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甜蜜/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孟歌慢慢的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怀里抽了出去,语调沉缓道:“取消婚约吧。”

他说话的音调不高,对她来说,却已经是重重的一击。

宋娉婷握着手表的动作顿在了半空里,侧头对上他的视线,有些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我说,取消婚约。”孟歌的目光只在她身上短暂的停留了两秒,而后,他转过身大跨步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拿着表怔怔的看着他毫不留恋的背影,这一刻,宋娉婷才是真正的意识到,她自以为是的两年,原本真的是一场玩笑。

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他从来不过是拿着自己当了一块挡箭牌。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最后不需要的时候,更是弃如敝履。

深深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将手表直接拍在了柜台上,宋娉婷飞快的追了出去,一把扯上了他的手臂,眼看他面色阴沉的转身,到底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勉强笑道:“你别开这样的玩笑,时间这么长了,我这一趟来,原本就是为着结婚来的。双方家长都等着呢?你让我一个人这样回去,你想让我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吗?”

“这个我很抱歉。”孟歌的态度也不若以往那般冰冷,而是慢慢道:“眼下这个样子,我已经不预备回国了。解除了婚约,对你我都好。没什么事的话,你坐明天的飞机回去。”

“不预备回国?”宋娉婷更是诧异的看着他,语调古怪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孟伯父器重你,你很可能接手你们孟家,成为下一任的家主。”

孟歌冷冷的笑了一下,不曾开口。

宋娉婷又是深深呼吸:“我不觉得解除婚约对我好。咱们订婚两年时间,这两年我天天等待的无非就是你向我求婚的一天,可现在我追着你出了国,你却告诉我这样一个结果。孟歌,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不觉得,你说这样的话过于残忍了吗?”

“我的意思我说的很明白,要是想继续死缠烂打的话,你随意。”从来在她面前都是惜字如金,孟歌又一次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手里抽了出去,一张脸面无表情,眼眸里也是波澜不兴,了无兴趣的又是转身往回走。

看着他冷冰冰的背影,宋娉婷一时气结,语调生硬道:“是因为徐伊人吗?”

孟歌的步子并没有减缓,她索性提高声音道:“是因为她吗?你弟弟说你当初决定要娶我是因为你惹上她气恼了邵家,那么这两年呢?你一直不肯结婚到底是不是因为她?看上了她,所以不愿意和我结婚是不是?孟歌,你回答我!”

“不是。”前面正走着的孟歌猛地转身过来,神色讥诮的看着她,眼神如刀的一寸一寸划破了她的肌肤,冷笑道:“你以为你和老四的往来我不知道?不屑去说道你们之间的丑事而已。给自己留点脸面,不要整天把爱我爱我的挂在嘴边,让我觉得恶心。”

“你,你都知道?”宋娉婷的脸色一时间有些发白了。

孟歌用一声冷哼回答她,宋娉婷一时间彻底的将徐伊人抛诸脑后,急忙解释道:“你听我说,我那不是为了打探你的事情吗?不然我怎么会和他走近?我不是……”

“你们的事情我没兴趣。”孟歌又是无比寒凉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的动作十分决绝,看着他,宋娉婷却是一时间没有了追上去的勇气。

孟家兄弟姐妹之间勾心斗角她如何不知,她只是因为太想进一步的了解孟歌,因而和老四走得近了些。

会发生关系原本就是意外,老四也再三保证过绝对不会让他知道,可如今为什么是这样?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宋娉婷两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

与此同时,先一步出了店铺的徐伊人和邵正泽已经又到了一家路边的甜品站。

暮色四合,街心广场里休闲娱乐的男女老少不在少数,玩着滑板的年轻人肆意欢笑,抱着狗的老妇人面色祥和,城市这样的傍晚,时间好像流水一般的淌过,节奏非常缓慢。

甜品站就建在街心花园的边上,彩色的大伞稳稳撑开,藤条编织的座椅十分舒适,徐伊人要了香草冰淇淋,心满意足的顺着边角舔了两下,笑嘻嘻的看着脚边一条毛茸茸的小狗玩闹。

“你再这样三心二意的,它要化掉了。”看着她,邵正泽无奈又好笑,微微弯着唇角提醒了一句。

分明不是七八岁的孩子了,可眼见她顽皮的歪着头,冰淇淋上舔两下都要逗狗,邵正泽当真是觉得这一刻的她也就比家里两个小鬼大不了多少。

抬眼对上他,徐伊人却是突然笑了一下,带着些追忆道:“你知道吗?小时候郑妈妈也会给我买冰淇淋。可是难得有那么一次啊,她每次买来我都不舍得吃,等冰淇淋都化开了才是一圈一圈小心翼翼的舔干净。最夸张的一次,因为在太阳下面,冰淇淋的奶油流了我一手,孤儿院的阿姨带我去洗手,眼看着奶油被冲走,我边洗边哭。最后还是郑妈妈知道以后重新买了一个给我,我才觉得高兴。结果因为吃的太快了被冰到,到了晚上又闹肚子,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在想呀,要是以后长大了,我能自己挣钱了。肯定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给自己买多少,就买多少。可是想到吃多了会闹肚子,我躺在床上又觉得很苦恼,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说着话,她一只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在自己的头发上揉了揉,微笑的看着她,邵正泽却只觉得心疼。

她过去的事情多半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他有意让她遗忘,自然是很少提及。可眼下听见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起那些,又觉得也许当时她过的尚且算快乐。

不过,听到她因为一个冰淇淋的事情这样的纠结,他还是觉得说不出的怜惜和心酸。

从桌面伸手过去,邵正泽用自己两只手将她一只手包裹到了手心里,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细嫩的手背,一时间却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巧白嫩的一只手乖乖的蜷在他手心里,徐伊人将自己手中有些化开的冰淇淋递过去在他唇边,试探道:“尝一下,很甜的。”

邵正泽伸舌尖小小的勾了一下,凉丝丝甜滋滋的味道从他的口腔一直蔓延到了心头,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般,分明有些感伤,却是说不出的熨帖。

“依依。”他握着她的手语调低柔的唤了一声,徐伊人轻轻的“嗯”了一下,邵正泽握着她的手捧到了唇边,温柔至极的落了一个吻。

四目相对,他深黑明亮的眸子里波光流转,徐伊人看着他有些呆,邵正泽又是笑着伸手过去揉了揉她软蓬蓬的脑袋,催促道:“你再发愣它可真的要化掉了。”

“哦。”徐伊人倏然间回神,这才发现冰淇淋其实已经化开流到了她的指缝里,她忙乱的换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到了邵正泽的手中。

捏着她的手指,邵正泽从口袋了抽了手帕,一下一下,动作轻柔的帮她擦拭干净。

微微低着头,他的目光专注的落在她的手指上,英俊的眉眼间都氤氲着缱绻的柔情,徐伊人咬着冰淇淋看他,一颗心悸动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她从来都没想过,她的人生有一天会走到这样的一步,而她,会这样的爱上一个男人,爱到,单是看着他,都觉得无比的心痛。

晚风漫了上来,城市璀璨的街灯又一次亮起,两个人不知不觉在路边坐了好长时间,起身的时候,徐伊人的腿脚都是发麻了。

扶着她活动了一会,邵正泽弯下腰将她背到了自己的背上。

他的胸膛是这世间最温暖的胸膛,他的脊背,也是这世间最宽厚的脊背。他走路的步子很稳很慢却很有力,似乎每一下都踩着一模一样的节拍,徐伊人将脸颊贴到了他颈部的肌肤上。

他的肌肤温热,她的脸颊却是有些冰冷,无限贪恋的蹭了两下,徐伊人又是将自己环着她脖颈的两只胳膊收的更紧了一些,似乎这样,就能距离他更近一些,虽然两个人已经距离的很近了。

“你再这样,脖子要被你勒断了。咳咳。”邵正泽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徐伊人又是连忙的松了一下,眼见他笑,又是握着拳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捶了一下,嗔怪道:“断不断的,以后不准这么说了。听起来好恐怖。”

“好,不说。”邵正泽又是好脾气的点头,也是有些喟叹道:“依依,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背人。”

“是哦。邵先生,你好荣幸,这也是我第一次让人背呢?”徐伊人凑到他耳边嬉笑着叽里咕噜说了两句,两条腿却是不由自主的轻晃了起来,她甚至在他耳边轻轻地哼起了歌。

邵正泽听过,是《青梅竹马》里面的插曲,一首很美丽的古诗词,女子唱给心爱的男人听的,他觉得心情非常之愉悦。

徐伊人又哼起了其他的歌,也是第一次,邵正泽意外的发现,她其实会唱许多首歌,虽然都是清甜软糯的歌词,可无疑,都是十分好听的。

她趴在他背上,小小的一团其实没什么重量,软的像只小猫一样的攀着他,歪着头在他的脖颈又说话又唱歌,呵出的气轻轻的撩着他的肌肤,邵正泽觉得痒,那一块地方却是有些软软的,好像要塌陷下去一样。

小人儿还不安分,一只手圈着他的脖子,伸手指在前面揪着他的领带玩,像个不知疲倦的孩子一般嘻嘻的笑,又凑过去轻轻咬他的耳朵。

邵正泽步伐微微顿了一下,哭笑不得道:“别闹了。你再不乖乖呆着,我可真没劲一直把你背回去了。”

“怎么会?”徐伊人连忙将他脖子圈的紧了些,在他背上耍赖道:“阿泽最棒了,分分钟就能背我回去的。我脚疼,才不要走路,我可以给你加油。”

邵正泽啼笑皆非,听着她一本正经的恭维却是无比受用,徐伊人凑过去在他脸颊上“啵”了两下,眼见他又是继续走了起来,她这下乖了许多。

街灯将两个人的身影拉的长长,一路跟着的两个记者在酒店门口止了步子,对看了一眼,差点哭起来。

“简直不能再感动了有木有?邵总裁竟然背着伊人走了近一个小时,我真的要哭了!”

“真的是太棒了!竟然能被我们在这里拍到这样的大独家,简直在甜蜜也不能有了,嗷嗷,我好激动!”

“我也是,好激动好激动!总裁真的是绝世好男人啊!我现在就想一脚踹了我男朋友,他有一次背了我十分钟就喊累。”

“要不怎么说人比人气死人呢。你也说了人家是绝世好男人,没遇到就认命吧啊!”

国际音乐电影中心,国内一些实力媒体自然有常驻记者四季留守,徐伊人和上官烨成功当选《城市护卫队》的五大主角之二,原本就是他们第一时间传回去的消息,可以称得上开春以来最大头条。

也是在影视城无意中发现了一次邵正泽,媒体记者们才是知道了他专程过来探班的消息。

可原本以为他走了的,却哪里想得到后面又有这样大的独家惊喜。

原本就是娱乐记者,飞机失事是意外突发事件,官方的消息里那一趟航班上二十七人,华夏籍只有三位,因而并没有引起他们太大的关注。

两个记者抱着相机欢欣鼓舞的回去,组织措辞删选照片又是将两个人做成了一版头条。

到了第二天下午,两个人亲密同游的新闻一经发布,就迅速了攻占了国内各大娱乐版面的头版头条。

当先一副照片是邵正泽将徐伊人的一只手握到唇边亲吻的照片,再往后,徐伊人喂他吃冰淇淋的,他伸手过去揉她头发的,他背着她离去,徐伊人赖在他背上撒娇的。

他沉稳内敛,看上去却温柔的不像话,徐伊人就像被他疼宠呵护的小孩子,歪着头笑嘻嘻的样子完全不知人间愁苦为何物。

围观的四方网民艳羡不已,徐伊人的粉丝圈却是一片哀怨之声。

我不是大猫:“呜呜,总裁好坏,总裁好坏!怎么可以酱紫偷偷的去看伊人,都不带我!”

我是亲妈粉:“嘤嘤嘤,真的好久都没有见到我闺女了,屏幕已经被我的口水淹没了肿么办?”

打瓶酱油:“我发现伊人的额头贴着创可贴,嘤嘤嘤,为什么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们都不知道啊。摔桌!”

我是赵金燕:“想念你想念你想念你!伊人我们天天守在这里呼唤你啊,嘤嘤嘤!”

秋水伊人:“《城市护卫队》到底神马时候能拍完,这个世界木有你我真滴好寂寞,嘤嘤嘤!”

蛇精病不解释:“你快回来,回来,回来!”

粉丝圈一片哀嚎,让人啼笑皆非的哀怨整整持续了好几天,也唯有邵正泽回国后,徐伊人官方微博发布的一段她唱歌的视频让粉丝们略觉安慰,又齐齐心满意足的数着天数等她回来。

……

与此同时,远在Y国,徐伊人身上的伤口全部都好了起来,剧组彻底的进入了紧锣密鼓的拍摄之中。

前面一个月一直是绿布拍摄,虽然累,却是因为每一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时间过的飞快。

乌斯·格勒的团队十分热情而富有活力,再加上亚瑟、黛米以及黑人演员都十分的好相处,徐伊人和上官烨很容易融入了进去,和一众人打成一片,朝夕相处间,也是收获了不少的友谊。

一转眼到了五月下旬,Y国气候适宜,倒也没有像国内那般快速的热了起来,徐伊人一如既往的穿着长裙。

几乎从到了宝莱坞的第一天开始,她最多的就是长裙打扮,墨绿、浅蓝、米白、银灰,各种各样的颜色的长裙几乎成了她的标志,也成了影视城极为抢眼的一道风景线。

此刻,眼见她又是长裙翩翩的一路进了剧组,正和乌斯·格勒说话的亚瑟一抬头,笑容愈发加深了一些。

“亚瑟?”乌斯·格勒眼见他走神,提高声音唤了一句,一转头,果不其然的见到徐伊人和上官烨走了进来,耸耸肩朝着边上的副导演无奈的笑了笑。

“一会小爵爷和安琪儿有影片里第一幕亲密戏,他紧张些也是正常。”副导演摊手笑了一下,乌斯·格勒又是无奈接口道:“没错。这对一个二十四岁还保留着贞操的男人来说,的确是一项不小的考验。”

“喂,请不要一直给我加上‘二十四岁还保留贞操’这样的形容词怎么样?”亚瑟有些无语的瞥了他一眼,继续道:“要是你不希望宝莱坞记住一个‘十四岁就没了贞操’的导演的话。”

“呦,小爵爷恼羞成怒了!”乌斯·格勒又是哈哈一笑,徐伊人和上官烨走到了三人近前。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钱小多,琳琳家的小云朵、angelaliuliu,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然后,因为阿锦从今天开始修文准备出版,所以从今天开始更新就确定五千字以上,每天早上十点更新一章啊。今天推迟不是常例,抱歉么么哒。阿锦不会断更的,虽然字数可能少了那么一点,但是还会在五千以上,所以还是希望亲亲们尽量不要养文哦,抱抱么么哒。感谢理解,爱你们。(*^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