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二/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邵长乐心里熨帖不已,眼看他只穿着单衬衫站在门口,又是连忙起身到了他跟前,伸手将他的西装外套递了过去,微笑道:“那你穿着外套吧。外面下着雨呢。”

小小的秀丽的女孩,讲话的时候她习惯性弯着唇角皱着小鼻子,月辉笑着伸手在她精巧的鼻子上捏了捏,说了一声:“好。”

往返一趟便利店也得一会工夫,邵长乐略微想了一下,索性先关上了门,转身重新到了客厅里。

闹中取静的一片住宅区,占地面积并不大,总共也就三行各自独立的两层小洋房,好在绿化设施不错,距离学校又近,月辉的这一处地方是邵长乐最熟悉也最常来的。

虽说有几天没人回家,可每天有固定的钟点工过来打扫卫生,目之所及也算是十分干净,邵长乐拿杯子给自己倒了水,抱着温热的水杯坐在沙发上,肚子稍微有些疼,她拿过沙发上的大抱枕塞在怀里,开了电视调了台打发时间。

画面里正播报着今天的娱乐新闻,短发的女主持人忍俊不禁的开口道:“娱乐圈最逗趣最让人喜爱最容易被拍到的是谁呢?想起他就忍不住要笑有木有?”

主持人两句话出口,邵长安已经是有些无语起来,清亮的眸子一本正经的盯着电视画面。

果不其然,跳出来的视频片段里,长宁那家伙清秀俊俏的一张脸简直不能再清晰,十一岁的男生,个头已经窜到了差不多一米七,穿着件灰白色的套头卫衣站在等餐的队伍里,低着头不说话也是引得边上一众人抬眼,视频是谁拍的反正不知道,邵长乐已经注意到边上好几个女孩红着脸拿出了手机。

家里三个男孩,其他两个莫不是沉稳端方、低调内敛,也就这小子从小臭美又自恋,五六岁的时候就缠着妈妈要出演她饰演电影里的小皇子,展开了玩票性质的演戏生涯。

别说,纵然一年有一半时间混迹在影视城里,偏生人家的成绩也是好的很,十一岁念到了高一,连他这个姐姐也压力山大。

尤其他连学习也是玩票性质,偏生文科异常出挑,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不说,书法绘画就连古乐器也天赋异禀,精通的很。

禽兽!

邵长乐简直不想再回忆自个这小弟弟从小的拉风惊艳,看着电视画面的一双眼睛却是不自觉弯成新月儿一般的弧度,里面落满了灿亮的光芒。

“您,您好!请问要点、点什么?”肯德基的年轻服务生自然不可能不认识他那张清秀俊逸的脸,脸色发红,说话的语调都是微微有些结巴,明显被荼毒至深。

视频里邵长宁挑眉朝她看了过去,一双眼眸完全承袭了邵正泽,却是连自个爸爸的矜贵清冷半分也无,笑意在眼角延伸而出,不经意间就溢满风流,微微笑道:“两对辣翅一个蓝莓圣代。哦,蓝莓多点。”

蓝莓多点……

邵长乐一时无语,视频里排队的一众人连同服务生都是忍不住的笑,邵长宁却全然不察一般,眼看着到手的圣代里蓝莓分量很足,笑着朝服务生弯唇说了句“谢谢姐姐”,转身迈步而出。

视频画面戛然而止,电视里短发的女主持人笑的欢畅,邵长乐在心里吐槽了两句,书包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

屏幕上赫然闪动的就是“长宁”两个字,等她刚一接通,电话那头的邵长宁已经是火急火燎道:“姐,你在哪里?没回大宅是不是?月辉叔接你走了?”

邵长乐一个字还来不及说,那头的邵长宁已经是倏然间舒了一口气,乐道:“好了,我知道了。指定在长青园是不是?我马上来。”

“喂,你!”邵长乐话音未落,那头已经是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也没改,邵长乐懒得理他,出去买东西的月辉已经去而复返。

两个人在外面没来得及吃饭,月辉采购的东西比较多,蔬菜、水果、牛奶、巧克力,印象里小丫头喜欢的东西都买了点。

趁着他放了东西换鞋的空当,邵长乐在袋子里翻了翻,有些脸红的拿着自己需要的上楼了。

从小照顾她无微不至,甚至于有求必应,月辉贴心的选了日用夜用的各两种品牌,邵长乐在客房里洗了澡,换了自个质地柔软的居家服,站在洗手间将自个的小背心、小裤裤手洗干净晾起来,才是神色轻松的弯着唇重新下楼去。

她洗澡的空当邵长宁已经到了,神色慵懒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撕开了一包巧克力豆往嘴里扔着吃。

一抬眼看见她下楼,连忙笑嘻嘻的开口道:“姐,我今个晚上也得住这里。已经给大宅那边说过不回去了。”

“又惹什么事了你?”邵长乐秀气的眉轻蹙,邵长宁有些郁闷的挠了挠头,“也没惹什么事吖。不就是最近老被莫名其妙的给拍到视频传上网。听说老爸今天回大宅了,免得他叨叨我。”

“莫名其妙被拍?”想起刚才电视新闻上这家伙那淡然自若的样子,邵长乐失笑道:“你要是有哥哥和长安那么省心。老爸他肯定没理由叨叨你。好歹名字前面带个‘邵’,逗比的事情你少干点行吗?”

“呃……”前世今生加起来也得三十岁了,被一个十多岁的小屁孩说教,邵长宁心里颇是有点哭笑不得,撇嘴道:“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嘛。男子汉不拘小节的,老爸定的那些条条框框太麻烦了些。哎呀,不说了,反正我今个就搁这睡了。也沾沾你的光享享口福。”

邵家唯一的女孩,自个这姐姐原本在家里就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有时候说一句话比他说十句可都是有用得多。尤其是这个一直奉行独身主义的月辉叔,简直拿她当眼珠子一样的疼。

这不,好吃的买了一堆,也没见怎么休息,早在他刚进门的时候就拎着瓜果蔬菜进了厨房。

二十四孝好叔叔啊……

邵长宁心中长长一阵唏嘘,又是重新躺回到沙发上看电视,邵长乐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想着给她炖点汤暖暖身子,月辉在超市里买了一条小鲫鱼,此刻正是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衬衫袖管挽的低了些溅了水,感觉到身后她走近的气息,头也不回的开口道:“长乐过来。帮我把右边这袖子往上再挽些。”

无论什么时候,她一走近,不用看这男人也是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她的存在。

邵长乐一时间想到了小时候在大宅,她总是悄悄凑近妄图从后面过去捂住他的眼睛,可每一次他总会先转过头看她,要不然直接叫她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下雨的天气,总是容易让人生出许多怅惘纷杂的情绪,邵长乐笑着上前到了他边上,低下头帮他挽袖管。

气质温润、相貌清俊,月辉的身形也是挺拔而高挑,看上去有些瘦,实质上却十分结实,麦色的小臂年轻有力,指尖触碰间带着些温热的触感。

邵长乐纤细的手指青嫩的赛过葱白,将他的衣袖一圈一圈的卷起来上翻,指尖微微冰凉,月辉忍不住蹙眉道:“怎么手指还是这样凉,是不是感冒了?”

两只手都占着,月辉也是没做多想,俯身过去用额头去触碰她的额头。

刚刚洗过澡,她额头的肌肤都是滑腻娇嫩,披散着漆黑而柔软的长发,洗发水的花果清香窜入鼻尖,不经意的,月辉的目光撞进她有些懵懂却异常明亮的眼睛里。

额头挨在一处,两个人近在咫尺,连鼻尖都触碰到,月辉神色怔了一下,心脏突然漏掉了一拍。

突然间就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情绪,月辉站直了身子,小丫头玉白的脸上带着些晕乎乎的红,月辉完全忘了刚才挨上她的额头到底大概温度怎么样。

哪里有些不对劲,月辉将心里一时间的古怪抛诸脑后,笑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小心着凉,一会喝点鲫鱼豆腐汤先暖暖,很快就好。”

“我帮你吧。”邵长乐摸了摸软软的头发,拿下手腕的发圈将自个的头发松松的绑了起来,也伸手挽衣袖准备帮忙。

“不用。”月辉连忙说了一句,蹙眉道:“身体不舒服就去歇着。也没几个菜,我很快弄好。”

“我……”

“听话。”月辉不容置喙的说了一句,也只有这个时候,声音里才微微带了些威势,对上她却是十分管用。

邵长乐抿唇看了他两眼,点点头退了出去,厨房里的月辉转过身,看着手中滑嫩嫩一条鱼出神。

不知不觉间,他守着护着十多年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大姑娘,想起她刚才因为自己的亲昵动作脸色红红、目光呆呆的样子,月辉有些惆怅的舒了一口气。

想着以后得和小丫头保持距离,心里一时间有些微妙的恍惚。

就好像,下一刻,这丫头就会飞快的长大被别的臭小子牵走远离他一样,指腹刺痛感传来,月辉低头回神,手指被鱼刺划了一下,他的血晕开在水里,旋即又被冲的了无痕迹。

------题外话------

汗滴滴。来晚了。松懈下来真的犯了懒病。从明天开始阿锦尽量正常些,一般争取在早上十二点之前更新。亲们就午饭时间看吧。(?д?)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