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妈妈,加油/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新回到酒店时间已晚,徐伊人流了太多的泪,蜷在邵正泽怀里困倦的睡了过去,一直没有醒。

唐心和王俊也是被吓的够惨,和邵正泽道了别先一步回房。

抱着怀里的小人儿走在酒店长长的走廊里,柔软的地毯一路铺到了视线尽头,他步伐沉稳的一路而过,寂静的连一丝的声音也没有。

徐伊人是被他开门的响动惊醒,睁开眼看见他的脸,下意识的、她伸手紧紧地环上了他的脖颈,力道之大让邵正泽差点窒息,手里的房卡轻飘飘的落到了地毯上。

房门已开,他抱着她僵在了门边,四目相对,却是一时间没有再动了。

“阿泽啊。”徐伊人出声唤了他一句,又是委屈难过的想哭,邵正泽定定的看着她,低头过去用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声音带着些低哑道:“乖。再哭眼睛得肿成核桃了。”

徐伊人圈着他脖颈的动作松了松,邵正泽抱着她进门,先一步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徐伊人执拗的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他低笑了一下,又是伸手在她下巴上捏了捏,出声哄了两句,她才是不舍的松了手,两只手撑在腿边,乖乖的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他走到门口捡了房卡,看着他插上卡,看着他开灯,看着他重新走回到她的身边。

像一个没有意识的洋娃娃一般,也只有她一直追随着他的视线让邵正泽觉得她神智还在,可看上去到底有些傻乎乎的。

这样的她,让他一时间想起许久以前那一次,他告诉她,他知道了她是刘依依。

她就如现在这般傻乎乎的坐在床上看他,也不说话,只眼珠子跟着他转。

是觉得不安吧……

她懵懂的像个孩子,这样的她,让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邵正泽在她的身前蹲了下去,小心翼翼将她两只脚抬起来细细查看着,崴到的一只脚踝带着些红肿,可倒也是没有脱臼,伸手在上面轻轻碰了碰,眼看着她蹙眉,他移开手将视线落到了另一只脚上。

他的目光定在了她的脚心,看着一个明显被烫伤的小圆圈,心尖倏然间紧缩了一下。

不用多想,他也是从那样的形状第一时间得知,她定然是着急跑着的过程中不甚踩到了别人扔下的烟头,一层皮都烫掉了,可见她当时踩上去的力道有多重,白白嫩嫩的一只脚,她得有多疼。

“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发脾气了。”徐伊人看着他,却是依旧对自己下午的那一句话耿耿于怀,有些无措的搓着手,自我检讨道:“我太着急了。因为担心爸的身体,才会语气不好的对你说话。其实我知道你对他已经很好的。所有和我有关的人,你都将他们照顾的很好。阿泽,我真的不该对你发脾气,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了。我……”

对上他的视线,想起那样痛不欲生的两个小时,她一时间又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我没有怪你。”邵正泽起身坐到了床边,将她往怀里拥了一下,劝解道:“我没有怪你。你原本就在难过,我怎么会责怪于你。我特地回来找你,也是想和你解释一下这件事。爸要拍的新电影是《清宁大地震》……”

语调顿了一下,他看着她继续道:“他亲自写的剧本,说是为了纪念。他倾注了特别大的心血,所以我,没有劝阻。”

“地震?”徐伊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邵正泽轻轻点头,徐伊人倏然间沉默了下来。

眼见她蹙着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邵正泽又是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开口道:“先别想这个了。总归是他想做的事情,留下遗憾也不好。你身上有伤口,我先帮你清理一下。”

徐伊人小声的“嗯”了一下,点点头,眼见他伸手将自己的头发拢起来去查看额头的伤口,又是连忙的开口道:“不疼的,就是蹭破了一点皮。”

“以后别这样了。”

“嗯?”她脑袋越发低垂了一些,邵正泽一只手滑到了她的后颈上,语调低低道:“让你自己受伤,我得多心疼?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保证,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所以,以后不管出现任何的意外,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等我回来。知道家里有一个你,我怎么会在外面过久逗留呢。”

他低缓的语调带着些抚慰,却是郑重其事的承诺的态度。

徐伊人软软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将脸颊埋进了他的怀里,絮絮低语道:“我真的好害怕。我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找不见你的时候,其实我感觉不到痛,我只是心疼的要窒息了。我不敢想象啊,要是没有你我要怎么办,也就在那一刻,我才第一次真正的明白了思琪,她为什么要留下安安就那样走。一个人留下的感觉太痛苦了啊。真的是太痛苦了,脑袋要爆炸,整个人要疯掉……”

“依依。”邵正泽猛地伸双手紧扣着她的肩膀,目光灼灼的对上她的视线,眼见她迷茫,又是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

她崩溃的话原本让他觉得心惊胆战,想到家里的两个孩子,想要好好开导开导她,可到底又是怜惜和心疼占了上风,这样的时候,他怎么忍心说太多的话徒增感伤。

总归,他永远不会让她做留下的那一个,这已经够了。

时间很晚了,两个人却是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邵正泽抱着徐伊人到了洗手间,避开那些大大小小的几处擦伤帮她稍微清洗了一下,又打电话要了医药包,小心翼翼的处理了了那些伤口。

将她抱着放到了被子里,他才是折回去自己洗漱。

徐伊人抱着被角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方向,耳边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心里浓重的不安情绪才是慢慢的驱散了。

她的阿泽啊,还是好好地待在她的身边,他依旧是平安并且健康的。

这样的认知,第一次让她庆幸感激的无以言表,紧紧交握着双手,脑海里却依旧全部都是他以往各种时候的面容。

水声戛然而止,邵正泽裹了浴巾擦着头发出来,却是发现她还没有睡过去,漆黑明亮的一双眸子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方向。

好像害怕自己随时消失一样,她警惕又留恋的随时关注着。

停了动作,他站在原地看她,微微出神,已经迈步到了她的边上。

徐伊人往里面移动了一下,他上了床侧躺到了她身边,不等他伸手过去拥抱她,徐伊人两只手已经缠到了他的腰上。

她的手肘和手腕都是带着些伤,邵正泽连忙抬了一下身子,准备出声提醒她,徐伊人却是一只手使力压了他一下,她爬到了他的身上。

手上抹了点药贴着创可贴,她伸手指在他心口的位置画着圈圈,邵正泽安静了下来,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看她,徐伊人将脸颊轻轻贴了过去。

他不开口,她也没有说话,空气里都是淡淡的温情缭绕着,徐伊人伸手攀着他的肩膀往上移动了一下,柔软的亲吻落到了他薄薄的唇角上。

和他带着些掠夺的气息不一样,她的味道香香甜甜的,就连亲吻,也是极尽温柔,软软的香香的,在他的薄唇和脸颊上流连着,纤细柔软的手指从他的额头移动到眉骨,轻轻地覆上了他的眼睛。

灵巧的舌尖窜了进去,她深深的吻上了他,邵正泽心口紧缩了一下,一只胳膊搂在她柔软滑嫩的腰肢上,回吻了过去。

压抑的喘息着,她柔软的手指上都是温热的湿汗,邵正泽伸手拉下了她覆着他眼睛的手指,紧紧的握紧了怀里,翻身将她禁锢在了他的怀里。

一身湿汗,她小小的光裸的在他怀里蜷成一团,滑嫩的让他有些抓不牢,只能两只手都成十指交握的姿势。

她紧紧咬着唇,小猫一样的一声一声唤着他的名字,眉眼间都是疲倦,却依旧是不肯停歇的一直一直缠着他。

天快亮的时候,小人儿闭合着双眸睡了过去,邵正泽将她搂在怀里,她八爪鱼一样的攀在他身上,滚烫滚烫的,灼热的温度一直烧到了他的心口。

邵正泽微微叹息着凑过去在她垂敛的眼皮上轻轻的落了一个吻,更紧的将她拥抱。

……

飞机出事的事情让城市里每个人心上都是笼了一层阴云。

徐伊人状况不好,身上受了伤自然是暂时不能吊威亚拍戏,导演组将她的戏份稍微推后了几天,邵正泽索性也多待两天,准备在她脚伤无碍以后再回去。

四个人在酒店餐厅里用了午餐,邵正泽和王俊回房去处理公事,徐伊人和唐心则是坐在落地窗边看着杂志打发时间。

额头上也是贴着一个创可贴,徐伊人的头发全部拢起来扎在脑后,低头看书的样子一贯的安宁专注,唐心看着她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轻轻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徐伊人微微抬头问询的看她,唐心干笑了一声,将手边一杯温开水推了过去,顺带着摊开的手心放着一粒药。

眼看着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唐心又是有些别扭的提醒道:“呐,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几天你挺危险的。”

看着她笑,徐伊人愣了一下,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将她手心里的药片接了过去。

“还是保险一些的好。万一又怀上了,咳咳,你这总归是有些不太方便。”唐心话音落地,又是伸手摸了摸水杯,笑道:“水温刚好。”

电影才刚开拍,前面一个多月都是吊威亚拍摄的戏份,要是这个过程万一出了事,于她的身体自然是不小的伤害。

徐伊人抿了一口水将药片送服了下去,看着窗外明亮的日光,却是一时间没有了再看书的心思。

来的时间不算长,可她心里对老人孩子却是无比的牵挂,虽说每天都有电话联系,可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时候想起来,却到底有些感伤。

心神百转间,她伸手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等了一小会,电话骤然接通,里面却是传来软软嫩嫩的一声:“喂喂。”

是她的小丫头……

这样的认知让徐伊人意外之后忍不住笑了一声,叫了一声“长乐”,那头的小丫头却是抱着电话愣了一下,还没有开口,在她跟前看的着急的老爷子将电话接了过去。

“爷爷。”徐伊人轻轻唤了一声,老爷子“哎”了一下,爽朗一笑道:“这小丫头现在听到电话响跑的比兔子还欢。小小一个人接电话和大人一模一样,你是没看见,她……”

老爷子正说着,声音戛然而止,又是笑了一下,出声道:“等一下,我开了免提让这两个小鬼头和你说话。”

徐伊人笑着“嗯”了一声,电话那头的两个人争先恐后的喊着,“妈妈,妈妈”。

徐伊人能想象到两个人挤在电话面前睁着滴溜溜的眼珠儿互相瞪着的样子,在说话的间隙忍不住连连发笑。

到了最后,两个小鬼头更是齐声在那边喊着“妈妈,加油”,更是让她眼眶里差点迸出了泪,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对面的唐心有些艳羡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徐伊人对上她的视线,语调里带着些试探道:“怎么?想要小孩了?”

唐心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慢慢开口道:“昨天晚上,他向我求婚了。”

“啊?”徐伊人猝不及防,看着她突然间有些羞窘的样子,却是猛地笑了起来:“那是好事啊,你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你没有答应?”

“哪能?”唐心飞快的说了一句,对上她挪揄的眼神,一时间脸色更是涨的通红,嘀咕道:“我就是觉得意外,没想到这么快。可是他告诉我,昨天下午赶到片场,看见我的那一刻,就知道他应该向我求婚了。”

“没想到会是他。”唐心又是怔怔的笑了一下,“一毕业就到公司。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也长。可是我以前从来没想过,最后会和他走到一起,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好玄妙。”

语调顿了一下,她伸手从桌面握上了徐伊人一只手,带着些喟叹道:“其实要感谢你。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带了你,估摸着就算在环亚待到老死我也不会和他有什么交集。谢谢你,伊人。”

唐心的眼眶里涌现出些激动地泪花,徐伊人反手握住了她的手,也是笑道:“这其实可不一定。说不定没有我你们也总有机会对上眼呢。你不是也说了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玄妙。也许你以为自己不会恋爱,不会心动,可说不定命中注定的爱情已经在早早的等着你了。”

“王俊是个好男人啊,我相信你会幸福的。唐心,祝福你,真的。”眉眼弯弯的笑看着她,徐伊人又是若有所思道:“结婚是终身大事,要不你后天和他一起回去吧。我和上官烨在这里也可以的。拍戏少说还需要小半年,你这样一直和我形影不离的待在外面,他该着急了。”

“我……”唐心正是着急要反对,徐伊人却是直接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道:“没事。就这样决定了。你先回去准备吧。婚纱照什么的都挺麻烦的,等我回来刚好参加你们的婚礼。”

眼见唐心这下红着脸没有再反对,徐伊人却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一脸探寻的开口挪揄道:“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

唐心拿着桌上的一本杂志朝着她扔了过去,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的回想到了那样带着些混乱的第一次。

正是因为邵正泽和苏小小被传绯闻的那一次,她和王俊一起去调取公司的监控视频,洗手间的画面里,蔡莉对着另外一个新人喋喋不休的抱怨着,说她抱着徐伊人的大腿献殷勤。

当然不止这些,其他的监控视频里,她也没少因为徐伊人的事情对她抱怨不已,有些话女人之间说说也没什么,可实质上她脸皮薄,站在王俊边上,气的小腿都忍不住的打哆嗦。

也正是在那天晚上,她去了十分喜欢的一家大排档放松一下,一个人喝得多了,正跑到路边的树坑处狂吐,被路过的王俊送回了家。

然后,鬼使神差的,耍酒疯的她在家里扒光了人家的衣服,两个人意外的擦枪走火了。

她是第一次,王俊好像也是,总归她脑海里一片混沌,只记得是自己霸王硬上弓,抓着人家折腾了半宿,早上醒来都觉得十分没脸。

结果,一向面瘫的和邵正泽差不多的男人,比他更没脸。

指着他被撕烂的衬衫一本正经道:“我不管,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得对我负责。”

“于是,你就负责了?”徐伊人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眼,完全没想到两个人是酒后乱性,却倒也记得自己那一天下楼之后唐心少见的对着蔡莉大发脾气。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唐心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一张脸却是绯红。

捂脸,阿锦昨天忘了统计订阅的前三名,抱歉啊亲们么么哒。

今天有二更哦,二更在下午七点,不见不散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