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破了碎了/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子往后靠,稍微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歪靠在椅子上,看着两个民警紧紧蹙眉的样子,郑冬有些无奈的舒了一口气,道:“哎呀。要我说多少遍才肯相信我。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哥的事情不是我,打张芸的也不是我,我最多就是和她上了床而已。”

“你闭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简直没见过你这种人,猪狗不如!”审讯的民警一时间气闷不已,郑冬脸色变了变,一时间也是带着些愤怒道:“哎哎哎,你这警察怎么骂人呢?还有没有素质啊你!”

“人渣。”说话的民警又是语调忿忿的说了一句,拍拍旁边另一个民警的肩膀,先一步出门透气,楼道拐弯处,一个民警又是带着一个女孩到了他跟前。

基于对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当天播报新闻的时候,被猥亵的十五岁女孩并没有清晰露脸,而是在民警的保护下一直低垂着头,很巧的,当时用半个身子一直挡着她的也正是刚出来透气的这一个。

此刻近在咫尺,女孩一张脸惊惧忐忑,他心里一时间自然是怜惜,朝着将女孩领来的民警道:“这怎么回事啊?又让人过来问话,你看这给人吓的!”

“呵。这回可不是问话这么简单,郑秋的案子有问题,上面又有人关注着,这不是专门又去走访调查了一下么。可好,这姑娘还不是一个简单的,又是收钱害人,又是假口供的,估摸着这次得进青少年劳教所待一阵子了。”垂眸看了一眼女孩,带她回来的民警不屑的说了一句,眼看着他目瞪口呆,又是继续道:“世风日下啊,得了,先不说了。我这还得带着人重新录一遍口供!”

话音落地,带着女孩来的民警率先离去,看着两人的背影,愣神的这个反应过来,才是第一时间琢磨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随着社会生活条件飞速发展,网络普及,当下的十岁出头的小学生都牵着小手亲小嘴谈恋爱,心智思想都不成熟,青少年的犯罪案例也是与日俱增,并且屡禁不止。

想也知道,这定然又是一个因为各种原因误入歧途的。

哎……

出来透气的民警伸手在自个眉心重重的揉了揉,重新反悔了审讯室,郑冬流氓地痞一样根本不配合的态度又是气的他脑仁头,问话毫无进展。

与其同时,在另外一间审讯室里的张芸方面,却是取得了一些新进展。

眉目英气的女警官拿着手边刚到的资料看了看,对上张芸的视线,冷冰冰的继续开口道:“五天前,你的银行个人账户有一笔十万元的支出,怎么回事?收款人张玉凤和你什么关系?”

“朋友。”和郑冬的私情刚被揭露出来,张芸心里正是有些忐忑,对上女警官犀利如刀的眼神,条件反射的快速回答了一句。

“张玉凤,道上人称凤姐,或小玉姐。也算是这一片出了名的人物。被我们请来喝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倒是不知道她私底下还有拉皮条这么一个生意链,”女警官嘲讽又意外的笑了一下,一字一顿道:“你一个大学讲师,能和这种人牵扯上,也还真是不简单。”

“我……”张芸一时词穷,也是没想到这件事最后会查到自己头上,一时间不说话了。

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讲师之一,她对自个的脸面和前途自然是看重,郑秋妻子的身份让她在学校一众老师和学生跟前也算是颇有面子。至于这样的生活现状被打破,她更是从来也没想过。

和郑秋早先是两情相悦,可结婚以后他终日忙于拍戏,最夸张的一年,光是电视剧就接了三四部,基本上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数。偶尔回来,也都是像住店一样,匆忙的呆上两三天,时间长了,她自然不乐意。

与郑秋的忙碌相比,他弟弟郑冬却明显是大把大把的闲时间,尤其郑秋为他操劳甚多,在家里的时候也总是将他挂在嘴边念叨着,自己不想注意到都是不行。

和郑秋拥有不相上下的好相貌,郑冬却是带着痞痞的流氓样,笑起来带着些邪气,说话没个正经,看女人的眼神也总是坏坏的、带着明显的兴味。

原本就是她少女时代幻想过的那一型,也是曾经跟着郑秋去看望他不少次,意外的撞上了几次他和女朋友的好事,进门以后,从玄关、客厅到房间都是一团乱,激情和热烈是她从来不曾在郑秋身上感受过的。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刺激的事情总会上瘾,她有些沉迷于其中,却是没想过会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郑秋冷着脸要离婚,她怎么求饶也是不顶用,一颗心自然是七上八下。

再加上郑秋名气大,在圈子里又十分有地位,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闹到离婚的一步,而她是过错方,会有怎样的后果。

光是媒体和学生们的异样目光、唾沫星子都是足以将她逼死。

心里火烧火燎一样的着急,她这才是想到了先下手为强,在学校厕所的小广告里意外的看到了那样的号码,辗转着联系到了张玉凤,将诬陷的地方选在了她势力范围之内的会所里。

选好了包厢,她才是打电话让郑冬再去求一求郑秋,原谅两人的事情,在此之外,打定主意要诬陷的事实也是并没有清楚的透露给郑冬,迷幻药原本是下在酒里的,郑冬离开后就送了进去,至于十多岁的女孩自然是后进去。

从恋爱到结婚,十年多时间,她对郑秋的性子再了解不过,只要清醒过来想到可能是郑冬摆的局,他无论如何都会打落牙齿和血吞。

毕竟这世上郑冬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纵然不争气,他却是从来没让他吃过一丝一毫的苦楚。

再考虑到萌萌,这么多年他原本就是因为无暇顾及孩子心存愧疚,不止一次的表示过歉意,又怎么可能让孩子在他已经进了局子之后,还承受父母离异的委屈。

她的计划虽然简单,可是按着她对郑秋的了解,原本应该是最有效最直接的。

既避免了他提出离婚,又将他送进牢里免了后顾之忧,丑闻在前,坐几年出来,无论他说什么自然是没人相信。

十多年的夫妻,心里也不是没有过纠结,可如果郑秋闹出离婚的事情,自己的前途、名誉、事业,全得玩完,两相对比之下,她也只得狠下心肠了。

就连家暴,都是对着镜子自个给自个制造的伤。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一番沉默之后突然将所有事情一股脑的对警察抖出来,这根本不可能是她认识的那个郑秋!

对上女警官犀利如刀的视线,张芸自以为是的心理防线有些被击溃了。

并未参与的整个事情之中,偷情原本也只属于道德范畴,两个民警郁闷不已的眼神之中,郑冬大摇大摆的出了警局大门。

早些年进局子是家常便饭,也是后来年龄大了些,稍微收了性子,眼下也是有好几年没有故地重游了。

郑冬哼着歌,漫不经心的笑了两声,回过头看了一眼警局大门,转身大跨步去附近的停车场取车。

熟料他心不在焉的没走几步,人行道上突然蹿过来一辆速度飞快的山地车,骑车的小伙子紧急按了两声车铃,郑冬停下步子正是要抬头开骂,整个人却是被横冲直撞的小伙子直接撞飞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他飞快的抬起一条腿往后退,山地车的前轮飞起来从他的跨步猛擦了过去。

钻心蚀骨的痛楚让郑冬发出“啊”的一声尖叫,整个人连退了两步,栽倒在身后路面的盲道上,骑着山地车的小伙子从地上翻身起来,有些胆怯的歪头瞅着他。

警局门口这一条人行道平素原本就是没什么人,他也是新买了车子想秀一下自个神乎其神的飞车技艺,哪曾想现在人走路还有不长眼睛的,他已经按了铃了好不好,人还傻愣傻愣的停下来看他。

看着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不会是有钱人吧?

撞了这么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事,自个也就这么一辆山地车值钱,卖了也不知道够不够被讹诈的!

小伙子七上八下的走近几步看着,地上的郑冬满头满脸的汗,捂着自己的胯一阵哀嚎,然后,血迹从他的手指间流了出来,将站着的小伙子吓了一大跳。

呃,蛋碎了?还是蛋破了?

想着自个刚才撞的那一下,小伙子都是倏然间觉得蛋疼不已,一颗心七上八下,正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警局里面又是走出来三个人。

呃呃呃,目击证人来了!

妈呀!要命了!小伙子连忙擦了一下汗,正是要转身逃窜,却是发现自个脚下粘了胶水似的,一步也挪动不了!

悲剧了!

他正是一脸死灰的愣着,邵正泽、徐伊人和王俊却是第一时间将目光落到了哀嚎的郑冬身上。

齐齐愣了一下,三个人一时间住了步子!

人贱自有天收啊!王俊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声,忍不住低头干笑了两声,郑冬已经是痛苦的嚎叫道:“你他妈给我站住!老子今天和你没完!痛死老子了!我草你八辈祖宗!”

边上有人,两个男的看着还都是人高马大,小伙子觉得有些眼熟,又是突然发现了徐伊人。我滴个娘呦,这可是他的女神,边上那个英俊到惨绝人寰的不是邵正泽还有谁!

晚了!完了!全完了!

小伙子讪讪的正要走到郑冬跟前去负责任,却是发现邵正泽的目光凉凉的落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他垂在身侧的右手利落的往外“拨”了一下,做了个“你走”的手势。

神马个情况?难不成这倒霉蛋和总裁有仇?

这倒霉蛋调戏伊人,惹恼了总裁,一路风起云涌的闹到了局子里?

脑海里飞快的闪过无数种猜测,小伙子止了步子,转身扶起自个锃新瓦亮的山地车,飞快的上去,一溜烟,跑了!

“你,小杂种,你给我回来!”目瞪口呆的郑冬扯着嗓子说了一句,指缝里鲜血更是涔涔往外流,他整个人狼狈不堪,脸色扭曲的对上邵正泽,更是不敢置信道:“邵,邵总裁你这是干什么呀?!你刚才怎么能做那样的手势!你这存心放他走,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啊!”

邵正泽刚才的手势,徐伊人和王俊自然也是看的清楚,此刻,王俊更是忍不住干笑两声,邵正泽站定在郑冬的面前,看垃圾一样、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眼,语调冷冷道:“那又如何?”

“你,你你你,邵总裁,我这和你可是根本毫无仇怨!”心里气愤不已,郑冬又是痛苦不堪,说话的声音都是有些有气无力了。

“呵。”邵正泽冷笑一声,迈着优雅利落的步子,率先离去,王俊干笑着紧跟上,落到最后的徐伊人和他四目相对,美丽的眼睛里也是看垃圾一样的厌恶,咬唇瞪着他,脆声道:“活该!不要脸!”

话音落地,一向温柔娴静、软萌迷人的她,飞快地转身,追上了邵正泽的脚步。

蛋疼!尼玛这是坑爹三人组啊!

郑冬欲哭无泪,撕裂的钻心的痛一阵一阵传来,让他几乎晕厥了过去,指缝里的血更是让他吓得魂飞魄散,心里涌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正是挣扎着用一只手掏了电话要求救,警局了又是出现了下一拨人。

前面的郑秋面无表情的抱着萌萌,后面跟着四个警察将他们俩一路送了出来。

“这些事你也别往心里去了,日子还是得过,别让这些社会垃圾影响了你自个的心情。”和郑秋年龄差不多大的一个警官笑着安抚了两句,郑秋侧过身点点头,正是要回话,一抬眼看见了正在地上扭动的郑冬。

“哥,哥,你快救救我。刚才一个小杂碎把我给撞了。他妈的老子不行了啊!老子要告他肇事逃逸,警察,警官你们可得给我立案啊!”倒吸着气,看着愣神的郑秋,郑冬还是要再说话,他边上年轻些的女警官已经是干脆利落的吩咐道:“可不是。将人撞成了这个样子竟然给跑了!还在警局门口!简直太目无法纪了!小陈小李,快把他扶进去,录个口供,直接用警车往医院里送,快一些。”

“呃……”

“这……”

她身后的两个民警面面相觑。对看一眼,原本没人愿意动,想了半天终归还是到了前面将人拽了起来,“沣东之花”都开口吩咐了,这就算再不乐意也不能无动于衷啊!

在郑秋有些复杂的目光中,郑冬“哎呦!哎呦喂”的嚎叫着被“扶”进了警局。

目送着郑秋带着女儿离去,有些年纪的男警官“哎”的长叹一声,一侧头,对上他边上女警官灼亮专注的眼神,忍着笑干咳一声道:“嗨。人都走远啦。我说晓静,你不会是春心萌动了吧,瞧着眼神,啧啧!”

二十九岁的女警官,市局领导的独生女,向来因为眼高于顶、专注工作没什么时间和经历谈恋爱,偏生因为眉眼英气、相貌秀美,被区里的一众男人私底下称作“沣东之花。”

男警官自然也不会真以为她看上了郑秋,只是因为这事实在糟心,找些什么由头调节一下沉闷的心情而已。

哪里知道这从来不谈恋爱的大姑娘看着她倏然一笑,语调干脆道:“没错。看上了。我准备要了他。”

“噗……”男警官目瞪口呆的喷笑一声,有些无语道:“晓静,你这话说的。咳咳……”

忒直白了些,那个女人说话是这样不带拐弯的!

林晓静笑了一声往回走,眼看着她眼眸里闪过灿亮的光芒,就和每次出警的时候一模一样,男警官有些郁闷的紧追了两步,不敢置信道:“哎哎哎,开玩笑不带你这样开的啊!他可是要离婚的男人了。虽说长得俊了些,可到底三十好几了,就你老爸也不会同意的。”

“他恨不得我快点嫁出去。”林晓静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眼看着男警官一脸无奈,倒是开口劝解道:“你放心好了,我是成年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啊?他那个老婆太不是东西了,这么优秀的男人,本姑娘得去拯救他!他们家那小女孩看着也不错,刚好我不怎么想生孩子,简直再合适不过了。对了……”

林晓静神色愣了一下,又是快走了两步,发现两个民警果真是拉着郑冬直接坐在了大厅里,心里已经是一阵鄙夷。

哥哥在天,妥妥的儒雅俊公子,这弟弟倒好,明显一团烂泥巴,这样的小叔子,送到她跟前明显找虐的好吧。

郑秋心肠软,还是自个先行使一下未来嫂嫂的权利,给这王八蛋找点苦头吃才好。

心里暗自思量了一阵,女警官朝着郁闷不已的一个民警吩咐道:“不是让开车送他去医院吗?蹲这干嘛?”

“小林姐……”民警郁闷的看了她一眼,再嫌恶的看了一眼蜷在椅子上哀嚎的郑冬,无语的唤了她一声。

这样的人渣,坐了他们的车不是侮辱警车是什么!

“愣着干什么!快去!要那辆94666!坐着舒服些!”林晓静挑着眉又是一声吩咐,先前没精打采的民警猛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反应过来她言外之意,倏然笑着“哎”了一声,快步去开车。

她说的那一辆车子原本就是警局快要淘汰的,最近更是出了些毛病,三步一熄火不说,上了路更是有突然颠一下的毛病,估摸着到了医院,这混蛋的命根子早都颠掉了,民警自然是觉得爽快不已。

“美女,不是说录口供呢吗。刚才撞了我那小子……”郑秋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录个屁!林晓静看着他一张脸气恼不已,刚才不过是不想让他缠上郑秋罢了,等着我给你录口供,白日做梦呢吧!

心里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却是一本正经道:“那个啥,不好意思。人行道上刚好没有电子眼,警局门口的也没拍到你们。这人都没影了,录口供也不顶事。小陈,扶着他快去医院,看病要紧!”

“哎。”剩下一个民警也是闷笑着连连点头,林晓静心情不错的吹了一声口哨,正是要朝自己的办公室而去,过道上一个女警却是快步到了她边上,一脸着急道:“小林姐,小林姐,女监牢那边出事了!”

脚步一顿,林晓静已经是转身快步往女监牢的方向走,一边语调利落的询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就是那个刚收进去的张芸和张玉凤啊!还有其他几个,在里面打起来了!”女警着急火燎的说了一句,林晓静的步子却是缓了下来,慢条斯理道:“谁打谁?”

“张芸打了一个女囚犯。扇了人家两耳光,又被人家轮番扇了一阵,我们赶进去的时候脸都肿了。大伙都说是她先动的手,可张芸非说是那几个拿着一排绣花针扎她屁股。这都什么事儿!”小女警无语的吐了几口气,林晓静却是意外的笑了一下,不做声了。

张玉凤后面有些势力,平日被带进来也不过是因为突击检查时候被抓到,做思想教育工作,没什么大事情一般都是一两天又被赎了出去。

此次却是因为张芸一向不怎么隐秘的汇款信息,顺藤摸瓜握住了她一些犯罪事实,有了消息第一时间已经出警将她抓了回来,想必眼下两个人暂时收在一起,能不热闹才怪。

为了十万元栽跟头,想必张玉凤定然是饶不了张芸,原本女监里也是有她认识的几个惯犯,这倒好,全凑一起了!只是不知道她们那些绣花针打哪来的,竟然躲过了例行检查。

扎屁股,还真是聪明的会选地方……

林晓静又是忍不住一声轻笑,两个人一路到了女监门口。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倾天下情、暖爱浅香、钱小多,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一更奉上,下午七点二更。前面半月,阿锦还是会尽量保持万更,过年的话也会尽量七千以上更新,希望亲亲们继续支持阿锦么么。也最好不要养文啊,伤不起的。

然后,这个月月票榜竞争真心好激烈,阿锦都没想到一开始还能待上去,但是艰难的时刻面临着被爆掉的命运,真素玩心跳的节奏啊!但是能看见希望的事情就要为之去奋斗,所以阿锦不放松了,继续加油!希望亲亲们也能继续支持阿锦!

外在原因比较坑爹的现在,只有榜单能帮到影后继续好好地走下去了。感激不尽么么哒。

抽奖月票还在的,表要忘记投给影后哈,不要攒着到后面了,掉下榜真心就来不及了。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