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留疤/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和唐韵并不愉快的巧遇,徐伊人虽说对阿灵的角色已经不抱多少希望,心里却是依旧有些闷。

和唐心顺着街边的商铺一直逛,国际时尚之都,稀缺精致的物件自然是不少,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已经是转完了一条街。

唐心大包小包的将两手占满,而她的一只胳膊上也挎着唐心精心挑选的最新款夏装。

出了最后一家店面时间有些晚,天边已经染上了浓重的暮色,华灯初上,整座城市流光溢彩,两边林立的高楼大厦直入夜空,深邃的苍穹也是被一个城市的灯光所点亮。

“可真是累死我了!”长叹一声,唐心快走了两步坐到人行道花坛边的凉椅上,稍后一些的徐伊人看着她心满意足又带着些疲惫的样子,忍俊不禁道:“谁让你买这么多的?要不是咱们两个加起来只有四只手,我真怀疑你得将这整条街道搬回去。”

“每一件都好看啊!说实在的也不算贵的离谱。难得逛一次,自然是要满载而归才好。”唐心将身子坐直了些看她,目光落到她手中的纸盒上,又是欢喜的开口道:“来,让我先看看自个的项链,也就这一条最贵,想起来可真是肉疼啊!”

徐伊人好笑的将手里的纸袋递了过去,眼看着她拆开打量,又是忍不住笑意更深,包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柔和带笑的声音让那边剧组通知的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开口确认道:“徐伊人。”

“是,您哪位?”这才是反应过来刚才的来电是陌生号码,徐伊人扣着手袋微微站直了身子,那边年轻的女声笑着道:“恭喜您。顺利通过了面试,获得了《城市护卫队》阿灵的角色。稍后我会将剧组的地址发送到您的手机上,后天上午九点钟您可以过来报道,到时候我们……”

始料未及,听着那头的女声客气的说话,徐伊人意外的笑了一下,刚是要回话,身边却是突然伸出一只手,飞快的将唐心正欣赏的项链拽了过去。

“喂,抢劫啊!”聚精会神看着的唐心也是吓了一大跳,不做多想,猛地站起身子朝着男人离开的方向直接追了过去。

目瞪口呆的握着手机,眼看着两人已经穿过马路跑的远了,徐伊人更是着急不已,远远喊了一声唐心的名字,也是顾不得石凳上放置了一溜的购物袋,攥着电话飞快的追了上去。

到了夜晚,上官烨的电话也是还没有来,人生地不熟的异国街道,单是想一想唐心追上去的危险就让她不自觉更加快了步子。

穿过马路上台阶的时候被一处凸起绊了一下,手机摔出老远滑进了树坑里,脚下也是狠狠的崴了一下,她视线所及之处,唐心的身影消失在了一个街口。

忍着脚痛起身捡起手机,屏幕上刚才的通话自然已经是挂断,她一瘸一拐的向前追着,手下飞快的按了上官烨的电话。

“唐心,唐心!”唤着她的名字,顺着她消失的街道一路寻找了过去,空荡荡的一条巷子却是似乎并没有什么人。

左右环顾着,徐伊人心里自然是焦虑万分,紧紧地握着手机,都是忘了要和那边的上官烨说话,街道中间的一个巷子里,远远传来了一阵“唔唔”的女声,已经是让她心口猛地缩了一下。

“唐心。”她飞快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地跑了过去,却是被眼前一幅画面彻底的吓呆了一下。

唐心的高跟鞋也是随意的散落在脚边,而她正是被一个魁梧又凶恶的男人紧紧地捂着嘴,男人的两边同样是站着和他差不多的两个男人,此刻三个人邪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徐伊人紧紧咬着唇后退了两步,这才是注意到眼前一整条巷子都是昏暗却迷乱的灯光。

“唔唔……”唐心精心梳理的短发凌乱不已,踢着腿对她胡乱蹬了两下,徐伊人猛地转身,身后两道魁梧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白白嫩嫩的,就是瘦了点!”

“她刚才的钻石项链非常名贵,值不少钱!”

“还是你有眼力,好久没有过这样漂亮的妞了!”

几个男人并非白人,用并不纯正的英文肆无忌惮的交流着,僵直着身子紧紧攥着手机,眼看着两人一步一步笑着走近,徐伊人身子猛地往边上闪了一下,高声道:“你们要做什么?!”

焦急开口,她下意识的用汉语大喊了一声,紧绷的声音让那头才刚准备面试的上官烨倏然一震。

“华夏人?!”

朝着她走过去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神色微愣,却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其中一个更是叽里咕噜说了一句。

“磨蹭什么?赶紧带走。”唐心边上的另一个人同样是叽里咕噜说了一句,紧靠在墙面上,徐伊人心里更是倏然间凉了下来。

R国人?

对话的两个人是R国人,其他几个人的体貌特征却是有些像F国人,一只手背在身后胡乱的摩挲着,她不期然又是触到一处稍微尖锐些的凸起,指尖倏然刺痛了一下,她伸手小心的画了个字母。

“她在做什么?”凑到近前的一个男人猛地拉了她一下,却是一眼见到她另一只手里突然举起的手机,徐伊人已经对着电话里头尖声喊道:“东北角,上官烨我们在东北……”

“啪”的一声响,手机被男人直接打落地面,一巴掌朝着她迎面挥了过去。

徐伊人猫腰一闪从他的侧边往出钻,没出一步,却是被身后的人直接揪着衣领举了起来。

“咳咳,救……”

喉咙后被拘的说不出话来,她连着猛咳两声,一个字刚是出口,边上另外一个男人猛地捂住了她的嘴,两个人骂骂咧咧的将她直接往巷子里拖。

光裸雪白的两只脚在地面胡乱的蹬着,目光定定的看着已经按下去的手机屏幕,徐伊人心里正是漫上一层绝望,巷子口却是突然传来了略带着些急促的一道脚步声。

原本正是因为隐约听见她的声音,孟歌快走了两步,映入眼底的画面让他神色愣了一下,怒火中生。

“Fuck!”突如其来一声厉喝让原本正拖着两人往里走的几个男人,连同着徐伊人、唐心都是狠狠的吓了一大跳。

一抬头对上他幽暗犀利的视线,徐伊人也是狠狠愣了一下,却又因为这样的际遇庆幸不已,蹬着脚“呜呜”的喊了起来。

“麻烦!”拖着她的男人也是气恼不已,一个人直接将他推到了另一个怀里,低咒着过去同孟歌叽里咕噜的交涉了几句。

熟不料,“砰”的一声,一拳正中鼻梁。

被突然打了一拳的男人伸手狠狠的抹了抹自己的鼻血,同孟歌直接厮打到一处。

并非普通临时起意的抢劫,几个男人在这一片红灯区窝了不少年,自然也并非一般体能的男人,好事被打搅,下手也是又快又狠,一拳一拳挥出去,都夹杂着呼呼地风声。

瞅准时机飞起一脚将他直接踢出了巷子,孟歌正是要伸手去拉正挣扎着的徐伊人,捂着她的另一人将她往角落里推了一下,同样是飞起一脚对上了正弯腰过来的孟歌。

“妈的!”在她身后捂着唐心的三个男人一时间也是有些进退不得,也看着他出脚的动作迅即老辣,第三个男人飞快的冲过去加入了胡乱的打斗之中。

一颗心砰砰直跳,徐伊人摸到了手边唐心的高跟鞋,也是从地上爬起来,劈头盖脸的往两个男人身上砸去。

“Fuck!Fuck!”一个男人松开了紧扣着唐心的手腕,腾出一只手去抓她,徐伊人却是猛地低下头去狠狠的咬在了她的手背上,男人一挥手,她将被禁锢的唐心连忙拉扯了一下。

只可惜女人和男人的力道先天差异过大,不过撕扯了两下,两个人混乱之中都是被一脚踢到了墙根。

“怎么样,你怎么样?”眼看着边上的唐心捂着肚子一阵猛咳,徐伊人语调焦急的问了一句,唐心连连挥手,同孟歌缠斗在一起的人变成了四个。

“跑吧,先跑出去再说。”紧紧地握上了她的手,眼看着余下的一个男人猛地回头,徐伊人抓起手边自己的手机朝着他砸了过去,猝不及防,男人捂着眼睛怪叫一声,两个人飞快的从众人缠斗的间隙里往出撤。

巷子并不宽,你一拳我一腿几个人飞快的挪动着,刚走了两步的两个人被身后的男人猛地拉了一下。

重新又栽了回去,手肘处撕裂的一阵痛意让徐伊人倒吸了一口气,一抬头,边上的一个男人却是猛地从裤腰里抽了一把刀出来挥手朝着被围在中间的孟歌劈了过去。

“小心。”徐伊人一声尖叫,扑上去直接抱住了男人一条腿往后撕扯,已经疲惫恼怒到极致的男人转过身,目露凶光的看了她一眼,将手里的刀柄转了一下,直直往她后背刺了下去。

抬眼看到的孟歌飞起一脚踩在他后背上,男人“啊”的一声,拿着刀子冲到一边,“砰”的一声落到了地面上。

眼见他落地喷出一口血,剩下几个人也是一时间恨红了眼睛,四把刀齐齐从腰间抽了出来。

有组织的团伙犯案,此刻的他们情绪也是紧张愤怒到了极点,尖利的刀子在巷子里昏暗的灯光下看着也是分外白亮瘆人,环成一圈,四个人气喘吁吁的围着正中间的孟歌。

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徐伊人倒吸一口气,紧紧地握着边上唐心一只手,巷子外面却是突然传来了尖锐的警笛声。

正要下手的几个人紧张的对看了一眼,巷子口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其中两个人扔掉了手中的刀子飞快的朝着箱子里跑了起来,突然意识到里面正是死胡同,又赶紧往出跑,一抬眼看见巷子口出现的警察,其中一个快速弯腰过去,着急慌乱的预备挟持徐伊人。

边上突然伸出一只手将他扇到了一边,徐伊人和唐心急忙往边上闪了一下,孟歌转头起身,迎面却是猛地下来一道刀刃,硬生生划上了他一边脸颊。

“伊人?!”巷子口跟着涌动的警察快步而入,上官烨一张脸上都是细密的渗出的汗水,眼见她情况不算太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徐伊人的目光却是定定的落在了孟歌的脸颊上。

捂着一边脸颊,他指缝里渗出的血染红了手掌一片,刚才一脚将刺他的男人踹飞,可到底也是让自己受了伤。

“徐伊人!你没事吧!”后面急急跟上来的亚瑟也是紧张的用还不算太流利的汉语问了一句,却也是有些无法让她回过神来。

猛地摇了摇头,徐伊人一只手不由自主攥紧咯嘣作响,捂着脸对上她复杂难言的视线,孟歌痛的皱了一下眉,却是声音低沉的开口安抚道:“别怕。我没事。”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是让她原本带着些酸涩的一颗心越发难受了些,紧紧抿着唇不出声了。

“孟总?”上官烨自然也是认得他,此刻眼见他指缝里涔涔流着血,心里也是一阵发憷,急声道:“赶快去医院。你们三个这样子,什么事我们先到医院再说。”

徐伊人和唐心都是崴了脚,身上带着不同程度的擦伤红痕,孟歌却是半边脸颊被刀刃划伤,手术室里缝着针。

此刻,心神不宁的等在手术室外面的几个人脸上都是不同程度的愁闷,眼看着徐伊人不时抬眼朝着亮灯的手术室看过去,唐心懊恼不已道:“都怪我。项链被抢了就被抢了。原本也是身外之物,我着急慌乱的跟上去追他。”

“谁能想到发生这样的事,别自责了。原本那项链你就喜欢的不得了,又那么贵重,下意识追上去也是常理。”抬眼对上她,徐伊人安抚的说了一句,想到刚才那一幕幕画面,还是觉得惊魂未定。

“东北那一片原本就不太平,娱乐场所多,什么人都有。”上官烨也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两人身上,眼看着徐伊人脚腕和手臂都是包扎着,一时间却也已经觉得庆幸不已道:“还好你们都没事。这一次多亏被孟总给遇上了。”

“是啊!”唐心跟着长长叹了一口气,一时间三人又是沉默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等待的几人却是觉得有一个世纪般漫长,手术室的灯“啪”的一声暗了下去。

率先出来的中年男医生摇着头道:“太遗憾了。你们的朋友,右脸上缝了十七针。”

“十七针?”唐心有些诧异的反问了一句,徐伊人心下一沉,语带试探道:“会留疤?伤好以后能做修复不?”

“得根据到时候的情况再看。”男医生耸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三个人又是面面相觑。

脸上缝了十七针,不管怎么样以后也是会带着一道疤,救人的时候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搁谁谁也没办法舒服,徐伊人咬着唇一时间也是有些不知作何是好。

上官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他接通递到了徐伊人手上。

原本并不清楚他们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是在一众人快到医院的时候通了个电话邵正泽才知道两人遇到了些意外。

此刻听到接通电话以后徐伊人的声音闷闷的,更是有些忧心道:“怎么样?你怎么样?”

“我没事。”对着电话轻声说了一句,徐伊人略微犹豫了一下,才是慢慢开口道:“是孟歌。他被刀子砍了脸,脸上缝了十七针,估计,估计……”

她语调迟缓的有些说不下去,电话那头的邵正泽自然是一时明了,也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心里有些复杂,慢慢道:“先等他养好伤吧。什么事养好了伤再说。这么晚了你们早些休息。明天安排了工作我过来看你。”

“阿泽……”徐伊人轻轻唤了一声,电话那头的邵正泽“嗯”了一声,听着她不说话,又是语调关切道:“乖。别多想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疤痕不是什么大事。”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费欧娜、qqeeno0617、yguae25,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配角慢慢的要退场,阿锦这段时间也遇到了好多糟心事,有些喘不过气,酱紫表现真是抱歉。爷爷八十多神智不太清楚,早上家里又闹成了一团,好崩溃。打字的时候手指都在发抖,亲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