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隐情/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娱乐圈里最具有权威性的发声却是在早上六点多来自于许卿更新的一条微博。

由于工作和电影宣传需要,媒体人基本上都是有认证微博,作为国内一线导演,许卿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过,和其他年轻一些的明星不同,老一辈艺术家因为处事严谨,基本上不会跟风发一些什么微博评论,许卿的微博动态从来都是干净而颇有条理的一个代表性存在。

十天半月更新一次,也基本上都是类似于“某某影片定于某一日上映,敬请支持”、“某某影片的开机新闻发布会定于某一日在某某大酒店举行”、“某某影片于昨日圆满杀青”……

第一次打破常规,他更新的微博:“伊人是演技无可挑剔的好演员,也是品性善良的好姑娘。在今天也是让我发现,她更是足够勇敢的孩子。坚持你所坚持的,相信你所相信的,这两点,已是不易。从以往的了解中,郑秋更是演技和品性并重的演员,是非曲直,相信最终自有定论。”

和网络上铺天盖地的侮辱谩骂不一样,和徐伊人微博下支持夹杂着质疑的评论也不一样,许卿微博下的评论却是有点让人觉得啼笑皆非。

张石:“许哥你怎么起来的这么早,注意身体啊!”

徐尧:“许导六点多就起床了?应该多休息才是,注意身体,不要太累。”

红了葡萄、绿了竹子:“看这些闹心事,逼的导演大清早就起来了。哎,您保重啊!就算不看郑秋,还是会买票支持您的电影的,表怕怕。”

顾凡:“许导你今天有空闲吗?有两个专业问题想要上门请教!羞!”

叶岚:“唔。睡在被窝起不来,一睁眼看见导演发微博了。我是来点赞的。”

苹果香蕉离:“看来导演也对伊人很看重啊!不说郑秋,反正伊人棒棒哒,欧耶!”

我不是大猫:“感谢许导对我们家伊人的认可。感谢么么哒!”

蛇精病不解释:“感动的泪水稀里哗啦流!导演真是中国好导演,瓦们家伊人就素酱紫滴人见人爱!感谢支持!”

我素亲妈粉:“酱紫滴导演真素萌萌哒!亲亲亲亲么么哒!伊人会越来越棒滴,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哦啦啦!”

律师张敏生:“大清早的,看见这前面几个姑娘也是醉了!有一种走错门进到徐伊人官博的感觉!姑娘们串门也是组团的嘛!”

萌宝小薏仁:“嘻嘻。听姐姐们说到,瓦也来串门子啦!导演真是萌萌哒的导演。感谢对我们伊人姐姐的支持哦。会永远爱你的。么么!”

……

想到微博上众说纷纭的一团乱,月辉都是有些一个头两个大,对上徐伊人困顿神色,轻叹了一声,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到了邵正泽的手里。

哪里想的到她会在半夜发微博力挺,稍微浏览了一下,邵正泽刚是重重的揉了一下眉心,正要递回去,却是发现微博首页已经出现了新一轮的进展。

“《郑秋老婆请假上医院,疑似在昨天被家暴》”,映日眼帘的新闻标题让他都是愣了一下,边上瞄过来的徐伊人率先伸手将新闻点了开来。

新闻内容大抵是因为郑秋的事情,某记者率先到了郑秋老婆张芸任教的大学去采访,结果被告知张老师请假一周,记者又千方百计到了他们的住宅小区,终于是从小区保安那里得知,昨日他老婆脸上带伤出了门,记者又是颇费周折,一通详细又缜密的推断之后,终于在他们住宅小区附近的一家医院病房里发现了郑秋的老婆。

最后,记者从护士那里得知,她老婆身上多处淤青,脸上有指痕,脖颈有掐痕,明显是被家暴的痕迹。

实习的女护士更是痛心疾首的斥责郑秋:“表里不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恶心,连女人都打!”

邵正泽抬眼看了下徐伊人,被这一条新闻明显扰乱了心情,她眉眼间的愁云更是惨淡了一些。

“不会的。”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句,将邵正泽手中的平板电脑推了一下,徐伊人有些不愿意去看了。

娱乐圈各种各样的假新闻从来不少,可是她觉得一个人的气质、眼神、品性却是根本不会突然发生巨大的改变。

他老婆被家暴的新闻来的也是有些太巧了些,好像所有的矛头第一时间全部指向了郑秋,他简直都成了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一种人。

时至今日,娱乐圈的新闻能让她第一时间相信的当真是少的可怜,就像曾经的她,不过是因为感冒出门带着口罩,无意中被狗仔拍到,都会将联想发挥到无限大,说是“整容后遗症”,疑似因为下巴歪了,不得不戴着口罩遮掩一二。

选角度拍的照片本来就不一样,仅凭着她看起来侧脸瘦一些,梨涡深陷一些,就说她歪了下巴,这不是扯淡么!

原本抑郁忧伤的心情莫名其妙被她的愤慨驱散了一些,伸手和邵正泽的手掌交握在一起,低声道:“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我说相信郑老师的为人,就是相信他。”

“你冲动了些。”邵正泽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朝着前面的月辉开口道:“打电话让公关那边留意一下舆论势态。”

话音落地又是朝着开车的王俊开口道:“先不去公司了,直接到沣东派出所。”

自然知道他这是要先去找郑秋弄清事件原委的意思,王俊应了一声“是”,车子在十字路口拐了弯,一众人到了暂时收押郑秋的派出所。

第一时间听到的,却是郑秋拒绝见面的消息。

面面相觑的对看了几眼,徐伊人明显有些吃惊,最快回过神的邵正泽直接朝着回话的民警开口道:“带我们过去。”

“这……”对上他不容置喙带着些薄怒的面容,民警也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只剩连连点头的份。

邵正泽作为公众人物,身份背景他们自然都是门儿清,虽说在一众京城权贵里,他算得上最少和警察局打交道的一个,无理取闹的事情更是不可能有,眼下这淡淡的一句话听着也是让人心惊胆战。

“咣当”一声响,随着收押室的门被推开一条缝,室内刺眼的灯光映出来些许,郑秋带着些颓唐的一张脸出现在几人眼前。

民警和月辉、王俊都是等在外面,徐伊人尾随邵正泽之后,进了门去。

“你们……”显然是有些意外,郑秋开口说了两个字却是再也没有出声,微微侧头朝向了一边,一副并不愿意过多交流的样子。

“郑老师?”徐伊人有些无奈的唤了一声,声音带着些急切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新闻里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相信。有什么隐情的话,你讲出来,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你。”被她的语调触动了些,郑秋回头说了一句,却是有些苦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隐情。谢谢你的心意,该怎么判怎么判吧。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

带着些无所谓的语气更是让徐伊人意外不已,深吸了一口气,她语带迟疑道:“萌萌呢?你这样什么也不说,真的被定罪的话,你想过萌萌的感受吗?她在学校里要怎么和同学相处,怎么面对老师的眼光。我相信即便是因为她,你也不会作出这些事情的。是有人设计陷害你吗?难言之隐你真的可以说出来,就算我不行,阿泽他肯定可以帮你的。”

脑海里闪过女儿娇嫩如花朵的一张脸,郑秋的眼眸里涌现出一抹痛意,却更是一声不吭了。

坐在单人床边一动也不动,邵正泽目光落在他身上,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不自觉握拳,侧头看向了徐伊人,安抚的笑了一下,拍拍她的肩膀,开口道:“你先出去。”

“我……”徐伊人有些着急的仰头看他。

在邵正泽目光的注视之下,她终归是先一步退了出去,掩上了收押室的门。

站在郑秋一步开外的距离,邵正泽挺拔笔直的身形似乎从进了门也没怎么移动,此刻定定的看了郑秋一眼,慢慢开口道:“许卿导演癌症晚期,《歌尽桃花》是他的收官之作。”

一句话,成功的引起了郑秋的注意力,他情绪涌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邵正泽一眼。

“为了电影事业奋斗三十年,一生未婚,仅有的女儿也含冤而去,他一生清正,拍过的所有作品都是不曾有任何的污点。《歌尽桃花》有了柳兆文和秋华的事情已经是遗憾,你想在他的告别之作上再添重重的一抹污迹吗?”邵正泽一字一顿,看着他的目光灼亮却冰冷,郑秋神色讪讪的说不出话来。

语调又是一顿,邵正泽继续道:“因为说了一句相信你,伊人的微博粉丝五个小时掉了接近百万人。也是为了支持你们,许卿早上六点发微博夸赞你演技与人品并重。我不管你有什么隐情,我也不是伊人,因为你的事情半夜担忧的睡不着。不过作为一个演员,你不该为你的粉丝负责?不该为你的作品负责?两天时间。最多给你两天时间考虑,后天一早我会让律师过来和你交涉。如果你依旧是这个态度,那么对不起,别怪到时候我将你所有的隐情挖个底朝天,到时候是非曲直,想必又是另一番论断。”

“你……”郑秋对上他的眼睛,语调一时间都是有了些变化。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邵正泽却是没有多做停留,径直扬长而去。

“怎么样?”等在外边的徐伊人连忙开口问了一句,邵正泽的神色已经是缓和许多,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朝外走,温声道:“没事。他说让他考虑考虑一两天,不用担心了。”

“真的?”

“真的。”眼看着她明显松了一口气,邵正泽轻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儿,眼底却是依旧残留着一抹淡淡的冷意。

娱乐圈各种潜规则他向来是洞若观火,身居高位,却是从未想过插手任何一件事,也是第一次因为这样的事情气闷不已,情绪外露。

目光淡淡的落在边上小人儿的面容之上,却是觉得自己所做并无不对。

……

郑秋的态度明显是有些怪异,在车上暗自思索了一阵,到了公司,邵正泽自然是惦记着将事情交代了下去。

到了下午两点多,王俊已经是将消息带了回来。

坐在办公椅上,邵正泽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形,屈起两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微微扬眉看向说完话的王俊,一字一顿道:“他弟弟?”

“是。他弟弟郑冬,不是圈内人,经营着一家电子零件贸易公司,年龄在三十二岁。会所过道的监控录像上,原本是他和郑秋一起在包厢的,不过后来他先走了一步。这个情况警察也知道,不过因为并没什么要紧,而且他弟弟离开的时候,那女孩也没进去,所以并没有牵涉在内。”王俊语调周正的报备完,眼看着邵正泽剑眉微蹙,又是继续道:“还有他老婆,医院那边的结果,她老婆的确是因为被人殴打致伤的,而且时间也差不多就在这前面一两天。和新闻里记者提到的情况没什么差别。”

“没什么差别?”邵正泽看着他又是挑眉说了一句,提醒道:“你说的是她老婆被人殴打致伤。媒体说的是疑似因郑秋殴打致伤,这怎么能叫没什么差别?疑似家暴?呵呵。”

难得见自个boss冷笑两声,王俊默默地低下头去自我反省。

一个大学老师,能在被打了之后默不作声,悄悄地跑去医院看病,想想也是因为这下手的人让她自己都没法声张嘛。

“你以为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郑秋一出事,老婆被家暴,记者从学校找到家里再那么巧的找到医院,神探啊!时间这么快!”邵正泽语调微微提高,眼看着王俊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心,又是凉凉道:“这几天谈恋爱谈傻了?你智商降了不少。”

“boss,这两个哪有什么关系?!”王俊更是一脸黑线。

“嗯?”邵正泽看着他又是微微扯动唇角,上下扫了几眼,凉凉的“哼”了一声。

这下明显感觉到自个boss今天不太爽,王俊无比郁闷的说了句“我再去”,就要转身大跨步往门外走。

“回来。”邵正泽语调顿了一下,直接开口道:“跟一下他那个弟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他老婆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都重点查一下,别整天弄一些含糊不清的结果回来。你以为我很闲?”

“造了。”王俊无语的蹦出两个字,快步出了门去。

邵正泽收回视线,感觉到一时间无事可做,索性又移动着鼠标看一下网上的事态。

目光落到徐伊人最后一条微博上,一时间都是感觉自己简直像天生为了拯救她而存在的。

算了,谁让能者多劳呢?

对薏仁粉用“支持伊人么么哒”这句话刷屏的行为有些无语,邵正泽将目光落到了边上的热点新闻上,这才是发现,大抵在刚才他和王俊说话的时候,郑秋的事情已经有了最新进展。

她老婆张芸接受了记者采访,泪流满面的对媒体哭诉了自己遭受家暴的全过程,起因是因为郑秋的拍戏压力过大。

“娱乐圈二十年,你们都只能看到他表面上风光的一面,可实际上私底下他真的是非常辛苦。他总是在拿到剧本的第一时间就开始背台词,有时候为了揣摩戏中的角色,到了后半夜都是不睡觉。健身、节食,为了一直保持身材他也是费了不少事。我爱他,我真的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不怪他,他有压力,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我真的不怪他……”

耳边张芸在视频里的一番话魔音入耳一般的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邵正泽更是无语的叹了一口气,索性扔掉鼠标,整个人往后靠了靠,身形慵懒的舒展在了椅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