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收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震发生后七十六个小时,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二时许,林思琪和宋望以这样相拥着的姿势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这是宋望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却是在显示他死亡的照片上,他面容年轻而英俊,英气的剑眉下,亮若琉璃的一双眸子垂闭着,端正笔直的鼻梁下,薄唇抿成了哀伤的弧线,定格的微表情似乎还带着最后一刻的不舍。

只有一条胳膊,可他用所有的力量紧紧的护着身下让无数粉丝心疼不已的女孩,丰沛浓烈的爱意,无需渲染,已经是淋漓尽致、令人动容震颤。

配着他们照片的文字不再简单,林思琪的短信、林思琪决绝的追随、他们早先被找到的孩子,还有他们已经确认死亡的母亲和弟弟……

这样一个历经风雨波折的家庭,在这样一场突发的大灾难中,传递表达出去的生死真情令无数人感动落泪,唯一存留的宋予安,更是引起了无数人的怜惜关注。

几乎在照片传递出去的第一时间,辗转联系请求收养的社会各界爱心人士都是达到了几十人之多。

消息传到了清宁县城,将宋望和林思琪合葬以后,抱着怀里被哄着睡着的宋予安,徐伊人侧头抬眸,轻轻的唤了一声“阿泽?”

将她瘦削的肩膀稍微拥紧了些,邵正泽的目光落在了她怀里宋予安的睡颜上,小小的人儿,也就比长乐大两个多月,睡着了微微翘着的唇角却是如出一辙,软糯可爱。

邵正泽冷峻周正的眉眼染上些柔和的光辉,声音低缓道:“给长乐要个哥哥吧。”

定定的看着他,徐伊人抿紧唇微笑,眼角却是情不自禁闪出些泪花来,重重的点头,抱着孩子依偎进他的怀里,声音哽咽着应“好。”

“林老师!宋老师!”耳边一阵哭嚎的声音突然传到耳边,两人下意识循声而去,刚刚被安顿着要走的几个学生却是突然又远远地跑回来,跪在地面对着两人掩埋的地方失声大哭。

县城成了一片废墟,死亡人数成千上万,原本单独下葬都是困难,安顿两人的棺材是邵正泽和月辉勉强用木板拼凑钉在一起而成,连一个工整些的墓碑都没有。

徐伊人又是悲从中来,邵正泽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两人的目光落在一步三回头的几十个学生背影上,一时间都是若有所思。

武警官兵先后又抵达了两批,老弱病残幼自然是要第一时间疏散出去,震后的县城自然是无法生活,无论是亲人相聚还是灾后重建,在此刻商谈基本上都是奢望。

所有幸存者在武警官兵的护送下先转移到周边略为安全的县城去,再统一登记造册,订正人口,确定每个家庭情况,一系列复杂的后续工作,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目送流着泪的男女老少离开县城,“重建清宁”这样的信念,却是第一时间浮现在两个人的脑海之中,那一张张面容童稚的孩子,更是紧紧的揪着两个人的心。

在这之后长达七年的国家“重建云中”政策中,长乐天使福利院、长乐幼儿园以及长乐小学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出现在华夏西南大地上,“长乐天使基金”更是因为一座座带着希望的校舍,被无数人深深铭记。

徐伊人、邵正泽、林思琪、宋望、江蔚然、靳允卿……

所有所有出现在地震灾区里抚慰人心的面容,所有所有让人落泪喟叹的动人事迹,都是因为这样一场灾难,深深的印刻在无数华夏儿女的心间。

地震发生后一百零三个小时,元月一日下午五时许,徐伊人带着宋予安,在邵正泽的护送下先一步返回京城。

等候在机场大厅里的粉丝一眼看不到边,目光落在最前面许卿神色紧绷的面容上,徐伊人怔怔的停了步子。

分别的一百多个小时,却是好像比一生还要漫长……

徐伊人原本穿着的衣服因为泥水没法贴身,眼下的她,外面是一件看着有些宽松厚实的军大衣,怀里抱着小孩,她素来柔软漆黑的长发都是有些凌乱的扎在脑后,平日秀丽的眉眼间都是疲倦,依偎在邵正泽的边上,娇小纤瘦的让人怜惜不已。

“徐伊人!”

“徐伊人!”

“徐伊人!”

一向秩序严谨的薏仁粉突然发疯一般的喊着她的名字,目光静静的掠过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脸,她微微弯唇,露出一个浅浅的、柔软又抚慰的笑容来。

最前面的许卿和唐心落了泪,徐尧、上官烨、顾凡、涵紫韵、熟悉的一些粉丝,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着晶莹的泪花,除了叫她的名字,也是根本说不出其他任何一句话来。

整整七十多个小时,担忧、沉重等等等等所有所有悲伤的情绪压得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差点崩溃……

驻留京城的媒体记者也是赶到了一些,泪花涌动的拍着照,人群最前面的唐心快步走过去将她紧紧地拥抱着。

唐心之后,快步走到她跟前的上官烨、徐尧也是沉默着拥抱了过去,早一步回京的《歌尽桃花》剧组许多人拥抱了过去,最前面的薏仁粉拥抱了过去,涌动的情绪,让每一个人都久久哽咽难言。

呜呜的哭泣声蔓延着、持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才是慢慢的放开,摸了摸唐心泪水斑斑的一张脸,目光又落在许卿皱纹满布的脸上,她也是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微微笑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我们爱你。”

薏仁粉异口同声的哽咽着说了一句,徐伊人含泪笑着回了句“我也爱你们”,

粉丝们又是哭着笑出来,自觉地朝两边退开,给几人让出了通道。

点头道谢着往前走,徐伊人在许卿的面前脚步停了一下,后者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面色温和的说了句“好好休息”,徐伊人泛着泪花重重点头。

出了机场,三个人在一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上了车,一路回到大宅,老爷子正是焦急不堪的等在厅门外,边上的宋征抱着的小薏仁穿着红色的小薄棉袄,远远看见两个人已经是扑腾着叫着:“爸爸、妈妈。”

徐伊人伸手接过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含着泪叫了声“爷爷”,老爷子激动地连连开口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地震震级从7。8级确定到了8。3级,邵正泽的父母连带着邵家其他人都是为着公事忙的团团转,自然也是并不能第一时间赶回家,一众人进了家门,将小安安交到了老爷子的手上,两个人才是上楼简单的洗漱。

穿着略厚些的家居服下楼,刚到楼梯转角,徐伊人就是听到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沙发上坐着的小薏仁“嗷呜”一声,将正坐在她边上扁嘴要哭的小安安直接扑倒,眼看着两个人顺着沙发往下掉,老爷子连忙凑过去一手揪了一个重新放了回去。

徐伊人神色一愣,扑哧笑了一声,跟在她后面的邵正泽都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哇啦啦!哦哦!”小长乐叽叽呱呱的对着边上的新伙伴打招呼,先前被扑倒的小家伙也是忘了哭,睁着滴溜溜的眼珠儿好奇的看着面前粉雕玉琢、色彩鲜艳的小娃娃。

连续几日浓重的低落情绪散去许多,两人下了楼梯,徐伊人将有些愣神的小安安搂在了怀里,指着他的脸朝着小长乐柔柔开口道:“长乐乖,叫哥哥。”

“哦啊!噗噗噗!”小长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了小安安一眼,却是突然挥爪子直接朝着小安安拍了过去,腮帮子一鼓一鼓的气闷不已,就好像在说“让你抢我妈!”

奈何原本就差了两个多月,她一巴掌拍到了小安安的下巴上,弄痛了自个软软的小手,没等小安安委屈,就“哇”的一声抢先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来,爸爸抱!”邵正泽哭笑不得的凑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小家伙水龙头似的又突然止了哭声,看一看小安安,哦,麻麻抱着呢?再回头看一看邵正泽,有粑粑抱着自个呢?那就扯平了好了!

小家伙将脑袋埋在邵正泽的怀里,又是叽叽咕咕的笑开了。

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面前粉嘟嘟的娃娃一会一个样,小安安完全看呆了,清亮若琉璃一般的漂亮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上下打量着、思索着、好奇着,半晌,伸出玉白的一根手指指着她,对着徐伊人开口一本正经道:“喏,娃娃,娃娃!”

“哇啦啦!”小家伙从邵正泽怀里探出头,粉嫩的牙床上长了小排可爱的小牙齿,拨浪鼓一样的朝着他摇头,小安安被吓了一跳,又一次缩回了徐伊人的怀里。

安安不认生,基本上在清宁的时候徐伊人就是抱过他不少次,地震以后被救出来,虽说也是闹了好一会,可到底是一岁多的孩子,抱着哄着的时间长了,哭累了睡着再醒过来,几次之后,也是慢慢的就依赖上了徐伊人。

此刻乖乖的缩在徐伊人的怀里,拧着眉头看向小薏仁,整个人就好像一团乖乖的小松鼠一样。

咬着自己的手指嘟嘴看他,一向多动的小薏仁也是好奇的说不成了。

为什么家里突然就多了一个看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这到底是肿么回事呢?

小薏仁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脑袋歪歪的一会左边,一会右边,咬着手指和小安安大眼瞪小眼。

小安安咧着唇突然笑了一下,又是将她突然给吓了一大跳。

介个介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小家伙也会笑哇!唔,好惊悚!不过她也会笑嘛!大家都会笑,看来他也是实在木有什么大不了滴!

小薏仁咬着手指嘟着嘴懒洋洋的歪靠在邵正泽的身上。

两个小家伙的第一次会面自然是逗得一众人忍俊不禁,徐伊人原本有些担忧的一颗心彻底的放松下来,指着小安安又是执着的朝向小薏仁开口道:“哥哥,长乐叫哥哥!”

小家伙嘟着嘴扬起小脑袋看向了邵正泽,后者也是勾唇笑着哄道:“叫哥哥,哥哥。”

唔,粑粑和麻麻在说神马?有些听不大懂耶!

不过,根本不能怪她嘛!这个字眼本来就素第一次出现嘛!

歪着头苦思冥想了一下,小家伙看着小安安,有些苦恼的吐着泡泡道:“锅锅,锅锅!”

“噗……”

徐伊人无语的喷笑一声,自以为表现不错的小薏仁更是挥舞着两只小拳头撒欢的喊道:“锅锅,锅锅,吃饭饭!”

“哈,小家伙这是饿了呀。”边上笑呵呵看着的老爷子和宋征也是说了一句,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七点,连忙吩咐人准备晚饭。

元月一日,原本也是小薏仁的生日,却是因为着突发的地震扰乱了心情,没怎么大办。一早给小薏仁换了颜色鲜艳的新衣服,中午的时候老爷子抱着她拍了几张照片,就算是差不多了。

知道几人要回来,家里准备的晚餐倒是丰富,一边一个儿童椅坐着,两个小家伙又是在餐桌上开始大眼瞪小眼。

专用的小碗边上印着卡通的图案,细碎的青菜点缀在小米粥上面,徐伊人和邵正泽各拿了一个小勺子去喂,小安安乖乖的张嘴,喂什么吃什么,小薏仁却是调皮的挥着手一遍一遍的去逮勺子。

等两个小家伙终于吃的差不多了,两个二十四孝贴心保姆才是无奈的笑着用餐,不过一顿晚饭,磨磨蹭蹭的吃了一个小时。

一众人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削了些水果,给两个小家伙冲了奶粉,眼看着坐累了的两个人排排站在沙发和茶几的空道里抱着奶瓶喝奶粉,喝着奶粉的过程中还是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打量,更是让一众人忍俊不禁。

玩闹了一会,邵正泽的目光落在徐伊人泛着柔和光芒的眼睛上,又看了一眼已经忧心忡忡看电视的老爷子,神色郑重的叫了一声“爷爷?”

老爷子侧头对上他的视线,邵正泽声音轻缓道:“安安,我和伊人准备收养安安。”

“你们夫妻的事,自己决定就好,老头子没什么意见。这小家伙也怪让人心疼的。”声音平和的说了一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了过去,眼看着小薏仁一下一下的往安安的方向挪步,走的已经很稳当的安安一下一下的被她逼着往后退,老爷子倒是有些怜爱道:“安安这孩子看样子是个乖巧的,估摸着以后要被你这好动的闺女欺负的死死的。”

“哈。”一直留意两人的徐伊人也是一笑,小安安退到了她的怀里,抱着奶瓶的小薏仁拧着眉瞪了他一眼,踉踉跄跄、左摇右晃,小企鹅一样的走到了邵正泽的怀里,傲娇的“嗷呜”了一声。

“嗷呜”?!这两个字简直像安安小朋友的噩梦,小家伙更害羞的缩进了徐伊人的怀里。

抱着小薏仁,邵正泽又是忍不住地笑,若有所思道:“这姓?我和伊人商量说让孩子直接随我姓,至于他父母的事情,等以后他长大些再告诉他。”

“这样也好。直接姓邵也省去不少麻烦。”老爷子中肯的应了一声,邵正泽和徐伊人对视一眼,都是松了一口气。

两个人都是几天几夜没合眼,原本就是在飞机上休息了几个小时缓解了一下困乏,到了九点钟,和老爷子道了晚安,抱着两个孩子早早的回房休息。

早先徐伊人生产的时候老爷子准备了好几个婴儿床备用,挪了两个床挨一起放在房间里,喝完奶粉的两个小家伙却是兴奋地不肯睡觉,小薏仁撅着屁股在宽敞柔软的大床上爬来爬去,小安安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着她爬。

柔和晕黄的灯光将房间照的敞亮,爬的累了的小薏仁撅着屁股一回头,瞧见小安安还是瓷娃娃一样的坐在床上根本不动,她扁着嘴站起来颤巍巍的朝着小安安走了过去。

徐伊人还没来的及扶她,小家伙又是“嗷呜”一声将小安安扑倒在床上,白白软软的小手抱着他的脸“咯咯”的笑,小安安左右挣扎着两下,她又是青嫩软糯的叫道:“锅锅,锅锅!”

“小东西,哥哥要被你捏坏了!”邵正泽连忙伸手扣着她的腋下将她从小安安的身上提溜了起来,突然腾空的小家伙却是“咯咯”的又是一阵笑,邵正泽凑过去在她白嫩嫩的额头上“啵”了一下。

眼看着小安安自个爬起来坐在床上仰头看他,将小薏仁用一只手抱着,他用另一只手也是将小安安抱在了怀里,一视同仁的在他白净的额头上“啵”了一声。

“唔……”小薏仁咬着手指又是有些纳闷了。

这莫名其妙跑来的小家伙抢了麻麻又跑来抢粑粑,好讨厌哦!

“宝贝亲亲!”徐伊人的声音落到了耳边,小家伙又是飞快的转过头对上徐伊人笑意盈盈一张脸,讨好撒娇道:“妈妈,么么么么么!”

一长串迫不及待的音节窜出来,两个人都是被她可怜的小样子逗笑,胡乱的抵着头四个人玩闹了好一会,折腾累了的小薏仁率先呼呼地睡了过去。

看着她突然安静下来,小安安着实有些不习惯,在徐伊人的怀里看着她好一会,也是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长长吁了一口气,徐伊人将他放到了另一张小床上,还没来得及转身,邵正泽抱着她直接压到了床上。

“阿泽。”她语调轻轻地唤了一声,邵正泽沉默着深深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

很累,可这些天压抑的思念尽数爆发,邵正泽落下的亲吻急促而激烈,牙齿磕碰的声音倏然响起,柔软的唇瓣被他的唇挤压摩挲着,生疼生疼,却是比不上徐伊人对他的心疼。

清宁县城里见到他的那一幕,他滚烫的泪水、布满红血丝的眼睛、被泥污和血迹包裹着的双手,以及被泥水浸湿的衣服,所有所有,都是在后来几十个小时里一直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单是想一想,都是让她心尖发疼。

疾风骤雨一般的亲吻侵袭着她原本就恍惚的神智,徐伊人发出无意识的低唔声,邵正泽剥落了她的衣服滚进了被子里。

细细密密的吻从额头开始,落到了她颤动的眼皮上、端正的鼻梁上、红肿的嘴唇上,纤细的脖颈上,精致的锁骨上,顺着她玲珑紧俏的曲线一直往下,徐伊人无助的承受着、颤抖着,彻底的失了神智。

因为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救援,他原本白皙修长的手上多了不少的伤口,手心里都是薄茧,握着她玲珑软白一只脚,略微坚硬的触感更是让她忍不住的发抖发烫。

徐伊人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汗,原本已经是疲倦不已,在他的掠夺里睡过去好几次,最终又是被邵正泽紧紧搂抱的一个动作折腾醒,缩在他怀里,浑身的骨头都差点被他捏碎,她无比凄楚的唤了一声“阿泽。”

“乖。”亲着她额头的汗水,邵正泽积郁的情绪才是慢慢的退散了去,目光深深的看着她,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

两个人在橘黄温暖的灯光下缱绻缠绵的对视着,突然地啼哭声却是将两个人惊了一下。

“是安安。”徐伊人急声说了一句,邵正泽连忙起身,说了句“你躺下”,给自个披了衣服,将小床上正哭着的小人儿抱在了怀里。

一时间清醒了不少,徐伊人哪里能好好躺着,坐起身套上睡衣,轻轻蹙眉道:“是不习惯睡小床吧。思琪好像没让他睡过小床呢,要不你抱过来放到我怀里好了。”

抱着他在怀里左右晃了两下,小人儿也是丝毫没有停声的意思,邵正泽将他小心翼翼的递到了徐伊人的怀里。

嗅到了香香的味道,小人儿慢慢的止了哭腔,两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邵正泽一抬眼,另一个小床上,小薏仁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惺忪着眼一脸萌萌的扁着嘴看着他们两人。

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徐伊人又是朝着邵正泽努努嘴道:“得,你把她也给抱过来,瞧瞧小可怜样。”

邵正泽“嗯”了一声,也是觉得好笑,将小人儿捞到了怀里,同安安一起,并排放到了两个人中间,扁着嘴也不知道嘟嘟囔囔了一句什么,小人儿歪着头也是再一次睡了过去。

安安一晚上醒来好几次,等最后一次折腾完,徐伊人疲倦不已,彻底的沉沉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

两个小家伙连同邵正泽自然是都已经下了楼,洗漱完穿了衣服,徐伊人也是一路下楼,和以往许多次一样,还在楼梯上就听见小家伙欢腾的叫闹声,不过和以往许多次又有些不太一样,“嗷嗷嗷”、“哦啦啦”的欢呼声被稚嫩清脆的“锅锅”、“锅锅”所取代。

自个抱着奶瓶,小长乐颤巍巍的颠着步子,在沙发和茶几形成的小过道里,不屈不挠的追着同样抱着奶瓶的安安。

前面的安安顺着茶几挪步子转圈圈,后面的她也是执着,迈着自个的小短腿左摇右晃,反正就素不停下,走累了的小安安慢了下来停了步子,她抱着奶瓶子就往他怀里撞,再一次扑倒之前,老爷子拎着她放到了沙发上。

一抬眼看见了下楼的徐伊人,又是无奈道:“你看着丫头闹腾的。这半天将我吵得脑仁疼!”

边上的邵正泽将安安同样抱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徐伊人到了跟前,小长乐“妈妈、妈妈”的急切叫了两声,扑腾胡乱蹬着手脚,“砰”的一声,自个蹦坐到了沙发下面去。

“哇……”一声大哭将猝不及防的几人吓了一大跳,徐伊人愣了一下,连忙伸手接过了被老爷子捡起来的她。

铺着地毯,小长乐并没摔着,也就是自个也被自个吓了一大跳,小脸蛋埋在徐伊人的怀里,委屈的啜泣,沙发上坐着的安安探着脑袋好奇的看她。

小妹妹实在是太调皮了呀!

小安安抱着奶瓶看了邵正泽一眼,自个又咕咚咕咚的喝起奶粉来。

被宋征迎了进来,迎接楚洵的就是这样的一幕,邵正泽和徐伊人一人抱一个,再加上乐呵呵的老爷子,其乐融融又温馨的画面。

“楚家小子来了。”最先看见的老爷子乐呵的招呼了一声,楚洵恭敬有礼的问候了一声“邵爷爷”,坐到了手边的单人沙发上。

两个小人儿好奇的看着他,楚洵笑着挥手和小长乐打招呼,小家伙“啊呜”一声重新钻进了妈妈的怀里,楚洵愣了一下,忍不住笑道:“小家伙都一岁了,模样真是水灵可爱。”

邵正泽抬眸看了他一眼,楚洵将他的目光自动翻译成“我闺女能不水灵可爱吗?”

彼此间客套有礼的寒暄了几句,目光落到小安安粉雕玉琢的一张脸蛋上,楚洵轻缓的笑了一下,切入正题道:“实不相瞒,我今天也是为了安安的事情专程过来拜访的。”

“哦?”

老爷子“哦”了一声,与他异口同声的,小长乐也是歪着头睁着眼拖长音“哦”了一声,徐伊人忍着笑戳了戳她的脑门。

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词句,楚洵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继续道:“论起来,安安也算是楚家的骨肉,老爷子的意思,是让我过来和你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将他抱回去养在楚家。”

一个宋予安牵动着诸多人的心,随着徐伊人和邵正泽将他从灾区抱回京城,收养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因而楚洵斟酌着有此一说。

“你们家?”邵正泽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又垂眸看了看一脸懵懂的安安,沙发上端坐着的老爷子和徐伊人也是诧异的挑了眉。

“是。”楚洵吁了一口气,几乎微笑着缓声道:“宋望的母亲,楚香兰,是我大姑。当年悔婚祝家,远走他乡……”

语调顿了一下,楚洵抬眸看向了老爷子,“这件事,邵爷爷应该有所耳闻。”

“哦?”

老爷子又是语调微扬,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这才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她跟的那个男人,宋什么来着?”

“宋清晖。”楚洵有些语调低沉的说了一句,眉眼间积蓄了并不明显的阴郁。

楚家上一辈算上他父亲在内,两女两子,大小姐楚香兰,为了一个青城宋家浪荡的公子哥悔婚在先,二小姐楚香君步其后尘,看上了平民出身的江昊成,原本在京城里就是让人扼腕的两段往事。

痛心疾首,楚老爷子当年在公开场合表示“就当没有这两个女儿”的怒容仍在眼前,老爷子自然是有印象。

宋清晖之后闹离婚,楚香兰杀人之后紧随着共赴黄泉,这件事发生在青城当地,老爷子并未关注,楚家却自然是一清二楚。

也连带着,他们唯一的孩子,宋望,并未获得老爷子的怜惜,再后来惹上了林思琪闹得败尽家财,更是让楚老爷子半个眼不待见,彻底的将之抛诸脑后。

再后来因为林思琪的隐退,她的身世遭遇揭晓在所有人面前,老爷子心有戚戚,却是为着门面也并未认回宋望,直到地震里两个人的死亡,以及林思琪母亲和弟弟的死亡,深深触动了老爷子,才是在最后下决心,打算将重外孙宋予安接回楚家抚养。

先前因为林思琪对宋家有所了解,这些事,邵正泽自然是一想就通,抬眸对上了徐伊人,一时间就也是面色迟疑了许多。

有了楚家的关系在,宋予安就算不上无亲无故的孤儿,收养的事情,自然是有待商酌。

沉默了一下,徐伊人的目光落在了安安白嫩懵懂的脸色上,一时间心里也是有些难以言表的复杂愁绪。

算下来楚洵是宋望的表弟,也难怪她觉得宋望清雅如玉、风光霁月的气质并不输与京城任何一家的名门公子。

楚家的外孙、青城宋家唯一的骨血,他十多岁就坐拥万贯家财,原本应该是有着绝对辉煌又骄傲的一生,却是因为家庭巨变自我放逐,成了年轻桀骜、混迹社会的宋望,又因为林思琪,成为残疾悲苦的宋望,到了最后的最后,却是能让所有过往风轻云淡,变成她在清宁见到的那个云淡风轻、微笑着的宋望。

十多年的坎坷曲折,三十岁的他,已经是将一生走尽。

“安安的事情?”心绪涌动,想到林思琪最后的短信,徐伊人的声音都有些不自觉的颤抖道:“可是安安才一岁多,他需要一个母亲。而且我觉得他需要完整的家,楚总你并未成婚,是要让安安养在楚老爷子膝下的意思吗?”

“不错。老爷子年纪大了,有个孩子陪着,也是好的。”眉眼间的阴郁之气不自觉淡下去一些,楚洵的声调语气平和了许多。

“可是我觉得这样……”徐伊人有些说不下去,她心里觉得这样对安安并非公平,如果有这么一门关系在,也许林思琪最后就会短信托孤,可实际上她并没有。

一种可能,宋望并不知道这件事,或者说宋望并不曾告诉她,自己和楚家的关系,另外一种可能,她并没有想过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楚家。

总归无论是哪一种,在她的心里,楚家也许并不是安安最好的去处,她寄予希望的,是这个世界上因为打心底里怜惜安安而收养他的好心人。

普通的家庭、其乐融融的氛围、健康相爱的父母……

对楚家不了解,可单是想一想几十年将宋望的母亲排除在家庭之外,楚老爷子,定然也不会像邵正泽的爷爷这样爽朗和善。

抬眼看向了邵正泽,徐伊人的眼神泄露了她浓重的忧虑。

昨天订阅的前三名,lanbingyiren,skaegn5681,cifin29,冒泡领30币币哦么么哒。

咳咳,月底了,继续将求月票进行到底,毕竟再有几天就清空咧哈,亲们有的话表要忘记阿锦么么哒,投给咱们的影后哦,~(@^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