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华夏人/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语调急促又飞快的说完,徐伊人毫不客气的一通话自然又是让斯皮维尔怒火中烧,两只小眼睛从脸颊上的肉里挤出来,恶狠狠地看着她,他也是突然抡起桌上的酒瓶子就朝着徐伊人挥了过去。

早知道他会恼羞成怒,徐伊人灵巧的歪头躲闪了一下,边上跟过来的上官烨刚是要伸手去扶她,却是被身后一只手猛地扣住了肩膀。

邵正泽越过他,一把将徐伊人拉到了自己怀里,直接伸手过去,扣住了斯皮维尔握着酒瓶子的肥厚手腕。

下了飞机才通过电话,为了给徐伊人一个惊喜,他只是照例询问了她下午的安排,并没有将自己要来的消息告知她。

哪曾想刚是进了酒吧,就是听见一片寂静中,他的小女人用着一种自己都没有听到过的激愤语调,连珠带炮的怒骂着,两个字两个字的从她嘴里蹦出来落到耳边,他只觉得说不出的可爱。

当然,如果忽视掉眼前这一堆十分倒人胃口的白花花的肥肉的话……

邵正泽毫不客气的猛一使力,斯皮维尔发出杀猪一般的一声惨嚎,手里的酒瓶子砰的一声砸落到了桌面上,又咕噜噜的滚到了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瓶子里的酒猛地喷射出来,打飞了瓶盖,又是引得周围一众人受惊般突然尖叫了起来。

酒吧的气氛有些混乱,徐伊人怔怔抬头看着他冷锐英俊的一张脸,却是觉得如坠梦境,有些微的不真实感。

一只手在她脸上摸了摸,邵正泽将她从怀里推到了唐心的边上,后者扶住她,看着边上跟来的王俊,也是有些微微的眩晕感。

“Fuck!F……”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又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斯皮维尔只觉得一生都不曾被如此的挑战过,邵正泽紧扣着他手腕的力道让他的手差点碎掉,刚是张口咒骂了一句,他的手腕却是传来“嘎嘣”一下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一声冲破屋顶的哀嚎直接震破了众人的耳膜……

斯皮维尔痛的差点没办法吸气,脸色扭曲的看着他,一字一顿道:“你!你是什么人?需要你多管闲事?”

“华夏人。”邵正泽将他往前猛地拉了一下,斯皮维尔二百多斤的身体在惯性之下直直的和地面来了个零距离亲密接触,“砰”的一声响久久的回荡在酒吧里。

身体很难以活动,他刚是侧过头又要开始咒骂,锃亮的黑皮鞋直接踩在了他一边脸颊上,听他哀嚎,邵正泽却是冷着脸一言不发,在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抽出一条质地上乘的白色软帕来。

在一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漫不经心的将自己刚才握过他手腕的一只手擦了擦,然后,将擦手的帕子扔到了脚下,准确无误的盖在了斯皮维尔油腻的渗着汗水的脑门上。

真的是,霸、气、侧、漏、啊!

唐心着实倒吸了一口气,虽然觉得爽,眼看着斯皮维尔狼狈不堪哼哧哼哧的样子,心里却是也着实有些发憷。

这可是宝莱坞出名的电影投资人啊,自家总裁酱紫踩人家的脸,真的、没事么?!

音乐停了,喧嚣鼎沸也早都停了,酒吧里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鸦雀无声中,慢慢的有人将他认了出来。

“简直太帅了,那个是安琪儿的丈夫吗?”

“认得啊,他在那一场灾难里率先进入了震后重灾区!”

“对啊,没错!真的是他!看上去比新闻里还是要英俊许多啊!”

惊叹声夹杂着低低的议论声,就连Y国诸多人,也是第一时间忘掉了斯皮维尔的身份,转而到对他着迷一般的评价中去。

毕竟,丑陋与英俊、窝囊与强势、狼狈与傲然,这一刻,两个人之间的对比过于明显了一些,而原本,所有人对强者都会存在着天生的崇拜。

斯皮维尔的几个朋友却是坐立不安起来,面面相觑的互相看了几眼,最边上的一个,猛地起身朝邵正泽扑了过去,沙发上另一个女人尖叫了一声,伴随着“啊”的几声哀嚎,所有人这才是发现,一把手枪指在了朝着他扑过去男人的太阳穴上,然后,邵正泽用手枪将他的脑袋重重的抵了一下,回过头一道深黑锐利的目光逼视下,三个男人齐齐举起了双手。

Y国允许公民携带枪支,可一般人即便有钱有势,也不一定会随身装着一柄手枪在身上啊,简直太操心了有木有!

本来都是酒肉朋友,身家一般,平素跟着斯皮维尔混吃混喝,真正到了危险关头,装样子撑撑场面还行,哪个会冒着被收拾的风险真心实意的去帮他?

三个男人连带着刚才被吓得尖叫的女人慢慢的从沙发上滑到了桌子下面,然后,灰溜溜的猫着腰跑了出去。

对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吹了一口气,邵正泽的目光慢慢对上斯皮维尔狼狈不堪的一张脸,而后者也是将盖着眼睛的手帕紧紧地攥在了手上,对上邵正泽深黑锐利的眸子,却是突然之间觉得怕。

他是宝莱坞出了名的有钱人,可除了钱之外有的又的确不多,相貌过于丑陋,始终融入不到真正的上流社会之中,如亚瑟一般的贵族男女都是半个眼也不待见他。

也正是因此,导致他性格残暴而扭曲,眼下喜欢磨搓小明星都是出了名的,可也只是好莱坞的小明星而已。

如玛丽莲·黛米之类名声远扬的根本是连他搭理也不搭理,毕竟,作为国际上的电影音乐中心,好莱坞的投资人也是多如牛毛。

以钱财做敲门砖,别的投资人倒是能慢慢搭上权贵之流,到了他这里,却是好似恶性循环一样,人际关系反而是越来越差劲。

以至于,对上真正从骨子里都带着贵族气质的人群,他总会不自觉生出深深的自卑和惧怕来,原先最明显的一个人是亚瑟,眼下却是多了一个邵正泽。

头顶不时传来那些人低低的议论声,脑海里也是一时间想到那些轰动性的新闻照片,一身迷彩的男人立在废墟里,冷峻锐利、果决刚硬,单是挺直如一杆枪的背影,看上去都像天生的领导人。

斯皮维尔以为,邵正泽,是华夏某一部队的军人指挥官。

其实哪怕他的身份揭晓,宝莱坞一众人也是会私底下以为,他定然是华夏军人中的一个实力派领导者。

要不然,为什么他要穿着迷彩?要不然,他的队伍怎么可能比华夏的特战部队还要更早的到达道路全部堵死,大雨阴云封天,连直升机都不能靠近的震中重灾区?

许是因为邵正泽新闻照片里的那些身影在他们心里扎了根,关于他其他身份的猜测萦绕在每个人的心里,几乎没办法驱除。

他们信奉科学计算的时间数据,却是并不曾想到世界上总有一种力量震撼人心,那是爱。

因为爱情,即便风雨兼程,即便荆棘铺地,男人,也总能克服艰难万险,甚至跋山涉水,赶到他心爱的女人身边去。

斯皮维尔有些不敢去和他对视,猛地咳了两声,在地上挪动了一下,邵正泽微微俯身,将枪口抵在他脑门上重重的研磨着,慢慢开口道:“你要是敢动我的女人,我就让你从宝莱坞彻底消失!”

没有说汉语,他开口说话用的是流利而纯正的英文,一串音节从他唇齿间缓缓吐出来,流畅利落、清晰沉稳,边上的一众人连同斯皮维尔包括在内,都是狠狠愣了一下。

分明是华夏人,将宝莱坞出名的电影投资人踩在脚底下放这样的狠话,原本应该是不自量力的。

可偏偏,因为他开口的语调太沉着太自信,他看着斯皮维尔的眼神锐利而含着些冷冷的嘲讽,他气势迫人并且睥睨自若,这一刻,没有任何人怀疑,他绝对说到做到。

眼神里带着些畏惧,斯皮维尔狼狈的连连点头,邵正泽收回脚,他艰难的爬起身,也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移动了出去。

“唔,这男人真棒!”玛丽莲·黛米神色痴迷的惊叹了一声,他边上的副导演摇着头无奈的笑了一下,邵正泽目光落到了徐伊人身上,两只手扣上她单薄的肩膀,微笑着将他拥进了怀里。

围观的一众人鬼使神差的鼓起了掌。唔,别问他们为什么要鼓掌,随兴所至,就是这样,很任性不解释。

他们天性里的爽朗随意,让他们感动于这样远道而来的守护。

华夏人、Y国人、宝莱坞人,又有什么不可跨过的鸿沟和区别,男人和女人之间痴缠的动人的爱情,原本就是无关种族无关国度的。

这一刻,他们被感动,就够了。

一出闹剧散场,酒吧里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喧嚣热闹,唯一被留下来的唐韵,不知在什么时候,默默地穿好了衣服,神色复杂的到了徐伊人和邵正泽的面前,她有些红肿的一张脸上却是没什么过多表情,定定的看着徐伊人,声音嘶哑的艰涩开口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是啊,为什么狼狈不堪的样子都被光芒璀璨的她看到?

为什么她的所有不如意都要完全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这样对比鲜明的差距,这样深深的挫败感自遇上她以后,如影随形!

“因为……”徐伊人此刻心情也是有些复杂,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将她凌乱垂落在脸颊的一缕头发帮着她拢到了耳后,声音带着些从未在她面前展露过的平和轻缓:“同为华夏人。”

她倏然间微笑着说了一句,再对上唐韵有些愣神的样子,眼眶里涌出些水色,低声道:“如果不想再呆下去,回国吧。”

唐韵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伸手捂着嘴,飞快的直接跑出了酒吧。

看着她崩溃离去的背影,徐伊人却是若有所思的长叹了一声,哪里还有什么玩闹的兴致。

一众人一起离开酒吧的时候,邵正泽开口问她,如果自己没有恰好赶到怎么办?

徐伊人倏然一笑道:“上官烨和亚瑟他们不会让我吃亏。最糟糕的,我已经在那一刻做好了回国的打算。”

邵正泽微笑着将她拥抱了一下,边上艳羡不已的玛丽莲·黛米却是一脸兴味的挤过来,伸手挽上了徐伊人的胳膊,朝着邵正泽眨眼道:“你这男人真棒!介不介意让他跟我喝一杯?”

邵正泽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徐伊人“呃”了一声,却是从她的眼神里发现她不单在开玩笑那么简单。

玛丽莲·黛米为人乐观欢快,爱情观她却是完全不敢苟同。

徐伊人紧紧挽上了邵正泽一只手臂,微笑道:“当然不行。黛米,他是我的男人。”

“噢!这我当然知道,可这并不影响他有一些其他的什么体验!”玛丽莲·黛米着实无辜又纳闷,徐伊人神色又是一愣,另一只手反而是挽上了她的胳膊。

玛丽莲·黛米比她略微高一些,徐伊人踮着脚凑到了她耳边,语调轻柔却肯定道:“不。因为他是我的男人,所以,他只能和我做、爱。其他无论是谁,都不可以。”

玛丽莲·黛米瞪大着眼睛看着她,似乎没想到一向含蓄的她会说出这样的话,目光有些不舍得流连在邵正泽英俊的面容上,啧啧叹了两声,无奈的摊摊手开口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话音落地,也不知道想到些什么,看着邵正泽又道:“英俊的男人,你可真是幸运。安琪儿都像一只小母鸡一样和争夺起来了。哦,真可惜!”

少年时期就有过留学经历,Y国人对待感情的大胆奔放邵正泽自然是一清二楚,微笑着看了徐伊人一眼,她脸色微微泛红,邵正泽有些好笑,看向了玛丽莲·黛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她没有和你争夺。她只是在宣誓所有权而已。”

话音落地,两个人十指交握,将同样款式的钻石对戒展示在她的眼前,他继续耐心解释道:“一生一世,一心一意。这是我们华夏人爱的信仰。”

“噢!听起来好像很浪漫!”黛米小朋友一秒钟变好奇宝宝。

“当然。”邵正泽微微笑,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极为自然的搭在徐伊人的肩膀上,将她裹在外套里,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华夏的男人都像你这么体贴吗?”玛丽莲·黛米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个爱意缱绻的人,邵正泽笑而不语,走在前面的副导演却是猛地伸手将玛丽莲·黛米拉了一下,大声道:“好啦。性感宝贝。你都不觉得自己影响了人家的甜蜜相聚么?”

“哦!”玛丽莲·黛米捂着嘴一声惊呼,回头挪揄的笑看着徐伊人,微微低下头,被她的目光注视着,徐伊人一张脸通红滚烫,单怕她继续语出惊人。

幸好,玛丽莲·黛米只是眨着眼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话。

徐伊人一众人住的酒店距离影视城也并不远,可是因为两个人一路漫步走着说话,不知不觉间,就远远落到了最后面。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空、陌生的街道,身边陪伴着的,却是最熟悉不过的心爱的人,这样暖心的感觉让徐伊人心情有些微微的激动,牵着邵正泽的手,她在夜空下有些忘情的转了一圈。

邵正泽猛地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徐伊人乌黑柔顺的长发全部扑到了他的脸上,也是不曾伸手去拨,邵正泽一只手紧扣着她柔软的腰肢,四目相对,火苗窜动,他微微低头,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唇。

夜晚的大街上依旧是有着往来的车辆和行人,可这一刻立在异国街道夜风中的两个人却是情难自禁的吻到了一处,仿若世间种种被两人尽数抛诸脑后,天地间唯留下彼此仍在眼帘。

徐伊人光裸白嫩的手臂攀在他的肩上,不知不觉间,披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掉落了下去,只因为邵正泽紧扣着她的腰,所以外套耷拉在他的手臂之上。

温柔至极的亲吻着她,却到底怕她吹着夜风觉得冷,邵正泽停了动作,重新用两只手展开外套,这一次,让她将两只胳膊也伸进了衣袖里。

徐伊人比他小了好几圈,披着他黑色的外套自然像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般,落在他眼中,却是说不出的可爱。

尤其她一头漆黑柔软的长发全部披散着,映着她洁净白嫩一张脸,就如此这般的站在他面前,乌溜溜的一双眼珠儿含着笑意,柔情无比的看着他,更是让他根本移不开视线。

捏着西装的衣领交错着将她裹严实,邵正泽看着她声音低低的笑,伸手在她带着些红肿的唇瓣上摩挲挤压了两下,猝不及防,将她打横抱起在怀里。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钱小多,qquser8567061、十二翼,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手机推荐最后一天,阿锦看到好些新跳坑的亲亲们,欢迎么么哒,话说,订阅到这里都会有三张月票了哦,喜欢的话就投给咱们的影后吧,求月票,爱你们。(づ ̄3 ̄)づ╭?~

今天有二更,五千字,应该比平时早些,亲们两三点可以上来看一看。感谢大家对阿锦和爷爷的关心祝福,感谢!这件事也让阿锦明白了好多。阿锦很情绪化,以前有什么事都喜欢鸵鸟一样的缩起来,男朋友经常说阿锦不和他沟通,感情需要沟通,但是阿锦从来不当做一回事。现在发现这话虽然老生常谈,但是真的很有道理。祝福所有的亲们,感谢大家一直陪着阿锦走到了现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