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活该【温馨求月票】/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看着柳青青笑着离去,顾凡正是若有所思的蹙着眉头,边上的冰淇淋却是突然扑到了他的肩膀上,意有所指道:“班长大人,小涵这几天情绪不对劲你有木有发现?”

侧头看了他一眼,顾凡微微扬声,“嗯”了一下,却是再也没有说话。

他的注意力多半停留在徐伊人的身上,刚才也是看见她下了戏朝着涵紫韵走过去,才看到几个人这样的一幕。

开机新闻发布会上,他就坐在秋华的边上,柳青青和秋华的互动他再清楚不过,第一印象就对柳青青虚伪的声音笑容十分厌烦,再加上后来诸多事情,从感觉上来说,他对柳青青的讨厌比之秋华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看着柳青青在徐伊人之后刻意接近,心里有了些揣测,他英气俊俏的眉越发紧紧蹙起,就连一张脸,也是绷得一丝笑容也无。

“看着心事重重的,也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想家了。”冰淇淋有些怅惘的说了一句,边上凑过来的尚平也是声音委屈道:“我也想家,我想吃我妈做的酱香肘子!”

“咱能不能有点高水平的追求!”冰淇淋无语的瞥了他一眼,顾凡却是突然说了句“我去看看”,拍了拍冰淇淋的肩膀,先一步朝着涵紫韵走了过去。

“我也……”冰淇淋紧跟着就往上扑,尚平胖乎乎的手掌却是一把逮住了他的手腕,憨笑道:“不行。留下一个人和我试戏啊!我一个人老忘词!”

冰淇淋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远远看着涵紫韵对着顾凡展颜一笑,伸手挠了挠头,止了步子停在了原地。

“怎么了?”唇角牵出一个浅浅的弧度,顾凡伸手将椅子拉开些放在她的对面,微笑道:“情绪不高的样子,刚才柳青青过来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涵紫韵微微垂头,一只手揪着自个的衣角玩,顾凡略略顿了一下,“她说的话和伊人有关?”

“也不是,”涵紫韵一抬头对上顾凡洞若观火的明亮目光,又是将视线移到别处,慢慢道:“就是说了一下云编加的戏份,我不怎么想演,她可能想争取一下。”

“小涵……”顾凡的声音陡然带上些郑重的无奈,慢慢道:“每次言不由衷的时候,你都会偏过头和人说话。”

涵紫韵神色怔了一下,侧头重新对上他灼亮的眼睛。

定定的看着她,顾凡心中也是有些复杂情绪,缓慢的的开口道:“她是《逍遥剑》里狡黠灵动又尊贵无双的菱华公主,她是《鲜血染红的旗帜》里来自江南、死于战场的白露,她是《青梅竹马》里为爱成痴的云初晴,她是所有薏仁粉最疼爱并且永远守护的徐伊人。”

“顾凡。”涵紫韵咬着唇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顾凡却是定定的注视着她,继续开口道:“她不是科班出身,我们也不懂怎样的演技算得上足够出色,她每一个笑容都足以将我们感染,每一滴眼泪都足以将我们打动。这就够了。她的每一次受伤都让我们心疼流泪,在我们的心中,她足够坚强又相当柔弱。无论有多痛,她睁开眼总是记得微笑,告诉我们,她很好……”

声音清晰又缓慢,他一字一顿的说着,涵紫韵却是再也没有开口,脑海里无数画面飞快的闪过,顾凡的声音越发缓慢道:“她美丽的一面,值得每一个薏仁粉永远珍藏。永远难忘,她第一次在舞台上惊艳我们的那一瞬。我们是三十七中粉丝团,她是我们永远的女孩。”

语气顿了一下,他看着她的眼睛,一脸认真道:“这个,我们一起写的这篇文章,忘了吗?”

“我没有。”涵紫韵轻轻地说了一句,想起以往那些深深打动她的画面,情不自禁的,眼眶里涌上了晶莹的泪花。

也是看见学校礼堂舞台上跳舞的她对演戏产生了兴趣,刚到影视城参演配角就得到她笑意盈盈的引导,穿着干净的蓝衫,她白露的扮相还清晰的如同昨日,眉眼弯弯的笑容即便是三年过去也从未改变。

这样的圈子,她们所信赖所喜爱的她,原本就是难能可贵的。

眼角的泪光崩落下来,涵紫韵定定的迎上他的视线,声音缓慢又坚定道:“我没有。顾凡,我没有忘。纵然我喜欢你,可是我最初喜欢她,并不是因为你,你知道的。”

“所以,这样喜欢她的心意,永远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动摇,好吗?”顾凡认真的看着她,眼眸里有歉疚,更多是却是倏然松了一口气的安慰。

从涵紫韵的表白之后,两个人之间原本自然不可能像从前一样毫无芥蒂,再活泼外向的女孩,对上感情也是有纤细敏感的一面,他唯一所希望的,也正是不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她原本对徐伊人的喜欢。

“我明白。”涵紫韵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如以往一样歪着头对他调皮的笑了一下,“纵然有时候想起来会觉得难过,甚至突然地将伊人姐看做了情敌去对比。可是顾凡,涉及到她的事情我也是有底线的,哪怕妒忌,可这并不影响我喜爱她,将她当成我的榜样。而且……”

略微沉吟了一下,她如释重负道:“你放心,我永远不会站在她的对立面去伤害她。我们说过的,只要她在,三十七中粉丝团永远不散。哪怕她不在,三十七中粉丝团也永远还在。这些,我都记得。我也不是秋华,因为柳青青几句示好,就站到她的阵营里。”

看着她最后带着些挪揄的笑,顾凡反而是神色愣了一下,唇角的笑意愈深,无奈道:“你都发现了?”

“你们抢戏的时候气氛那么紧张,我又不是傻子。”涵紫韵无语的瞥了他一眼,喟叹道:“柳青青好胜心太强了。也难怪她刚才说我不适合这个圈子。其实也是。我喜欢演戏,可对这个圈子的许多规则都觉得畏惧,和你们男生不一样,女生总是比较吃亏的。”

“这意思,是你不准备接受云编给你加的戏份了?”顾凡微微挑眉看着她,涵紫韵耸耸肩弯唇笑道:“原本我的初吻,是想留给你的。可是你不要,我还想留给以后相爱的男生。至于其他的,我爸妈原本也不愿意我进这个圈子,拍完这个电影再说吧,也许我安安稳稳找个其他什么工作也不一定。”

话赶话说到这里,涵紫韵却是突然觉得豁然开朗。有时候,原本喜欢的事情,说放下似乎也只在一瞬。意识到演戏所带来的压力大过了欢喜,这几日的她原本也不止一次的想过就此放弃这个爱好。

目光落到有些诧异的顾凡身上,虽说心里依旧有遗憾和苦涩,可眼前的男生从来都未曾属于过她。默默地追逐了好几年,这段感情原本就是疲惫大过喜悦。也许,放下只是时间问题。

涵紫韵对着他眨眨眼笑了一下,又是突然想起柳青青的话,犹豫道:“柳青青刚才说要去找云编说戏份的事情,要是我不拍的话,这一幕戏应该就是转接到她的角色上了。”

“被强暴的戏份?”顾凡无语的笑了笑,“既然她喜欢,让她去好了。反正她最多也是个配角,怎么蹦跶也不会越过伊人去。”

“呃。”涵紫韵也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跟着点头。

……

前后历经三个月,构建的“桃花谷”场景基本上都是严格契合原著,看上去颇具特色的木石结构屋舍。

正值八月,也并非桃花镇的旅游旺季,搭建的场景错落在稀疏的树木间,徐伊人恍惚间都是会产生一种错觉,被时间遗忘的桃花镇,也正是小说里那一个美丽的恍若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姜几许的小说里,现实社会中的地名并未出现,剧组的拍摄工作又一直忙碌,因而即便偶尔猜想,她倒是也并没有时间去专门求证。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手中握着的相机镜头画面里,出现了许卿温和笑着的一张脸。

“爸。”将相机放下来笑着叫了一声,许卿点点头,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相机上,微微挑眉道:“什么时候开始对摄影也感兴趣了?”

“在这里也没什么其他娱乐,休息的时候刚好学学。”徐伊人眨眨眼笑着说了一句,目光落在她明亮而干净的眼睛上,许卿又是温和笑道:“拍几张我瞧瞧。”

“是。”徐伊人调整角度,认真拍了几张,将相机取下来递了过去,许卿神色专注的一张一张往过翻看。

“角度选的还不错,”指着其中一张照片笑着说了一句,看到下一张许卿又是微微蹙眉道:“这个不对。这棵树怎么能立在画面的正中间?这样的构图有问题,美感不足,摄影理论上来讲,你将它放在画面三分之一的位置才合适,偏左偏右都会好上许多……”

许卿指着照片一本正经的解说着,看着他鬓角一片花白,徐伊人却是一时间有些悲从中来。

到了桃花镇一个月时间,除了休息时间,基本上他剩下所有的空当都在给别人讲戏,两个副导演、摄影师、灯光师、道具师、主演、配角、甚至群众演员,就好像,在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知识尽可能的传授出去。

徐尧、顾凡、还有她,算得上他重点关注的对象。

“爸。”徐伊人刚是开口唤了一声,身后张石的声音却是远远从喇叭里传了过来。

“走,开工了。”将重新递到她手中,许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是转身大跨步往拍摄的地方去。

下午拍摄的第一幕正是常欢被害前惨遭凌辱的戏份,两个人一路过去,柳青青和两个跟组演员已经是换好衣服上了妆。

剧本里柳青青饰演的常欢是运动型女生,心性十分坚韧,陷入危险之后,也是经历了佯装害怕、顺从、逃跑、被捉这样一个过程,在桃花谷生活了多半年时间。

此刻并非一开始的休闲装,她穿着桃花谷居民惯常的上下两件宽松夏装,大印花的图案,轻薄的布料,走起路宽松的七分裤裤腿都是会呼呼扇风。

因为前面是逃跑被捉的戏码,此刻她头发蓬乱,衣袖和裤腿都是有刻意撕扯划破的痕迹,脸上也是装扮出擦伤和红肿,唇角残留着干涸的血迹一直淌到了脖颈,看着颇是有些触目惊心的狼狈。

看着她的扮相,许卿满意的点了点头,朝着边上经验尚算丰富的两个跟组演员开口道:“一会将人拖到草垛边,左手按着左胳膊,右腿压着右腿,右手将肩膀处的衣服撕烂,埋头到脖颈右侧咬一口……”

年近四十的两个跟组演员连连点头,许卿又是多嘱咐了两遍,朝着柳青青开口道:“先用右腿蹬,被压制以后胡乱挣扎就可以,注意眼神一定表现出悲愤屈辱,按着角色的性格,可以不用哭喊,最主要的挣扎的动作一定要激烈,明白吗?”

“知道了,许导。”柳青青笑着说了一句,唇角干涸的鲜血看着十分诡异,边上围聚的工作人员发出一阵喷笑声,冰淇淋朝着涵紫韵小声嘀咕道:“还好你不要演,这形象看着女鬼似的。”

涵紫韵撇嘴瞪了他一眼,边上的顾凡都是忍不住轻笑一声。

“许导讲戏比一般导演详细许多,”徐尧却是回味着许卿的话,朝着边上的徐伊人低声说了一句,回头看见的许卿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你们两个留下,其他人暂时出去,摄像师,确定好角度准备开拍。”

激情戏清场是惯例,一众人点头退出了院子,许卿一声沉着的“action”之后,现场倏然间安静了下来。

画面里,柳青青蓬乱着头发歪靠在房门外面,一双手被粗绳捆缚着,手背上斑斑擦伤十分明显,入画的两个跟组演员粗噶的笑声传到耳边,看着他们虎背熊腰的站在柳青青面前,院子里的气氛倏然紧张起来。

低矮的屋檐、两个粗壮的大汉铁塔一样的背影留在镜头里,但是从画面构图上已经给人带来无形的压力和窒息感。

“这下怎么不跑了?!”

“小娘们性子烈得很!”

两个大汉对看着邪笑了一声,立在左边的一个直接伸手拽着柳青青的头发就往院子里的草垛拖去,柳青青激烈的蹬腿挣扎了两下,脚上唯一的一只鞋子也是因为她的动作而留在了半路上。

白嫩的一只脚、先前因为逃跑落了鞋子被划破的脏污的一只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路划拉过尘土飞扬的地面,简直让人一颗心都能揪起来。

外面围着监视器的一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涵紫韵紧张的捂着心口,一双眼眸里却明显流露出庆幸来。

演戏原本就是苦差事,跟组两个多月,她原本的兴趣当真是慢慢磨掉了许多。

随着“撕拉”一声响,画面里的柳青青刚是露出半片白花花的肌肤,整个人却是猛地颤抖挣扎起来。

过于激烈的动作正是让一众人由衷的感叹她的投入,原本只闷声挣扎的柳青青却是“啊”的一声尖叫划破了窒息一般的宁静。

“蛇!”压制着她的男人被她的声音差点刺破耳膜,一低头,却是发现一条滑溜银白、鳞片泛光的小蛇从她腿下窜了出来。

突发状况将外面看着监视画面的一众人吓了一大跳,院子里一众人才是堪堪反应过来。

徐尧急声喊了一句“小心”,急速逃窜的小蛇却是晕头转向的撞到了徐伊人光裸的脚腕,轻嘶着啃噬了一口。

突然传来的刺痛让徐伊人紧紧皱眉,边上反应过来一众人拿着手里的东西凑过去敲打,小蛇刺溜一声顺着众人脚底窜出院门去。

“伊人!”

“伊人姐!”

一众人着急慌乱的围聚到了徐伊人的边上,脚腕发痛,她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扯动唇角对一众人微笑了一下,看着伤口的冰淇淋却是猛地大喊道:“青、泛青了,有毒的!”

笑容僵在了唇角,徐伊人一时间都是有些紧张起来,围聚进来的张石更是满头大汗道:“倒三角头上带黄斑,周身白溜泛光,可能是七步蛇,别动了。不敢移动,赶紧撕布条将小腿扎起来!打火机呢,赶紧用打火机燎一下伤口。”

“有,我有。”俯身看了一下,顾凡手指打颤的将裤兜里的打火机掏了出来,递了过去,张石刚一俯身,一道凄厉的尖叫又是突然将众人惊了一惊。

“疼,好疼啊!刚才那条蛇咬了我一口!”柳青青声音痛苦、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一众人这才是突然想到刚才的小蛇从她的腿下钻了出来,柳兆文跟几个工作人员又是连忙围了过去。

“屁股,在我屁股上咬了一口,好疼!爸,真的好疼啊,疼死我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柳青青歪着嘴一声喊却是让一众人倏然愣了一下,看着她一时间面面相觑。

咬哪里不行,咬在屁股上,这得怎么查看才好!

“不敢耽误了!听当地人说七步蛇毒素流窜非常快!”刚才扮演施暴者的群众演员着急火燎的说了一句,直接伸手将她翻转了一下,扒了裤子查看起来。

接近股缝的位置已经明显红肿,几对齿痕非常明显不说,细看这下更是有一根毒牙陷进了皮肉里,柳青青的伤口明显比徐伊人严重了不知多少倍。

柳兆文倒嘶了一口气,张石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徐尧,急忙说了句“灼烧一下伤处,小刀划开,按着小腿先将毒素逼出来些,医生今天没在剧组,得抱着人先去镇上医务室。”

话音落地,又是着急的朝向边上的顾凡开口道:“你现在就快跑去镇上找医生,一会可以在半路上让医生紧急处理。”

“是。”额头上都是汗,顾凡急急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张石又急匆匆到了柳青青边上。

只一眼已经是大惊失色,连忙开口道:“腹部和大腿赶紧扎起来,她不能再等了,烧了伤口得赶紧划开,将毒牙挑出来才行!”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院子里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气,工作人员急急忙忙进出着找工具清水。

蹲下身去,查看了一下徐伊人的伤口,拿着打火机,徐尧却是根本不忍心对着她的脚腕动火,英挺的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别看了!”许卿焦急的催促了一声,也是心疼不已,看着徐伊人安慰道:“别怕,灼烫可以让毒素变质,你忍着点疼。”

“嗯。”徐伊人神色也是紧张,咬着唇应了一声偏着头朝向另一边,余光里徐尧低下头去,想象中的灼痛却是并没有传来。

温热柔软的唇落到了她的脚上,一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徐尧面不改色的朝着边上吐了一口。

“水。”边上的许卿拿过水瓶连忙递到了他跟前,快速地漱了口,徐尧又是低下头去,徐伊人愣神的看着他,他的唇毫不介怀的落在自己的脚腕处,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原本就是突然撞上,她的伤口看着发青,却也是并不十分严重,不一会,地上的血迹已经是呈现出鲜艳的红色,一众人长长吁了一口气。

她背后,柳青青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张石脸色紧绷着划破了她的屁股,用刀尖将毒牙挑了出来。

大汗淋漓,柳青青一头长发都是像水洗过一般,屁股暴露在众人眼前的羞耻感都是丝毫无暇顾及,刀刃划破皮肉的痛楚已经是差点要了她的命,偏偏张石有些犹豫的声音再一次落在耳边:“兆文,这毒液怕是也得吸出来才保险一些。”

吸毒液!女儿的屁股上!

哦!不!

柳兆文为难的跌坐在了地上,目光都不知道落在何处才能避免此刻的尴尬,趴在张石的腿上,柳青青更是羞愤欲死、痛苦不堪。

“我来好了!这么僵着也不是回事!”热心的跟组演员果决的说了一句,两只手掰了上去,直接覆唇在她的伤口上。

短短几分钟,却是因为她的伤口实在太不是地方,看着的一众人都是觉得煎熬不已,柳青青更是羞愤恼怒差点气晕过去。

从小性子别扭,她到现在还是清清白白一个姑娘家,跟组的男演员年纪看着最少也有四十岁,竟然趴在她那么私密的地方吸了一遍又一遍!

哦!不!

柳青青气急攻心的痛晕了过去。

简单的处理过后,一众人都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将两人送到了镇上的医务室打点滴。

“以后紧急救治的时候可以用刀尖在伤口附近挑破米粒大小的皮肉,挤压排出毒液,用嘴吸危险了一些。”挂了针,中年医生温声嘱咐了一句,立在床头的许卿又是焦急发问道:“还需要再用点什么药不?”

“用了抗蛇毒血清,基本上也就不碍事了。这个伤口浅,毒素清理的及时也干净些。输液两天就差不多,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开点外敷的药用上几次。”医生笑着说了一句,目光落到边上坐着的徐尧身上,赞许的点了点头。

“谢谢医生了。”徐伊人靠坐在床头,笑着说了一句,医生又是摆摆手道:“没事。七八月山里蛇虫是多了些。咱们这方圆都是桃树,又是旅游景区,情况已经好许多了。”

许卿心有余悸的点点头,站在床边的顾凡、涵紫韵几人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同在一个病房里,相比之下,旁边床上的柳青青就是可怜了许多。

张石原本就是个急性子,在跟组演员吸了毒素以后,为保安全起见,也是像医生说的在柳青青屁股上挑破了好几处排毒,气晕过去又痛醒过来,柳青青凄厉的尖叫声几乎划破了桃花镇的天空。

此刻,整个人平趴在病床上,素来心智坚强如女汉子,这一刻她也是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屁股上被开了深深一道十字,有多痛当真是谁开谁知道,尤其眼下她根本没办法上洗手间,别说用力了,挪动一步都不行。

忍着痛不敢喝水也不敢吃饭,植物人一样的趴着动都不敢动,当真是再委屈痛苦没有了。

抛开这些都不谈,单是被一众人看了屁股,又被老男人掰着吸毒液,想起来都是让她恨不得直接一头撞死在墙壁上,直想将那一条混账蛇碎尸万段。

最最让她难以接受的,徐伊人不过是被轻轻咬了一下脚,就是有娱乐圈一线男神不由分说的帮她吸毒液!

那是脚啊!

怎么一只脚也能享受到男神亲吻的待遇!

要知道,眼下娱乐圈多少女人日思夜想的也不过是想着能和他一起搭戏而已!

竟然用那么性感迷人的薄唇去亲她的脚,真是想想都要让人发疯了!

尤其不过小小一个伤口,竟然上到导演、下到群演,眼下就连一个破落地方的乡野医生都围着她嘘寒问暖。

她的屁股呢?屁股受了那么重的伤算怎么回事?

自己的亲爹都是不愿意帮自己吸毒液,被一个跟组演员揉弄玷污的不成样子!

一用力伤口就要扯开,可她总不可能一直憋着不上厕所啊!可是一用力伤口就要扯开,她到底要怎么上厕所啊!

两只手抱着枕头压在脑袋上,想起自己接下来的悲惨生活,柳青青哭的更大声了。

一众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除了她老爹柳兆文苦大仇深的垮着一张脸,许卿面色严肃的端着一张脸,其他人包括徐尧在内都是忍不住的低头憋笑。

并非铁石心肠,可一想起她被咬的那个地方,就忍不住想笑有木有!

简直憋都憋不住啊!

……

柳青青疯狂的妒忌在夜里十一点的时候达到了最高chao。

疼的睡不着,病房的门轻轻响了一下就是让她下意识侧头看了过去,不过一眼,整个人都是彻底的呆愣了。

西装笔挺的三个男人先后进来,月辉的怀里更是露出一个小脑袋,小人儿滴溜溜的黑眼珠四下好奇的乱转着,最当先的邵正泽几乎是一眼就瞧见了隔了她一个床位睡着的徐伊人,缓步走了过去坐在她床边,他白皙修长的一只手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

十一点!

从受伤到现在九个小时,京城到这里最少七个多小时,算上从家里到机场的距离,时间掐得太准,一分钟都没有耽误有木有!

他带着孩子风尘仆仆的来看她!

她竟然香香甜甜的在睡觉!

柳青青不敢置信的在心里嚎叫着愤怒着,却是因为自己的样子实在太狼狈,将脸颊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都是不敢再看过去。

睡梦里感觉到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她的脸,徐伊人咕噜呢喃了一声“阿泽”,双手抱着他一只手继续睡起来,迷迷糊糊中感觉不太对,她睁开眼对上邵正泽英俊含笑的眉眼。

做梦了?

又是神色迷蒙的呢喃一声,正要换个姿势闭眼,从月辉怀里探出头的小家伙却是欢腾着朝她扑过去,稚气青嫩的喊了一声“妈妈!”

徐伊人唇角露出甜蜜满足的笑意,小家伙连喊了两声“妈妈、妈妈”,月辉笑着将她递到了床边放在她怀里。

“阿泽?”香香软软的小人儿顺着邵正泽掀开的背角一咕噜扑到了她怀里,太过清晰的感觉让徐伊人睁大着眼睛看了不停往她怀里捣鼓的小人儿一眼,房间里的三个男人忍不住发出一阵低笑,旁边床上躺着的徐尧清醒了过来。

电影原本就是环亚投资,徐伊人被毒蛇咬到的消息,邵正泽会知道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可关键能别这样三更半夜带着孩子突然赶到吓人吗!

“妈妈!”小人儿在徐伊人怀里又是清晰的叫了一声,原本就是个欢腾性子,小丫头声音脆脆亮亮、甜甜糯糯,一双滴溜溜的黑眼珠儿来来回回的转着看她,小小软软的拳头挥舞在她身前,徐伊人怔忪的看着她,小家伙翘着唇角“咯咯”笑的将小脑袋塞到她怀里。

下意识将她紧紧地搂着,徐伊人已经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声音发颤的喊了句:“长乐?”

“妈妈。”小家伙好像被按了开关一般又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徐伊人更紧的抱着她,不敢置信的坐起身子来。

“唔。”被圈的难受了,小人儿不满的在她怀里扑腾了两下,邵正泽低笑着拨开了她的胳膊,两手卡在小家伙的腋下,将她提溜到了自己怀里,这才是温声询问道:“感觉怎么样?还痛不痛?”

徐伊人拨浪鼓一样的摇头,目光在三个大男人身上流转一圈,这才是揉着眼睛惊喜开口道:“你们怎么都来了?长乐,长乐都会叫人了?”

“学会有些日子了,只是一开始叫的不清晰,原本说晚上打电话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呢?”邵正泽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着“站”在床上的小人儿,低笑道:“来,叫,爸爸。”

“粑粑、叭叭、爸爸吧!”小人儿蹬着腿唱歌一样的叫了一长串,摸了摸她柔软的小脑袋,邵正泽笑着赞了一句“真乖!”

小家伙又是习惯性将头朝向月辉转了过去,乖巧软糯的喊了句:“酥酥。”

“哈哈,叔叔,叔叔,不是酥酥。”月辉挑着眉纠正了一声,又是被小家伙接连两句“酥酥”给打败了。

“吼吼,啦啦啦。”小家伙歪着小脑袋看着他调皮欢快的说了一通音节,徐伊人更是忍俊不禁道:“这么晚了啊,她怎么这么精神的?”

“来的路上一直呼呼睡,今天睡得时间太长了吧。”月辉弯弯唇角笑着说了一句,他身后的徐尧从床上起身,揉了一下有些惺忪的睡眼,浅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穿着黑色的T恤衫、做旧的牛仔裤,顶着一头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眼前的人哪里还有平素公众面前的光鲜亮丽!

他是公司的一线男神?

邵正泽有些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对上徐尧一脸愕然的呆样,王俊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好心的翻译着邵正泽的表情:“烨男神即便在半夜见人,也是神采奕奕、温和有礼的。”

泪了个奔!还让不让人活了!

徐尧忧桑的扒拉了一下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目光落到正一脸好奇瞅他的小家伙身上,又是被治愈的笑了一下,逗弄道:“小公主喊一声徐叔叔听听?”

“习……哦哦……”小人儿崩溃的看了他一眼,歪着头叽叽咕咕的将小脑袋埋进了邵正泽的颈窝里。

“害羞了?”邵正泽低笑着扶着她的小屁股将她抱坐在自己腿边,徐伊人这才是突然意识到房间里除了她和徐尧,还有柳青青父女两人,柳兆文的鼾声传到耳边,她声音低低的提醒道:“别人睡觉着呢!”

脸朝下趴在枕头上的柳青青在心里呐喊了一声“我没睡”,邵正泽的温柔低语传到耳边,她却是恨不得自己早早睡死了过去。

还有比这更悲催更崩溃的对比么!

哀哀凄凄的想着,肚子却是咕噜一声,趴在枕头上,她紧紧蹙起眉来。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倾天下情、13840927410、caseysun、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话说,虐渣渣的历程终于开始啦,这个电影两三天就要拍完啦,伊人终于要开启她的终极辉煌啦,阿锦也可以继续欢脱的求月票了。

其实这几天表现的并不好,心里各种忐忑,但是昨天晚上看到有亲亲发长评来鼓励阿锦,也有亲一次送十九张月票来支持,半夜睡不着又感动又难过,真的是感谢。感谢每一个依旧陪着阿锦的亲,爱您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