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吃醋/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搂着徐伊人一路进了办公室,将自个臂弯上搭着的大衣顺手放到了沙发上,垂眸看了她一眼,邵正泽将她扶坐了下去。

神色间依旧是带着些恍惚,徐伊人下意识抬眼看他,黑漆漆的一双眸子带着水蒙蒙的亮光,此刻紧紧抿着唇的她,脆弱的好似某种小动物一般信任而依赖的仰视他。

伸手在她脸上摩挲了两下,邵正泽英挺的眉眼如山水墨画一般的舒展开来,捏了捏她的脸,低低一声“乖”,转身拿着茶几上的白瓷杯帮着她兑了些稍烫的温水,递到了手中。

二月底气候依旧是干冷,空气里都是凛冽寒意,从电视台一路回来,徐伊人的脸颊和两只手都是冰凉,即便是外面裹着长款羽绒服,纤瘦的身形依旧是带着些僵硬紧绷。

寒意似乎是从脚底板一直往上漫,握着水杯,她纤细白皙的两只手都是有些泛红,脖子上围着一条米色的大围巾,此刻将小巧洁净一张脸尽数埋进了围巾里,只留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在外面,邵正泽看着她,她又抿着唇低下头去,怔怔的沉默起来。

眼看着她像个瓷娃娃一样,保持着抱水杯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邵正泽一时也是无话,抬步到了窗边静静的站了两分钟,一回头,轻轻地叹了一声,坐到她边上,摸着玻璃杯里面的水温度正好,递到了她嘴边。

徐伊人就着水杯乖乖的喝了两口,带着些微烫的热水下肚,她心里积郁的情绪慢慢发酵,“当”的一声,一滴泪花落到了水杯了,溅起一圈涟漪。

徐伊人哽咽着啜泣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将她手里的水杯又拿出来放到了沙发上,邵正泽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声音低低的哄道:“想哭就哭吧。”

从林思琪出事到现在,她的状态比自己想象中已经是好了许多,可同时,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多了起来。

一颗心太敏感纤细,又素来是柔软温和的性子,原本几句话都是要招她眼泪的,已经做妈妈的人了,眼下的人儿却是越发像个孩子,说话的时候喜欢眨着眼撒娇,一出事又是自个先委屈的扁嘴哭。

想着想着,邵正泽都是有些哭笑不得,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的脸颊按在自己温热的胸膛上。

“阿泽。”怀里的小人儿委委屈屈的开口唤了一声,软软糯糯的声音小猫一样,抽抽搭搭一阵子却是没说什么话,伸手从西装里面环上了他的腰,鼻涕眼泪一起在他身前蹭了蹭,仰起脸来,小巧的鼻子紧皱着,添上通红的一双眸子,兔子一般。

“依依小姐?”邵正泽捏了捏她皱巴巴的鼻子,微微蹙眉道:“总是在你老公的怀里为别的男人哭,对吗?”

“嗯?”徐伊人一时止了哭声诧异的挑眉看他,轻轻一个字,软软的尾音却是拖长了,呆呆萌萌的定定看他。

“怎么,是觉得我脾气太好,嗯?”邵正泽凑过去抵上她的额头,深黑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语调很平缓,脸色也是一本正经,徐伊人一时间拿不准他到底是在说笑还是觉得生气,感伤的思绪反而是被搅乱了许多。

“我会吃醋。”眼看着她愣神,乌溜溜的眼珠儿还泛着水光,可怜巴巴的看她,邵正泽纵然觉得好笑,语调却是一本正经道:“是不是没有说过?我会吃醋。即便知道他们都够不上威胁,可是看着你对他们笑,在电视电影里轻轻拥抱,我都会吃醋,眼下,你还要在我的怀里哭?”

语调顿了一下,他又是缓声道:“林楚是成年人。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无论是爱而不得、还是抑郁不平,三十岁的人总该懂得调整自己的情绪才对。结果是他选择的,与人无尤。你觉得感伤,我允许你在我怀里哭一会,不过,不要将这些事情的过错和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明白吗?”

他说话的语调沉缓有力,眼眸深黑锐利,看着她,徐伊人一时间竟是有些羞窘,又有些无所适从,语调喃喃道:“我以后不这样了。”

“不怎么样?”邵正泽语调微扬,反问一句。

“不在你怀里哭了。”徐伊人扁扁嘴,已经完全陷入了他介意这样的纠结之中。

邵正泽却是一只手紧扣着她后颈柔软的肌肤,徐伊人在他被迫仰起头,已经是听见他无奈开口道:“不是。以后眼里心里除了我,不能想其他的男人,更不能因为别的男人哭泣流泪,我不允许。”

徐伊人呐呐的看着他,他突然带着些霸道的气息将她淹没,低下头,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

一个掠夺性的长驱直入的吻,徐伊人在他的怀里几乎无法呼吸,仰着头也是难受,扣着她纤瘦的脊背,邵正泽伸手扯掉了她碍事的围巾,温热的吻落在了她光裸的脖颈上。

她纤细的脖颈肌肤白皙而滑嫩,邵正泽微微眯起眼眸,清隽英俊的面容上带了几分痴迷神色,耳边传来她急促的喘息声,他动作微微停了一下,一寸一寸的含着她的肌肤,在她不住颤栗间,咬了一口。

徐伊人“唔”的一声轻呼,因为他并未停下的辗转啃噬彻底的心慌意乱了,邵正泽将她推到了沙发角落,惩罚性的揉搓一通,好整以暇的停了下来。

他黑色的西装也就解开了扣子,徐伊人却是羽绒服的拉链被彻底拉开,有些宽松的毛衣被推了上去,绑的好好地头发彻底的凌乱开来,披散在脸颊脖颈上,说不出的狼狈。

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挲着她微微红肿的唇,眼看着她瞪大眼睛巴巴的望着自己,邵正泽心里低笑一声,搂过她整理好了衣服,拿着掉落在沙发角落里的皮筋帮她绑好了头发,最后才是拉了拉链,手指挑了围巾帮她重新围了上去。

徐伊人小巧的一张脸又一次埋进了围巾里,也不哭了,呆呆萌萌的看着他,乌溜溜一双眸子有些困惑,似乎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情况下她被莫名其妙的欺负了一通。

邵正泽手指翻飞的给自己扣好了扣子,却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架势,捞了沙发边上的长大衣套在了西装外面,挺拔高挑的站起身来,一棵树一样的伫立在眼前,转身朝着她伸出手来。

徐伊人将一只手递到了他手心里,他又是大力在她头发上揉了两下,微微勾唇道:“走吧,时间晚了。回家。”

这样突然起兴欺负了她一通,就这样揭过去了?

徐伊人有些闷闷的想,被他牵着手出门,半天才是反应过来,哦,他刚才说他吃醋了!

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儿不时忐忑的看他几眼,邵正泽自然是觉得好笑,却是也不说话,坐在车上也是漫不经心的玩着她的手指,觉得他有些高深莫测,徐伊人乖乖的依偎在他边上,脱了羽绒服、解了围巾,小动物一样的窝成小小的一团。

不经意间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前面的王俊更是有些说不出的意外。

分明是小夫人受了打击,怎么现在看起来,倒是她在可怜兮兮的讨好自己的boss?

尤其是,红肿娇嫩的一双唇,明显被蹂躏不清的样子!

呃……

王俊觉得自个boss今天有些太禽兽了,小夫人还楚楚可怜的伤心着呢!

王俊欲盖弥彰的放了些音乐,驶过灯红酒绿的繁华夜景,十点多的时候,三个人才是回了大宅。

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睡,一人抱着一个奶瓶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的喝着奶粉,眼看着邵正泽心情不错的搂着徐伊人进了门,两个小家伙呲溜溜从沙发上滑下来,抱着奶粉含糊不清的喊“爸爸”、“妈妈”,朝着两个人奔了过来。

两个人弯腰各自抱了一个在怀里,小安安将手里的奶嘴拔了下来,朝着徐伊人脆生生的开口道:“妈妈,吃饭饭。”

“爸爸、吃饭饭。”被邵正泽抱在怀里的小薏仁不甘示弱的同样说了一句,小安安扁着嘴看她,小丫头傲娇的“哼”了一声,将小脑袋埋到了邵正泽的颈窝里“咯咯”的笑。

有着小长乐整天复读机一样的“爸爸、妈妈”的叫,基本上到了邵家一个多月时间,安安也是突然某一天开始这样称呼起了两个人。

马上一岁半,安安说话原本就是比小长乐利索许多,在他的带领下,小丫头明显也不满意“乌拉拉”、“啊哦”这样毫无实质性意义的词汇,整天逮着什么说什么,摇头晃脑着说的越发流利。

“哈哈,两个小家伙都知道心疼人了,不错不错。”老爷子乐呵呵的说了一句,催促着两个人用了晚饭,再上楼已经过了十一点。

玩的太困,吃饱喝足的两个小家伙已经安安稳稳的睡在了小床上,舒舒服服的洗了澡,徐伊人拿着干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婴儿床前细细的端详了一阵,唇角带笑着回头道:“唐心今天给我说了一个奶粉的广告,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你说……”

“说”字刚落,对上邵正泽看过来的灼灼目光,她神色愣了一下。

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目光低头,这才是发现睡裙的领口有些低,头发上滴答答的水将胸前打湿,若隐若现的样子她都是觉得窘。

呃……

这一个月原本就过的混乱,邵正泽加班的次数多,一开始安安夜里吵得凶,两个人很少有机会好好亲近。时间一长,他这样的目光都是让她觉得有些微的不习惯了,好像回到了两人刚亲密接触的那一段日子。

站在原地胡思乱想的小女人擦头发的动作慢了下来,神色间带着些难为情的羞意,靠在床头,邵正泽将手边的一本商业杂志顺手搁在床边,轻轻笑了一下,招手道:“来。”

“头发还没干呢?我把头发吹干先。”徐伊人微微垂了眸子,纤长而浓密的睫毛蝶翼般的颤了颤,邵正泽更是愉悦的笑了一声,轻咳道:“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原本没什么,徐伊人却是因为他的笑闹了个大红脸,邵正泽握着她的手腕到了浴室,看着镜子里她红扑扑一张脸,伸手指狠狠的揪了一下。

“唔,疼。”猝不及防,徐伊人捂着腮帮子含嗔带怒的看了他一眼,邵正泽已经伸手指挑着她的湿发帮着吹了起来。

并不是第一次帮她吹头发,可每一次海藻般柔软的长发掠过他的手指总让他一颗心柔软不已,吹着吹着,他卷着她的头发在手指间玩了起来。

头发上呼呼地热风一直就停在一处,徐伊人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了镜子里,才是发现他卷着自个的头发在手指间玩的正好。

穿着深蓝色条纹的棉质睡衣,虽然还是清俊隽永,此刻的他,却是没有了白日里古板严肃的样子,后背倚着梳洗台,眉眼俱是柔和舒展,看上去带着些微的慵懒,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魅惑人心。

徐伊人不自觉莞尔,有些无奈道:“按照你这样的吹法,头发干了得到半夜了。”

邵正泽也不说话,看着她低低的笑,手指捏了一缕带着些潮湿的长发轻轻嗅了嗅,若有所思道:“香香的。”

“洗发水能不香吗?都带着香味的。”徐伊人又是好笑,他手中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已,邵正泽抱着她的腰埋头到了她滑腻的颈项间,魅惑的低音缭绕到她耳边,“我说的是你。好香。”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撩人的语调又是让她一张脸羞红不已,有些窘迫的挣扎了两下,语调更是水一样的低媚道:“先别闹,我把头发吹干先。”

“嗯?”邵正泽抱着她不放手,手臂的力道差点将她的小腰夹断,徐伊人“啊”的惊呼一声,邵正泽一只胳膊夹着她跌落到了床上,不等她再起身,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去。

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她也是忘了半干的头发,水一样的在他身下化开,抱着她软绵绵、轻飘飘的小身子,情到浓处,邵正泽有一种溺毙的感觉。

灯光下的她白的刺眼,滑腻香软,好像清莹的一团雪,在他的手心里慢慢融化。

……

林楚身亡的事情自然又是在娱乐圈掀起了不小的风浪,连带着,曾经和他有关的新闻又是被齐齐扒出来回顾了一遍。

因为徐伊人的身份,媒体记者牵扯到她倒也是轻描淡写,先前出国的唐韵,却是因为这件事再次引发了广泛关注,混迹Y国影视圈的她,在年初上映的一部大制作灾难片《末日》里出演了一个戏份并不多的小配角。

可即便这样,已经是足够让国内整个娱乐圈惊叹不已,仅凭着她是影片里唯一露脸的华人演员这一点,已经算的上无上荣耀。

将手中一沓报纸顺势放到了茶几上,微微笑着靠近了沙发里,徐伊人若有所思的样子倒是让唐心一时间摸不准她心里想些什么,抱着手臂开口安慰道:“一个小配角而已,你这是觉得有落差?”

“到了今天,我倒是有些欣赏她了。”徐伊人抬眸看她,耸耸肩笑了一下:“要是我,到了她的境地也不一定有她的果断。而且,她比我早一步的融入了这个圈子……”

“等等?!”唐心有些激动地打断了她的话,挑眉道:“宝贝,你不会也想远赴Y国吧?!”

徐伊人微笑着看她,眼眸里带了些灼灼亮光,却是若有所思的没说话。

“汗。你这么想邵总他知道吗?眼下你在国内可正是如日中天,多拍几部好作品出来,再拿几个影后视后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何必去那种地方挤得头破血流!”

“然后呢?”徐伊人轻轻一笑,看着她,唐心倒是不说话了。

双料影后、年度视后、最受观众欢迎的女主角……

能得的奖项她基本上已经得了个遍,人气和演技并重,再往上发展,纵然再是有影后桂冠也是锦上添花。

除非转行,可眼下她二十五岁,非专业出身,资历也尚轻。

彼此对视着,徐伊人心里也是百转千回,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她脖颈间系着的丝巾上,意外的笑了一下道:“第一次见你这么打扮,丝巾很好看。”

呃……

唐心一时间脸红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道:“那啥。我的意思是咱们还是先看一下这个广告好了,后天拍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