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是她?【求月票么么哒】/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多月时间,《歌尽桃花》早已经按着程序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虽说因为地震的事情所有的娱乐性电视电影节目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冲击,《歌尽桃花》却是因为桃花镇的“人骨事件”从未离开人们的视线,反而意外的省了一开始大笔的宣传费用。

地震过去五十多天,前期救援工作已经暂停,后续救援工作也已经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爱心人士的关注下有条不紊的展开。

灾后重建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悲痛过后生活依旧要继续,这几天各家电视台其实已经慢慢的将地震相关新闻的比例降了下去,电影的宣传工作被提上了章程,按着计划,下午他们要参加华夏台《背后的故事》一期节目录制。

想来柳青青到公司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情,倒是不知为何,快到了出发时间反而离开了。

蹙着眉胡思乱想着,电梯“叮”的一声,徐伊人到了顶层。

“邵总在开会。”总裁办的工作小妹看见她的第一时间凑上去说了一句,徐伊人“哦”了一声,抬步到了他惯常召开高层会议的会议室外面。

会议室的墙壁直接是隔音玻璃的设计,里外互相可以看得见,但是完全听不见声音而已,环亚的诸多会议室和某些练习室基本上都运用了这样看着通透明净的设计特色。

会议室里大概坐了二三十人,统一的深黑色笔挺西装,正襟危坐了两排,每一个人也都是面色端然,聚精会神、正儿八经的样子。

邵正泽的团队,和他本人的气质特点基本上如出一辙。

坐在沙发上,徐依人忍不住轻声笑了一下,目光定定的落在邵正泽严肃板正的一张脸上,刚到而立之年,他其实是非常年轻而英俊的,可每每谈到公事,微微蹙着眉、一丝不苟的样子都好像较真的老头子一般。

深黑锐利的目光、不怒自威的气势、淡然自若听不出情绪的语调,再加上那样常年看不出情绪的一张板正面容,脊背挺直的坐在椅子上,就好像天生的领导者一般从容不迫、沉稳端正。

尤其,每当他沉默着不说话,曲起两指敲击桌面的时候,整间会议室似乎都是鸦雀无声的,徐伊人又是觉得无奈又好笑。

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第一次惊觉邵正泽应该极擅驭人之术。

此刻也是微微蹙着眉,会议室里的他简短的说了句什么,徐伊人从口型判断出是“做的不错”,简短的四个字,刚才汇报工作的中年男人长长吁了一口气,紧绷的面容舒缓了许多。

“不行”、“下去继续讨论”、“下次再说”、“尽快安排”、“准备详细的策划方案”“散会”……

十几二十分钟,根据他的口型判断他说了什么话,徐伊人竟是觉得有些好玩起来,看着他说了最后两个字率先起身,竟然都是有些小遗憾。

老早就看见了在外面坐着的她,邵正泽开会到后面原本就是有些罕见的心不在焉。原本将近一个小时的会议时间被他缩短了一半,每每出声干脆果决,却是根本不会超过十个字,比平时还要难搞。

有些人觉得纳闷,不经意间看见等在外面的徐伊人,心里又是恍然大悟。

清宁地震,他们的大boss带着九个人第一时间赶到震中重灾区,传递出来的那些照片,现在想起来还都是让他们觉得无比的震撼。

穿着深色迷彩高挑冷锐的邵正泽,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里徒手挖人的邵正泽,紧紧拥抱着徐伊人身形僵硬的邵正泽,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他们从来没见过,也从来都想象不到的。

几乎在不可能的时间里出现,给黑暗的震中带去第一缕希望,这样的男人,原本是从小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这样不畏生死的果决和情意,也难怪徐伊人将他称为“天神一样的存在”。

眼下,因为一场地震,他这样的称号和形象更是扎根在了无数人的心里。

即便他是为着心爱的女人而去,可在赶到的第一时间,仅有的十个人分散开来,在第一时间救出的却基本上都是素昧平生的灾民。

“带头的那个解放军叔叔”、“看见他一下子就觉得不怕了啊”、“站在风雨里感觉跟个将军似的”……

种种种种,他是媒体采访中,被清宁县城的获救灾民提到最多次数的那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华夏脊梁的代表。

此刻,眼看着他眉眼温柔的样子,一众人喟叹着离去,邵正泽伸手将徐伊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我以为你还得一会呢?”对着他仰头笑了笑,徐伊人声音轻柔的说了一句,尾音带着一惯在他面前软软的撒娇意味,怕是连她自个也不曾察觉。

尤其是,她歪着头,眉眼弯弯的笑着,总能和家里的长乐奇妙的重合,时间长了,邵正泽倒反而有一种她越长越小的感觉,每每看着她说话,感觉都跟小孩似的。

修长白皙的手指挑着她一缕掉落的碎发帮她拢到耳后,邵正泽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滑腻柔嫩的触感也是婴孩一样让人爱不释手,他声音轻轻地笑:“一会要去录节目,怕你等的着急。”

“赶得上的。”徐伊人抿唇笑了,将自个的小手乖乖的蜷进他宽大干燥的手掌,邵正泽手指握紧,两人一路下楼,到了唐心办公室。

不同于《娱乐星天地》的搞笑欢乐,《背后的故事》是华夏台专业性比较强的明星访谈节目,一般都是以剧组为单位,和主持人交流电影拍摄中的趣事、经验,因为上节目的一般都是颇有影响力的导演剧组,所以在圈子里也有不俗的影响力。

如果说《娱乐星天地》捧出去的是最流行,《背后的故事》一般捧出去的是最专业。

这样的时期,上《娱乐星天地》欢乐行明显有些不妥,再三抉择之后,《背后的故事》成为了《歌尽桃花》宣传的第一站。

为了免除尴尬,柳兆文和秋华自然是回避,柳青青也放弃上节目的机会,涵紫韵和冰淇淋也因为个人原因放弃了上节目,最后确定参加的也就是徐尧、徐伊人、郑秋、邓蓉、顾凡,再算上许卿,总共六个人,妥妥的重量级组合。

其他三个人直接赶到节目录播现场,眼下唐心办公室里正坐着说话的也就许卿、徐尧、唐心三人,看见他们两人进门,唐心最先笑着起身,问了声“邵总”,目光落在徐伊人的身上,眼看着她精神状态很好,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简单的寒暄过后,和邵正泽分开的几个人直接上车,徐尧坐在副驾驶,剩下的三人坐在后面第二排,说笑了几句,徐伊人将手机掏出来,献宝一样的嬉笑着递给了两人,视频小长乐正趴在地毯上抱着一个彩色的大球玩。

一岁两个月,小家伙已经走得稳稳当当,地上的充气球并不重,体积却是大,差不多有她半人高,小家伙抱着它“嘿哟”、“嘿哟”的往前跑,咯咯笑着的声音鸟啼一样的清脆。

“都长这么高了!”唐心诧异的说了一句,徐伊人轻轻嗯了一声,许卿也是乐呵呵笑道:“小丫头看着欢腾的很。”

“锅锅,锅锅。”视频里的小长乐抱着充气球爬呀爬呀,小手小脚并用的站起身,眼看着被他突然拍了一下的充气球突然滚远,挥舞着拳头焦急的叫唤,比她略微高些的安安一本正经的抬脚踢了充气球一下。

充气球咕噜咕噜彻底的跑远了,小长乐“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视频里的小安安倒是“哈哈”的笑出声,迈着小腿稳稳的走过去,笨手笨拙的抱她哄道:“不哭不哭,乖乖,乖乖!”

“哈。这小子看着坏得很。”唐心忍不住哈哈笑了一阵,徐伊人也是哭笑不得道:“谁让她先前老欺负人家来着。”

“小孩子嘛。玩闹起来就是这样,哭哭笑笑的,眼泪跟水龙头似的。”许卿也是被视频里两个人逗得哈哈笑,徐伊人接回手机,又是习惯性的划着屏幕看起娱乐新闻来。

热点新闻里的“姜几许召开记者招待会”让她神色愣了一下,点击去才发现正是上午的事情。

点击率最高的是一个记者会的现场视频,略微想了想,她好奇的点进去,调小声音,就在车上观看起来。

视频里的声音刚传出来,徐尧就是回过头开口道:“办公室里已经看过了,桃花镇的事情没什么,倒是没想到她和星际的楚总是一对儿。”

“楚洵?”徐伊人微微挑眉,边上的唐心也是忍不住附和道:“可不是。看着郎才女貌也是搭得很。”

徐伊人的视线再度落回了自个的手机屏幕上,视频拍的很清晰,一开始就是楚洵和姜几许二人一起坐在最前排,依旧是短发,姜几许看上去似乎瘦了些,不过精神不错的样子。

记者发问以后,她莞尔一笑,神色也是带着些惯常的俏皮,“小说的故事构想其实来自于我的一个梦境而已,因为印象太深,所以将它写成了故事。当然,桃花谷和桃花镇也并非全然没有关系,我是因为看到了桃花镇的旅游宣传图册,在写作的时候下意识的给这个故事选择了环境背景而已。至于震后白骨什么的,非要和小说里的那些罪恶事件联系起来,原本就有些牵强,不是么?”

笑靥如花的娇俏面容,干脆利落的直接否认,徐伊人愣了一下,心里却是也突然舒了一口气。

“既然这样,为什么新闻爆出之后你没有直接否认了,眼下已经过去了几十天之久?”下面一个记者紧跟着发问了一句,姜几许从容不迫的微笑,继续道:“因为在准备我的新书,所以这一个多月我是闭关写作状态。一个人呆在天水镇的小巷子里,并没能第一时间知道新闻。”

“新书?”一句话,明显第一时间转移了记者的注意力,姜几许又是微笑道:“没错。我的新书。《乌夜啼》,眼下已经在印刷出版阶段,相信不久就可以与大家见面。”

“《乌夜啼》?”底下的记者明显彻底的脱离了原先要问话的轨道,而是紧接着又开口道:“是言情小说吗?能不能大概介绍一下,听名字感觉不是言情小说啊?”

徐伊人也是有些好奇,画面里的姜几许似乎是不经意间和边上的楚洵笑着对视了一下,眉眼间罕见的带上些小女人般娇羞的笑意,声音柔柔道:“是言情小说,不过有些仙侠奇幻的成分在里面。小说了的女主人公叫青乌,是一只可以幻化成人形的青鸟,当然,她是一个美女。男主人公江子夜是凡人,两个人之间有一段三生三世的动人爱情,关于寻找、忏悔、和成全,希望会获得大家的喜欢。”

“几许?请问你和星际音乐的楚总是什么关系?刚才似乎并没有给大家介绍呢?”最后面一个记者在她说话之后忙不迭抢着问了一句,姜几许微微一笑,边上的楚洵在桌面上握住了她的手,微笑着语调稳稳道:“我是姜小姐的未婚夫,我们的婚期定在今年的五月一日。”

一句话,现场的媒体记者更是炸开了锅,原先因为《歌尽桃花》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彻底的跑歪了。

毕竟,相比于捕风捉影的事情,言情小说天后和娱乐公司总裁这样的结合才更有看头不是。

徐伊人轻笑着关了视频,目光扫过新闻下面的评论,基本上都是“好期待几许的新书”、“没想到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看着好搭配,祝福”……

桃花镇人骨的事情,果不其然的被观众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收了手机往后靠了靠,想起记忆中那样明媚艳丽一张脸,大而灵动一双眼,徐伊人却是一时间有些悲从中来。

同样都是隐秘黑暗的过往,这个世界上,当真是没有人再像她一样的傻,能将所有的伤口撕扯开来,展示给所有的人看。

与她的决绝相比,姜几许,显然是幸福的太多了。

想也知道,不管是会突然回想起那些事情的警官还是其他什么人,但凡出意外,楚洵总会在后面打点好一切。

思琪……

徐伊人微微抿着唇,将带着些水光的一双眸子朝向了车窗外。

一方空间突然沉默了下来,徐尧有些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心里一时间也是有些喟叹开来。

清宁县城两个人相逢拥抱的画面还在眼前,那样的一家三口还在眼前,似乎一切不过发生在昨天,却已经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徐尧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想起刚才视频里小安安哈哈的笑声才是略微觉得安慰一些。

幸好是一岁的孩子,眼下,原本的记忆怕是已经慢慢模糊在了他的脑海里,是不幸,其实也是幸运。

长在邵家,纵然排除掉所有,有邵正泽和徐伊人这样的一对父母,爱玩爱闹的小长乐,他的人生,已经注定是无比的幸福和安慰。

心里百转千回,一众人已经是到了电视台门口,按着惯例,跟着等候的工作人员先去休息室上妆。

长长的通道里,徐尧和唐心跟着工作人员走在最先,徐伊人和许卿微微落后,时不时笑着交流几句。

快进门的时候,正是说到许卿的身体状况,眼看着他身子越发消瘦了一些,徐伊人有些无奈道:“不是让阿泽给你介绍了天伦医院的李教授吗?我怎么看着你还比前些日子瘦了些。”

“没事。你都没听过有钱难买老来瘦嘛。这些日子身子好许多。”许卿摆摆手笑了一下,毫无所谓的样子更是让徐伊人有些心疼道:“爸!”

许卿微微愣了一下,伸手掌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傻姑娘,真的没什么事。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好了许多才是。”

举止亲密的两个人说完话推开门进了去,拐个弯的过道里,同样在电视台录节目的林楚微微握着拳,走了出来。

半途中上个洗手间而已,折回来却是听见徐伊人熟悉的声音,两个人两句对话回旋在脑海里,静静的看着休息室已经关严实的门,他整个人彻底的、僵直在了原地。

脑海里无数画面飞快的闪过,不知多久之前,许卿一句“刘依依,她是我的女儿啊”在最后彻底的停在了他的脑海里,让他久久的无法思考。

两张完全不同的相貌,同样明亮的眼睛和笑容……

她说:“你是刘依依的粉丝吗?”

她说:“谢谢你。”

阿锦终于在七点爬上来鸟,倒计时四天,继续求月票~\(≧▽≦)/~啦啦啦,后面几天争取更新不掉链子,汗滴滴。

然后,推荐一个特别特别特别好朋友的首推古言,其实主要目的是求收藏啊!因为毛毛球今天在首推,所以真心求收藏么么哒,感兴趣古言养成宠文的亲们都去看看吧,爱你们。

毛毛球文:绝世萌宝之国相别乱来,链接:http://www。xxsy。net/info/651420。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