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九/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气似乎在一瞬间都停止了流动,月辉全身紧绷僵直起来,保持着俯身在半空的姿势,只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毫无章法的跳。

他像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子一般手足无措,正打算站起身来,身下的邵长乐却不知何时拉扯上了他的外套,下意识的扯着他就跌回了床上,猝不及防的月辉压到了她的身上。

鼻梁额头都撞到了一处,四目相对,月辉这才是察觉到两个人的唇瓣还不曾分开,正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她口腔里浓烈馥郁的酒香窜到了他的鼻尖,灵巧的舌尖不知何时滑了进去,正抵着他的牙关横冲直撞。

身下是她柔软而年轻的身体,像熟透的蜜桃一般散发出芳香吸引着他,渴望几乎在一瞬间就攻占了他的思维,月辉双手紧紧的掰着她的肩膀,却是声调崩溃的喊了一声:“长乐。”

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压抑难熬的苦痛,一双眸子也是深沉浩渺如夜色,带着复杂难辨的光芒。

他准备推开她,晕乎乎的小人儿却是在他开口说话的一瞬间,纠缠上了他的唇舌,月辉被她的温软一时间勾去了魂,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他只听到自己心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啪”的一声骤然崩断,绝望又痛惜。

动作温柔中带着克制的狂热,他慢慢的吻着她,迷醉又清醒的感受着自己正一步一步的深陷泥沼。

这样的感情,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泥沼,却好像本身自带回旋的力道,将他们慢慢的卷入其中,再也无法脱身,根本无法脱身。

不容他多想,已经将他彻底的掩埋,他的理智、他的身体、以及,他的灵魂……

月辉扣着她肩膀的两只手慢慢的松开了,她的肌肤细白清透如水,被他刚才不自觉间搓出了两道明显的红痕,她红扑扑的小脸艳若牡丹,颈项肩头也都是一片晕染的红。

她这样小巧柔嫩,似乎只要他过分用力,就能将她碾压折断,月辉怜惜不已,两只手却是不自觉滑到了她的腰际,伸到她的身下,他紧紧地拥抱了她,用差点让彼此窒息的力道。

滚烫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滑落过眼睑,这样紧紧拥抱的一瞬间,他知道、他完了……

也许在他推开门走进来,看见她将手搭在邵予安肩头跳舞的时候,也许在他经受了五年思念的折磨,作出回国打算的时候,也许在五年前,那双纤细手臂从后面紧紧抱住他,倔强的说出那句“你是我的”的时候,也许在更早更早,他听到她清亮的哭声,将小小软软的她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手指绕上她手指的时候……

实在是太早了,她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轻而易举的占据了他的生命。

长乐啊……

一只手紧紧地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捧着她的脸,月辉在心里喟叹一声。他心口生疼,眼眶发涩,闭着眼,一寸一寸,温柔的描绘着她的唇,她唇齿间的酒香窜到了他的口中,他便在这一刻醉了过去。

邵长乐攀着他的肩膀,她身子发软有些使不上力,手臂缠着他的脖颈,亲吻的间隙中声音干涩的喘息吟哦了一声,月辉伸手捂上了她的眼,门口却是突然传来两声客气有礼的敲门声。

所有浓烈的情意戛然而止,月辉捂在她脸上的一只手触电般的挪了开,门外响起了邵予安温醇平稳的声音:“月辉叔?”

坐起身的月辉脸上犹带着汗水,后背的衬衫都不知何时被汗水浸湿,直愣愣的看着门发呆,邵予安又是疑惑的喊了声:“长乐?”

那些崩溃的理智慢慢的重新回来,月辉有些不敢置信的慢慢转头看向床上依旧晕沉的人儿,发髻早已散乱,她一双眼眸微眯着看他,带着点疑惑带着点媚,那一点媚态像水一般的从她眼眸里溢了出来,又沾染上她的脸颊和她的唇。

脸颊红扑扑是枝头熟透的蜜桃色,粉嫩的唇微微撅起,也是带着那么一些很明显就能辨别的肿,她细白的肩膀和下巴上,甚至还留着刚才拉扯磕碰间的红痕。

床铺有些乱,这一刻的人儿,却是一副明显被欺负了的样子。

月辉伸手狠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小心的拉了被子,又拧了一块毛巾搁在床头,才去给邵予安开门。

“月辉叔?”邵予安惊喜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语调激动道:“真的是你!你刚回来吗?经理说是你,我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

月辉勾起唇角浅浅的笑了一下,张开手臂给了他一个拥抱,声音沉沉道:“予安,好久不见。”

“五年时间了。”邵予安说着话,已经跟着他往房间里面走,还不忘挪揄的笑道:“长乐这丫头没一点酒量,

估摸着是醉了。你刚回来,真是麻烦你了。”

“是,醉了。”月辉声音略微缓了缓,低头说了一句,心里却是因为他的话多了些复杂难言的喟叹。

曾几何时,他照顾她,需要听别人说一句“麻烦了?”

邵予安其实并非别有深意,只是担心他旅途劳顿,可这一刻的月辉却当真好像十几二十岁的少年一般,即便说话的是他从小看大的邵予安,他也是觉得吃味。

真的是要疯了,月辉觉得自己再待下去,指定得疯了……

邵予安已经到了床边,目光第一时间落在邵长乐红扑扑的脸蛋上,逡巡过水嫩嫩的唇和带着点红痕的下巴,月辉伸手将毛巾递给她道:“小人儿喝醉了酒品不怎么好。磕磕碰碰的,你用毛巾帮着她冰冰。我回来原本有事,得先走一步。”

“嗯。交给我就好了。”邵予安也并不察觉有异,看着邵长乐,无奈的笑了一下,伸手接过了月辉递给他的毛巾。

月辉捡了自个的大衣出了门,邵予安拿着毛巾的一只手却是顿在了半空。

目光怔怔的看着已经闭上眼眸的邵长乐,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却到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直觉——月辉叔,他吻了长乐吗?

邵予安握着毛巾的手不自觉僵硬用力,白色的毛巾在他手里彻底的变了形,躺在被子里的邵长安却是突然嘤咛着开口道:“我爱你……小辉叔叔……心好痛……”

邵予安端坐的身形彻底僵直了,温润清朗的眸子倏然间迸发出明亮的不敢置信的光,他转身过去,对上了意识模糊的邵长乐。

握着毛巾的一只手都是有些止不住的发抖,猜想在此刻突然被落实,他有些窒息眩晕感。

他陡然间回忆起五年前大宅里那一个下午,邵长乐不满的开口嘀咕道:“小辉叔叔是我的”、“有点老”。她的焦虑她的仓皇,原来,是因为爱?

在那么早,所有人都根本不曾察觉的时候吗?

月辉叔是因为她的原因离开京城?这些年长乐是因为他的原因黯然伤神?他时隔五年再回来,和长乐有关么?到底是两情相悦,还是单纯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邵予安就那样攥着毛巾,心里无数个念头、无数道疑问闪过,他不知道僵着身子坐了多久……

目光深深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她已经迷迷糊糊的醉了过去,可粉嫩红肿的唇,却是明明白白的提醒着他,刚才两个人在房间里,的确发生了情难自禁的事情。

邵予安伸手掀开了被子一角,光裸细白的肌肤映入眼帘,她的肩头明显是刚才被人用力握过的痕迹,邵予安一颗心深深的沉了下去。

他几乎有点不敢去想象,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及时的敲了门,这久别重逢的两个人会发展到哪一步?

是叔叔啊!虽然根本全无血缘关系,可这样叫了这么些年。无论是谁,都应该明白,他们两人之间根本是不可能的。就像、他自己和长乐,也完全不可能一样……

邵予安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擦了一遍她的脸颊,怕她再说胡话,却是不敢就这样带着她回去,索性打了电话回家,他们俩在酒店里留宿一晚。

邵长乐宿醉中醒来,脑海里有些破碎的画面闪过,她迷迷糊糊中记得月辉的脸,下意识的就坐起身来。

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她一个人都没有,她神色怔忪的回忆着,门锁突然发出响动,邵长乐惊喜的抬眼望去,神清气爽的邵予安微笑着走了进来。

“醒了?”他声音轻柔的问了一句,眉眼间还带着和煦的笑意,继续开口道:“昨晚你醉了。我们就没有回去,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着话,他已经走到近前,眼看着邵长乐还在发呆,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邵长乐静静的看着他,有些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个的嘴唇,重新抬眸看向了邵予安,她声音里带着疑惑,轻声道:“哥。昨晚、小辉叔叔是不是回来了?”

她分明记得她隔着玻璃门看见了他,记得他扶着自己回了房,记得她凑上去,两个人跌落在床上,他那么温柔又克制的亲吻,还有他似乎情绪崩溃的唤她的名字……

明明无比清晰的一切,只是梦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