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表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徐伊人瞪大眼睛看他,心尖瑟缩了一下,一扭头,上官烨温热的唇落在了她耳边的肌肤上。

从出道起两个人就一直合作,近在咫尺的亲密自然很多,可原本就是演戏,徐伊人从未产生过任何旖旎的心思,偏生这一刻,被他下意识的紧紧搂在怀里,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上官烨狠狠的收紧了手臂,力道之大差点将她两条胳膊夹断,酒气从她的脖颈处越发的往出窜,心里百味陈杂,徐伊人紧紧咬着唇去掰开他紧紧缠着自己的两条手臂,带着些薄怒喊了一声“上官烨。”

温香软玉在怀,上官烨原本就如坠梦境,此刻再听见她清丽的声音,更是觉得心中倏然一痛,他胡乱的在她散落的头发上亲了两下,像不讲理的孩子一般紧紧抱着她,好像抱着一块十分珍爱的宝贝一般,喃喃道:“伊人,伊人。”

虽说醉着,可这一刻他清清楚楚的唤出了自己的名字,徐伊人结结实实的愣了一下。

她突然间明白,他是为她而醉。

一向克制自律,出道多少年洁身自好,被无数少女奉为白马王子朝思暮想,这一刻的他,抱着她喃喃低语,这般无助苦楚的声音,所有的事情似乎在突然之间昭然若揭。

徐伊人一时间有些安静了,她想起了那一段颇为久远的时光。

影视城宏大重叠的层层楼宇中,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天子,她是他身边奉茶掌灯的二等宫女。

最亲密的戏份里,她手指打颤的帮他系上颈间繁复精美的明黄盘扣,因为太过紧张,小小的动作NG了许多次,边上导演连带着一众演员都是嗤笑,上官烨低头看她,笑着说:“没关系,你慢慢来。”

当时俊俏英气的少年,也是一晃眼,到了而立之年。

细细算起来,两个人已经认识了十三年。

因缘际会,她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他却依旧孑然一身……

十三年了啊,徐伊人心中百味陈杂,不由自主的,眼眶里涌上些晶亮的泪花,她伸手掰着他的手臂,又是清清楚楚的唤了一声“上官烨?”

眉眼间积郁的怒气渐渐散去,她的语调轻缓了许多,声音似乎从梦里而来,缭绕在上官烨的耳边,一直缠上了他的心。

“伊人,伊人。”上官烨将脸颊深深的埋进了她垂落在颈间的头发里,声音里更是带着说不出的纠结,几近哀求道:“让我抱一下,抱一下好不好?不要推开我,伊人,我爱你啊。”

“爱你,不要推开我。”反反复复的说着,许是因为结结实实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能感受到她的气息和温度,上官烨比之一开始安静了许多,也唯独他颤抖的低喃泄露了他此刻心里的慌乱和挣扎。

徐伊人的心里不比他好受多少,他桎梏的力道太紧,她再怎么掰也不太顶用,眼见他再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保持着一个姿势一直喃喃自语的说话,索性也慢慢的停下了掰他手指的动作。

酒店房间的灯光越发明亮,角落里却依旧是有些暗,她秀丽的眉眼间没什么过多的情绪,漆黑宁静的一双眼,好像月光映照下澄澈的湖面。

如获至宝的拥着她,上官烨却是有些迷醉,他听得到她的笑声和歌声,那些都是《青梅竹马》拍摄之初就一直留在他脑海中的画面。

她白裙如雪,漆黑柔顺的马尾在空中扫过一道优美弧线,转头过来的瞬间惊艳了他的眼睛,她专注的神色让他觉得周围的风声一瞬间戛然而止。

她旗袍婀娜,袅袅婷婷的从沙发上起身,一只手交到他的手心里,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浅淡的暗影,唇角疏淡清甜的笑意定格在他的视线里。

她是徐伊人,也是云初晴,还是顾青舒。

电影电视里的她,为了爱他,抛却一切,飞蛾扑火一般的决绝投奔,不在乎流血、流泪和流汗。现实生活中的她,眼里心里却被另一个男人占的满满当当,连一丝狭小的空隙也不曾留给其他任何一个男人。

作为徐伊人的她,生命和爱情的主角,是那一个叫邵正泽的男人。

偏偏,他优秀到让所有围在她身边的男人爱在心里口难开,他将她宠在掌心里,缱绻的深情也是让旁人鞭长莫及,更何谈一较高下。

况且,她一开始就是他的妻子,这简直是想起来都让人无力。

她的人在他的怀里,可她的心,却是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上,越是抱紧她,上官烨越是觉得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紧紧地蹙着眉头,他晕晕乎乎的抵着她的肩头,慢慢的睡了过去,发出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

即便是睡着了,徐伊人也没办法掰开他的手臂,最后,他将自己一只手伸到了上官烨的手心里,沉睡过去的男人下意识的握住,她从他的怀里得以脱身,有些疲倦的坐在地毯上看他。

耷拉着脑袋,蜷在角落里的男人像一只受伤的大猫,柔软的黑发有些凌乱,白皙俊逸一张脸熏染些酒醉后的红。

被他握着手,徐伊人费力的在不远处的柜子里拿出了多余的一个大枕头,塞进了他的怀里,上官烨下意识抱住,她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表,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半。

上官烨靠着墙睡了过去,可她不可能让他如此这般睡一个晚上,尤其还是这样有些狼狈的样子。

在她面前,他永远是那个风度翩翩微笑着的伙伴,而不会是那个因为爱而不得而处在下方的带着些卑微的男人。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不自在甚至心痛,相信醒着的上官烨也是。

纵然是有些无奈,徐伊人依旧是打电话叫了环亚给两人配备的保镖,几个人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不过两分钟,就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

徐伊人开了门嘱咐两个人将上官烨扶回自己房间去,关了门,室内重归于寂,她却是有些睡不着了。

每一天的拍摄工作都很紧张,尤其都是强度都比较大的戏份,自从剧组开拍,她几乎从来没有过失眠的情况。

可是这一刻,她前所未有的失眠了。

也前所未有的,想念着邵正泽。

Y国和华夏的时差有十一个小时,眼下那边应该是阳光明媚,按着邵正泽的习惯,正是工作时间。

将窗帘拉开了一半,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城市夜晚色彩斑斓的盛景,徐伊人握着手,眉眼舒展着发起呆来。

手机屏幕上小长乐和小安安熟睡在一起的照片,她凑过去在上面落了轻轻一个吻,将手机照片里邵正泽的一张调了出来。

是在他熟睡的时候,她侧着脸举手机拍下的两个人照片。照片里他英挺的眉眼舒展如墨画,挺直端正的鼻梁下,薄唇浅浅的抿着,看上去十分安宁平和,长睫毛低垂在眼睑下方,带着些小孩子一般的乖。

前尘往事过电影一般的回放在她眼前,她突然想象起了二十七岁以前的邵正泽,想着他清冷疏淡的眉眼,她心里有些淡淡的惆怅。

电话响起的时候,邵正泽还在开会,清贵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脊背笔直、神色疏淡,面对众人,他其实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些高高在上的距离感,没怎么过多改变。

汇报工作乃至聆听的一众人被突然响起的电话惊了一下,眼见邵正泽神色自若的拿了起来,还是略略有些不习惯。

毕竟,在以前他是从来不会自己带着手机进会议室的。

电话那头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到耳边,邵正泽温柔的“嗯”了一声,一众人倏然了然,之后,众目睽睽之下,正召开紧急会议的他声音低柔的笑着说了一声“不忙”,直接做了一个散会的手势。

广电总局刚刚发布的“限娱令”对整个娱乐圈都是形成了不小的冲击,会议进行到一半,大boss扯起谎来倒是气定神闲。

一众人面面相觑,眼见他迈着长腿直接出了会议室,也只能挑眉唏嘘着散了会。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接电话时无意间瞟了一下时间,想到那边已经接近凌晨一点,邵正泽微微蹙眉问了一句。

“失眠了,我有些睡不着。”徐伊人声音软软的说了一句,语调里的惆怅很淡,可他似乎依旧能听到她轻轻地叹息声,再想到早上打电话的时候,这人直嚷着“好累好困,要早点休息”的话,他已经走到了窗边,站在日光倾泻的落地窗前。

周身被淡淡的光芒所笼罩,清贵俊逸的一个背影,都是让顶层来往的几个助理不时抬头去看,他们的boss,从来都是醒目的发光体。

几个助理也是唏嘘不已,握着手机,邵正泽的眉头却是微微蹙了起来,他听到徐伊人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有些心疼怜惜,语调更缓道:“快一点了。睡不着也得好好休息,要不然明天哪里来的精神拍戏?”

徐伊人语调软软的说了一句“我想你”,他神色微微愣了一下,低笑道:“我也是。可别以为这样说我就陪你东拉西扯了,现在最主要的你先去睡觉。听见了吗?乖。”

“嗯……”徐伊人不舍得挂电话,叽里咕噜的又是音调软软的撒娇,临了,还是意犹未尽的来了一句,“可我还是不想睡。要不你哄我睡觉吧?”

“嗯?”邵正泽微微挑眉,唇角却是不自觉划开一道弧,电话那头的徐伊人得寸进尺道:“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听累了我肯定就睡着了。”

徐伊人不在家,两个孩子很多时候自然是和他睡在一起,小长乐喜欢听着故事睡觉,一来二去,邵正泽默默地背了不少。

长身玉立在明亮的日光下,他英挺的眉眼都是无奈又宠溺的笑意,低笑着催促道:“那快点先钻到被窝里去,我刚才听见你拉窗帘的声音了,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在窗户边站着。”

“哦。”徐伊人乖乖的咕噜了一声,他都是能想象到她掀开被子小松鼠一样窝进去的样子,唇角的笑意愈甚,低声讲起了脑海里最新的一个童话故事,刚开始徐伊人还咯咯笑两声,不过多会,却到底是慢慢的不说话了。

邵正泽仔细听了两下,电话那头传来她清浅却并不均匀的呼吸声,想也知道定然是睡姿并不规整的缘故。

睡觉的时候她习惯性往下缩,往往歪着头,睡着睡着就会滑下枕头,整个人歪进被子里,以往半夜醒来的时候,他都得将她往上拖一下。

此刻不在她身边,他却是只能轻轻叹了一声,拿下手机挂了电话。

……

听着他的声音入睡,这一晚徐伊人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十分英气的少年站在阳光里对他微笑,她觉得恍惚,一开始看不清他的脸,心下好奇,只能一步一步慢慢的走近。

他的轮廓五官在她面前越发清晰,他是邵正泽。

垂眸低笑着看了她一眼,他俯身凑过来亲吻她仰起的脸颊,好像蜻蜓扇动翅膀从池塘上低低掠过,她的心温温热热,醒来许久都是悸动。

上官烨宿醉醒来,保镖只告诉他在走廊里看见,将他扶进了房间里,意识有些模糊,他也并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找过徐伊人。

他犹豫着最终也没有问,徐伊人也是一切如常,从来没有提,上官烨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喝醉了在梦里抱过她不撒手。

紧张有序的拍摄进行到了七月底,时至唐心和王俊的婚礼,《歌尽桃花》在广电总局的反复审批之下终于确定八月三日上映,徐伊人和上官烨有了一星期的假期,为着给邵正泽一个惊喜,几个人静悄悄的回国了。

车子驶到了公司门口刚好是早上九点,徐伊人穿着薄荷绿的单肩雪纺束腰长裙,漆黑柔软的长发做成了带着些慵懒随意的大波浪卷,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小巧的脸颊,背着一只长方形的米色小包,一路低头进了门,愣是没让门口的保安和大厅的前台小姐认出来。

等几个人带着些诧异的喊着“烨男神”的时候,正要寻思他边上的女人是谁,徐伊人已经飞快的闪身进了电梯。

“回来就回来了。像你这样打扮的跟个特务似的,我估摸着一会他不一定第一时间认出你。”上官烨哭笑不得的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徐伊人将遮了半张脸的墨镜直接推到了头发上,朝着他挤眉弄眼的笑了一下,神色带着些狡黠道:“那才好玩呀。三个多月没见了,刚好观察观察他看到性感女人什么反应。”

跟玛丽莲·黛米待的时间长了,徐伊人说话不经意间就受到些细微的影响,偏偏,却还是带着浓郁的个人特色。

即便是说到自己“性感”这样的词,也是带着一些特有的狡黠和顽皮,却是也不违和,同她清新甜美的气息交织在一起,更是有了一些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特殊魅力,举手投足间都分外的妩媚迷人。

上官烨有一些“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喟叹,摇头笑着半途中出了电梯。

徐伊人将墨镜重新放了回去,伸手扒拉了一下自个有些蓬松柔软的长发,底端的大卷实质上甜美更多于性感火辣,随意的披散在她裸露匀净的肩头,咬着手指傻傻的乐了两下,“叮”的一声响,她袅袅婷婷的出了电梯,直接往邵正泽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这位小姐,你……”总裁办的小妹一抬眼被她长驱直入的架势吓了一大跳,徐伊人倏然回头,将墨镜摘了一半对她眨眨眼笑了一下,后者“啊”的一声呆愣在原地。

“嗷嗷嗷,夫……夫人……回来了。”总裁办的小妹捂着嘴激动的低喊了两声,徐伊人已经重新戴上墨镜飘进了办公室。

邵正泽站在窗前打电话,听到高跟鞋的响声刚是要回头,身后的不明物体飞快的跑到了他的身后,下一瞬,有人从后面紧紧地搂上了他的腰,他余光里,一缕色泽健康的卷发飘呀飘啊,柔软的女声娇滴滴的开口撒娇道:“邵总,我好想你呀!”

呃……

邵正泽握着手机的一只手倏然间僵硬了一下,拿下来挂了电话扔到了远处的沙发上,他转过身两只手扣上了她的肩膀。

墨镜先是遮住了半张脸,她嘟起的水润红唇近在咫尺,邵正泽伸手搂上了她柔软的腰肢,将她紧紧地拥向了自己,另一只手直接摘下了她的墨镜。

徐伊人眉眼弯弯,澄净漆黑的眸子看着他,顽皮的眨巴了两下,邵正泽拿着墨镜好笑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钱小多,回忆里的回忆、小女人jin,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然后,明天,也就是2015年2月14日,阿锦满24岁啦,到了据说比较倒霉的本命年,咳咳。

酱紫的日子肯定有福利的哇,抢楼、踩幸运数字活动具体如下:

1,2月14日凌晨开始,但凡评论区留言前十名的亲均有214个潇湘币的奖励。

2,前十楼之后,16、26、26、46、56、66、76、86、96、106、116、126、136、146,这十四个数字为幸运数字,同样奖励214潇湘币。

3,2月14日当天24小时之内,如果楼层到了214楼,也就是第214条留言,会在本书出版以后获得实体书一套。由正版群管理员蘑菇萍亲亲提供。~\(≧▽≦)/~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