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风口浪尖【求月票】/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思绪烦躁,单是回想着那样一条新闻标题心里都是梗了一根刺一般的难受,徐伊人哪里还有浏览网页、看英语书的心情?

“衣冠禽兽”、“无耻败类”、“人渣”、“不要脸”……

诸如此类的评论谩骂轮番在她脑海中涌现,再算上郑秋那样一张神色带着些迷离的面容,胡思乱想间她已经下了楼梯,到了客厅里。

“妈妈,妈妈!”正抱着两个充气球的小长乐抬眼看见,“咯咯”笑着将两个气球抛到脑后,晃着身子跑过来抱上她的腿,仰起来一脸讨好道:“抱抱抱抱、亲亲亲亲!”

“羞羞哒!”沙发上坐着的小安安往下滑的慢了些,看着狗腿的小长乐“咦”了一声,坐回了沙发装作乖宝宝。

和妹妹抢抱抱什么的,太没有格调啦!

勉强笑了一下,徐伊人俯身将正扒拉她衣角的小长乐抱了起来,小家伙歪着头左右看了她两眼,小手扯着她的脸颊使劲的捏了两下。

不过她哪里来的什么劲呢?

捏着徐伊人也是跟挠痒痒似的,只因为这样的亲热,却是让她心里一时间顺畅舒服了许多。

沙发上看了新闻的老爷子换了台,男主播字正腔圆的浑厚声线一板一眼道:“今天下午四时许,民警对沣东新区的洗浴中心、休闲会馆等娱乐场所展开了突击调查,著名影星郑秋因吸毒、猥亵少女被抓,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抱着小长乐回头,徐伊人一颗心又是沉沉的往下落,老爷子也是有些目瞪口呆道:“丫头,这不是和你演抗战片的那个?还演过皇上!”

圈子里资历深厚的前辈,出道近二十年都是儒雅俊朗的形象,大小奖项也是捧回了不少,郑秋,从来都是有口皆碑的存在着。

相貌、演技、风度、品性、人缘,无论是哪一样,他都是娱乐圈一代演员中标杆一样的人物。眼下名利双收,尚且不到四十,正是如日中天的巅峰时期,却在一夕之间,沦落到人人唾骂的境地。就连和他平素关系比较好的导演、编剧,眼下尚且无一人出声支援。

猥亵少女、吸毒,原本都是触犯法律的行为,即便发生在一般人身上,也会被公众舆论喷的狗血淋头,更何况是一项儒雅温和的翩翩君子。

这样的打击,这样疯狂的娱乐攻势,也就比余明当初被曝光的时候差不多。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已经一闪而过,徐伊人愣愣的没有出声,老爷子已经是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早就说过这样的圈子太乱了。你看他被带走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萎靡的。”

语调顿了一下,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老爷子又是叹息一声,继续道:“你们新拍的那个电影是不是也有他?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还是要和合作的那些人保持距离才好。”

“爷爷。”徐伊人勉强笑着唤了一声,对上老爷子温和中略带严肃的面容,低声道:“先吃饭吧。都八点了呢。”

“饿了?难得你主动开口要吃饭!”老爷子原本就是爽落性子,呵呵笑着说了一句,已经站起身来,吩咐着厨房准备晚饭。

邵正泽尚未回来,徐伊人也是食欲不佳,在老爷子的催促下勉强喝了半碗粥,都是觉得胃里再也放不下东西,正是为难之际,左右两个小家伙笑逐颜开的“爸爸”、“爸爸”叫了两声。

二三月的天,邵正泽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长大衣,刚刚脱下来递给了边上的帮佣,鞋也没换,先到了两个小家伙跟前,一人一个吻夸赞了一句“真乖!”

“安安,乖宝宝!”小安安自己把自己表扬了一句,小长乐扁着嘴委屈的看着邵正泽,冥思苦想了半晌,来了句:“娃娃,乖宝宝!”

自个的两个名字都是有些绕口,小丫头气闷不已的样子倒是让几个人忍不住笑了一阵,徐伊人目光落到换鞋折回来的邵正泽身上,张了张嘴,半天也是什么都没问。

新闻画面里的图片太有震撼力,一切似乎根本都是不容置喙的事实。

老爷子信法,自然是第一时间站到了公众舆论的一边,而邵正泽,她都是从他电话里的语气里第一时间得知,相比于对郑秋的信任,他更相信媒体记者的说辞。

吸毒、猥亵,这样两重罪同时放在一直深信不疑、尊敬着的前辈身上,似乎纠结着的人也唯有她自己而已。

“怎么了?”伸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眼看着她小碗里还有一半粥,邵正泽有些无奈道:“这么节省粮食,喂猫呢?”

“可不是?说是要吃饭,结果坐上桌就喝了两口粥,这怎么行?晚上虽说少吃些,也不能两口就应付了。”老爷子一脸心疼的说了一句,徐伊人有些窘,好歹用完了一碗粥,两个人这才是抱着孩子回房休息。

两个小家伙在床上滚来爬去,徐伊人洗漱完穿着睡衣吹头发,神色间却是含着一抹轻愁,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让邵正泽更是心疼道:“什么事情警察会调查清楚的。你也别太过担心了,郑秋虽说一惯在圈子里有口皆碑,可会所那种地方,一旦沾染上毒,会发生什么事当真是难说的。”

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徐伊人语调有些闷闷道:“我相信郑老师。我觉得他不会是这样的人,而且他有个女儿啊?他的女儿也才五六岁,刚上小学呢?他很喜欢他们家萌萌呢,怎么可能对小女孩作出这样的事情啊!我觉得根本不可能,也许里面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他女儿?”邵正泽微微蹙着眉思索了一下,这才是隐约有些印象,郑秋的老婆并非圈内人士,好像是京城一个什么大学的讲师,两人育有一女,平素也是低调得很。

因为郑秋甚少绯闻,老婆孩子也是隔绝在圈子之外,所以基本上媒体也没有多少焦点放在他的家庭上。

“是啊。郑老师很喜欢他们家萌萌的。我们私底下聊天说到过几次。他女儿才那么小,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我觉得这根本就不合常理的,尤其他本身洁身自好、品行端正,更是不可能。”徐伊人看着他的眼睛,越发觉得自己的认知不会出错,又是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

眼看着邵正泽若有所思的不说话,徐伊人语调顿了顿,继续道:“虽说会所那样的地方的确是鱼龙混杂,可有时候我觉得一个人给人的感觉不会骗人啊!就像我,如果和小石头被绑架那一次,你没能及时的救回我,而是媒体记者先发现,那么我……”

她正是迟疑着说话,邵正泽伸手直接捂上了她的嘴。

徐伊人神色怔怔的看着他,邵正泽也是目光深深,低声道:“不要做这样的假设。”

但凡她受伤的过去,都是他想起来会觉得痛的回忆,即便是眼下,他也不愿意听见她会用这样的论证来说服自己去相信一个人。

尤其,他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好吧,虽然年龄稍微大一些,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邵正泽难得胡思乱想了一下,微微笑道:“这件事,咱明天起来再说,先休息吧。”

“你头发还没吹呢?”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徐伊人将他按做到了梳妆镜前,开了吹风小心翼翼的帮他吹着头发。

邵正泽发色是健康自然的黑,长短适中,看着很干净,她柔软纤细的手指摸过去,能感觉到微微扎手,看着镜子里他棱角锐利的一张脸,又会觉得说不出的满足。

男人的头发其实当真也没什么可吹的,不过两分钟,徐伊人关了吹风,对着他笑了一下,先是去哄两个小娃娃睡觉。

眼下安安已经能独立睡上婴儿床,她哄孩子睡觉的方法是将两个小家伙并排排放在两人中间,伸手拍着被子,声音轻轻的唱儿歌。

柔软顺滑的长发自然的散落在枕头上,秀丽的眉眼弯成新月一般优美的弧度,眼看着她声音轻轻的唱,邵正泽只觉得一根细细的羽毛轻轻地拂过自己的心间,痒痒的……

也是掀开被子上了床,邵正泽手脚轻轻地躺在了已经进入迷糊状态的小安安身边,隔了一个他,小长乐却是突然睁开滴溜溜的眼珠儿,声音清脆的叫了声:“爸爸。”

小安安紧跟着萌萌的睁开了眼睛……

“得,都醒了。”徐伊人有些无奈地说了一句,伸手在小长乐被子外面拍了一下,嗔怪道:“小淘气。睡觉觉,你瞧瞧哥哥。”

小长乐转头看了过去,对上小安安同样漆黑清亮的眼珠儿,伸出小手,掌心朝内,“啪”的一声拍在了他的脸上,有样学样道:“觉觉,觉觉!”

呃,你不睡的好伐?!

小安安无语的将她软嘟嘟的小手往外推,徐伊人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将小丫头淘气的一只手拉近了被窝里,又是拍着她的被子小声的哄。

她轻轻唱着歌,邵正泽就一只手臂撑着头,眉眼舒缓的看,专注的神色让徐伊人都是有些舌头打结,隔着两个孩子嗔怪着推了他一下,邵正泽声音低低的愉悦的笑,两个小家伙翘着嘴角慢慢的睡着了。

将两个人转移到了小床上,邵正泽低低喟叹一声,将徐伊人拥进了怀里,伸手就去解她的睡衣系带。

以往多半穿棉质扣扣子的睡衣,有了孩子以后有一段时间她换上了直接系带的,习惯了以后也是很少换回去。

邵正泽几乎是手指轻轻挑了一下,两根细长的带子在他白皙的手指间舒展开来,带着些被窝里的温热,缭缭绕绕的缠在了他的手指上,唇齿间溢出一声低笑,他直接拉了一下衣带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猝不及防,徐伊人低低轻呼一声,刚是伸手握拳在他胸膛上砸了一下,邵正泽带着些薄茧的手掌已经滑进去落在了她纤细的腰身上,大力的扣紧。

心里有些窘,徐伊人刚是抬眼看他,邵正泽也正是垂眸含笑看她,咬着她的耳朵轻轻道:“解扣子。”

徐伊人纤细的手指伸了过去,又是听见他声音低低的补充道:“用牙齿。”

暧昧的火苗一触即发,徐伊人脸色通红的从他怀里钻了出来,还来不及再说什么话,邵正泽翻身覆了过去,伸手拉了被子将两个人捂进了黑暗里。

粉嫩的唇被他的手指和薄唇来回挤压揉弄着,徐伊人只能发出低低的带着些闷闷的呜咽声,和他炙热急促的喘息交织在一起,起起伏伏的让整个屋子慢慢的都是浓的化不开的缠绵情意。

时间水一样的慢慢流淌而过,他一脸酡红的将脸颊伏在他的胸膛,急促的呼吸着,声音里犹带委屈的呜咽,哭一样。

邵正泽意犹未尽,一只手摸着她的脸,滚烫烫的,小人儿委屈的泪水都溢了出来,无奈的笑了一下,他又是搂紧她在怀里声音轻柔的哄。

到了深夜,睡着了的徐伊人迷糊着又醒了过来,邵正泽依旧是维持着扣紧她在怀里拥抱的姿势,宽大的手掌也是留在她的腰上,英俊的下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

黑暗里睁着眼睛,徐伊人愣了良久,探出身子去拿着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时间。

已经到了凌晨五点多,网络上因为郑秋而嫌弃的浪潮并且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是越发混乱到了白热化。

铺天盖地的斥责和辱骂之外,更是有不少的网友写了藏头诗、打油诗,甚至发表长篇大论,将他以往拍摄的电视电影调出来,截取视频换了一下台词来冷嘲热讽……

各种各样的评论,在手机幽幽的光里,刺的她眼睛生疼,疼的想落泪。

咬着唇看了良久,徐伊人刚编完微博发送,邵正泽动了一下身子醒了过来。

“怎么了?”他素日清冽的声音在夜晚听起来分外醇厚,微微撩人,徐伊人扯动唇角笑了一下,说了声“看下时间”,重新将手机放了回去。

以前很多次,被舆论恶搞抨击的时候,她唯一所希望的,也不过是哪怕能有一个人跳出来,说一句:“我相信她。”

眼角有些微微酸涩,徐伊人将脸颊埋进了邵正泽的怀里,他睡的有些迷糊,伸手大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扣紧,黑暗里手机的亮光慢慢暗了下去。

心里想着事,这一觉徐伊人睡得也并不安稳,梦里有许多画面一闪而过,许多张不同人的面容也是在画面里闪过,倏尔悲伤、倏尔欢喜的情绪在她心里一起发酵,到了早上起床,她依旧是有些神色倦怠。

迷迷糊糊的套上了衣服,梳洗完略微清醒了些,将醒过来又睡过去的两个小家伙交给了老爷子看顾,牵着邵正泽的手,两人一道出门去。

眼看着坐上车的她不时捂着嘴打呵欠,邵正泽刚是问了句:“还困”,前面副驾驶坐着的月辉转过头来。

凌晨五点多,她发布的微博说起来并不特别长:“我相信郑老师的为人,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让公众和粉丝失望的事情,警方会给出最终论断。请停止无休止的辱骂,有的言论,已经偏离了事件本身。退一万步讲,他懵懂的孩子也是无辜的。”

原本微博关注人数已经超过了六千万,就连徐伊人,也是知道她的微博定然会激起新一轮的舆论狂潮。

可是,眼看着郑秋连带着他五岁多的萌萌都是被群情激奋的人群无所顾忌的辱骂着,她又实在无法置之不理,高高挂起。

月辉手中的平板电脑里,她的微博粉丝数掉下了六千万。

基于徐伊人在圈子里的影响力,一众死忠粉对她向来的维护,也许还有邵正泽站在身后的原因,她这一条微博并没有招来十分露骨的侮辱谩骂,可同样的,持反对意见的也是根本不在少数。

“圣母过头了吧”、“哎,伊人还是太单纯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人都被从会所带走了,呵呵”、“粉转路人,呵呵”、“不造说什么了,呵呵,不想转黑,也转路人好了”……

不若以往一片倒的欢呼言论,她的微博评论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淡淡的嘲讽”正如一把利刃一样,划破了以往的太平和温馨。

比之更甚的,网络上有些许网友调出了以往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些猥亵强奸案件,直接@徐伊人,配上一句“你怎么看?”

经历了十几个小时,郑秋的事情,将她也是第一时间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娱乐圈也是有些明星在清晨发声,发表了各种各样的言论表示了犹疑和不同程度的支持。

秦丰:“有误会也说不准,郑秋一向正派,给警方一些时间吧。”

汤韫:“合作过许多次,郑秋一直是个演技与品性并重的好演员,伊人也是。”

苏米:“@徐伊人,摸摸!”

上官烨:“@徐伊人,凌晨五点还不睡,邵总他都不管你的么?”

徐尧:“@徐伊人,支持。”

顾凡:“@徐伊人,无条件支持!相信郑老师!”

邓菲菲:“@徐伊人,摸摸。”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cuihonghual、叫我督公大人,倾天下情,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咳咳,下午应该还有二更吧,阿锦都有些不敢许愿时间鸟,大概晚上七点,摸摸,阿锦尽量。

本月最后一天啦,有月票的亲们千万不要捂过期鸟,投给影后呗,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