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结束【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专业性比较强的访谈性节目,《背后的故事》自然不会像《娱乐星天地》一样欢快热闹的开场,而是主持人与嘉宾提前就位,录播厅的照明灯倏然点亮,直接切入正题的开场方式。

徐伊人在昏暗里整理好衣服,稍微挺直脊背调整了坐姿,边上工作人员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随着现场观众骤然响起的鼓掌声,耀眼的灯光倏然照亮了对面主持人苏皖端庄柔和的一张脸,她已经笑着开口道:“《背后的故事》,星期五的晚上,又和大家准时见面了。欢迎《歌尽桃花》剧组。”

台下热烈的掌声再一次响起,苏皖微微点头,朝着以许卿为首的剧组一众人勾唇开口道:“你们好,欢迎。”

华夏传媒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苏皖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标志性的长直发和永远只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深入人心,端庄典雅、沉稳柔和,她的主持风格和她的个人气质极为相配,感性是她的代名词。

不同于《今夜星语》中叶子的犀利麻辣,苏皖刚好相反,主持节目总是循循善诱的引导嘉宾说话,动容之处更是能恰到好处的煽情飙泪,性格温婉体贴好像邻家姐姐,因而在圈子里也颇得好评。

在她对面的长沙发上坐了一排,几个人含笑问好,苏皖轻轻一笑,抬眼看向台下乌压压的现场观众,语气里略微带上些调侃道:“一个名导、两个影帝,影后、视后都到齐了,对上这样一个剧组可真是有些压力山大呢?”

底下观众配合的笑了一阵,苏皖才是目光重新落到许卿身上,微微笑道:“继《汉宫》之后,选择拍摄这样一部电影,许导的初衷是什么呢?我很好奇。毕竟在以往的经验里,许导可都是以民族大义的古装片为主,选材也多半是以帝王将相为主角的历史故事。相比于以往气势恢宏的大制作影片,《歌尽桃花》似乎有更浓郁的现实生活色彩。”

“这样的风格转变于我而言其实算得上一次挑战。同以往的诸多作品相比,它更贴近现实,讲述的也是一群小人物的人生命运。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更容易让人产生共鸣,对人物命运的悲喜感同身受。影片里的秦初、林绮梦、静香、闫雯雯这样的角色虽然设定在几十年前,却是依旧能让当下的年轻人第一时间产生代入感。在我看来,能打动人的影片就是好影片,值得我去尝试。不一定说非要多投资、大制作才算的上优秀,一味的追求视觉享受和特技效果有时候反而会本末倒置。《歌尽桃花》最打动人的地方在于感情。秦初和林绮梦之间的少年之爱,林绮梦对自己孩子展露出的母性光辉,羽丰对林绮梦和女儿思思的深沉爱意,以及思思对父亲单纯的信赖,都值得一看。”许卿说话的声音和态度都相当认真,带着类似于说教的老学究感觉,徐伊人忍不住微微低头笑了一下。

“感情?”苏皖轻声反问了一句,许卿一本正经的点头,也是有些安慰的笑了一下:“几个主演都表现的非常棒,就连第一次接触大荧屏的顾凡也是不可多得。”

毫不掩饰的夸赞让几个人都是不由得跟着笑了一下,苏皖的目光落到了其他几人身上,也是继续笑道:“的确,情之一字最是动人。能得许导夸赞,想必几位的演技都是出神入化,能和大伙谈谈自个的角色么?谁先来?邓老师先来好了。”

“我饰演的何花花是彻头彻尾的大反面。”邓蓉爽朗的笑了一声,“前面基本上扮演的就是人贩子的角色。提前看了好几期相关的《法律讲堂》琢磨人贩子的语气和表情,到了后面基本上和伊人的对手戏最多,除了眼神较量,还有两次肢体较量。”

“哈?”苏皖好玩的笑了一声,一脸好奇的看过去,邓蓉笑出声道:“当然基本上都是我赢的。伊人是受欺负的那一个。”

想起两人拍戏时一个袭胸的戏码,徐伊人有些脸红了。

隔了一个位子的郑秋也是爽朗一笑:“这么说来,我的角色应该是为了拯救伊人而存在的。羽丰对林绮梦爱的深沉,基本上也算是一见钟情。不过在此之外是有些狠辣残暴的,呃,就好像一个人带着两张面具的感觉。”

“我也带了两张面具。思思面前是带着些温柔的,其他人面前冷酷沉默。”徐尧紧跟着说了一句,徐伊人也是有些好笑道:“这样说起来,我有好几张面具。一会浪漫梦幻、一会忧伤敏感类似于神经质,到了后面又是天真无邪,戏份排的乱,一天下来也是要精神分裂的。”

底下的观众被几人的形容惹得笑了一下,苏皖探寻的目光落到了顾凡身上,后者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接口道:“呃,我只有一张……”

“面具么?”眼看他有些脸红,苏皖调侃着说了一句,底下观众倏然间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来。

现场气氛一时间更是融洽,目光从几人脸上划过,苏皖也是罕见的带上几分俏皮,朝着底下的观众眨眼道:“有剧照可以先睹为快哦,要……”

不等她问出声,底下倏然兴奋的观众已经是齐齐“要”了一声,舞台后面的大屏幕亮了起来,一众人回过头去。

第一张是秦初和林绮梦初到桃花谷,傍晚情生意动的一张。

窗外是如火如荼的晚霞,蔓延无边的灼灼桃花,木框窗户开了半扇,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徐伊人含羞带怯的一张脸低垂着,带着些朦胧浅淡的美感,似乎并不能看真切,却十分撩人。

穿着白衬衫的顾凡就站在她一步开外,长身玉立、俊秀沉默着垂眸看她,眼眸里带着灼灼的光,缠绵的情意呼之欲出,哪里像个初次在荧屏上露面的小新人,底下的观众啧啧叹了一声。

第二张是林绮梦带着思思初回城市,旅店里的一张。

徐伊人只有个纤瘦的背影,柔软的海藻一般的长发和纯净的白裙子却是带着些难以言喻的美感,画面定格在有些雀跃的肢体动作上,她的天真欢乐表现的十分明显。

与她形成巨大反差的,徐尧干净利落的平头、微微低头露出英俊落拓的侧脸来,一个吸烟的动作都是分外迷人、魅力十足,与徐伊人不同的是,他传递出来的感觉十分寂静,连袅袅的烟圈都是寂寞回旋的。

第三张是羽丰和林绮梦拥抱的一幅画面。

高大俊挺的男人身上有戾气,眉眼间却是夹杂着狂喜和柔情,正因为林绮梦答应委身于他而开怀。

与之相反的,画面里的徐伊人下巴抵在他肩上,却是微微垂着眼帘,睫毛上挂着一滴泪,看着十分的揪心,又隐隐说明了两人复杂又微妙的情感。

第四张是火车站的一幕。

青春洋溢的一张张年轻的脸,邓蓉妩媚而爽落的笑,任谁看上去都是其乐融融的一副画面,却是有着衬托和反讽的效果。

影片越是进行到最后,前面这样的一幕越是让人扼腕喟叹。

看着这样的一副画面,底下的观众也是会第一时间注意到他们时候十分有年代感的背景,大到街道牌匾、车辆型号,小到人们的服装头饰,杂乱货物,基本上都是十分逼真而精细的一种还原。

接连看了也不过六张剧照,底下的观众已经是一阵低低的惊呼声,台上几个人自然都是保持着谦虚得体、无懈可击的笑容。

两圈交流之后,节目友好的进入了尾声,一众人脱离了电影话题,聊到了桃花镇,苏皖为着剧组的及时离开庆幸完,将目光落到了徐伊人柔和浅笑的脸上,有些探寻道:“亲历了清宁地震,在黑暗里被掩埋了七十多个小时,这个过程中觉得害怕么?”

“没有。”徐伊人倏然笑了。

苏皖神色愣了一下,若有所思道:“是因为邵总裁?以往每次出事的时候邵总裁可都是第一时间英雄救美,也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心,所以能和二十几个孩子在黑暗里相护鼓励着等待?”

“是。”徐伊人语调顿了一下,笑容越发轻缓道:“其实以前有一次假设过自己遇到意外,当时他的话我一直记着,黑暗里回想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很安心。”

“哦?”苏皖挑眉看着她,边上几个人连同底下的观众也都是好奇不已,徐伊人声音轻柔道:“他说‘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牢牢记着,我会第一时间赶到你的身边。所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之下,都不可以放弃希望,一丝一毫的泄气都不能有。’”

话音落地,她又是不由得笑了一下,美丽的眼眸里却是有了些潋滟水光,继续道:“就因为想起了这段话,所以不觉得怕啊。我知道,无论怎么样,他总归是能找到我的。”

她的声音轻轻缓缓,落在所有人耳边,却都是生出无限的动容来。

邵正泽紧抿着唇角沉默的面容似乎能第一时间浮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连带着,他每一次危险麻烦之中对她的护佑都是让人深深动容。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多,录播在现场观众的掌声中圆满收场,一众人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刚出了录播厅,外面休息室的工作人员却是乱成了一团,全部着急火燎的往外跑。

“怎么回事这是?”徐尧纳闷的说了一声,郑秋已经是伸手拉住了边上飞快往出跑的一个工作人员,开口道:“怎么了?做什么都这么着急?”

“跳楼了!有人跳楼了!”工作人员刚是语调飞快的解释了一句,外面又是跑进来几个人,语调急促道:“林楚!是林楚!天呐!这可怎么办?头先着地,脑浆迸裂,根本彻底没救了!”

“打120呀!”边上上了年纪的一个工作人员又是直接将他往出拉,边走边说道:“不对!110!赶紧打110报警!联系星际那边!真是的,就说他晚上要录节目找不到人呢?怎么出这么个乱子,一开年就不顺!”

“哎,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从十三楼直接跳下来的。血染了一地,看着要多瘆人有多瘆人啊,好端端的谁知道做什么就想不开了!”

“这去年和今年不是走的挺顺的嘛!”

“去年也得了好几个奖项啊!”

“也许生活上不顺心,做明星的压力大也是常态!”

耳边一道道声音慢慢消失了,刚出了录播厅的几个人却是彻底的愣在了原地,“跳楼”、“林楚”两个词语交替着出现在脑海里,许卿和徐尧不自觉的抬眼看了徐伊人一眼。

大脑中也是一片空白,徐伊人呆立在原地,只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以往的那些画面,身子都是不由自主的踉跄了一下。

电视上沉郁高瘦的青年,庆山陵园里拿着手帕慢慢擦拭墓碑的他,微笑着说“你们的眼睛和笑容很像”的他,江北电视台后台通道里,他用手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一字一顿道“这里,多了一个你”……

身子僵直的停在原地,徐伊人有些手脚冰凉了,想着她和林楚有些交情,边上的唐心伸手扶了她一把。

电视台临街而建,此刻外面的事发地点早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林楚在隔壁棚录播《明星面对面》,和《背后的故事》相比,稍微活泼一些的一个节目,专程赶到现场的粉丝也不少。

此刻哭嚎哀泣声远远传到耳边,不时有粉丝流着泪飞快的从眼前跑过,徐伊人却是有些不敢侧头去看。

工作人员的话犹在耳边,他最后一刻的样子定然是凄惨无比,可以想象,可是她根本没有勇气去看。

“已经彻底乱了。一会各家媒体来了估计更是纷乱,幸好节目拍完了,咱们得立马赶回公司才好。”唐心语速飞快的说了一句,目光落在徐伊人恍惚的神色上,也是不再征询她的意见,直接搀着她就飞快的往保姆车的方向去。

林楚在圈子里的朋友不是很多,先后牵扯到的女星也只有唐韵和徐伊人,眼下前者已经不在国内,徐伊人肯定会又一次被媒体记者所注意到,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不妥。

唐心紧张的想着,也是已经将徐伊人扶上了车,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坐着的徐伊人瓷娃娃一般的模样,却是又让她忧心不已。

邵正泽再公司等着她,车子自然是一路开到了回去。

两人刚进了一楼,大厅宽大的电子屏幕上,已经有女记者飞快的吐音道:“据现场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称,跳楼时间应该是在晚上八点零五分以后。死者林楚,男,二十九岁,星际音乐旗下当红男歌手,在圈子里有‘情歌王子’的美誉……”

电视台外面明亮的灯光下,大片的鲜血触目惊心,唐心将徐伊人揽了揽,忧心忡忡开口道:“别看了,乖,先上楼。”

脚步虚浮的跟着挪动,两个人刚是到了顶层大厅,电梯门“叮”的响了一声,邵正泽刚好出现在两人面前。

边上跟着王俊,他神色带着些匆忙冷峻,一只臂弯里挂着黑色的大衣,正是低下头看了一下表,一只手还没有撤下去,看见她们微微愣了一下。

下一刻,他拉过徐伊人的手拥到了自己怀里。

没有多余的话,他拥着她直接往办公室而去,留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王俊的目光不自觉从唐心的身上划过,转头轻咳了一声。

纳闷的看了他一眼,唐心低下头去这才发现因为刚才搀扶着徐伊人,自个里面的紧身裙紧皱着包裹着上身,细细的肩带不知怎么的都暴露了出来。

面红耳赤的侧过身将衣服整理了一下,她这才是忧心忡忡的看着王俊道:“伊人好像被吓到了。你说这人也真是的,有什么事想不开从十几楼上往下跳,摔下去那一刻得多疼啊!”

“谁知道呢?也许是工作压力大了些。他去年出了两张专辑,又是MV又是演唱会的,估摸着累得够呛!”王俊看着办公室紧闭的门,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怎么可能因为这个,别的人想开演唱会还不一定能够吧。他这也才出道两三年啊。运气好成这样得多惹人羡慕,又有实力,星际也捧着他,哪里需要想不开了,哎。”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遗憾,唐心说话的语调快了些,连带着一张脸都是有些不同平常的、红扑扑的色泽。

垂眸看了她一眼,王俊却是突然伸手摸到了她的后颈上,手掌微扣让她仰起头来,声音低缓道:“你怕不怕?”

“嗯?”他手心有些坚硬的薄茧,却是温热干燥,有些迟疑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唐心难得的脸红了,说一句“我没事”,又飞快的从他手心里逃脱出去,娇嗔着提醒道:“别这样。被人看见了。”

“呵。”王俊看着她窘迫的样子不自觉笑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掌,想到刚才掌心里柔软的肌肤,却是有些心猿意马。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小女人jin、小厚、yyxzzw、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阿锦真的作死了,咳咳,下午估摸着还是有二更的,下午七点再见么么哒。月底鸟,倒计时三天求月票啦,~(@^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