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同于怀着小长乐时那般舒服,自从一开始有了反应,徐伊人基本上是吃什么吐什么,时时刻刻都煎熬不已。

自然而然的,不出两天,剧组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怀宝宝的事情。

眼见她实在是辛苦,乌斯·格勒在最后将她在日常生活中的戏份稍稍做了调整,原本与她戏份相当的玛丽莲·黛米加了几幕戏,《城市护卫队》的两大女主难分主次。

心里有些微遗憾,不过肚子里闹腾的小生命已经由不得徐伊人再胡思乱想,电影一杀青,几个人定了当天下午回国的航班。

分离在即,相处了半年的一众人自然是有些感伤,伸胳膊将徐伊人熊抱了一下,玛丽莲·黛米嘟着嘴撒娇道:“我会想你的,安琪儿。和你相处的半年真的是非常愉快,配合完电影宣传,我会去华夏找你的。到时候要给我当向导啊。”

“呃……”徐伊人穿着平底鞋,比风情妖娆的她看上去低了小半头,抬胳膊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有些无奈道:“宣传完电影来的话,估计我没办法好好地给你当导游了。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来,我都会让你尽兴而归的。”

“对啊。你要生小宝贝的。”玛丽莲·黛米美艳精致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惋惜,话锋一转,又是戏谑道:“没关系。你丈夫给我当向导也很好,我不会嫌弃的。”

徐伊人:“……”

“喂喂喂,像你这样的,安琪儿才不要招待你。”边上的亚瑟好笑的将她拉扯了一下,自个站到了徐伊人面前,也是张开怀抱将她轻轻拥了一下,柔声笑道:“我们都会想你的。放心,她要是去的话我跟着她去,她没时间缠着你丈夫的。”

“哈哈。性感宝贝想缠着,也得安琪儿的丈夫愿意才行。”边上的副导演笑着打趣了两句,也是和上官烨重重的拥抱了一下,拍着他的肩膀笑着开口道:“安琪儿一直不舒服,路上费心了。”

“我知道。”上官烨露出温若春风的笑容,两个人轮换着和所有人拥抱了一下,徐伊人一步三回头的上了飞机。

Y国到华夏十多个小时,两人乘坐下午四点多的班机,凌晨五点多抵达,空气里还微微带着凉意。

机场大厅空旷明亮,两个人在保镖的护佑下出了站,同样都是穿着长风衣外套,戴着墨镜遮了半边脸。因为时间太早,下机的乘客也都是困乏,倒并没有引起怎样的轰动。

空气里有些微微的凉意,晚上睡得不怎么舒服,大清早刚起来又是呕了半天,徐伊人微微抿着唇,稍显疲倦的神色遮掩在墨镜里,伸手捂着嘴连着打了几个哈欠。

穿着平底鞋,一六七的她站在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边上,看上去当真娇小瘦弱的不得了,远远看着都是心疼,邵正泽大跨步过去将她拥抱了一下。

“阿泽?”徐伊人摘了墨镜,柔柔笑了一下,已经从电话里知道她怀孕的事情,邵正泽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又摸了摸她的手,声音低柔道:“是不是觉得冷?怎么手和脸都这么凉?”

“也还好。咱们这边似乎更冷些。”徐伊人有些无奈的撇撇嘴说了一句,邵正泽直接俯身将她打横抱起在怀里,徐伊人轻呼一声,有些窘的抓着他的外套衣领,上官烨笑了一下,邵正泽抱着她迈大步先出了机场大厅。

“小夫人好。恭喜了。”等在车上的王俊笑着回头看了一眼被先放上后座的徐伊人,有些脸红的坐直了身子,徐伊人将自个脸侧的头发往耳后拢了拢,也是笑道:“同喜。”

唐心是奉子成婚,结婚前都有了一个月的身孕,眼下两个多月却也并不显怀,一般人也是并不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的消息。

王俊也是没想到她会早早告诉了徐伊人,神色微微一愣,干笑了两声,从另一边上车的邵正泽将徐伊人拥到了怀里,凑过去在她的额头上落了轻轻一个吻,低声道:“辛苦了。”

“也没有。”徐伊人柔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邵正泽握上她一只手,朝着前面的王俊开口道:“稳点慢点。”

“明白。”王俊利落的应了一声,车子稳稳的上路,一发动徐伊人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靠在邵正泽的怀里紧紧地抿着唇。

这一次反应太大,两个人早晚打电话的时候根本都不可能瞒住,基本上她有些什么状况邵正泽一清二楚。

拿过车上的保温杯让她喝了两口水,伸手到自己的口袋里摸了两下,他手心里多了两颗独立包装的小话梅。

“唔?”徐伊人有些意外,抬眸看了他一下,邵正泽弯唇撕开了一个,挤到了她嘴里去,酸酸带着点甜,徐伊人憋闷的感觉略略下去了一些,鼓着腮帮子蹭了蹭他的下巴,轻声道:“你真好。”

邵正泽却是低头瞥了一眼她依旧平坦的小腹,对她肚子里即将到来的小生命完全没有一点期待。

只想着一开始就狠劲的折磨着徐伊人,就想将那还没发芽的小东西倒提起来每天在光屁股上扇个三百下。

路上花的时间比平时多了近半个小时,下了车,深深的呼吸了两下山林间清新的空气,徐伊人才是有些缓过劲来。

一路进门,老远看见她,两个小家伙就欢腾的迈着步子往她跟前跑,邵正泽扶着徐伊人不让她弯腰,两个小家伙一边一个抱住了她两条腿,小长乐可怜兮兮的喊着“妈妈抱抱。”

邵正泽弯下腰将两个人一边一个都是抱起在怀里,一本正经道:“妈妈刚回来。很累的,长乐乖,让妈妈休息一下好吗?”

小丫头这才是转头看了一眼一个多月没见到的麻麻,在她脸上端详了一会,扁嘴道:“好吧。”

小安安乖乖的“嗯”了一声,邵正泽将两个人重新放到了地面上。

小长乐跑过去拉着徐伊人一只手,仰着头叽里咕噜的说了两句话,唇角翘起美美的弧度,蹦跳着往屋子里走。

两个小孙子环绕膝下,老爷子原本已经是开怀不已,徐伊人又有了好消息简直是让他乐开了花,早早的吩咐帮佣洗了好些水果,等她一进门,就笑呵呵开口道:“丫头快过来。不不,还是小心点,慢些走过来。”

“爷爷我没事,这才多长时间啊。”徐伊人忍不住笑着说了一句,鼻尖都是有水果混杂的香味萦绕着,被小长乐拉扯着坐下,小丫头摘下了一颗红紫的葡萄就是往她嘴边送,一脸殷勤道:“妈妈吃葡萄。”

边上的小安安默默地剥了一根香蕉,蹭蹭她的胳膊道:“吃香蕉。这个好吃的。”

伸手揉了揉小长乐的头发,又捏了捏小安安有些呆呆的脸蛋儿,徐伊人忍俊不禁,将两个小人儿递过来的东西都是吃完了,稍微休息了一下,在老爷子的张罗下吃了饭,拿着手机给许卿拨电话。

两个人前面通了好几次电话,可她怀了二胎的消息有些不好意思说,也是有一个多月没见到,索性就想着回来见了面再说。

连着拨了两次,等到音乐唱完了那头也是无人接听,她握着手机一时间有些不安起来。

“怎么?”眼见她微微蹙眉,沙发上喝茶的邵正泽抬眼问了一句,徐伊人有些忧心道:“我给爸打电话,没人接听。”

“许是忙着吧。”邵正泽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略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昨晚还通过电话的。没听他说今天有什么事,要不一会我们过去看看他?就是怕你坐车辛苦。”

“我没事,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过去也得一会功夫呢。”说话间徐伊人已经站起身来,因为她不方便,倒是也没有带上两个孩子,给老爷子打了招呼,两个人连同王俊,一起往许卿的住处而去。

路上又是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徐伊人在车里都是有些坐不安稳,一路蹙着眉到了许卿的住处,敲了两下门没人应,邵正泽用备用钥匙开了门。

手机和早报都是在沙发上,徐伊人视线搜寻着唤了两声,邵正泽找到了卧室里。

空气里淡淡的血腥味飘到鼻尖,他神色愣了一下,一低头,开着灯的洗手间虚掩着门,让他心里升起一阵莫名其妙的不安。

快走了两步推开门,许卿整个人斜躺在洗手间地面上,脑下的血水晕开了一大片。

“阿泽。”身后徐伊人疑惑的声音传到耳边,邵正泽猛地回身,捂着徐伊人的眼睛将她抱紧在怀里。

他没有说话,可徐伊人最后的视线里已经出现了躺在地上的人影,被邵正泽捂着眼睛,她一时间也是不敢开口说话。

血腥味飘到了鼻尖,缩在邵正泽的怀里她浑身战栗却是根本不敢开口,一只手紧紧的揪着邵正泽的外套,连指节都是泛白打颤,侧头看了一眼闭着眼安静躺在地面的许卿,血水不知什么时候从脑后都流到了他的肩膀下面,事实上,基本上他上半身都浸染在血水的范围里。

不知什么时候,人已经……

邵正泽有些不忍去看,怀里的徐伊人一动不动,乖的像个小孩子,他却是知道,此刻自己是她所有的主心骨了。

心里复杂难言,他克制着心里的情绪,声音尽量低缓平稳的开口道:“别怕。依依别怕。我在这,会陪着你的,啊。”

“我要我爸。”一只手握上他的手腕,徐伊人声音颤抖着,哽咽好像从喉咙口发出一般,她掰开了邵正泽的手,目光直直的落到了洗手间的地面上,眼泪一瞬间汹涌而出,从脸颊流到了下巴,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

“爸,爸……”步子踉跄了两下,邵正泽忙是伸手去拉她的胳膊,徐伊人顺着他的手滑了下去,失魂落魄的跪在了许卿的边上。

怀了身孕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两个人最后一通电话还是前天上午,老头子说他在琢磨新电影的演员,她说:“爸,你早点睡。”

想着回来了有时间可以陪他的啊……

徐伊人呜咽着跪倒在他的边上,血腥味扑面而来,她痛苦的“呕”了一声,深深的弯下腰去,胃里面翻江倒海的折磨着她,邵正泽连忙扶着她到了一边的马桶上。

事情来的太突然,邵正泽第一次有些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眼看她抱着马桶痛苦的狂吐不止,整个人都是像虾子一般的抱着马桶痉挛,也只能一下一下的帮她顺着背,神色间也是有些说不出的愧疚。

“boss?”后进门的王俊刚是喊了一声,洗手间的画面映入眼帘,他也是狠狠愣了一下,邵正泽已经是低声开口道:“拿瓶水。打电话叫120。”

“是。”王俊连忙应了一声,抱着马桶的徐伊人吐空了胃,整个人顺着邵正泽扶着她的手臂滑坐到了地上,看着许卿,只是颤抖着流泪不止。

大脑中一片混乱,以往许多画面飞快的闪过,印象中最多的还是老头子古板的一张脸,他微微抿着唇,不苟言笑的样子看上去不怒自威,从第一次见他,自己就有些怕他。

可是在那之后的朝夕相处里,更深的接触了解下,却是觉得他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老头。

爸……爸……

徐伊人扑过去抱在他的身上,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老头子闭着眼陷入了沉睡,将脸颊埋在他身前,她滚烫的泪在衬衫上浸湿了一片,心里涌动的都是深深的自责。

邵正泽过去抱她,她却是抱着许卿不撒手,只摇着头喃喃自语道:“我的错啊。阿泽,都是我不好。我的错,我的错。我有什么资格怪你,最不孝最不听话的就是我,是我啊。”

胡乱的摇着头,她鼻涕眼泪横流,痛苦不堪的样子让邵正泽心疼不已,扣着她的肩膀将她紧紧地拥进了怀里,一遍一遍的抚着她的背,低声安抚道:“不怪你。不怪你。这是意外。依依,是意外。”

“不是啊,我的错。”徐伊人深深埋头在他的怀里,蜷着身子痛苦的呜咽着,顾及着地上凉,邵正泽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抱坐到卧室的床上。

鲜血沾染了她里面的裙子,血迹顺着她的小腿往下流,徐伊人却是呆了一般坐着,定定的看着洗手间。

医护人员将许卿抬了出去,没上车之前已经确认了死亡,初步死因确定为因为摔倒磕破后脑勺引起的大脑失血过多。

许卿的死讯在当天下午通过天伦医院发出,紧接着,他的人也直接转移到了殡仪馆存放。

一代名导去世的消息让整个圈子一片哗然,“许卿去世”的新闻不到一个小时上了新闻搜索热点前三位,失魂落魄的徐伊人却是将她像个鸵鸟一样的蜷起来,执着的要待在许卿的家里,不吃不喝,坐在沙发角落僵成了瓷娃娃。

顾忌着她的身孕,邵正泽也不好强来,眼看着她将许卿的死归咎在自己身上也是有些心疼的不行,只得同样待在许卿的家里陪着她。

上一次就是这样,许卿召开新闻发布会,她将自己蜷在沙发里发抖,可最终的结果让人欣慰,即便是遗憾,他们父女俩以这样的方式相认,总归也是想起来就让人觉得心中一暖。

可眼下,他的依依,也真的只有他们了……

邵正泽将不说话的她紧紧地拥抱进了怀里,亲吻着她的脸颊,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柔的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徐伊人抬眼看他,漆黑的眼眸里不见以往的光亮,融成沉沉的一片,声音嘶哑的唤了一声“阿泽。”

“不要自责了。你这样他怎么走的安心?”邵正泽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用脸颊贴着她的脸颊,“还怀着宝宝呢。你这样大家都很担心,我很担心你,还有长乐和安安,你都不要他们了么?孩子那么小,今天见到你回来高兴地不得了,眼下不睡觉在家里等你回去呢?”

想到那样粉雕玉琢的两个小家伙,徐伊人更是心痛不已,思维有些混乱的低喃道:“没有。我没有不要他们。可是,阿泽……”

她用手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这里,真的好痛。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没办法呼吸怎么办?我真的很后悔。”

抽抽搭搭的说着,她的哽咽和泪水里都是痛苦,秀气的眉头疲倦的紧紧蹙起,邵正泽目光深深的看着她,她扑进他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35036310、clairexz、未至荼蘼,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然后,阿锦的新文是【重生之盛宠娱乐女王】哦,昨晚看到有的亲还没刷出来,其实亲们在电脑和手机上,那个【作者其他作品】都是已经有了的,求收藏么么哒,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