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童言/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大学讲师,高等知识分子,张芸这样的一番话听起来似乎颇识大体,恰到好处的将丈夫的辛苦,自己的谅解都表现出来不说,哀泣着请求媒体不要追究,胸襟气度更是让人感动。

可实质上,眼下郑秋处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她越是说好话,越有可能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越是容易让激愤的事态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去发展。

张芸,她到底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带着讥诮的弧度,邵正泽的心里已经是差不多有了些答案,他的猜测,在第二天一早到了办公室后得到了证实。

神色间带着些喟叹报备完,王俊一时间都是有些愤慨不已道:“这件事眼下应该是错不了。守着郑秋家的那两个,说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郑冬进去了以后再也没有出来。直到早上张芸带着孩子出了门,间隔了半个多小时,他才是慢悠悠的晃出了小区。”

“拍到照片没?”端坐在椅子上,邵正泽屈起两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清冷的声线四平八稳,语调淡淡的问了一句。

“照片没问题。”王俊紧跟着应了一声,又是继续喟叹道:“说起郑秋这个弟弟也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父母双亡,这兄弟俩是从小相依为命长大,郑冬从小不学无术,刚上初中就是跟着学校里的混混染了些赌博恶习,一次就欠了上万块。也正是急于用钱,十七岁的郑秋才进了演艺圈跑龙套帮他还钱。他这弟弟倒好,拿着哥哥的辛苦钱吃喝嫖赌,样样不落。也算是年龄大了收了些性子,让郑秋出钱帮他办了这个贸易公司,根本就是甩都甩不掉的吸血虫。这要是我弟弟,早八百年前送他进局子蹲着了。这下倒好,连自己哥哥的女人都要惹!我估计郑秋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两人的这档子事,被自个弟弟给摆了一道,又觉得丢人现眼实在没法说,所以……”

王俊喋喋不休一长段话落在耳边,邵正泽一时间都是有些抑郁不已,起身说了句“沣东派出所”,拿过手边的外套就直接迈步往门口走。

一路下了电梯,刚是到了大厅里,耳边却是传了一阵小女孩的求情声:“姐姐你就帮我找找伊人姐姐吧。我知道她在你们公司的,司机大叔都说了,找你们坐在一楼桌子后面的哥哥姐姐就好了。求求你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给伊人姐姐。”

“小妹妹这个真不行。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过来,那伊人她每天不得忙死了啊!乖,你看这还背着小书包呢,这都几点了,快去上课。这么小还不适合追星呢。”前台的小姐也是无奈,柔声细语的刚是哄了两句,一抬眼看见到了跟前的邵正泽,连忙开口问候道:“总裁好。”

“嗯。”邵正泽淡淡应了一声,目光落到了小女孩的身上,背着一个蝴蝶形状的蓝色小书包,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女孩看上去最多也就六七岁,正是仰起头苦着脸看他。

“叔叔你刚从楼上下来吗?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伊人姐姐,我真的找她有很重要的事情。”小女孩扁着嘴试探着问了一句,一双大大的眼睛却明显要哭出来的样子。

屈膝蹲了下去,邵正泽依旧是比她还要高许多,扯动唇角露出一个淡笑,声音温和的开口道:“是徐伊人?有什么事,你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小女孩扁着嘴,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又抬眼看了看边上站着的人高马大的王俊,警惕的摇了摇头,偏生什么话也不说了。

总归郑秋的事情也不急于这几分钟,邵正泽起身朝着前台说了句“打电话让她下来”,笑着邀小女孩坐到了一边沙发上。

不到五分钟下了楼,徐伊人的目光逡巡了一下,到了几人跟前,歪着头好奇的看了正规规矩矩倚在沙发边上的小女孩,有些试探道:“是萌萌吗?”

郑秋的女儿五岁多,她在手机上看到过一两张照片。

“伊人姐姐,你是伊人姐姐?”小丫头倏然抬头笑了一下,看着她又是猛地哭起来,不等徐伊人说话,已经是到了跟前去拉她的手,委屈又着急的哭诉道:“小朋友说我爸爸打我妈妈,可是我爸爸她没有打我妈妈,是我叔叔打我妈妈的。大家都说我爸爸是坏人,被抓起来了,呜呜……”

“你叔叔?”徐伊人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声,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伸手帮着抹了抹泪,柔声哄劝道:“萌萌别哭。不着急,有事慢慢说啊。”

“是我叔叔打我妈妈的。我都发现好几次了,每次爸爸不在,他都会晚上出现在妈妈房间里,打我妈妈。可是妈妈从来不告诉爸爸,我也不敢说,呜呜,真的不是爸爸啊,就是叔叔,他打妈妈的。妈妈很痛的。”小丫头抹着眼泪说的哭哭啼啼,有些愣神的徐伊人却是猛地反应了过来。

抬眼朝着边上看了一眼,邵正泽沉默着揉了揉眉心,王俊看着她干笑了两声。

小女孩大大的眼睛漆黑干净,浑然不知大人之间的肮脏事,徐伊人有些心痛,勉强的笑了一下,又是开口道:“萌萌怎么没上课?怎么找过来的?”

“我不知道找谁啊,他们都说爸爸被警察抓起来了。我问妈妈,她也不告诉我。我就记得爸爸对我说起过伊人姐姐啊。妈妈送我到了学校门口,我就偷偷跑掉了,让一个司机叔叔送我来的。我一说要找伊人姐姐,他就把我拉到这里了,可是那个姐姐刚才还不肯叫你下来……”小女孩委屈的远远看了前台一眼。

“多危险!”徐伊人一时间都是有些目瞪口到了,伸手握了一下她的胳膊,有些着急的提醒道:“萌萌以后不敢这样偷偷跑掉了,爸爸妈妈找不到你得多担心?”

“我都好几天没见到爸爸了,学校里面的小朋友都笑话我,老师也不喜欢我了。我不想去学校,我想爸爸,伊人姐姐你带我去找我爸爸吧,好不好?”说着话,小丫头又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徐伊人也是有些不忍心,抱着头侧过头抹了抹眼睛。

“一起去吧。”邵正泽的脸色也是没有多好,起身说了一句,对上徐伊人的视线,又是补充道:“郑老师的事情,我们正准备过去沣东派出所。他这女儿也不想去学校,暂时算了吧。先不去学校。”

父母之间发生那样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孩子虽然小,想也知道在流言碎语中承受了不少的压力,徐伊人心疼不已,看着邵正泽点点头,几个人直接出了公司一路赶往沣东派出所。

原本因为郑秋的态度心情不佳,邵正泽和他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多好,知道了他家里的事情,又是觉得喟叹,一路思绪百转间,几个人已经是再一次见到了郑秋。

“爸爸。”民警刚是开了门,原本在他和徐伊人身后的萌萌已经飞快的跑了进去扑进了郑秋的怀里,神色明显愣了一下,伸手揉了揉萌萌的头发,郑秋却是突然有些变了脸色,冷声道:“邵总裁这是什么意思?带着几岁的孩子来监狱?萌萌不用上学吗?是觉得我……”

“郑老师,不是……”徐伊人一时间有些急了。

“爸爸,是我没去上课跑去找伊人姐姐的,求着他们带我来找你的。老师和同学都笑话我,我不想上课。”猛地在他怀里仰起头飞快的说了一句,小孩又是有些歉意的看了两人一眼,郑秋成功的停住了声音。

眼看着萌萌重新埋头到郑秋的怀里不愿意出来,静静等着的两人都是感触,过了几分钟,郑秋笑着让徐伊人哄着萌萌出了门去。

神色间带着些颓唐,郑秋有些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垂眸看了他一眼,邵正泽的语调却是温和许多,带着些试探的开口道:“会所的视频录像里,是你弟弟郑冬跟你一起到的会所,所以,这些事他也有份吗?”

“没有。我不清楚。”郑秋的情绪平复了些,开口说话却是依旧不配合。

他比弟弟大了五岁多,父母死的时候含着最后一口气让他照顾好弟弟,两个人先是住到了姑姑家、后来又住到了舅舅家,在亲戚那里都是受够了白眼和冷遇,相依为命一起长大。

郑冬爱玩爱闹他不是不知道,基本上从十七八岁开始,他就得想办法帮他收拾烂摊子,一转眼二十年,原本已经都成了习惯。

妻子张芸和他是大学校友,善良娴静、相貌也算中上,在学校的时候社团相识的两个人都是彼此有些好感,大学毕业两三年顺理成章结了婚,眼下也是已经有了十年时间。

原本在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罔顾他的脸面和心情搅在一起,意外撞见的那一刻,他自然是震惊又崩溃。

可作为一个男人,更是公众人物,多年的素养风度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他根本不可能将这件事夸大,只是心情不佳的对张芸提出了离婚而已。

被郑冬约到会所谈事情,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歉更是让他心如刀绞,以至于在他离开之后浑浑噩噩的喝酒,却是被刺眼的亮光唤醒了过来。

被这样两个人一起背叛,被这样的弟弟在最后还摆了一道,他哪里有什么可说的?唯一希望的,也不过是萌萌能在张芸的照顾下好好长大而已。

毕竟因为工作原因,自己从来和孩子聚少离多,一直精心妥帖照顾她的也都是妻子张芸。

万念俱灰,他一个字也不想解释,纵然徐伊人和邵正泽先后的那些话将他触动,呆在收押室里静静思考过后,他却依旧是打算隐瞒着。

看着他一时之间神色变了几次,邵正泽自然是第一时间窥到他的打算,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看着郑秋,他慢慢开口道:“你被收押以后,你的老婆张芸却是对媒体哭诉着不怪罪你对她家暴。萌萌,萌萌今天早上自己从学校门口打出租来找伊人,却是告诉她打妈妈的是叔叔,不是爸爸。因为……”

邵正泽语气顿了一下,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静静道:“她不止一次的发现叔叔半夜在妈妈的房间里,她以为……”

“别说了。”郑秋猛地开口将他打断,因为情绪有些激动看着他站起身来。

邵正泽重新对上他的视线,眼见他脸色铁青,心里也是有些不忍,却是继续开口道:“一个自私自利、表里不一罔顾孩子的母亲,一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叔叔,还有一个品性端和温文儒雅的父亲,孩子跟着哪个人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这个我不多说,郑老师都应该明白这样的道理。”

“你……”语塞的看着他,郑秋重新跌坐了回去。

“是因为觉得张芸工作稳定,对孩子还不错?还是觉得她大学讲师的身份就能对孩子精心呵护?可实质上,她的丑陋早已经被孩子看在眼里,等萌萌年龄再稍微大一些,你让她如何接受?”语调平静而缓慢,邵正泽定定的对上郑秋带着些动容的一张脸,“如果会所里的事情是郑冬所为,如果你没有对张芸施以家暴,那么,离婚吧,说出你所知道,让真相公诸于众。萌萌跟着你,相信以后会成长为端正善良的姑娘。”

时至如今,邵正泽倒是突然有点明白徐伊人所谓的“信任”,纵然家暴的事情他还并没有得到确切的真相,可已经在第一时间相信了郑秋。

能二十多年对郑冬那样的弟弟不离不弃,光是这一件事,他的包容已经足够让人觉得敬重。

郑秋否认自己主动吸毒,提到郑冬帮着要酒的事情,同时,主动揭露了自己弟弟和老婆的私情,在王俊提供的照片佐证下,警察传唤了郑冬和张芸两个人,对事情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他说没有打我就没有打我好了。可他怎么能诬赖我和郑冬有私情呢?我是大学老师,身边又有萌萌,礼义廉耻我还是懂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有悖人伦的事情。警官你一定为我做主啊,郑秋他是不是因为吸了毒所以脑子不清楚,请你们不要这样来冤枉我好吗?”审讯室里的张芸三十多岁,柔顺的长直发、鹅蛋脸,让她看上去分外的温柔娴静,说话也是低缓轻柔又委屈,问话的两个民警都是有些目瞪口呆。

“厚脸皮无耻到这种地步,你这人还真是有够可以的。”年轻的女民警无语的说了几句,将几张照片直接扔了过去。

猝不及防,张芸的神色变了几变,又飞快的平静下来,解释道:“这几张照片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啊!昨天郑冬的确来了家里,可那也不能证明我们俩有私啊,郑秋的事情闹成这样,作为弟弟,他不过是出于关心而已。公司事情忙,来的晚了些,最后就直接休息在家里,可不能因为这样就说我们之间发生了关系。”

“真是够可以的!”两个民警对视了一眼,年轻的女警官早已经是义愤填膺,稍微年长些的男警官却是温和的笑了一下,继续开口道:“今天早上,你们的孩子萌萌并没有去上课。而是跑到了环亚去找徐伊人。萌萌说,你脸上的伤是叔叔打的。爸爸不在的时候,叔叔晚上经常在你房间里,打你!”

警官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这个‘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我们再给萌萌好好录一份口供吗?”

“你们……”张芸一时语塞,脸色大变,两个警官都是无语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另外一间审讯室里,民警和郑冬的对话却是并不十分顺利。

“我的确和张芸有问题,我对不起我哥,可这些都是那个女人勾引我的。天哪,她都已经三十五了,比我大了三岁好不好?我才三十二,要不是因为她勾引我我能看上她吗?他们家暴的事情我不知道,反正她说是我哥打的她,不过这些都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好不好?还有那个毒品,不能因为我进去过,就说我给我哥酒里放了东西,我们可是亲兄弟,我脑子有问题我做这些事,我……”

“你脑子没问题你和张芸发生关系?”问话的警官看着他的态度都是一时气恼不已,郑冬也是闷闷的舒了一口气:“说了是那个女人勾引我的啊!女人都脱光了到你跟前哪有无动于衷的道理,反正她们那些腔调的空虚呀、寂寞呀,我也不懂。这件事总归对不起我哥我知道。以后不和她往来就是了。”

“你!”民警看着他一时失语,索性又转移话题道:“女孩呢?那女孩是怎么回事?”

“那我怎么知道,那种地方原本那个年龄的女生也不少好吧。也许我哥心情不好想找个嫩一些的,这些都可以理解嘛。我觉得一定是那个女孩的问题,都出来做了还装什么纯,肯定是他看见我哥是明星,想要猛敲一笔,才倒打一耙。不信你们再去审,肯定是你情我愿的关系!”满不在乎的嚷嚷着,郑冬的说话的时候却是理直气壮,根本没有丝毫的躲闪,两个民警看着他,一时间都是彻底语塞起来。

昨天订阅前三的亲,钱小多、倾天下情、红色火焰龙……,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伊人马上要进军国际,也就这一两章,后面的思绪和情节阿锦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所以今天应该不会二更了。顺好了阿锦继续加油么么哒。亲们见谅哇。

这个月要过年,估摸着不可能万更了,阿锦能承诺的就是尽力更新,不断更,一个月字数在二十万以上,这个月不完结的话,正文也就下个月完结。希望亲们能一直陪着阿锦走下去,愿意支持的话就奖励月票来给阿锦支持,咳咳,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