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七/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越发浓重,晚风浮动,山间清冽的空气里,隐隐的花木清香窜到鼻尖。

眼前的女孩单薄纤巧,上面穿了一件白色印葵花图案的薄款圆领针织毛衣,下面配着深蓝色的及膝百褶裙,打底裤袜包裹着纤细的两条腿,青嫩的就像一朵粉白玉兰。

他的长乐,眼下还不满十四岁……

月辉心里有些难言的涩,对上邵长乐湿漉漉略带着些迷惘天真的眼神,语调温和中带着些许无奈,慢慢道:“长乐,小辉叔叔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

没有承诺,也没有如往日一般揉着她的头发笑着说“好。”

对上他认真的神色,邵长乐心里有些闷闷的痛,一双眸子紧紧盯着他,执拗道:“不要。我不要听这样的话。为什么不能陪着我一辈子?小辉叔叔,我想要你一辈子都陪在我的身边呐。”

月辉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目光胶着在她稚嫩清透、花朵一般的面容上,他控制着心里想摸摸她脸蛋的冲动。

以往相处的时候,他总会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揉揉她的头发,捏捏她的脸,甚至像拎小鸡一样的捏着她滑嫩的后颈逗她玩。

可也许正是因为两人这样子的亲密无间,才会让小丫头对他产生这样深重的依恋。

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的相处的,最近时常被梦魇折磨着半夜惊醒,除了小丫头之外,他甚至梦见过邵正泽冰冷的脸,徐伊人错愕的神色。

他是她父母一辈的朋友,从小看着她长大,竟然会生出这样龌龊羞耻的心思来。

长乐在感情上尚且懵懂天真,可他不是。他是成年人,不愿意被人戳着脊梁骨指责,更不愿意,他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日后面对舆论和公众的压力。

出生在邵家,从小那么优秀,邵长乐三个字,一直紧随着徐伊人,早已经被家喻户晓。

他怎么能让她日后陷入这样的痛苦和丑闻?

哪怕只是可能,他也绝不允许。

月辉心神百转,等最后再对上她的视线,眼眸里已经是一片清明坚定,深黑的眼眸,好像清水里浓的化不开的一团墨,弯着唇微笑道:“好。小辉叔叔答应你,不找女朋友。以后也不结婚。”

“真的?”邵长乐因他前面一句话而起的伤感尽数消散,语调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嗯。”月辉应了一声,看着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邵长乐扑进他怀里嘻嘻的笑了起来,一双手臂紧紧地箍着他的腰,顺带着撒娇般的在他怀里蹭了蹭,这一刻他的回答好似给仓皇了一下午的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在往后的岁月里,每每想起这一刻真实的温暖,她最多的、却是发呆。

那之后,月辉、一走五年。

……

落地窗外是冷冽呼啸的风,苍劲葱郁的树木在入冬之后显露出颓败之势,此刻安静的伫立成一片,好似冬日黄昏里不动声色的林间卫士。

室内温暖如春,邵长乐双手抱着肩,心里浓重的忧伤猝不及防。

小辉叔叔……

轻轻的四个字从唇齿间溢出,她眼眶蓦地发酸,晶莹的泪花打着转沾染在卷翘纤长的睫毛上,却到底也没有落下来。

整整五年,她的思念从未停止,却是在时间慢慢的流淌中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也自然而然的、明白了月辉仓促出国的缘由。

想必是因为觉察出当年自己懵懂的情愫,所以,躲起来了吧。

不是毫无联系,逢年过节也是能打电话交流,可一开始因为月辉的突然离开,她懊恼生气了很长时间,等后来再想好好说话,每每对上电话那头他的声音,纵然情绪涌动,也很难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

从她出生起就任劳任怨的陪着,她的依恋根深蒂固,到头来却发现只是一场错付。可自己无理取闹提出那样的要求,他这五年里却是守着承诺孑然一身。邵长乐心里的忿怨很少,心疼却多。

心疼自己,也心疼为她做到这一步的男人。

年关将至,她迎来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这样重要的成人礼,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她的小辉叔叔,却是连一个电话也没有。

唇角扯开一个略微自嘲的弧度,邵长乐轻轻地笑了起来,一回头,撞进一双饱含关切的温柔眼眸里,邵予安微笑着到了他面前。

邵家四个孩子,邵长乐气质长相都承袭自徐伊人,秀丽纤柔、沉静清婉,邵长安和邵长宁则是完全遗传了邵正泽,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也毫不为过。

只是因为两人性格气质迥异,所以也都很有辨识度。随着年岁渐长,早已经不可能出现被人错认的事情。

在这之外的邵予安,像极了自己的生父宋望,眼下十九岁的他研究生在读,却已经初步接手环亚集团,被京城各家的小千金奉为“白马王子第一人。”

邵长乐微笑着看他,几步开外的邵予安也正是对着她微笑,他温柔的眼眸十分好看,弧度优美、瞳仁深黑明亮,透亮的好似潋滟流光的琥珀。

“生日快乐。”邵予安笑意愈甚,声音微带低沉、却十分悦耳,好似晚风温煦掠过花枝一般,落在耳边,让人一颗心都能登时熨贴起来。

邵家三位公子,老大温醇端方、恭谨和顺如满月,老二内敛低调、清冷幽寂如弦月,老三舒朗跳脱、自成风流如水中月……

邵长乐一时间突然想起网络上流传的这一段,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随着年岁渐长,她性子越发沉静柔和,如幼时那般欢快嬉笑的时候却是少,可当她一笑,邵予安却是觉得透过清凌凌泛着雾气的落地窗,了无生机的天地间也突然在眼前呈现出暖意来。

十八岁的邵长乐,早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此刻她柔软漆黑的长发被发卡绾起在脑后,只从颈后垂落出一撮来散落在莹白娇嫩的肩头上,映衬着层叠缝制在白色礼服裙肩头的精致绢花,纯净清丽的美,不经意间就能撩动人的心弦。

邵予安突然想起京城这一辈年轻公子私下流传的那句话:“若得长乐,必筑金屋藏之。”

金屋藏娇的典故,汉武帝和陈阿娇的悲剧,邵予安并不喜欢。他们所有人捧在掌心里的女孩,应该是这世间最自由无忧的一只鸟,她要嫁的那个男人,最少也得像他们的父亲那样,给她最广阔的天地,和深沉浩渺如海洋般包容的爱。

想到这,邵予安一时间又有些复杂难言的喟叹,走两步到了她跟前,继续笑道:“怎么一个人站这边?大家可都等你了。”

邵长乐唇角的笑意也是越发深重了些,她精巧白净的一张脸,嫩的能掐出水来,微微仰头看着邵予安,轻声征询道:“哥。一会第一支舞,你能带着我跳么?”

“当然。”邵予安轻笑着应了一声,微微曲起一只手臂,邵长乐抿唇笑着挽住他,两个人朝着大厅中央走去。

最开始的仪式已经过去,短暂的休息之后整个大厅都是年轻人的场地,璀璨夺目的水晶灯将一方天地照耀的敞亮无比,立在正中央,音乐起,还不习惯穿高跟鞋的邵长乐有微微的眩晕感。

周围无数道目光落在两人身上,邵予安一只手扶上了她不盈一握的腰,安抚的笑道:“交给我就好。”

长相气质承袭自徐伊人,外人眼中的长乐总是柔和娴静、进退有据的,可也只有邵予安细心地察觉,不知从何时起,这丫头潜移默化中发生了一些让人难以捉摸的变化。

她总是笑着,笑容也很暖,可大多时候,即便笑起来眼角也带着那么一点凄婉哀伤的意味。

邵予安并不能完全辨别来自己看的到底对不对,心里对她的怜惜疼爱却日益深重,总是尽可能的博她一笑。甚至于,他和她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轻声细语、极尽温柔。

原本这舞蹈两个人原先就是一起搭档学习排练的,邵长乐收回了纷杂的思绪,跟着邵予安的脚步熟练地挪动起来。

月辉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正中央挺拔英气的男孩拥着秀丽绝伦的女孩,专注而忘我的跟着音乐起舞,长乐出落的比他想象中更美丽。

年轻的面庞在灯光下泛着莹莹玉泽,她一只手轻轻地搭在邵予安的肩头,优美纤细的好似一件静止不动的艺术品。

整整五年时间,他以为自己可以摆正心态,可此刻真正的看见她,却是油然而生一种因为思念侵袭、几乎无法克制的渴望。

他想上前拥抱她,想对她说一句“好久不见”,甚至有些后悔,逼迫着自己用离开这样的方式来斩断她曾经青春萌动的依恋,到底对不对?

他不希望长乐喜欢上他,可当他想到长乐慢慢的将他抛诸脑后,听到打电话时她越发简短的那些话,心里的烦闷却是有增无减。

想象着她将他剔除到生命之外,在不久的将来,眼泪和笑容可能会全部给一个陌生的年轻的男孩,他心里倏然涌动的复杂情绪差点将他吞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