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争夺/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色一怔,柳兆文条件反射的抬头,原本拎着的裤子直接落到了脚下,秋华却是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门外又是响起了三下敲门声,柳兆文的魂都快被她吓飞了,拉着脸连忙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秋华吐了吐舌头笑了一下,柳兆文烦躁不已,轻手轻脚的提了裤子。

“兆文,青青?”外面的许卿连敲了两下都是没有人开门,寻思着隐隐的笑声,只以为柳青青在屋子里,微微拔高了声音叫了两人名字。

原本要假装不在的柳兆文彻底的六神无主,要知道,许卿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的,被他发现自己和剧组的小姑娘乱搞在一起那还了得。

先不说其他,就是自个这张老脸也挂不住啊!

又是担心他继续在门外敲门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柳兆文只得紧张兮兮的对秋华比着口型道:“穿衣服,穿衣服!”

眼看着秋华这下才慢吞吞的将衣服往上套,柳兆文苦着脸到了门边,唤了一声:“许哥?”

“起了吗?过来叫上你吃早饭。”许卿温声说了一句,听到里面柳兆文传来一句:“青青买下了,要不许哥一起吃点。”

说话间房门微微打开了一条缝,许卿正要说“不用”,一抬眼,对上快步到跟前的柳青青明显愣了一下。

认识十几年,柳兆文原本对许卿就颇为了解,开门说话也不过是虚晃一下,看见许卿的脸刚好松了一口气,房门却是“啪”的一声响,柳青青直接抬脚踢上房门,快步进了房间。

被门板狠狠撞了一下,柳兆文暗道不妙,连忙紧跟着柳青青追了进去,门口站着的许卿一脸严肃的跟上,柳青青已经一把将刚好套上衣服的秋华从床上撕扯了下来。

“贱人!”柳青青狠狠一巴掌甩过去,怒斥一声,刚穿好衣服的秋华被扇的眼冒金星倒在床上,回过神来又是一脸怒容的直接起身反手甩了她一巴掌。

一贯都是可怜兮兮的样子,柳青青如何能想到眼前这样明显做了错事的她反而理直气壮,也是猝不及防,被她一巴掌扇了个正着,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你还敢打我?”晃了一下身子站稳,柳青青捂着火辣辣一张脸声色俱厉的斥了一声,秋华反而是义正言辞道:“我跟了你爸,原本就是你的长辈了。你不叫我阿姨反而上来打我一巴掌,我还手怎么了?这样一点教养也没有,甩你一巴掌都是少的。”

理直气壮的言论让柳青青被狠狠噎了一下,边上插不上话的柳兆文都是叹为观止,刚进了房间,许卿已经是脸色铁青了。

“不知廉耻,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小贱人!”柳青青“啊”的尖叫一声,想起以往丢脸的那些事,直接扑了过去,揪着她厮打在床上。

“小姑奶奶,两个姑奶奶,赶紧给我停下。”柳兆文着急火燎的说了一句,眼看着房门半开着,又是急急忙忙跑过去关了门,再次折回来,伸手过去就将床上撕扯的两个人往开拉。

原本心里憋屈了许多日子,柳青青下手根本不留情面,巴掌扇脸蛋,手指抠脖子,腾出手又是揪着她的头发来回扯。被她发疯的样子刚开始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秋华也是拿脚胡乱蹬着她,使不上力,索性直接凑到她脖颈,一口咬上了她的皮肉。

“贱人,我让你不要脸,让你装X。”被她狠狠的咬着脖子,柳青青吃痛不已,接二连三的斥责辱骂从嘴里蹦出来,拉架的柳兆文苦着一张脸根本无从下手,不时抬眼看一下边上站着的许卿,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紧紧咬着柳青青的脖子,秋华“噗”的一声吐了一口,口水喷到柳青青的脸上都是带着鲜血,柳青青神色愣了一下,她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左右开弓扇了好几个耳光才停下来喘口气。

“没教养的东西,不可理喻的疯婆子,我是你爸的女人,你爸的女人!”秋华趴在她耳边尖利的喊了几声,眼看着柳青青肿着脸,脖子流着血,也是狼狈不堪,这才是稍稍解了气。

从她身上跳下去,整个人却是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

喊着痛蹙着眉,又是第一时间朝着柳兆文伸手道:“兆文你扶我一把啊!我好疼的,站都站不稳。”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柳青青又是大怒,捂着脖子从床上下来踹了她一脚,秋华不甘示弱的拿脚蹬了她一下,猛地站起身又是怒不可遏道:“嘴巴干净点。你爸都要了我第一次,不!第一、二、三次!我就是他的女人!你再这么没教养的对我大吼小叫,我就,我就找你妈过来亲自教训你!”

“闭嘴!”一直蹙眉旁观的许卿忍不可忍的厉喝了一声,正愤然对骂的两个人这才是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简直是忍无可忍了!你看你们这成什么样子!你们是演员!演员!是公众人物!不是街头泼妇,我的剧组也不是你们撒泼耍横的地方!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气急败坏的斥了两声,许卿怒气冲冲的来回走了两步,目光落在柳兆文的身上,后者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去。

“许导,我和兆文是真心相爱的。”秋华不服气的委屈说了一句,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许卿又是怒不可遏道:“闭嘴!你给我闭嘴!一点道德底线都没有!做父母的从来都不知道管教你的吗?”

“我妈咪……”

“闭嘴!”秋华话音未落,许卿又是猛地将她打断,痛心疾首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没时间听你在这东拉西扯,你看这电影还能不能拍了!不能拍趁早滚蛋!免得一粒老鼠屎坏了我这一锅汤!”

原本就是严厉古板的人,此刻许卿接连不断的几句怒斥,就连边上的柳兆文听着都是觉得胆战心惊。

平稳着呼吸,许卿将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对上他青白交错的一张脸,更是痛心疾首道:“糊涂!做下这样的糊涂事,一辈子的清白名声,非得毁在女人手里啊!你忘了余明导演的前车之鉴了?!”

一番话让柳兆文脊背发凉,连忙苦着脸喊了一声:“许哥!”

许卿深深叹了一声,也是无力,摆手道:“自己做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得到这样一句柳兆文有些诧异,却也是足以让他喜出望外。

看着他长叹一声,许卿转身率先离开了房间。

秋华咬着唇一脸委屈,柳青青也是被气的不断喘粗气,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柳兆文更是一个头两个大。

……

清宁县城面积不大,县城附近也是有许多本地人直接将房子盖在周边地势较为平缓的半山腰,没有过于高耸的建筑物,剧组所住的宾馆也就只有四层。

一众人中午十点出发去桃花镇,早起的基本上都是在一楼用餐,顺带着上街小转一圈,买些小玩意做纪念。

顾凡、涵紫韵几人原本就起得早,刚让服务员撤了碗碟,几个人围着桌子嬉笑着喝茶。

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让桃花镇的桃花形成了一年开两次的奇景,却也是因此影响了桃树生长结果的正常规律,十月往后天色稍冷,每一年第二次不怎么结果不说,还会影响来年春天的一茬桃花。

当地的居民只能时刻观察着采摘,在此之外,应地制宜的发展出许多副业。

桃花酒、桃花糕、桃花茶、桃花饼、桃花笺……

基本上能从桃花衍生出来的东西,桃花镇都是应有尽有,当地居民运送聚集到清宁县城,再通过专线货车远销全国各地。

几颗形状完好的粉色花苞在滚烫的茶水里慢慢绽开,白瓷的茶杯外都印着独具特色的桃花枝,最底下是“桃花镇”的印章标志,地域文化特色几乎融入到了所有能想象到的地方。

不得不说,桃花镇成为云中省招牌旅游胜地,并不是毫无原因的。

扔了一块冰糖进去,冰淇淋率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一抬眼看见从楼梯口下来的秋华,却是“噗”的一声将一口茶尽数喷到了边上的尚平脸上。

“要死啊!”正是咽了手中最后一口点心,尚平笨拙的挪动了身子,冰淇淋已经是乐不可支道:“眼泪包,你被人打了啊!”

抬眼看了他一下,秋华没有出声,她身边的柳兆文更是苦不堪言。

一口咬定自己是他的女人,秋华也是不在意自个肿着脸,说什么都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他,而他身后,气急败坏的柳青青也是一脸阴沉的跟着两人。

原本顶着红肿的一张脸,打死她都不愿意出房间,可秋华一张嘴谁能知道翻出什么版本的花样来,她自然也是不能松懈的跟着两人。

三个人的组合看上去实在太怪异,第二眼注意到后面的柳青青,冰淇淋撇撇嘴不出声了。

顾凡和涵紫韵素来敏感,单是看着此刻柳兆文苦闷的一张脸都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涵紫韵低下头去默默喝茶,顾凡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端着茶杯若无其事的抿了一口。

倏然间安静的大厅里,只有电视画面里早间新闻主播字正腔圆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前天夜里钦州庆荷‘7·11’特大矿难事故一经发生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截至今日凌晨四时最新消息,事故已经造成五十一人死亡,三十七人受伤。目前,搜救工作仍旧在紧张进行中,事故责任方元庆集团董事长秋元盛却是在今晨露面后,被激愤的死者家属当街连砍二十七刀,不治身亡……”

“呃,二十七刀!”一动不动的盯着电视画面,冰淇淋目瞪口呆的叹了一声,循声看去的秋华却是登时呆愣在原地,声音凄厉的喊了一声“爸爸!”

大厅里所有人倏然抬眼看她,秋华腿脚一软,扑通一声,傻坐在了原地。

脑海里倏然闪过“秋元盛”的名字,一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她喊的正是新闻里不治身亡的元庆集团董事长。

“爸,爸爸!”坐在地上的秋华傻了一般的嚎啕大哭,反应过来的柳兆文才是连忙上前,伸手去扶她。

“爸爸,我爸爸。”颠来倒去,泪流满面的秋华却似乎只会说这样一句话,柳兆文勉强将她扶坐在手边的椅子上,她又是顺着椅子直接溜了下去。

徐伊人进门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坐在地上崩溃痛哭,大厅里剧组几个人面面相觑,神色愣了一下,踌躇不安的涵紫韵到她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目光不由自主瞟向了悬放在大厅一角的电视,徐伊人收回视线,正是要说话,楼梯上走下来的许卿已经是朝着身后的张石道:“找司机送她去丽北机场。”

“这戏份?”张石迟疑着问了一句,许卿略一思索,说了一句“全部剪掉”,张石神色一愣,看了一眼地上明显崩溃的秋华,点点头叹息一声,直接下楼连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扶着秋华上去收拾东西。

不到十分钟复又下楼,工作人员扶着秋华出了门,座位上拿着手机的冰淇淋却又是忍不住出声道:“呃,眼泪包的爸爸看样子死有余辜啊!”

话一出口,围坐着的几人又是齐齐看他,涵紫韵没好气的说了句“你冷血啊”,冰淇淋一脸不乐意的将自己的手机从桌面上推了过去,嚷嚷道:“你看这个帖子,她老爹一死就被人扒了老底了!五个带到人前的小老婆,二十多个固定关系的情妇,这简直挑战国民下限嘛!还有还有,你看,他们家那煤矿三年里发生多少事故!死了多少人了!就这还能一直逍遥度日,指定给上面塞了不少钱,自古不都是酱紫官商勾结嘛。这次闹大了估计一个都跑不了!”

神色静静的听着,拿着手机的顾凡也是突然插话道:“她妈妈也被砍死在家门口了。还是R国人。”

“呃……”冰淇淋又是一声喟叹,面面相觑的几个人彻底失声了。

父母双亡,依这情况家底肯定是被纳入调查范围,这人回去了想也知道等着的是怎样的惨剧。

想起她一惯委屈可怜的样子,最爱数落她的冰淇淋一时间都是有些心生不忍,抬手挠了挠后脑勺。

影片里秋华的角色其实并非至关重要,是几个年轻人中最先死掉的角色,死前还落得个被欺侮凌辱的命运。

影视城过去的一个多月拍摄里,也就火车站的一幕戏是她和众人合作,好在只是侧身坐在大巴车里,被镜头远远地捕捉到几次而已,后期剪辑的时候直接裁掉也并不会影响剧情发展。

琢磨着剧本,云和比对着涵紫韵和柳青青的角色形象,将被凌辱的一幕戏转接到涵紫韵饰演的静香一角上。

喜爱宠物,故事里静香的角色是天真烂漫女孩的代表,这样被残忍摧毁的反差能第一时间燃起观众的愤怒情绪,对她报以深切同情之时,观众对桃花谷黑暗势力的痛恨能达到一个临界点,也算是对最后的高chao颠覆一个伏笔和铺垫。

第一次担任比较重要的女配,修改后的剧本却是让涵紫韵心里无比介意。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她的这一幕戏份越来越近,自然而然的,她也是越发的愁闷不已,心事重重的样子都是引起了徐伊人的注意。

这一日下了戏,远远看见她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盯着剧本出神,徐伊人略微思索了一下,抬步到了她跟前。

“伊人姐。”抬起头勉强的笑了一下,涵紫韵下意识的握紧了剧本。

也是笑着点点头,徐伊人顺势坐到了她手边另一张椅子上,柔和出声道:“怎么这几天心事重重的,身体不舒服?”

“不是。”涵紫韵抿着唇又是一笑,对上她关切的目光,终归是有些忍不住开口道:“云编给我调整的新剧本,里面被欺负的这一幕,我不想演。”

“哦?”徐伊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眼见她难为情的低下头去,一时间了然,试探出声道:“是因为里面有裸露镜头?”

每部电影里都少不了激情戏,随着这几年影视业飞速发展,各种影片电视剧层出不穷,观众对影视作品也是挑剔了许多。

激情戏几乎是电影电视在宣传时必不可少的嘘头和爆点,恰到好处的激情戏更是能成为影片前期宣传的不二法宝,而拍摄激情戏的演员,无论主演配演,也是能更多的吸引媒体和观众的注意力,可以说是有利有弊。

云和并非为了赚人眼球的无良编剧,许卿也是相当敬业的电影导演,他们在影片创作过程中,其实并不会拍摄出低俗的激情片段来,即便是被凌辱的镜头,观众的悲愤屈辱的情绪绝对会大过对激情戏本身的关注。

真正的高境界,所有的表现手段只是为电影本身而服务的工具而已。

这也是她一开始,在以为林绮梦的角色有两处被强暴戏份,和三个男人有感情纠葛时,依旧愿意一试的原因。

毕竟,想要在这一行走的更长远,这种戏份几乎是必须跨过的一道坎。

放下了心理负担,将它当成正常的工作,它就只是正常的需要表现的镜头而已,可如果将自己带入其中,也是会产生越积越深的压力,就好像一个误区一样,陷进去,就很难再释怀。

十七岁就进入了演艺圈,到了第二次饰演配角的时候,她就是有了色诱勾引的镜头,不过是解开衣服露出肩膀搔首弄姿,都是让她颇为纠结了许多天,最后演的时候NG了n多次才勉强过关。

过往的那些窘迫纠结,此刻想起来却是让她释怀一笑,看着涵紫韵为难的神色,声音柔和的开口道:“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戏份,咱们可以找云编商量,看能不能怎么调整一下。可是,涵涵……”

声音稍微郑重了一些,她一脸认真道:“这样的镜头其实有利有弊,能想通,拍的好了,你通过这一部电影就是能收获更多的关注度,你可以更快速度的进入媒体视线,更快的成名,毕竟激情戏是电影宣传的重头,要想走的更远,基本上也是迟早都要接触到的。如果不愿意接受的话,以后接戏的时候受制约是肯定,在片场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是跟着导演的意愿走,每个人的行事作风不一样,也许你日后难免要因此被苛责。拍不拍其实都是一种挑战,你还是需要自己好好想清楚,未来总归是掌握在你的手中。”

“可是……”涵紫韵迟疑了一下,看着她声音小小道:“开机新闻发布会上,你说以后不会接受激情戏的,就连亲吻,也只和邵总裁一个人。”

徐伊人微微愣了一下,又是忍不住笑道:“是。其实这也是我一道坎。尤其眼下我已经结婚了,阿泽又是公众人物,不想让他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承受那样的目光。在国内激情戏的尺度一向也饱受大家非议,这算是我因为爱情、婚姻和家庭做出的一些妥协。可毕竟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所希望的,也正是你能遵从于自己的内心,所以说,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想清楚。”

“嗯。我知道,谢谢伊人姐。”涵紫韵似有所感,笑着点点头,徐伊人这才是放心些,先一步去休息室换装。

低着头又是将剧本翻开看了两眼,涵紫韵正是犹豫之际,一道轻笑声却是突然传到了耳边。

柳青青左右环顾了两眼,若无其事的坐到刚才徐伊人坐过的椅子上歇息。

剧组里少了秋华,这一段时间她轻松舒畅了不少,尤其是从新闻上知道因为秋华父亲的事情,中央纪委成立了调查小组深入庆荷,将贪污受贿的五六名市级领导直接拉下马,对当地领导班子展开了一次大清洗,连带着元庆集团以及秋华父亲一切产业财物都是被纳入调查范围,更是让她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悠闲下来,自然是将更多的视线又投注到了徐伊人的身上,刚才正巧在边上拿水不经意间听到几句,已经是让她意识到,她的机会来了。

邵正泽明确表示过,徐伊人是他唯一的底线,对他那一刻的表情神色印象太深刻,她从来都是不曾有自己出手的念头。

涵紫韵喜欢着顾凡,又是对顾凡的心思一清二楚,稍加点拨,定然能顺着自己的心意给徐伊人漂亮的一击。

粉丝和偶像因爱反目,想起来在娱乐圈都是一出精彩热闹的好戏,到时候三个人处在娱乐关注的风口浪尖,就算邵正泽执意护她,也是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借力打力什么的,实在是不要再方便了!

对她一向心存芥蒂,涵紫韵勉强笑了一下,并没有主动搭话,柳青青却是开门见山道:“不好意思,刚才听到你们的谈话了。”

徐伊人和她并没有刻意避人,休息区总共也就这么大,涵紫韵微微摇头,回了一句:“没事。”

看着她依旧在犹豫的神色,柳青青忍不住又是轻笑道:“其实我觉得,你并不适合这个圈子。”

一句话,成功的将涵紫韵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柳青青继续若有所思道:“娱乐圈是名利场,为了搏出位多少人都是靠着裸露抢镜,你没有发现,眼下走红毯,女星们的深V都开到肚脐了嘛。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不露总有人露,你不脱总有人脱。你穿的保守了媒体也没什么看你的兴趣。就拿眼下的沈薇和苏可儿来说,从演技上来说,沈薇更胜一筹了,得过视后,也得过新人奖,可每次一起出现少不得被苏可儿比下去,为什么?不就因为一个越穿越多,一个越穿越少嘛。”

“可是这样的争夺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想拍戏而已。”涵紫韵终归是有些被触动,苦恼的说了一句。

柳青青哂笑一声,勾唇戏谑的看着她:“你不想出名?”

涵紫韵咬着唇不说话了。

怎么可能不想出名,可慢慢的进到这个圈子才是会发现,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竞争几乎是无处不在,往上爬,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要红,更是避免不了要接触到这个圈子更多的规则。

看着她紧蹙的眉头,柳青青更是忍不住在心里一阵发笑。

毕竟,从演戏本身来说,涵紫韵并不是天赋型演员,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型,想要一炮而红基本上不可能。从长相来说,虽说也是娇俏可爱,可娱乐圈这一款的新人实在是太多了,每年有多少人直接死在沙滩上。从性格上来说,她大大咧咧之中其实暗藏着忍让退却,并非天生适合争斗。

“想出名,脱是最迅速最直接的手段。苏可儿、沈薇也都是在低谷期因此转危为安。其实这一道坎跨过去也就那么回事。”柳青青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涵紫韵却是有些迟疑道:“可伊人姐就没有这样,以前很红的唐韵也没有这样,还有邓菲菲和眼下行情不错的赵小乔,也都没有第一部戏就这样的。”

“呵!”柳青青轻笑一声,有些意外的看她,“伊人是什么身份,你能和她比吗?有邵总裁在后面,她就算是一花瓶,那指定也捧成全国最贵的花瓶。唐韵和邓菲菲进这个圈子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十年前那是什么情况,和现在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嘛。至于赵小乔,眼下行情不错倒是,可大小姐,她进入这个圈子少说五六年时间了吧,也就混到现在这地位……”

涵紫韵眉头越发紧蹙,对她话里“不脱不行”的意思却是越来越反感,想到戏份里有跟组演员直接撕扯衣服伸手覆胸的动作更是觉得一阵恶寒,虽说眼下她尚且不知道拍摄的时候到底需要做到哪一步,心里已经是更深的排斥起来。

原本就是以退为进,此刻柳青青看着她犹疑不定的神色,话锋一转,直截了当道:“你要是实在不能接受的话,我会请求云编将这一幕戏转接到我的角色上,你觉得怎么样?”

“你?!”涵紫韵又是吃惊,明显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柳青青却是自嘲一笑道:“对啊。你不愿意脱,可这对我是难得的机会,我马上二十六岁,在圈子里两年多时间了,这一个角色对我来说很关键。”

“柳导演不是你爸么?你应该不缺角色才是。”

“可是我希望我所出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自己争取到的,不想靠他。”柳青青坦率的笑了一下,看着她直接道:“这也是我不喜欢徐伊人的原因,她的一切来得太容易,女人不妒忌都不行。”

“你……”涵紫韵一时间有些不会接话了,神色勉强了许多,一本正经道:“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伊人姐她一开始也经历了好多,走的并不是一帆风顺啊!”

“一个人一个看法吧。”柳青青一副不愿意继续争执的样子,站起身笑容爽朗道:“那就这样说定了。一会等云编有空了我会先和他说一下的,也许他找你问话,你直接说不想演就行了。”

涵紫韵:……

三两句话被顺走了一个原本不想出演的一幕戏,眼看着她干脆利落的迈步离去,静下心来的涵紫韵却反倒是没有以前那样的讨厌她。

毕竟,也从来没有人将娱乐圈这样的规则直接挑明了和她说,柳青青说话很犀利,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她十分坦诚。

明知道自己是薏仁粉,还是直截了当的说不喜欢伊人这样的话,毫不掩饰她的妒忌之心。

是啊,那样的她,怎么可能不让人妒忌?

单是那样一个对她死心塌地的顾凡,每每想起来,都是让她觉得妒忌又苦涩。

徐伊人柔和带笑的眉眼,顾凡每每说到她,不自觉流露出温柔和亮光的眼眸,交替出现在她眼前,涵紫韵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1360536103*,lilin644999,叫我督公大人,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最近好些亲亲提到完结的事情哦,阿锦大概说一下哦,完结预计在两个月以内,也就素一百五十万字左右,正文完结。最近剧情进展到这里,其实阿锦也素很着急的。但是每次牵出来一个电影一些人物,总要按照思路交代完才行,因为文文前面写的其实是很详细的,时间跳的也慢,阿锦不愿意在后面让大家觉得仓促。

文文完结是个顺理成章的过程,成功的路上自然是时刻伴随着大小波折,阿锦不会拖着情节不走,但是也不会为了完结而完结,大概就是酱紫,希望亲亲们能理解,一直陪着阿锦走下去,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