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八/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辉静静的站着,目光穿过大厅中的衣香鬓影,专注的落在邵长乐的身上。却是不曾察觉,早在他进门之时,已经引起了一阵骚动。

邵家千金的成人礼,自然是京城乃至娱乐圈都颇为瞩目的大事。

一出生就被无数薏仁粉捧在掌心里疼爱着、注视着,即便邵长乐再三提出低调庆生的要求,京城趋之若鹜的各家公子小姐还是来了许多。

老爷子已经上了百岁,晚上休息的早,家里自然经不起折腾。

因而这一场成人礼宴会,举办在邵家名下、距离大宅较近的一所度假酒店一楼宴客厅,为了让这些年轻人能毫无心理负担的放松相处,邵正泽、徐伊人连带着邵家几个长辈主持了仪式,发表完祝愿先一步离开。

眼下还留在酒店的,一眼望去,都是年轻而充满蓬勃朝气的面孔。

突然出现的月辉是一个例外,可当他刚一出现,冷肃卓绝的气质却是让大厅角落里坐在沙发上闲聊的女孩们看直了眼睛。

外面很冷,他来的时候深黑色的西装外面应该套了一件同色系的长款呢子大衣,此刻厚重的大衣已经脱下来,正静静的挂在他的臂弯里。

不知怎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类似于风尘仆仆的感觉。

他高大挺拔的像一棵树,黑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难以言喻的好看,赛过这大厅里任何一个风华正茂的公子。他身上有岁月沉淀而出的沉稳雍容,周正清隽的眉眼却是如同细心描画过一般,舒朗优美、英挺清俊。

他的外表相貌依旧年轻英俊,深沉如海的气质和眼眸却是让人一时间无法辨别出他的年龄,蓦地、就生出让人难以捉摸的神秘疏离。

这样的吸引力,对年轻的女孩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谁啊,看上去好像有些眼熟?”

“长得可真好看啊,气质也好,你觉得他有多大年龄啊?”

“顶多三十多岁吧?”

“不不,他是月辉。长乐妈妈的那个助理,你们还记得不?以前也老在媒体上露面的,不过这几年可一次都没见过了!”

“昌跃集团的总裁!天哪,没记错的话应该有四十了吧!”

“颜值还这样高,简直太没有天理了!”

围聚在一起的三五个年轻女孩叽叽喳喳的议论了一通,惊叹仰慕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着。被关注的男人却是突然微微低头,似乎是略微想了些什么,他目光落到一处,转过身、跨着大步,驾轻就熟的走到了大厅边角,推开了玻璃门,出去到了阳台上。

北方冬日的夜晚自然是冷,光是隔着窗户看到被寒风吹动的树木如鬼魅魍魉,几个穿着礼服裙的女孩都忍不住直哆嗦,长身玉立在夜色里的男人却是没有披上他的长大衣。

玻璃门映出他弧度深刻的侧脸,他微微低头,伸手在自己臂弯里的口袋翻了一下,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夹了根烟出来,细小的一簇火苗闪烁一瞬,他低头凑过去吸了一口,直起身面对着冷寂萧瑟的夜。

原本觉得仰慕,可这一刻的男人莫名又让人觉得心疼,偏生大厅里的几个女孩家世背景也都出挑,做不出主动跟出去搭讪的举动。

面面相觑的对视了几眼,不一会,她们也都跟着陆续滑进了舞池里,享受这样温暖美妙的夜。

邵长乐跳了开场舞,端着高脚杯微笑着和人碰了几次,小半杯的红酒慢慢见了底,她重新拿了一小杯,倦倦的坐到了角落里松软的沙发上。

和徐伊人一样,她也是基本上没什么酒量。可毕竟在邵家名下的酒店里,又有邵予安一直陪着,先前离开的邵正泽和徐伊人也很放心。

刚开始穿高跟鞋,跳了长长的一支舞,她将手里的酒杯放在了茶几上,小动作的活动了一下有些乏力的腿脚,一抬头,神色一愣,就那样保持着躬身的姿势看向窗外。

是、小辉叔叔么……

邵长乐觉得自己在做梦,一张因为酒气熏染的红扑扑,她抬起手背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不受控制的、慢慢直起身走了过去。

一开门迎面而来的寒风也不能让她清醒,夹着烟的月辉听到推门的响动下意识回头,不待他作出反应,温暖而年轻的身体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

五年不见,可她熟悉的气息能唤醒自己体内所有沉寂的血液,月辉扔了烟,伸手在她耸动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像安抚一只委屈啜泣的小兽一般。

邵长乐扑到他怀里的一瞬间忍不住哭起来,月辉一低头,目光落在她莹润玉白的肩头和后背上,连忙扯开臂弯里的大衣将她整个人给包了起来。

他的大衣差不多到她的膝盖,可她纤细笔直的两条腿还是裸露在寒冷的空气里,月辉心疼不已,连忙开口道:“长乐乖。我们先进去。”

不同于邵予安温醇悦耳的嗓音,因为烟不离身,他的嗓音带着些低沉沙哑,好像画笔走在纸面的声音,又好像呼呼地风低低的肆虐过细小的枝丫,比他从前的声音也更低沉,落在邵长乐的耳边,却是让她觉得说不出的真实和温暖。

在夜里站的时间久了,邵长乐温热的身子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其实觉得冷,可踏踏实实的在了他怀里,却又是觉得说不出的温暖和踏实。

她分不出到底是不是梦境,只能在他怀里仰起头痴痴的看他,开口吐音的时候,粉嫩娇艳的唇里,散发出氤氲的令人迷醉的酒气,月辉没有喝酒,可看着这一刻的她,也是有些眩晕醉意。

“小辉叔叔,你肯回来看我了吗?”她声音里犹带啜泣,神色很脆弱,轻轻呢喃的一句话,却是让月辉觉得自己肯定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过错。

要不然,此刻心里这浓重的快要将他淹没的愧疚是怎么回事?

“长乐。”他声音哑哑的又说了一句,将有些晕乎的她拥紧在臂弯里,扶着她,先回到了温暖宜人的大厅。

深黑的大衣将她整个人裹的严严实实,宴会到了后半部分,喧嚣吵闹异常,月辉在前台拿了房卡,给看护的大堂经理打了招呼,带着她先去房间里休息。

小人儿缩在他大衣里,小巧的像一朵花,月辉拿开大衣扔到了一边,她便柔若无骨的依偎在他的胸膛上。

一张脸红扑扑的泛着胭脂色,湿漉漉的一双眸子也是水汽氤氲,月辉垂眸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光裸的大片肌肤上。

从小被照顾的很精细,邵长乐比徐伊人还要白一些,肌肤柔嫩的能掐出水,刚才不过是在他的大衣领子上蹭了几下,此刻她的脖颈和脸颊上都是有些明显的红痕。

衬着松松散落下来的乌发,灯光下她的肌肤白净似雪、莹亮如玉、轻软若水。

白色的小礼服裙完美的顺着她窈窕的曲线而走,映入眼帘的弧度十分饱满,衬着她紧俏的纤腰,月辉喉头发涩的移开了视线。

揽着她的一只胳膊有些僵硬,他手指却是有些发颤,原本只想着回来看看她,可这一刻臂弯里的温暖柔软让他觉得自己一瞬间坠入沉沉地狱,再难得到救赎。

这一刻他当真是后悔了,他后悔回来看见这样的她,有点无法想象要再怎么的度过自己的后半生?

邵长乐有些醉,在他臂弯里轻轻地嘤咛着蹭了蹭,月辉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收了回来,推了推她的肩膀,唤了声“长乐?”

“嗯?”小人儿在他怀里哼唧了一声,湿漉漉一双眸子睁的老大,神色间却依旧是迷惘,扁扁嘴,又是委屈的带着哭腔道:“小辉叔叔,你说好一辈子陪着我的。”

是还记得五年前她的要求呢?

月辉心里咯噔了一声,却是说不出的心疼,低声哄道:“小辉叔叔的错,对不起。”

“为什么要走?是因为怕我爱上你么?”小人儿在他怀里又是笑,眼泪说话间就落了下来,捂着自己的心口道:“可是怎么办?我天天都在想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你。因为你走了,我反而每一天都更想你。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好难过啊!”

她纤细柔软的手指搜寻着握上他的手,喃喃自语的说着话,每一句落在月辉耳边,都好似惊雷一般。

被她握着的手指僵硬起来,月辉看着可怜兮兮的她,根本无法思考。

“我爱你啊,小辉叔叔。”小人儿拉着他的手放到了自己心口的位置,神色迷离中却带着不谙人事的天真,好像夜里一只青涩的小花精。

月辉被手中的柔软烫了一下,他蓦地收回了手,站起身来。

他起身的动作太突然,长乐无所依附,歪斜着躺在了柔软的被子上,试图起身,却差点因为高跟鞋崴了一下,月辉连忙扶着她靠在床头,帮她脱掉了精巧的高跟鞋。

心中喟叹酸涩躲闪,他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即便她醉着,他也依旧不敢去面对她。

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拉开了被子,月辉将她往被子里轻巧的推了一下,神色怔忪的看着她,邵长乐却是突然伸手勾了他的脖颈,带着酒气的粉唇印在了他微凉的唇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