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醉/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亚瑟俊脸泛红,勾唇笑着对两人“嗨”了一声,徐伊人和上官烨目光落在他脸上,却到底有些忍俊不禁。

道格拉斯家的小爵爷,亚瑟虽然出道时间也不长,可他相貌俊俏、气质出众,加之天赋极高,在宝莱坞这样一个圈子里,也素来是众星拱月一般的存在。他的好人缘,和他的名气相当之匹配。

二十三岁的奥斯汀影帝,很多时候,他青嫩的像个大男孩,却正是因为这一份浑然天成的真性情,让每一个看见他、接触他的人都下意识的去靠近他,喜爱他。

如果说上官烨温润如春风,他便是纯澈如溪流,潺潺流淌,不知不觉已经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

乌斯·格勒连带着副导演和玛丽莲·黛米都十分喜欢同他开玩笑,徐伊人不止一次见到他如此刻一般脸红,氤氲的浅淡胭脂色笼着他白皙几近透亮的肌肤,清隽俊美,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碧色的眼眸深邃流光,高挺的鼻梁如琼如玉,他立体的五官十分精致,漂亮到连女人也要心生赞叹。

“嗨。宝贝儿上午好。”已经收拾好从化妆间出来的玛丽莲·黛米笑着朝徐伊人招呼了一声,到了两人近前,却是出其不意的伸手在上官烨的俊脸上捏了捏,后者有些无奈的侧头看了她一眼,玛丽莲·黛米却是笑着朝他挤眉弄眼道:“触感真不错。唔,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谢谢。”上官烨轻飘飘的说话声落在耳边,徐伊人却偏偏听出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忍不住抿唇笑了一下,开口解围道:“黛米是第一场,我们先去换衣服好了。”

“好。”上官烨微微笑着答应,走动间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两人再次出来,玛丽莲·黛米已经被工作人员吊了起来,同她对面的一个粗壮大汉展开了搏斗。

和一开始的怪物不一样,影片越往后,入侵的外星球生物战斗指数也会越高,摄制时自然也更为复杂。

许多怪物并非电脑特技直接制作,而是以真实的人物为基础,根据他夸张的动作,在后期制作时运用复杂的电脑数据进行人物形态的夸大演变,让他在影片最后呈现出狰狞怪异的外貌体征。

就好像眼下和玛丽莲·黛米进行战斗的男人,看上去并无异常,可在他的服装里却是带着各种各样的微型感应分析器,他的每一次动作,甚至每一次肌肤的颤动都会忠实的被电脑记录下来,通过分析演变,产生出让人震惊的,看上去惊心动魄的效果。

他看上去极为普通,可此刻饰演的却是一只战斗力超强的奇怪鸟类,眼见他伸着颈项双眼圆瞪的看着玛丽莲·黛米,警觉地样子好像随时准备上去啄她一口,说不出的有趣,徐伊人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

两个人根据动作指导的指示在空中来回颤抖了几次,大鸟怪用他的翅膀猛“扇”了一下,玛丽莲·黛米急急后退,她攀着身下的“墙壁”呲溜溜快速的攀爬起来。

大鸟怪体型巨大无比,影片呈现出的效果里,玛丽莲·黛米会完全处在他的阴影之下,靠着自己“蛇”一般可以顺着垂直于地面九十度的墙壁快速爬行的技能,进行短暂的躲避。

大鸟怪恼羞成怒,用两只“翅膀”来回交叠着在她身上扇动,玛丽莲·黛米飞快的从他的包围圈里窜出,在工作人员的牵引下,急促的在空中翻转了两圈,紧张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却是突然“啊”的大叫一声,整个人脱离了出来,急急朝上官烨站立的方向“飞”了过来。

“Shit!”正聚精会神看着的乌斯·格勒也是猛地喊了一句,飞快起身,片场乱作一团,尖叫声四起,眼看着玛丽莲·黛米在惯性冲击下朝着地面直扑过去,上官烨下意识扑上去将她搂了一下,随着“嗵”的一声,两个人和地面亲密接触了。

玛丽莲·黛米发出一声痛呼,却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上官烨的动作缓冲了她飞向地面的力道,以至于,两个人纵然同时摔倒,看上去倒也没有意外受伤的迹象。

“噢,我的天!”乌斯·格勒明显是惊魂未定的叹了一声,徐伊人和亚瑟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剧组一众人更是吓得面面相觑,整个片场一时间倏然安静了下来。

地上的两个人却是没有起身,玛丽莲·黛米顺势翻身,一脸惊叹的趴在了上官烨的身上,纵然隔着两层折磨人的盔甲,两个人却依旧显得十分亲密。

被她刚才的力道冲击着撞到地面,上官烨骨头散架一样的疼,正是蹙眉,哪能想到这人会突然的扑到他的身上。上官烨伸手有气无力的拨了她一下,低低说了一声“你下来”,玛丽莲·黛米却是眸光温柔的看了他一眼,以脸颊贴着他的脸颊蹭了两下,侧头就要吻上他的唇。

上官烨伸手挡了一下,玛丽莲·黛米的唇落在了他白皙的手背上,她有些不满的“唔”了一声,上官烨深深蹙眉,围聚在边上的一众人齐齐发愣,乌斯·格勒连带着副导演两个却是哈哈笑了起来。

连带着,剧组的好些工作人员都是忍不住哈哈发笑。

玛丽莲·黛米外表性感迷人,行为奔放自由,性子却是直爽肆意如小孩,对喜欢她她不喜欢的男人不屑一顾,遇上她自己喜欢的却都能主动出击,是宝莱坞出了名的火辣尤物。

上官烨身形高大、相貌俊挺丝毫不输于宝莱坞任何一位偶像明星,从小也是在父母的言传身教、国内媒体的聚焦下长大,他身上优雅的绅士气度浑然天成,原本就十分吸引女人喜爱。

温润如春风一般的英俊男人原本正是玛丽莲·黛米最喜欢的,尤其他还是一个礼貌客套会脸红尴尬,甚至,三番两次拒绝她的、处男!

再尤其,他刚到三十,不若亚瑟一般的青嫩,沉稳的气度又带着些兄长一般、让人着迷的淡淡温情。

家里有三个姐妹,玛丽莲·黛米从小没有父亲和兄长,上官烨完美的契合了她的所有想象,她对他的渴望,自然更是与日俱增。

这种渴望,直接的被她表达出来,就是一场刺激浪漫的爱的体验……

上官烨自然是看见她就退避三舍。

此刻,玛丽莲·黛米性感红润的唇落在上官烨的手背上,上官烨手背抵着她的唇往外推了一下要起身,玛丽莲·黛米却是小孩子一样的紧紧搂了他一下,一脸懊恼的开口道:“喂,你都这样救我,为什么又不喜欢我?你们华夏人要一心一意的爱,我也可以给你的。”

“不一样。我帮你这是朋友之谊,和爱没有关系。”上官烨伸手握着她两只胳膊推了出去,自个有些郁闷的从地上起身了,眼见边上一众人都是发笑,他的目光落在了徐伊人的身上。

徐伊人也是忍不住笑着朝他耸了耸肩,上官烨心尖颤了一下,到休息室整理仪容。

“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我真的很惹人讨厌吗?还是我还不够性感?”耳边玛丽莲·黛米有些无辜的落在耳边,他听到徐伊人忍俊不禁的开口道:“不,你很可爱,也非常性感。”

上官烨加快了脚步,朝着休息室走去,以至于他并没有听到徐伊人接下来的一句:“可是黛米,爱不能强求。我们华夏人讲究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玛丽莲·黛米神色懵懂懊恼的像个小孩,徐伊人柔和的笑了一下,开口解释道:“不错。就是你喜欢他,他也正好喜欢你,就是两情相悦。那是世间最美好的感情状态。”

上官烨出道以来都是洁身自好,再加上两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徐伊人自然明白玛丽莲·黛米并非他会喜欢的类型,片场所有人打趣玩笑都是无心,可时间长了,他难免会觉得心中不悦。

徐伊人对他算是了解,因此眼下有意借此机会点醒黛米,控制一下她热情如火的直接攻势。

“就像你和你丈夫一样?”玛丽莲·黛米一声疑问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徐伊人微微一愣,想起邵正泽清隽英俊一张脸,低笑道:“是。”

边上的亚瑟侧头看了她一眼,她秀丽的眉眼弯如新月,柔和的弧度比之以往更甚,漆黑明亮的眼睛带着些熠熠灼人的目光,十分动人。

也是第一次,亚瑟觉得,黑眼睛黑头发的东方人会这样的好看,干净清透的像一幅画。

玛丽莲·黛米有惊无险,却到底也被吓到了些,工作人员忙碌的检查完,先是徐伊人和亚瑟的一幕戏。

昨天拍摄了两个人联合抵御“大鸟怪”的戏份,身体素质向来较差的阿灵被一翅膀扇飞到了废墟里,咳血之后晕了过去。

眼下的这一幕呈现在电影中应该是其他三人去继续战斗,而已经对阿灵萌生爱意的亚瑟暂时放弃了战斗,焦急慌乱的去照顾她。

此刻,单膝半跪在地面上,亚瑟依旧是穿着作战的盔甲,小心翼翼的将徐伊人抱进了怀里。

她也是穿着盔甲,可是看上去十分单薄,盔甲都是有些被打散了的感觉,左肩膀上松垮垮的耷拉着,看上去情况堪忧。

盔甲摔到了一边,她漆黑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越发映衬的一张脸带着些可怜兮兮的惨白,纤长浓密的睫毛低垂着,光洁的额头上一道划伤渗出血迹来,和她唇角淌下的鲜血同样沾染在惨白的脸上,看着十分的触目惊心。

“阿灵,阿灵!”抱着她的亚瑟脊背深深的弓身下,看上去慌乱不已,他抱着她的肩膀摇晃了两下,徐伊人被震颤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一口血喷到了两人的盔甲上,她连忙抿了一下唇,鲜血还是从她的唇角一直往下流。

“唔,这口血喷的太棒了!”看着画面的乌斯·格勒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她边上的副导演也是爽朗的低笑了一下。

拍摄过程中的吐血画面基本上都是先在嘴里含着血袋,时机恰当的时候立刻咬破,但是具体呈现出一个什么效果也只能让演员自行发挥了。

是从唇角流出来,还是“哇”的一口吐出来,再或者边咳边吐,无数个演员能演出无数种效果。

徐伊人是唇角先流血,即便意识稍微有些模糊,可此刻的她因为不想让同伴担心,在被扇飞之后控制不了的咳血之后,她竭力的忍耐住了自己的痛苦,自己调整。

亚瑟是由于担心,眼看她双目紧闭下意识的摇晃她的肩膀也没错,可这样她受到了剧烈的震颤,控制不住喷血而出,虚弱的醒来又再一次竭力的控制自己,和阿灵原本内敛却体贴的性格十分契合。

“怎么样,你觉得怎么样?”眼见她虚弱无力的睁眼,正惊慌失措的亚瑟狠狠愣了一下,一双眼眸里涌上些失而复得狂喜,任谁也可以强烈的感觉到,此刻他怀里的女子对他的重要性。

他将她往怀里狠狠地拥了一下,徐伊人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亚瑟连忙去查看,她一瞬间惨白许多的面容更是带着些无法抑制的痛苦。

对疼痛的感知比别人明显不知道多少倍,眼下她这样的体质几个伙伴也是已经知道,亚瑟关心则乱,这一会猛地反应过来,纠结的眉眼间又是一片深深的懊恼。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一边低下头去亲吻她冒汗的脸颊,一边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阿灵,原谅我,是不是弄痛你了,原谅我。”

一声一声愧疚落在耳边,怀里虚弱的女孩睁着眼有些愣神的看他,眼眸里有些不易察觉的温柔,却已经足够让亚瑟心动不已。

她这样的看着他,当真会让他以为,其实,她也是怜惜着自己的情意的。

眉眼间都是疲倦,唇角上虽然带着血迹,可对着他,她轻轻地弯了弯唇角,亚瑟一脸痛苦的看着她,她抬起了有些无力的左手。

她抬手的动作也是十分迟缓,任谁也可以感觉到此刻她的虚弱,纤细的手指带着些颤抖的凑近亚瑟的脸颊,亚瑟连忙用右手握上了她的手指,覆在了自己的脸上。

电影里在这之后只有最后一场打斗,这算是两人的定情一刻。

在这以后,日常生活中两个人有一段可贵却短暂的浪漫温馨的相处,最后一次出发之前,他们约定,完成这一次任务,一起离开哈尔墩,找一个优美静谧的小镇相伴到老。

镜头定格在亚瑟的手上,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贴着他的脸,突然间想到电影的结局,一直跟组的编剧突然些都是觉得自个有些过于残忍。

明明是一对可怜的有情人,阿灵失忆的设置好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

可这就是悲剧的美丽所在,转念一想的编剧迅速的打消了自己的喟叹感伤,乌斯·格勒笑着拍了两下手。

徐伊人如释重负,从亚瑟的怀里起身先去漱口,看着她的背影,稍稍走在后面的亚瑟却是明显有些怅然若失。

Y国人一向感情外放,徐伊人对他的百转心思自然不曾察觉,毫无心理负担的拍摄完一整天的戏份,酒店里的她舒舒服服的洗了澡,打了几个电话嬉闹了一会,放松的准备睡觉。

躺在床上刚是准备关灯,门外却是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徐伊人神色怔了一下。

猫眼里是上官烨英挺的眉眼和鼻梁,伸手抓了抓头发,她伸手将房门拉开,上官烨跌了进来。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徐伊人“呀”了一声,连忙伸手去扶他,上官烨踉跄着站起身来,混乱之中房门“啪”的一声闭上,他又顺着墙角跌了下去。

“喝这么多?”为了身材和形象,上官烨一向克制而自律,认识好几年,徐伊人自然是对他的生活习惯相当了解,拧着眉不自觉问了一句,上官烨却是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伸手拽上了她的裙边。

除了邵正泽,她还真是没有照顾醉鬼的经历,可邵正泽喝醉了一次乖的跟小孩似的,叫他往东,他不往西,叫他坐着,他不会站着,哪里需要人照顾?

徐伊人一脸无奈,蹲下身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刚是唤了一声“上官烨”,醉醺醺的男人扯着她的胳膊将她一把禁锢到了怀里。

“喂?”徐伊人无语的推了推他,奈何原本就在墙角,上官烨波光流转的眸子十分温柔,却明显带着几分意识不清的迷醉,她也没办法同他计较,一只手撑着地面先要起身。

上官烨又是猛拽了一下,她重新跌进了他的怀里,“砰”的一声撞在他的胸膛上。

着实有些疼了,徐伊人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正想着怎么让他清醒一下,上官烨一低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水嫩粉唇,下意识的覆了过去。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冰萱影、lingaweng2004、离乱与安然,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本来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什么事情想说的,这会又突然忘了,抓耳挠腮想不起来,汗滴滴…。忧桑…那就想起来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