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留念【求月票么么哒】/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尖刻泼辣的母亲,懦弱和软的父亲,从记事起,对父母厌恶的情绪几乎都是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越想越难过,柳青青蹲在地上呜呜的失声痛哭,自然是影响了已经休息下的一众人,许卿、张石连同剧组摄制组的一些工作人员都是沉着脸推开门,目光齐齐的落在她身上,柳青青也是全然不顾。

总归是连最私密的地方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看过了!

屁股成了那样,在桃花镇医务室住了一个多月,她早都已经是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柄,一张脸早已经是丢光了。

心里好强顶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鸡飞蛋打,爹不疼娘不爱!

眼看着她蹲在地上哭得伤心,一众人都是无奈,许卿正是想开口让一众人都散了,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却是急急的走过来将手机给他看。

山里面信号时好时坏,许卿拍摄也向来是低调沉稳型,只有在彻底拍完以后才开始巡回宣传,因而一众人基本上也并不会时刻留意着外界的所有动态,是以柳兆文和秋华的事情已经曝出两个多小时,也并没有人第一时间去留意。

正值十月多,云中省的旅游旺季,近些日子附近的游客原本就多,清宁县城比以往热闹喧嚣了许多。

照片上攒动的人潮里,柳兆文一只胳膊护着秋华往宾馆走,两个人的侧脸都是非常清晰。

《歌尽桃花剧组清宁拍戏,副导演潜上“小伊人”》,一则取巧的标题映入眼帘,许卿一张脸已经是阴如雨下,将手机递给了边上的工作人员,声音严厉的直接开口道:“给副导演打电话,看看他眼下在什么地方?”

连平素亲热些的“兆文”都不叫了,直接是三个字头衔“副导演”,工作人员自然也是知道他气的不轻,点点头连忙按着号码打电话,却是被人直接挂断,柳兆文护着秋华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

“许哥。”

“许导。”

到了近前的两个人先后唤了一声,许卿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蹲在地上痛哭的柳青青已经是腾地一声直接站起来,快步到了秋华跟前就要抬手扇过去,却是被柳兆文着急火燎的挡了一下。

“爸!”柳青青尖利的声音将一众人吓了一大跳,秋华怯生生的躲到了柳兆文的后面,现场的气氛更是越发诡异起来。

“许哥,这事情也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小华眼下无家可归,有什么事情咱们进了房间再说。”柳兆文眉头紧蹙着看了柳青青一眼,又对上许卿开口,言语里带着些无奈的恳切。

认识十几年,许卿对柳兆文的品性也算是了解,虽然性子温吞没什么主见,可和圈子里许多导演比起来,已经算的上洁身自好。

唯一出了差错的也就一个秋华……

心里有些许沉重,许卿点点头,挥手让众人回去休息,三个人连带柳青青进了他的房间。

父母双亡,不干不净的家产尽数充公,公司被一众董事把持左右,家里的私有财物更是被七大姑八大姨以各种花样往出骗,今天哪个得了绝症,明天哪个孩子上学没钱得卖肾,一个多月时间,别说家产,就是父母平素留给她的那些,也是让秋华差点败光了。

钱财一笔一笔的送了出去,等最后发现怀了身孕的时候,她浑身上下也就剩下了最后一张银行卡。原本就是六神无主,她唯一能想到的依托也只有柳兆文,发了短信之后就直接转车到了清宁县。

一路坐车,一路晕吐,哭哭啼啼的给柳兆文打电话,一向心软的柳兆文自然是赶紧腾出时间去到县城里安顿她,还没怎么样,两人的照片又是被游客传到了网上去。

房间里听完柳兆文的转述,想到秋华傻里吧唧的几十万几十万往出送,柳青青恨不得捡起地上的拖鞋拍死她!

饶是一向沉稳冷静如许卿,这一刻,面对着扁着嘴潸然欲泣的秋华,也是颇有些无语凝噎,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了几眼,对上她泪光闪闪一双眼睛,才发现这姑娘当真是脑子里缺根弦。

世上怎样的父母能养出这么又傻又天真的孩子,也当真是本事。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对面苦大仇深的柳兆文,许卿都是彻底无奈,酒后乱性,又是这姑娘傻乎乎的主动凑上去,柳兆文已经是焦头烂额,再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

沉思半晌,才是看着对面的柳兆文,迟疑道:“你打算怎么办?”

伸手在头发上挠了挠,柳兆文也是无奈道:“就是想说这件事,得离开十天半个月,这孩子肯定不能要。小华还有大好青春要走,哪里能搁我这耽搁,先打了孩子再说。”

“我不要,我就是来跟着你的。”秋华听着他的话飞快的否决了,一边的柳青青正是要发火,对上许卿威严的目光,却是到底将满腔忿怨咽进了肚子里,看着对面柳兆文不若平素般懦弱逃避的一张脸,她心里又是有些不好的预感。

“明天暂时将工作移交给助理,到了下午我就带着她离开。”柳兆文又是声音稳稳的说了一句,显然已经思考良久。

柳青青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他,许卿无奈的点头应了下来。

从来没见过柳兆文正经八百绷着脸的样子,柳青青满腔忿怨无处抒发,直到神色恍惚的跟了出去,看着柳兆文回过头来一张脸,她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柳兆文长长叹了一口气,沉声道:“青青,这件事是爸爸做的不对。不过眼下已经发生了也只得去面对,你妈那里……”

柳兆文声音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妈那一关要是过不了,等待我们的可能也就是离婚,所以刚才说这些话我也没有避着你。不过,你从小都是自个有主意,长这么大了,我也很放心。”

“不,爸,你不能这样!”柳青青一时间反倒是有些慌了,看着对面秋华怯生生一张脸,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再没什么能比得过此刻她心里的恐慌。

即便讨厌怨恨,她也是从来没想过会有家庭破碎的一天。

“你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天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柳兆文话音落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却是将秋华推到了房间里去。

怔怔的看着他关上门,柳青青只听见自己仅存的骄傲和自尊彻底的坍塌了,猛地转过身去,屈辱的泪水倏然间爬了满脸。

茫然无措的离开,心里的苦闷无处排解,却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突然生出的饥饿感更是让她整个人都晃悠悠临近崩溃,一路到了剧组的厨房里,拿过笼屉里的包子她就是胡乱的呜咽着往嘴里塞,也只有食物下肚所带来的充实感能让她得到一时的满足和安慰。

饥饿,像一种缠人的病症一般,彻底的、如影随形的跟上了她。

……

翌日,晴好的阳光暖融融的映照着,剧组的一众人从早上开始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

一夜过去,柳兆文和秋华的事情自然也是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只是因为秋华父母双亡,兼之几个导演都是一副严肃紧绷的样子,连平素最好插科打诨的冰淇淋都是一句话也不曾多言。

开拍五个月,拍摄进程已经过去了大半,除了接下来牵扯到桃花场景的戏份,到了后面基本上也都是收尾工作。

穿着白色的棉麻长裙坐在椅子上,将手中已经翻旧了的剧本收起来,寻思着最多再有两个月就可以收工回京,徐伊人长长吁了一口气,微微弯起唇角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秀丽柔和的眉眼一如初见,上好妆的郑秋也是忍不住笑了一声,到了他跟前,语带戏谑道:“想你们家小薏仁了?”

“嗯啊!阿泽说她现在爬的可快了!”徐伊人抬头笑着说了一句,边上正看着视频的月辉也是因为她的话心里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桑!

视频里的小家伙是爬的很快,还会仰起头冲着他“咯咯咯”的笑,可关键他不在跟前,小家伙现在还是整天“酥酥,酥酥”的发音,想起来就无比的忧桑有木有!

“估摸着也就剩一个多月了,再忍忍,哈哈!”郑秋爽朗的笑了一下,徐伊人也只能看着他轻轻的耸了耸肩,远远地、已经传来许卿对着喇叭喊“开工”的声音。

要拍的一幕正是剧本里林绮梦和桃花谷的族长羽丰第一次相见的戏码,也是影片里一处较为重要的高chao戏。

徐伊人和郑秋是老搭档,无论是《逍遥剑》,还是《鲜血染红的旗帜》,两个人的对手戏都是颇有看头,因而围观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是比以往拍摄时都要热闹许多。

眼看着许卿叮嘱了两句,两人入画,立在人群里的柳青青却是第一次觉得她和这样的徐伊人真的是云泥之别。

圈子里许多导演、编剧、摄影师甚至主持人都喜欢她,她出演主角,电影创票房,电视创纪录,她演配角,有她的剧集收视点击都是电视剧里其他剧集的好些倍。

就连她演个精神病,都是被那些观众称呼为“史上最乖巧软萌精神病”、“萌哒哒的小蘑菇”、“叮铃哐啷的小瓶子好可爱呦”……

别说上节目,就连她拍个广告,拍什么火什么,知名度分分钟打出去,销量分分钟窜上去,简直就和眼下年轻人的风向标一样!

“长乐基金”第一届慈善晚宴而已,那些商界大亨都是亲自出动,几百上千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悲了个催了!泪了个奔的!

只是胡乱的想一想,柳青青都是觉得她带来的压力无所不在,劈头盖脸,要让同年龄段每一个女星嫉妒到发疯!

一声利落沉稳的“action”过后,柳青青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监控器的画面之上。

前几天已经拍摄了前面的一幕逃跑戏,此刻的徐伊人入画却似乎直接进入了逃跑过后分外疲惫的状态。

微微躬下身子喘了一口气,她有些凌乱的长发顺着脸颊散落而下。

纤瘦狼狈的身形映照着四周成片的桃花,明艳的绯红与干净的纯白交织,再添上蔓延而去的绮丽霞光,形成一种触目惊心的脆弱的美。

似乎有人伸手轻轻触碰一下,美丽的画面、连同画面里的女子都会突然消失崩裂不见。

柳青青凝神屏息的看着,徐伊人突然直起身子惊喜的回头了。

按着剧本,正是她在环顾四周、茫然无措的沮丧疲倦之后,听见后面远远传来说话声应该做出的直接反应。

拉远的全景镜头里,郑秋连带着四五个跟组演员出现在了画面里。

身形高大挺拔,穿着深色衣裤的一群男人各个孔武有力,和单薄纤瘦的她遥遥对视,几声邪笑之中,为首的郑秋刀削斧琢一般的俊美面容之上,慢慢的、浮现出毫不掩饰的惊艳和掠夺。

随着几个男人慢慢往前挪动了几步,画面里的徐伊人一张脸上都是不敢置信的惊恐,无助的缩着身子往后挪,紧张和窒息感扑面而来。

镜头推近给了她脸部的大特写,清亮的眼眸里都是深深的绝望,徐伊人粉白的双唇哆嗦颤抖着,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脚下一软,她整个人无力的瘫坐在地面上,眼角两颗泪珠迸了出来。

这样一瞬间因为情绪激烈而直接溅出泪花来,柳青青看着画面里的她,神色呆了一下,许卿一声“卡”突然将她惊醒,还未完全回过神来,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道尖声厉喝道:“柳兆文!”

二十几年魔音在耳,她自然第一时间回过头去。

被惊到的一众人也是下意识回头,脚步飞快的中年女人直接到了正交代工作的柳兆文跟前,“啪”的一个响亮耳光将所有人直接惊的目瞪口呆。

“艾玛,好暴力!”

“太彪悍了!”

凑到一处的冰淇淋和尚平小声的喟叹过,中年女人已经直接指着柳兆文的鼻子开骂道:“臭不要脸的老东西!小狐狸精呢!小狐狸精人在哪?我今天倒是要看看,那个瞎了眼的能看上你这么个窝囊男人!”

猝不及防被她直接扇了一巴掌,大庭广众之下老脸丢尽了,柳兆文一言不发、直接甩手沉默飞快的往外走。

柳青青气急败坏的过去刚叫了一声“妈”,迎面而来又是一巴掌直接将她扇倒在地,女人也是指着她情绪激动的开骂道:“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自个找后妈!这话也亏得你能说出来!”

捂着脸的柳青青悲愤不已,一众人面面相觑,都是被她妈来势汹汹的战斗力给惊到,拿着喇叭站在原地,许卿和张石都是一时间有些愣神了。

骂完了柳青青,柳妈妈刚是快步朝着甩手离开的柳兆文追了过去,娇小玲珑的秋华又是突然在众人眼前。

原本是在房间里等着,可等她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也是有些心慌慌,索性直接出来找柳兆文,哪里想得到正准备叫柳兆文的名字,就是看见一个高瘦尖刻的女人直接一巴掌将柳青青挥倒在地。

柳兆文扯着她的胳膊疾步往外走,相处几十年,自个老婆的战斗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更厌恶。

“怎么了啊!”秋华正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柳兆文还没来得及说话,却是被身后自个老婆突然狠狠的撕扯了一下。

也是顾及着秋华的身孕,柳兆文连忙将她的衣袖放了开来,怒火中烧的女人却是直接扑了过去拉着秋华的头发往地上撕扯。

“张露!你放手!”柳兆文着急的喊了一声,也是凑过去纠缠在两个人中间,三个人转着圈的撕扯了几下,秋华被突然甩了出去,直直摔倒了地面上。

“小贱人!让你不知羞耻!”直接推了柳兆文一把,张露又是飞快的走到了秋华边上,直接飞起两脚踹上她正抱着的肚子,不等剧组的工作人员跑过来阻止,秋华发出了凄厉的两声尖叫。

倏然间漫出的血迹染红了她身下,张露刚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她竟然是怀了身孕,更是咬着牙要过去再踹几脚,柳兆文猛地一巴掌将她扇飞了。

“你还是不是人!”怒发冲冠的柳兆文大吼一声,来不及再说话,赶紧跪倒在地将痛苦蜷缩的秋华抱起在怀里,他身后爬起来的张露却是被张石和徐尧一左一右给架在了半空。

“受够了你个刁妇!离婚!他妈的今天就离婚!”积郁几十年的忿怨怒火一股脑的涌上来,柳兆文大吼一声,抱着怀里的秋华飞快的朝着镇上的医务室跑了去。

跟着剧组的医生“哎”的喊了一声,连忙朝着他追了过去。

被张石和徐尧拉着动弹不得,一出现就气势汹汹的张露却是突然好像呆了一样的愣在了原地。

“离婚!他竟然为了一个小狐狸精要离婚!”喃喃的说了两句,张露怨恨的怒气突然散去许多,徐尧和张石松了口气,刚是一起放开了手臂,张露直接跌坐在了原地。

结婚二十多年,即便自己闹得比这个还要凶,柳兆文也是从来没有提过离婚两个字,他窝囊了一辈子,眼下竟是因为这么一个小狐狸精和自己发脾气、要离婚?!

瘫坐在地上的张露疯了一般的突然大笑起来。

“妈!”捂着自己灼痛不已的一张脸,柳青青心里的愤恨怨气也是不曾消散,可是看着这样的她,又是觉得悲从中来,提高音量站在边上喊了一句。

目瞪口呆的一众人回过神来,眼看着柳青青将地上的张露撕扯起来往自己的房间里拽,也是面面相觑、郁闷不已。

“她妈也太厉害了吧!感觉跟狂躁症一样!”冰淇淋小声唏嘘着朝边上的涵紫韵叹了一声,后者也是忙不迭点头道:“我也觉得啊!相比之下我妈简直太好了!好爱她!”

冰淇淋和尚平都是深有同感的连连点头,目光落到柳青青走路依旧绷直的脊背上,徐伊人却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柳青青的场景。

环亚顶层明亮的大厅里,她掷地有声、一脸傲然的立在一众新人里面,咄咄逼人的气势连自己都不由侧目。

最开始就心存芥蒂,后来好奇之下的有心关注,再到剧组里拍戏时不动声色的私下争斗,柳青青一直都是刺头一样不服输的傲气样子,每每自信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个初进圈子的小新人。

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可这一刻看着她,心里却是突然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分崩离析的父母,这么些年,一边尖刻的辱骂,一边懦弱的忍让,也难怪形成她这样没办法讨人喜欢的性格,徐伊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秋华流产、柳兆文离婚,许卿和张石心有戚戚,剧组拍摄的最后一个多月都是被略微低沉一些的气氛笼罩着。

尤其到了最后,形销骨立的柳青青因为厌食症,被县城里来的专车直接拉到了市区里就医,更是让这种郁闷的气压越发低沉了一些。

一众人也是才知道,伤好以后她习惯性的暴饮暴食,为了保持身材,又每每将吃到胃里的东西在饭后抠出来,生生折腾坏了自个的胃不说,更是造成了后来看见食物就呕吐的后遗症。

回想着最后几天她枯瘦蜡黄、眼窝深陷的样子,收拾好东西的徐伊人又是不自觉的喟叹了一声,边上的月辉将手机揣到兜里去,唇角轻扬着微笑道:“终于要回去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真的是待的我要发霉了!”

“我……”转过身的徐伊人略微迟疑了一下,却是带着些忍俊不禁的笑意开口道:“我准备多留几天。和思琪告个别。”

“林小姐?”月辉轻轻挑眉问了一句,徐伊人又是抿唇道:“是啊,剧组这么几个月原本以为有许多时间见面的,可总共也就见了两三次。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啊,我想在清宁县城逗留两天。还有那个清宁小学,想去看一看,思琪说上学的很多的孩子都因为路途太远退学了,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冬天山里亮的晚,六七点都是乌黑一片,这些都没法避免。”月辉沉吟着说了一句,也是有些遗憾的笑道:“那好吧。咱们多呆几天,不过在元旦前还是得回去的,小丫头要过生日了!”

“记着呢?怎么会忘掉这个!”无语的看了他一眼,摸着自个手机上小家伙笑嘻嘻、粉嘟嘟的一张脸,徐伊人也是思念不已。

十二月二十七日,距离长乐满岁也就仅仅四天而已。

在清宁县城和剧组一众人告别,让月辉定了十二月三十日的的火车票,裹着黑色羽绒服的两个人这才是慢悠悠的往林思琪家里的方向走。

清宁山区因为气候和外面略有不同,每年到了十月有一次回暖,在这以后慢慢降温,确实也并不若一般地区的冬天那般寒冷刺骨。

正是中午,阳光划破了氤氲的雾气,带着些暖意的稀薄阳光照耀在身上,徐伊人取了口罩揣进兜里,微微闭着眼睛贪婪的呼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气。

衣兜里震动的电话将她吓了一跳,取出来笑着接通,那边传来了邵正泽低柔的一声:“什么时候回来?”

“正想着打电话和你说呢。我们准备在这里多留上两天,去看看清宁小学的那些孩子们。”轻柔的声音里含着些微歉意,邵正泽正想说话,边上的小家伙粉嘟嘟一张脸却是凑到了手机边,拖着长音软软糯糯道:“妈妈,回家。”

“哈……”邵正泽忍不住轻笑一声,将小人儿圈进了自个怀里,安慰道:“没事。你看看也好,不过小家伙已经能自个站起来了,也别逗留太久,爷爷整天在家里念叨着呢。”

“嗯哪。”被小家伙的喊声弄得心软的一塌糊涂,徐伊人又是忍不住对着电话哄劝道:“宝宝乖,亲亲亲亲。”

“么么么么么。”那头软软的小家伙吧唧嘴的声音一连串的落到耳边,更是让她忍不住的轻笑出声,柔声答应道:“等妈妈两天,就回来陪你啦!”

“哦啦!”能听懂的并不是很多,可基本上从会叫人开始,小家伙从来都是有话必答,听不懂的时候更是能乌拉乌拉一大堆,往往逗得她乐不可支。

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到了林思琪的家。

因为地形复杂,清宁山区依旧有许多山林并未完全开发,地势较为平缓的清宁县已经是周围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县城南边的清宁小学面积不大,却是附近山上唯一的一所学校。

落脚清宁县城以后,林思琪和宋望闲来无事的时候常去代课,一来二去,和学校里的孩子打成了一片,倒是成了眼下学校里最忙的两个老师。

家里房间的墙壁上都是贴着许多两人和学生的合影,被一张张明媚的笑脸簇拥着,林思琪大而灵活的眼睛美丽灼亮更甚从前,徐伊人忍不住打趣道:“看上去你跟个孩子王似的。”

“我也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有林老师这么一个身份!”林思琪嘻嘻笑着摆弄手边的照片,同样是笑看着她,徐伊人心念一动,歪头试探道:“合张影吧。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留个纪念。”

“好啊!”林思琪爽快的应了一声,笑着开口道:“就站在照片墙的前面肿么样,可惜眼下只有七十三个孩子了,不过他们也都是我的宝贝!”

徐伊人又是弯唇笑,两个人以她身后五花八门贴着照片的一面墙为背景,嬉笑着对着手机拍了一张贴面的亲密照。

有些日子没有发动态,徐伊人划着手机浏览着自个的微博,凑过去微微看了两眼,林思琪撇撇嘴道:“马上新年了呀。不过眼下我不用微博了,你要发状态的话用上刚才那一张也没关系,顺带着帮我给粉丝们拜个年吧!”

“你不介意?”徐伊人有些试探的转头问了一句,林思琪轻笑着耸耸肩道:“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其实我真的不会再复出了,现在这样很好。很多时候都想告诉她们真的不用等我了。觉得很歉疚。”

低着头声音缓慢的说着,林思琪的声音微微动容,怔怔的看了她两眼,想起以往那些波折,徐伊人也是有些喟叹万千,斟酌着字句,编了又删、删了又编,最后却是只简单的写成:“一种美丽的遇见,他乡逢故知。思琪很好,我也是。两日将归,新年快乐!爱你们,么么哒!”

两张美丽年轻的脸,两种让人心动的笑,泛着暖暖温情的照片一经发布,已经是引得粉丝圈一片欢呼。

我不是大猫:“萌主来鸟!喵喵喵!撒花撒花!闺蜜什么的最有爱啦,爱你爱你们!”

我是亲妈粉:“好美腻好美腻!舔屏的亲妈也是萌萌哒!”

伦家好羞涩:“他乡逢故知,真滴素美丽的遇见哇,祝林姑娘永远美丽幸福,伊人早些回来哇,么么哒!”

打瓶酱油:“素啊素啊,早些回来!想念么么哒!思琪么么哒!”

蛇精病不解释:“伊人萌萌哒,思琪美美哒,爱你们不解释!”

……

许卿的剧组拍摄一向是低调进行,徐伊人进了山,也是并没能如以往那般勤快的更新微博,林思琪在清宁县城待了两年,中间纵然有游客见到过,却都是默契的并没有将她的消息爆上网络。

知道她的人都心疼她,好不容易获得了平静,无论是她的幸福,还是她的生活,都因为得来不易,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退出娱乐圈后的第一张照片,林思琪的笑脸自然也是引得网络上一众人热闹的围观。

挚爱林姑娘:“嘤嘤嘤,我们好想你!”

林家的小旗子:“想念想念!期待再回来!”

思琪的小棉袄:“等你!等你!等你!等你!”

思念是一种病:“看到你幸福,我们也就放心啦!祝福!”

……

热热闹闹的刷屏不断继续,愈演愈烈的阵势都是让徐伊人所料不及,挑选的回复了些,到了第二天,徐伊人都是有些手指打结。

一路低头无奈的笑,跟着林思琪、宋望三个人一起到了清宁小学,在操场上玩闹的孩子们扬着笑脸上前,七嘴八舌的喊着:“林老师好,宋老师好!”

脸蛋上带着些皴红,眼睛里的笑意却是亮亮闪闪,其中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目光落在徐伊人的脸上,又是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喜道:“明星姐姐。这是是明星姐姐哇!我在电视上看到过!”

“是啊是啊!我们林老师也是明星,我也在电视上看到过的!”

童稚清亮的声音让徐伊人忍俊不禁,林思琪已经是笑嘻嘻开口道:“是呀!是明星姐姐,一会让明星姐姐代替林老师给你们上一节课怎么样?”

“长乐天使基金”的每一项资助都是公开透明,需要帮助的每个人,具体情况也都需要详细记录,林思琪和宋望自然是有的忙。

来的路上几人已经是商量着让徐伊人暂时看顾着上午的语文课,也是深入了解孩子们情况的一个机会,因为林思琪有此一说。

“好哦!”孩子们嬉闹着欢呼声中,徐伊人有些窘的跟进了教室。

三尺讲台,面对着底下一双双闪着期待的眼睛,她也是第一次油然而生一种深深的责任感,突然地,想起了曾经电影节颁奖典礼上那一部《零度以下》。

那样跋涉在山路间的佝偻的背影,以及那样深沉葱郁的幽幽山林,希望,原本是应该播撒给每一个孩子,传递到每一个阳光能照耀的地方。

“姐姐能不能先跳个舞给我们看呀!”一道童稚的声音将她恍惚的思绪打断,教室的门却是被山风吹得噼啪作响,最边上一个孩子连忙抬了一张空置的课桌过去抵了门。

看着她有些难受的抿着唇角看过去,几个孩子又是嘻嘻笑道:“风大的时候教室门才会响咧,不过没事啦!林老师每次都是用课桌抵着门的!”

徐伊人轻轻的勾唇笑了一下,一回头,教室里的孩子却是自发嬉闹的尽数跑到了前面来围着她,挠头笑着道:“姐姐在电视里面跳的舞好漂亮!可是家里的电视太小了,根本都看不清楚的!”

委屈的声音又是让徐伊人不自觉抿唇笑,刚是要开口应下,整间教室却是突然猛烈的摇晃起来,课桌噼里啪啦倒成一排,墙壁几乎在一瞬间突然裂缝,孩子们一片尖叫声中,整间教室轰然倒塌了。

沿着教室外面,平缓的山地绽开深深的沟壑,呼啸的山风中,一棵棵树木拔根而起,石块飞快的往下落,不过分秒之间,整个清宁县城坍塌崩裂成一眼望不到边的废墟。

惊慌失措的叫喊声连成一片,却是被渐渐地全部掩埋在地动山摇之中。

求月票么么哒。

话说,说一下介个粉丝值,汗滴滴,阿锦以为大家都知道的,所有看正版的亲们都有粉丝值的,只要一直追文的亲,粉丝值大概都在两千二百以上哦,也就素秀才以上的等级。

所以,但凡订阅正版的亲们放心留言吧,截止今天晚上十二点,每个人都有36个币币的奖励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