间、有的是几人间住的比较乱,他提出让她找谁换一下先凑合一宿,这丫头却说过来找他聊聊天就好了。

也是心里存了一些暧昧的心思,可他原本所想的也就止于暧昧而已,哪里能想到,吻着摸着两个人就滚到了床上去。

她还没有自个的女儿大,柳青青还跟着一起拍戏呢。

想到这些,柳兆文简直一个头两个大,连忙伸手推了推熟睡的秋华。

闭着眼发出嘤咛一声吟哦,秋华抱着被子转身朝他,光裸的肩头脊背都是落了一个又一个的红痕,昭示着昨夜两人无法抵赖的亲密关系。

“小华,小华,醒醒了。”柳兆文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唤了两声,秋华胡乱的伸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打到他的手臂,原本就紧张的柳兆文一下子压到了她的身上。

双唇贴在一处,秋华无意识的伸舌头舔了一下,柳兆文猛地咽了一下口水,又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

胡乱的纠缠着,秋华媚人青涩的吟哦声落在耳边,柳兆文又是陡然惊醒,下意识立刻对上了秋华悠悠转醒的眸子。

“柳叔叔?”习惯性的称呼在此刻反而是让他产生一种奇异的刺激和满足感,温和的神色间却是愧疚不已,转头道:“小华,我,我昨夜喝多了。你过来发生些什么事这会都是有些糊涂。你,你别怪我,哎,我也是混账!”

柳兆文话音落地,猛地伸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刮子,秋华连忙去拉他的手,却是突然间紧紧蹙眉道:“啊,好疼。”

“怎么了?”柳兆文一时间又是着急,秋华却明显羞窘不已,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压低声音道:“你昨晚太疯了,我……我……”

柳兆文又是愧疚又是怜惜,秋华却是继续咬着唇轻声细语道:“听人说第一次都会很疼的。我,也不是你的错。”

柳兆文彻底呆了……

秋华却是顺势扑进了他的怀里,声音柔柔道:“柳叔叔,我不怪你的。我喜欢你啊,喜欢的人就是可以做这样的事,发生这样的关系的。只是你以后能不能稍微轻一点,我现在都没办法活动了。”

“你,你……”温香软玉在怀,柳兆文此刻却是彻底的觉得怕,尤其她说话的语气没有一点的矜持和羞耻,看着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天真欢喜,就好像彼此之间发生这样的关系再正常不过。

他有老婆孩子啊!

柳兆文觉得眼下的年轻人的爱情观当真是很有问题,苦着脸无奈道:“小华你说什么呢?昨夜是意外,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而且我年龄这么大,你青青姐都比你大两岁,咱们以后怎么能继续犯错呢?快别说这样的傻话了,传出去咱们就都完了!”

“那有什么关系啊?我六阿姨比我年龄还小呢,才刚好二十岁。”秋华不解的看了他一眼,柳兆文一时间被她绕的有些糊涂,蹙眉道:“什么六阿姨?”

“就是我爸爸的小老婆啊!”秋华瞪大眼睛笑着说了一句,如数家珍道:“我爸爸有五个小老婆呢?最小的也就才和我一样大嘛。妈咪说男欢女爱是这个世界上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以前的男人都是妻妾成群的。”

柳兆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她话里的意思更是让他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发问道:“五个小老婆?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不对,关键是,你妈妈,她是哪里人?”

“我妈咪不是华夏人啦。她是R国的。长得好漂亮,性格也好好的,尤其她特别听话懂事,我爸爸可疼她了。”秋华与有荣焉的说了一句,这一刻的柳兆文,才是深深意识到为什么整个剧组都觉得秋华怪异了。

她从小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家庭里啊!简直难以想象!

“妈咪说爱一个人就要身心交付,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我觉得很有道理啊!柳叔叔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之外最疼我的男人了。我觉得我很爱你啊!反正比青青姐爱你呢,女儿长大了都是别人家的,老婆才是自己的,所以柳叔叔你以后多爱我一些好不好?我会好好跟着你的。”秋华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着,柳兆文脑子里却是彻底的成一团乱麻了。

六个老婆,想也知道她富甲一方的爸爸私生活有多么混乱,偏偏又来了一个R国的妈妈,灌输了这些都是什么的奴性思想。

和本国一夫一妻的法律不一样,R国虽与这边只隔着一道海域,却是依旧允许一夫多妻的,上流权贵三四个老婆也都是常有的事情。

甚至许多家庭里还保留着古旧的传统,妻子要跪迎丈夫回家,日常起居更是要伺候的无微不至。

有这样根深蒂固观念的妈妈,也难怪能将秋华养成这样天真到几乎愚蠢的性格了。

柳兆文有些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神色严肃道:“小华,事情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咱们国家的法律是不允许一夫多妻的,咱们眼下的关系,是,是……”

纠结了几遍,他飞快的开口道:“是不道德的,你明白吗?不是正大光明的关系,我有家庭,并不能随便的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

“不用那么麻烦啊!我的五个阿姨都没有和爸爸结婚的,可她们都心甘情愿的呆在爸爸身边啊,而且她们关系可好了,每天一起逛街买东西做美容,相处很融洽的。”

秋华歪着脑袋寻思着说了一句,又是急忙道:“不过那些事情我都不喜欢,我就是喜欢你嘛。能陪在你身边有你疼我就很好了。只是我希望你把爱我放在第一位就好啦。青青姐,就勉强放到第二位吧,她早晚都是要跟了别的男人的。”

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像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般,柳兆文与她鸡同鸭讲,这一会,才是突然反应过来他到底给自己招惹上了什么样一个麻烦。

郁闷不已,他捡起地上的衣物胡乱的往自己身上套,门外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54647856、qquser8567061。钱小多eve,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咳咳,继续求月票,关于求月票这个阿锦说一下哦,暂时木有的亲亲们也不需要觉得有压力呀,咳咳,有的话投给咱们影后阿锦就很感激很开森了。这个月其实表现不好,但素亲亲们对阿锦的支持和爱护,还素超乎阿锦的想象,心里其实已经很感动了。

话说,失眠了好些天,昨晚才突然意识到,这个素因为阿锦码字的时候一直喝茶水的缘故。因为阿锦是零食控啊,码字的时候一直叼着棒棒糖,结果奶奶就一直在边上添茶水,一杯又一杯,简直都不能计算一下午要喝掉多少杯,泪奔鸟逗比鸟,阿锦都被自己蠢哭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