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二胎/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若以往温柔缱绻的笑意,醉酒的他看上去总有些呆呆傻傻。

身形慵懒的坐在两个孩子中间,斜斜的靠在沙发上,平素清俊舒冷的眉眼间尽是迷离之色,弧度优美的薄唇也是带着些干红,看上去,十分的、诱人品尝。

徐伊人轻轻叹气,微微抿了唇,先打电话告诉了老爷子几个人不回去的事情,自然少不了一番轻声软语的安抚保证。

等她挂了电话,小安安都已经有些困乏的靠在邵正泽边上,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上去可怜的不行。

小长乐却依旧是活跃,眼看着她把衣领揪来揪去邵正泽也不理她,又是拉着他的耳朵在他的一侧脸颊上“啵啵啵”的亲来亲去,乐此不疲。

徐伊人忍不住笑,到了沙发近前,说了句“长乐乖”,先是将打着盹的小安安抱起在怀里,另外一只手扯了扯邵正泽。

“依依。”即便是喝醉了,邵正泽总是认得她,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徐伊人心头柔软的一塌糊涂,拍了拍他的脸柔柔笑道:“时间好晚了。我们回房间睡觉。”

邵正泽点点头“嗯”了一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小长乐猝不及防扑了个空,从沙发上爬起来和徐伊人四目相对,扁着嘴一脸委屈道:“爸爸坏,不要亲亲了。嗯哼。”

“乖。爸爸和哥哥要睡觉了呀,来,跟着妈妈咱们进房间。”徐伊人忍着笑哄了一句,小丫头看了一眼耷拉着脑袋趴在徐伊人肩上的哥哥,又看了一眼呆呆傻傻凑过去亲妈妈的爸爸,呲溜溜从沙发上溜了下来,紧紧的跟着徐伊人往房间里走。

许卿的客房里自然是没有婴儿床,好在正中间摆放的一张床也够大,四个人睡上去,应该也勉强还好。

将很快进入梦乡的小安安先放到了床上,徐伊人又将站在床边的邵正泽扒到只剩下一条平角内裤,哄小孩一般的亲了他一下,将他推到了最里面,又同样扒了小安安的衣服,保险起见,给他贴了尿不湿将他放到了邵正泽的边上,剩下母女两个大眼瞪小眼。

“长乐不困吗?”徐伊人蹲下身去轻声发问,小长乐歪着头一脸萌萌的看她,乖乖巧巧道:“我和妈妈一起睡。”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徐伊人觉得自个的乖女儿尤其是,抱着她清脆的“啵”了一下,小心的替她脱了衣服,留下了一件小背心。

小丫头缩进了被子里,只留下一个软蓬蓬的小脑袋在被子外面,一双眼睛依旧是滴溜溜转着看她,声音软软的催促道:“妈妈快睡觉。”

“嗯。”徐伊人笑着应了一声,索性将收拾了一半的厨房留到明天早上,转身出去关了客厅灯,又关了卧室门。

在洗手间拧了毛巾,跪在床边探身过去给邵正泽和小安安擦了一下脸,又换毛巾给小丫头擦了脸和手,留了一盏床头灯,将软软香香的小丫头搂进了自己怀里。

一只手揪着另一只手,小丫头自个玩了两下手指,往她的怀里蹭了蹭,撒娇道:“妈妈讲故事。”

听睡前故事算是这丫头的一个习惯,徐伊人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转着眼珠想了一下,声音低柔着试探道:“给长乐讲个狐假虎威的故事吧。”

“嗯哼。”小丫头不一定听得懂,声音懒懒的哼哼了两声,徐伊人声音低低道:“从前呀,森林里有许多许多动物……”

原本也不可能按着故事书讲的丝毫不差,徐伊人几乎是用三两句话讲完了小故事,自己都是有些汗颜,边上的小丫头没说话,她微微垂眸,小人儿刚好是仰头看她,一本正经道:“妈妈,狐狸好勇敢呀。小动物都怕老虎,他一点也不怕。”

小长乐瞳仁漆黑,一双眸子十分晶亮通透,此刻仰着软蓬蓬的脑袋看她,昏黄温馨的灯光下,一张脸更是像粉雕玉琢,水嫩非常,偏生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惊喜看着她。

徐伊人拍着她后背的一只手停了一下,一时间倒是有些意外她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原本自己正想要拿故事讲道理给她听的。

小孩纯真可爱的一颗心,她们自己思考问题,纵然懵懂,得出的答案也和大人南辕北辙,这一刻,徐伊人却是只觉得心软,一丁点纠正的意思也没有。

她的长乐,她和邵正泽的第一个孩子,她们邵家的小公主,似乎从在她肚子里开始,就乖的不像话。

徐伊人手势更轻柔的搂着她,低笑着表扬道:“是呀,小狐狸聪明又勇敢,我们家长乐也是聪明的宝宝。”

“月辉叔叔说,'长乐棒棒哒'!”小丫头一时间又是自豪的不得了,小小的眉头都是轻轻挑着,语调飞扬的一句话,惹得徐伊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月辉叔叔说”,这一句话简直像这丫头的口头禅一般,动不动就会突然地冒出来。

又是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会话,小家伙也终于是困了,歪着脑袋在她怀里睡了过去。

里面的父子俩已经发出了均匀清浅的呼吸声,徐伊人贪恋的看了两眼,目光最后还是落到了怀里小丫头的脸上。

小小的鼻子眼睛已经有了精致的轮廓,她伸手过去指腹轻轻的流连在她的脸颊上,看着看着,竟是有些不忍心就此睡去。

小丫头睡着以后习惯性微微翘着唇角,看着她,总感觉她梦里也是有一个十分快乐美妙的世界,徐伊人凑过去在她粉粉的脸颊上小心翼翼的亲了两下,看着她,也是慢慢的温柔的笑了起来。

……

休假一周,其实两个人回国的时间也就四天多。

参加了王俊和唐心的婚礼,连《歌尽桃花》都没来得及去看,八月三日一大早就坐飞机返回了剧组。

即便是有些遗憾,可《歌尽桃花》票房一路飞涨的消息却是又让徐伊人觉得无比欢喜,尤其是电话里许卿呵呵笑的声音,更是让她倍觉欣慰,与此同时,感受着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心里又不由自主升起淡淡的恐慌。

许是因为父女天性,她总觉得许卿时日无多,拍摄的间隙,想着《歌尽桃花》拍摄中的点点滴滴,总会不由自主的恍惚出神。

“安琪儿?”边上一道沉稳醇厚的男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徐伊人下意识抬眼去看,金发碧眼的中年男人到了她身前。

曾经蝉联两届奥斯汀金像奖影帝,修·罗宾四十多岁,以其精湛的演技和儒雅的气质闻名国际,在宝莱坞颇负盛名。

被导演乌斯·格勒邀请友情出演影片结尾时阿灵丈夫这样一个角色,他第一次出现在片场就展现出极为绅士的一面,是一个十分具有亲和力的美大叔。

徐伊人觉得,在某些方面,修·罗宾总能和她尊敬的郑秋重合在一起,和亚瑟、上官烨、徐尧都不一样,中年的他们有岁月沉敛下来的独特气韵。

影片中只出现一次,可剧本里也是稍微说了一下“阿灵丈夫”这样一个角色,他是一个颇为浪漫的画家,遇到阿灵以前,独居在风景优美的小镇。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正是那种只看一眼,就能感觉到“他是好男人”的那一种形象。

金色微卷的中长发被随意的拢在耳后,扎成了一个松散的发辫,修·罗宾的五官轮廓带着Y国人特有的深刻立体,颧骨有些高,一张脸却是因此而越发的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眸如阳光下波澜不兴的宁静大海。此刻笑看着她,笑的十分和气,一双眸子都是泛起涟漪一般,看人的眼神都相当有魅力。

徐伊人轻轻笑了一下,修·罗宾已经是继续开口道:“是不是觉得紧张?别紧张,不介意的话一会将我想象成你的丈夫好了,至于那个小鬼头……”

修·罗宾的目光落到不远处一个穿着背带裤嬉笑着跑来跑去的小男孩身上,又是笑:“你不是有两个孩子么?想象着我们是一家三口就好了。”

他说话的嗓音不高不低,刚好控制在十分平稳的一个度上,音调也是四平八稳、不急不缓,只一开口,就有平稳人心的力量。

想来是看自己一个人站着发呆,以为自己因为接下来和他搭戏觉得紧张,特意来安慰两句……

徐伊人心里感激,也不解释,笑着说“谢谢”,修·罗宾弯起眼睛的笑弧里有浅淡的细纹,却是丝毫不影响他成熟绅士的魅力。

影片结尾的这一幕是外景戏,取景地点在Y国著名的旅游小镇——香榭亚小镇。正值秋季,白墙红顶的一栋栋小楼掩映在金黄橙红的风光之中,美丽幽静的好像一副油画。

历经十多年,阿灵的年龄已经到了三十多岁,柔软蓬松的长发用碎花圆点的头绳随意的挽在脑后,垂坠在腰际,显得分外婀娜柔和,身上穿的是一件带着些浪漫气质的彩色长裙,大黄大红的花朵随意的铺陈飘散在柔软的布料上,浓墨重彩,十分美丽。

在此之外,造型师用一根细细的白色皮绳做腰链和她脚上白色的鞋子相映生辉,一件浅色的中袖外套将裙子的艳丽稍微压了一下,越发显得她气质柔和清雅,却又通过这样的装束清晰的将她的生活现状展示到众人面前。

轻松闲适的、欢乐无忧的、随意自信的……

离开了哈尔墩,即便记忆空缺,阿灵的新生活十分美满宁静。

拿着喇叭的副导演扯着嗓子朝一众群众演员喊了注意事项,一声“准备”之后,徐伊人入画了。

提着一个编织的放满花枝的小篮子,她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柔和笑意,行走在乡间小镇的街道上,不时左右顾盼两下,走动的步伐很慢,一种类似于散步的悠闲状态。

美丽的彩色长裙和身后油画一般铺陈开来的风光融为一体,一丝丝的违和感也无,她看上去好像已经在这样的小镇里生活了许多年。

穿着长T恤,牛仔裤的亚瑟背着行囊跑过了她的身侧,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一直这样奔波在Y国的城市和乡镇中,带着希望和失落,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阿灵的脚步。

镜头跟着他跑出了十多米,他慢慢的停了步子,似乎僵直一般的站在了原地,有些不敢置信的、慢慢慢慢的回头了。

诧异的、期待的、紧张的、犹豫的,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似乎已经无数次这样的回头,却无数次一样的失望,带着些做好准备的平静。

可是他脚步微微踉跄了一下,彻底的呆在了原地。

十步开外的美丽女子在他的梦里出现了无数次,他担心她痛,担心她疼,无论如何辗转也始终是放不下,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她看上去竟然是这样美好的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阿灵……

亚瑟碧色的眼眸里倏然灵动,就好像一汪碧水重新散发出勃勃郎翠生机,嘴唇颤动着,他张口要喊她的名字。

一个“阿”字停在了唇边,近在眼前的阿灵却是倏然间露出一个暖暖的笑意,视线却并不曾对上他期待的目光。

路边一幢小楼里出现了牵着小男孩的中年男人,男人看着她同样暖暖的微笑,小男孩叫着“妈妈、妈妈”挣脱了男人牵着他的手,蹦跳着扑到了阿灵的怀里。

她无比自然的蹲下身去将他拥抱,笑着凑过脸颊去索要了小男孩一个亲吻,和大步走到两人近前的中年男人轻轻贴面。

他们,正是这世间再温馨幸福不过的一个家庭。

镜头的角落里,亚瑟的表情从一瞬间的震惊哑然,慢慢的转化为浓重的失落,背着行囊的肩头都是一瞬间垮了下来,他有点没勇气再继续面对这样的一幕。

镜头没有给他正面,他始终存在于这样一个温馨画面的角落之中,然后,他慢慢的、踉跄的转身,逐渐走远,徒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乌斯·格勒果断的一声喊,镜头定格在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笑脸之上,徐伊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真棒!”即将杀青,副导演兴奋地喊了一声,一众工作人员也是嘻嘻哈哈的彼此打趣攀谈。

修·罗宾看着徐伊人笑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摄影师忙着拍摄几个展现风景的空镜头,其余人热热闹闹的到了用餐时间。

在小镇里呆的时间不长,基本上中午都是快餐度日,牛奶、汉堡、面包以及火腿之类的简餐。

接过上官烨递到跟前的汉堡和果汁,徐伊人轻松地笑了一下,喝了一口果汁,挨着玛丽莲·黛米靠坐在一张椅子上,火腿的味道淡淡的飘到了鼻尖,她一时间不舒服的按了按心口。

情况并没有怎么好转,刚是撕开汉堡小小的咬了一口,她奔到了路边一棵树边,对着草丛干呕起来。

连着好几天食欲不振,早上的她也只是喝了两杯温水,刚才都是有些饥肠辘辘,此刻想起要吃饭,却是只觉得恶心不已。

“呕”的一声她又是深深弯下腰去,除了口腔发酸,却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小公主好像不舒服?”正咬着吸管的亚瑟蹙眉说了一句,上官烨已经拿了一瓶水到了她近前。

“谢谢。”徐伊人直起身拧开瓶盖漱了口,又是就是瓶口喝了两下,有些无奈道:“算了。没什么食欲。还是不要吃了。”

“你……”上官烨迟疑着看她,目光里带着些探寻,徐伊人一时间愣了一下。

不会是?

“怀孕”这一个想法猛地浮上心头,蹙着眉想了一下,她看着上官烨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距离两人重返剧组差不多也有了四十多天,如果算上日子,再算上这几天她的感觉,当真是八九不离十。

毕竟有过一次经验在先,徐伊人有些无措的揉了揉眉头。

看着她的反应,上官烨自然也是一时间明了,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扯动唇角笑了一下,低声开口道:“恭喜了。”

家里已经有了两个小鬼头,一年多时间又有了孩子,尤其对上他,徐伊人心里却是有些窘迫尴尬,笑着“谢谢”了一声,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拧开瓶盖,她又是小小的喝了两口水。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琳琳家的小云朵、冰萱影、fdliir63,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感谢亲们对阿锦的祝福哇,阿锦会加油的,很感动,么么亲爱的们。然后,昨天的留言阿锦回复了一大半,吃完早饭继续,据说亲们盖楼盖到了二一三楼,汗滴滴。这个数字真的有些尴尬啊,汗滴滴。阿锦中午会重新数一遍。么么。

然后,昨天是个好日子,阿锦开了新文【重生之盛宠娱乐女王】,宠文求支持求收藏,主要还是求收藏啊么么哒,求收藏。估摸着今天就能刷新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