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一 自古萝莉恋大叔【求月票】/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月下旬,正中午下了一场雨,到了傍晚,依旧是没有停的迹象。

远处的天空聚拢了大片沉重的阴云,雨打梧桐的声音交织在耳边,好像繁杂的乐曲。静静的站在台阶上,女孩美丽精致的小脸上,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干净清透,亮若琉璃,漂亮的难以形容。

一场雨来的意外,被阻隔暂时不能回家的学生不是一两个,可却是没有人像她一般,即便只是安静的抿唇站着,都是如秀丽的山水湖光一般动人。

京城邵家这一辈的千金大小姐,那样的家世,那样的父母,一出生起,她就注定是众人追逐的天之骄女。

外貌最优、学业最优、人缘最优,十三岁的她眼下已经是到了初三毕业班,公认的市三十七中的骄傲,不对,应该说是国内中学生的典范。

毕竟,以她名字命名的长乐爱心公益基金惠及全国。

爱好广泛,每一项都出类拔萃,她从小参加各类比赛获得的奖项不计其数,为自己的公益基金会做出了实质性的付出。

一口纯正流利的外语,十一岁的时候就作为国内的中学生代表陪同国家领导人接待国外的中学生赴华交流团。她的优秀,让同年龄段的所有人望尘莫及。

边上俊俏英气几个男生,手里攥着伞,有心送她,都是觉得脸红。

“长乐?”终于有人鼓起勇气开口说了一句,站着的女孩转过头来,微笑着“嗯”了一声,让他一时间又是有些愣神了。

喜欢她、和她关系好的人很多,可看到她就自惭形秽、结结巴巴的人更多。

男生攥紧雨伞正要再说话,不经意的回头瞥了一眼,邵长乐却是倏然流露出一个灿然夺目的笑容来,语调清甜的唤了一声“小辉叔叔。”

男孩一抬眼,自然是认出来人正是她母亲徐伊人的助理——月辉。

蜚声中外,徐伊人的特助比一般明星都难得一见。

信步而来的男人修长白皙一只手撑着黑色的雨伞,一身黑色的西装让他整个人显得挺拔而英气。据说已经三十多岁,可他棱角分明一张脸根本看不出来年龄,薄薄的唇角微抿着,目光落在邵长乐的身上,不自觉弯了弯,天边沉重的阴云似乎都因此消散了。

“就知道你没带伞,回家吧。”到了近前的男人温声说了一句,邵长乐雀跃的“嗯”了一声,跳到他的伞下,转过头朝着众人挥手笑道:“我先走了哦。”

话音落地,漂亮的马尾在空中划了一道弧,她转头过去十分自然的挽上了月辉撑伞的手臂。

徐伊人是大忙人,邵正泽也是大忙人,长乐从小除了老爷子最亲的就是他,后来上学了,最亲的他已经排到了第一位。

带着她玩闹、看电影、参加各种节目,给她开家长会,所有一切需要人打理的也都是他。

十几年就这样过来,两个人自然是无比亲密,这样的动作也是稀松平常。

护着她上了车,小人儿伸手解了书包扔到后座,月辉凑过去帮她扣紧了安全带,发动车子,边上的邵长乐笑着哼起歌来,全然没有被糟糕的天气所影响。

侧头看了她一眼,月辉忍不住弯唇露出一个微笑来,哼着歌的邵长乐却是一时间脸色变了变,粉嫩的唇紧抿着不出声了。

平素在他面前都是叽叽喳喳的丫头突然沉默了半晌,月辉开车的速度慢了些,温声开口道:“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邵长乐的目光落在自己腿间的坐垫上,迟疑了半晌,看着他露出个苦哈哈的表情,慢慢出声道:“小辉叔叔,我好像来大姨妈了。”

“谁?”月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再对上她有些难为情的表情,目光不自觉下移,察觉不对又倏然收回,车子“刺拉”一声停在了原地。

邵长乐坐在车上静静的等着,眼看他淋着雨匆匆跑进了路边一家便利店,提着小塑料袋又匆匆回来,一双眸子更是不自觉弯了起来。

“呐,那边有个公共洗手间,你进去,呃,这块也没有卖衣服的,你进去先换上。”一张俊脸上不自觉带了些红晕,月辉说话都是有些生硬起来。

对面的女孩花骨朵一般的娇嫩,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去,他又是有些迟疑起来,有些别扭道:“会用吗?这后面有使用步骤,你进去就按着上面的步骤进行就好了。”

“小辉叔叔?”眼看着他一张俊脸越发红了起来,邵长乐目光定定的看着他,轻柔的声音忍不住带着些笑意道:“你真可爱。”

月辉神色一愣,却是忍不住轻笑一声,斥了声“小丫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自己关了车门到了她这边,一只手打着伞将她从座位上接了下来,又是连忙脱了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

等两个人再回来,他身上单衬衫一条胳膊都是被雨水打湿了。静静的看了他一眼,邵长乐紧抿的唇线弧度愈深,边上又是传来月辉的柔声询问:“痛不痛?”

邵长乐委屈的冲着他点点头,月辉一时间都是有些无措起来。

从小就当兵,后来给徐伊人做助理,再后来基本上都是将这丫头拉扯大,整天为着她跑东跑西,三十多的人了,他连个女朋友也都没交过,这种事情自然也是没遇到过。

十几岁的娃娃,想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无措,偏偏他也不是生理老师,看着对面的她可怜兮兮的扁嘴,又是觉得心疼的不行。

“我开快一些,回家喝点热水,多休息些应该会好些。”收回视线无奈的说了一声,又是开口征询道:“想回哪个家?”

“妈妈又不在,老爸也不在。大宅太远了,不然回你家吧。”蹙眉思索着,邵长乐一本正经道:“小辉叔叔的家离我们学校最近嘛,我可以多休息一下。而且你家也有可以换的衣服呢。”

月辉略一沉吟,情况也的确如她所说的,笑着说了一句“也好”,两人一路回家。

雨水冲刷着车窗,外面的一切都看不真切,城市的霓虹灯次第亮起,五光十色好像一个飘渺而虚幻的梦。

邵长乐静静的看着,却是突然回想起自己和妈妈的那些悄悄话,也是在这样四月的一个雨天,因为爸爸贴心的照顾,妈妈感受到心动和温暖,轻而易举的爱上了他。

黑色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衣服上的味道十分好闻,淡淡的、暖暖的、熨帖的……

唇角不自觉勾起了弯弯的弧度,她伸出纤细白净的手指,在玻璃窗上来回打转画了一个又一个套在一起的圆圈,纠纠缠缠的,绕成一团,随心所至,却是根本毫无章法的图案。

不时抬眼看一下她,月辉清隽的眉眼不自觉柔和了下来,看着她的涂鸦之作,轻轻一笑道:“从小手下就不安分,在哪里你都喜欢涂涂画画的。从小到大毁了我多少衬衫你还记得么?”

两岁开始用画笔玩,家里也就自己最有时间陪着她,小丫头最喜欢的就是握着画笔爬到他身上乱画一通,总归也不哭,自己也就由着她闹,很多时候一天下来,浅色衬衣上都是被她涂抹的五颜六色。

想起当年粉嘟嘟的小丫头,目光再落到此时女孩秀美精致的眉眼上,月辉都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下面有两个弟弟,这丫头懂事以后就以身作则。京城这一辈的孩子里也就她年龄最大,从小都是众星拱月的公主,也难得不骄不躁,既有伊人的柔和清婉,又有他爸爸的矜贵沉敛,十三岁,已经是同龄人不可超越的榜样和楷模。

月辉心中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

看着他,长乐却是停了手下的动作,眨着眼轻笑了一下,脆声道:“记得呀!我毁了你一百三十一件衬衫、二十八件外套,喏,再加上七条西装裤,五双球鞋!”

歪着头笑着说完,又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般,女孩笑的越发羞窘,神色间又是有些奇妙的洋洋得意,“算起来这些好像还不够,我小时候还弄坏你三个手机,两个平板电脑,扔了你两个手表喂鱼……”

握着方向盘的动作顿了一下,月辉“哈”了一声,挑眉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是准备长大了赔给我嘛?”

“因为那些东西你都收拾在柜子了嘛!周末的时候我意外发现,刚好清点过的。”邵长乐这一刻才恢复了十来岁小姑娘的调皮,朝着他挤眉弄眼的继续道:“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宝物呢?弄了半天那些柜子里都是我的东西,呼啦啦掉出来差点吓死我了!”

语调顿了一下,笑嘻嘻看着月辉的眼睛,她又是一脸挪揄道:“小辉叔叔呢?那些东西那么占地方,又不能穿不能用的,怎么都没有扔掉?”

为什么没有扔掉……

月辉神色愣了一下,突然想到,才是发现那些东西他从来都没有动过扔掉的念头,她抛诸脑后,他却是一件一件的收拾起来,日积月累的,竟是占了好几个柜子。

没有想过扔掉,似乎也是有些舍不得,看着这丫头从臂弯里那么一小团逐渐长大,清丽的眉,漂亮的眼,实在是一件足够奇妙的事情,就好像守护着一朵小花慢慢长开,每一天都是惊喜和新奇,怎么可能会扔掉。

“等着你以后挣钱多了赔给我,那些可都是证据,怎么能扔!”月辉笑着说了一句,邵长乐神色微愣,嘀咕了一句“小气鬼”却更是惹得他愉悦的笑起来,久久停不住。

十年多时间,做助理之余他早已经另起门户,有了自己的公司房产,邵长乐自然知道他不过开玩笑,心里却是因为这样被重视的情意越发熨帖柔软。

那些稚嫩的涂鸦,那些被画的面目全非的外套鞋子,她小时候的玩具画册,甚至刚开始学写字时候歪歪扭扭的“爸爸”、“妈妈”、“爷爷”、“小辉叔叔”,所有的一切都再一次出现在眼前,坐在地板上看着那些东西,灿烂的阳光从窗户外流泻进来……

纵然小,那一刻的心情,她却是永远也无法忘掉。

一个血缘以外的男人,十几年,记录珍藏着她从小到大所有的点点滴滴。

温暖的怀抱、宠溺的笑容、俊俏英气的外表,似乎从记事起,眼前的男人也是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如果非要寻找,也无非是气质相貌更出挑、怀抱笑容更温暖,是她眼中,特别特别优秀的男人,也是她从小蹦跳着要扑进他怀里的人。

十多岁的小姑娘,对感情并不能完全明白,即便是早慧聪灵如邵长乐,这一刻也只是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她的小辉叔叔更好的人,目光落在车窗外,靠在车座上,将整个身子缩在他的西装外套里,她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慢慢地、歪头睡了过去。

月辉的住所距离学校并不太远,在下着雨的傍晚高峰期,两个人却也是半个多小时才到家。

将车子停在车库了,月辉才是发现副驾驶上的小人儿不知何时熟睡过去,开了车门,帮她解掉了安全带,目光落在她娟秀的面容之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即便是睡熟了,小丫头也永远都是微微翘着唇角,好像做着香甜的梦。

看着她轻笑了一声,月辉也是没有将她唤醒,躬身过去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身上,一路进门去。

正犯难找钥匙的时候怀里的小人儿醒了过来,萌萌软软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从他怀里滑了下来。

“小心感冒。”月辉说完话用外套将她紧紧裹住,掏出钥匙开了门,就指挥着她坐到沙发上休息。

“好几天没回来,家里没什么东西。你看会电视,我去一趟便利店。”连鞋子也没来得及换,月辉话音落地,又是要急匆匆出门去。

“小辉叔叔。”沙发上的邵长乐连忙起身唤了一声,揉了揉眉头,有些窘,迟疑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外面还下着雨,你听话,先看电视,我很快回来。”

“可是……”邵长乐微微犯难,月辉看着她的神色,却是陡然明白过来,有些不自然撇撇嘴,安抚道:“要买的东西我都知道。”

唔,请假大结局期间传一章番外撒,阿锦爬上来求月票鸟。求月票么么哒,喵【一声】、喵【二声】、喵【三声】、喵【四声】,连着读一遍,喵喵喵喵,卖萌求票~\(≧▽≦)/~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