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邵长乐眼珠儿一眨不眨的看着邵予安,黑亮的瞳仁光芒熠熠,焦灼的等待着一个答案。

邵予安目光深深看她,却是良久都不曾出声。他亮若琉璃的眼眸里带着些复杂的喟叹、怜惜,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

邵长乐有些不自在,心里却着急,继续问道:“哥,小辉叔叔是不是昨晚回来了?”

“是。回来了。”邵予安这下没怎么迟疑,目光依旧锁着她,肯定的回答了一句,看着她眼眸里的雀跃神色,越发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这个傻姑娘,恐怕是真的爱上了从小对她疼宠无比的月辉叔……

邵予安觉得头疼,邵长乐却是惊喜不已,伸手将被子揭开到一边,挪动身子立刻下床。

她身上的礼服裙邵予安让酒店服务员给换了下来,邵长乐穿着睡袍下了床,直接光脚踩在地上去拿衣服,她脚尖轻点在柔软的地毯上,那样明显那样活泼的欢喜,让邵予安一颗心深深的往下沉。

“哥。我要换衣服了。”抱着毛衣的邵长乐转身过来,对上他带着些清冷僵硬的脸色,笑容凝滞在了唇角。

“长乐。”邵予安僵硬的脸色稍微缓和,沉声唤她的名字,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告诉我,你眼下要去做什么?”

邵长乐抱着衣服站在原地,对上他洞悉的眸光,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她迫不及待的想去找那个人,她要告诉他,她爱他。从昨晚看见他,从她哭着扑进他的怀里,从他温柔的回应着自己的亲吻。

她可以确定,他也一定是爱着自己的。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也刚好爱着自己,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好更让她觉得开心的事情吗?

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和他拥抱,告诉他,她是真的爱着他。

可这一刻,面对着一惯温煦和暖的邵予安,她却是有些难为情了。她这才是想起来,她爱的那个人,也许世俗的眼光并不能第一时间的接受。

“要去找月辉叔吗?”邵予安却是打定了主意阻止她,索性将话挑明。

他上前一步,两只手掰着邵长乐的肩膀,用不让她闪躲的语调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他?长乐,你知道的,这不行。你和他,不可能。”

邵长乐沉默了一小会,就在邵予安以为她迟疑松动的时候,邵长乐却是突然仰头直视他。

她身高不及他,尤其眼下光着脚,看上去更显纤丽娇小,可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太过明亮,里面迸发的光芒差点将邵予安灼烧。

她语调清晰、带着某种决绝的质问:“为什么不行?”

邵予安正欲说话,却是被她打断道:“是因为他从小护着我们长大?是因为他大了我二十岁?是因为他和爸妈的关系?是因为我们从小叫他一声‘叔’?”

唇角倏然带上一抹笑意,说不清是自嘲还是什么,她声音拔高了一度,似乎在给自己打气,一脸倔强道:“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身体都很健康。只要两厢情愿,法律都是允许我们在一起的。”

邵家孩子都聪慧早熟,这几年她一直反复思量这些问题。原本觉得忧伤犹疑,不过是觉得月辉不一定像她爱他一样的爱着她。

无法确定他的心意,所以她能够将这些事默默地藏在心里。可即便醉着,她在昨夜也感受到他的情意,他压抑又痛苦的爱着自己,并不比自己的心意少。

他爱了她多久,肯定就痛苦了多久,他真傻,可她却舍不得他再痛。

邵长乐觉得自己就像初生的牛犊,浑身的血液都沸腾流窜着,她什么也不怕,并且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以跟他一起度过所有的难关。

她羡慕父母的爱情,他们那么相爱,也一定明白自己的心情的,她相信她会取得他们的谅解和祝福。

邵予安看着她,他有些诧异的发现,一向沉静清婉的邵长乐,她美丽的眼眸里燃烧着两簇火,那火苗太热烈,似乎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熄灭。

邵予安觉得无力,重重的揉了额头,继续道:“长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和他在一起,你想过公众的眼光吗?”

邵长乐又是安静一瞬,看着他,一字一顿:“我想过。可是哥,没有人能阻挡我。”

她斩钉截铁、决绝坚定,邵予安语调一怔,邵长乐却是伸手开始解自己的睡袍衣带,低头轻声道:“我要换衣服了。”

邵予安飞快的移开视线,又是无奈又是怜惜又是喟叹,站在房间门口等了一小会,邵长乐开了门出来。

白色的短款羽绒服搭配着紧身的牛仔裤,穿着一双中长款小棉靴,邵长乐将粉雕玉琢一张脸埋进柔软的黑色围巾里,对他粲然一笑,道:“哥。我要先走一步,就不陪你吃早饭了。”

“诶?”邵予安一愣,还不曾再开口说些什么,邵长乐已经眨眨眼对他笑了一下,飞快的转身跑了。

酒店门口直接搭了计程车,飞快的报了地点,脑海里一直回想着昨夜两人在一起的画面,等邵长乐站在昌跃集团一楼大厅里,一张脸都是红霞遍染。

她有些说不出的紧张,攥着手在大厅里来回走了两步,等察觉到边上有人好奇的打量时,连忙一低头,将整张脸埋进围巾里进了电梯。

因为徐伊人和邵正泽的关系,邵家几个孩子从小都不可避免的在公众视野里,邵长宁享受成为焦点的时刻,他们三人却是能避免被注意到就尽量避免。

邵长乐驾轻就熟的到了月辉的办公室外面,被总裁办的助理伸手拦了一下。

止了步子,她微微抬眼,朝正准备说话的男助理看了过去,精巧白皙的小脸从围巾里乍一探出,引来惊喜的一声:“邵小姐?”

“小辉叔叔他?”不等她说完,笑容满面的助理已经是忙不迭开口道:“总裁刚回来。在开会。您这边坐,估摸着得稍微等一会。”

“谢谢。”邵长乐轻轻笑着点头,四周环视了一圈,脱了自个的羽绒服外套抱在怀里,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进沙发里。

助理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目光从她秀丽白净一张脸上移开,略微沉吟了一下,又开口追问道:“有急事吗?需不需要我先进去给总裁说一声。”

跟的时间也长些,自家总裁对这小公主的疼宠原本都是有目共睹,助理自然是丝毫不敢怠慢。

“不用。我就坐这等他。”邵长乐说话间一抬眼,目光落到大跨步走近的男人身上,已经粲然一笑,飞快的喊了声:“小辉叔叔。”

月辉却是愣了一下,对上她惊喜雀跃的视线,罕见的有些不自然:“你怎么来了?”

“有事情和你说呐。”邵长乐歪着头说了一句。

月辉抬眸看了边上杵着的助理一眼,眼见他离开,目光又落到了邵长乐的脸上,略微沉默了一下,笑道:“办公室说吧。”

话音落地,他率先进去。长乐紧随其后,进了办公室转身关了门,伸手从后面紧紧的拥抱了他。

月辉身子僵了一下,伸手抽了她臂弯里的羽绒服外套顺手扔到了沙发上,正预备去掰开他的手,邵长乐却是先他一步将他拥抱的更紧,两只手交缠着紧紧锁着他的腰。

“长乐。”月辉修长的手指握上她的手,有些无奈却尽量平静的唤了一声。

邵长乐拿脸颊在他后背上撒娇般的蹭了蹭,语调软软道:“小辉叔叔,你是专门为我回来的吗?昨天晚上在酒店里,我们……”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月辉语调无奈,挣开了她紧拥的两只手,转过身微笑着看她。

不等她再说话,月辉伸手在她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语调里带着些无奈的打趣道:“喝醉了不管不顾的随便献吻,这习惯可真不好。也幸好是我,这要是别的人,昨天晚上指不定要吃亏了。和你妈一样没什么酒量,以后不管在哪,可记着千万别喝酒了。”

他说话的语调一本正经,就好像真诚关心的长辈教育晚辈一样。

邵长乐神色怔忪的看着他,偏生从他滴水不露的表情里看不出丝毫特别的情绪,一时间有些僵硬的立在了原地,傻傻道:“我,我喝醉了。可是,小辉叔叔你没有喝醉啊。”

明明有回吻她的,那么压抑那么温柔,她可能会记错吗?

月辉静静的看着她,眉眼间是一如既往的宠溺和包容,笑着在她脸上捏了捏,不再纠缠于她的问题,话锋一转道:“回来的匆忙。都忘了给你带生日礼物,想要什么?一会我陪你去买。”

他说的随意,落到邵长乐耳边,却是觉得心如刀绞,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她语调喃喃道:“所以,小辉叔叔。你不是为我回来的吗?”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她美好的想象吗?

邵长乐耳边一阵嗡嗡作响,黑白分明一双眸子里都是难言的苦楚,亮光闪闪的,好像要掉下眼泪来。

------题外话------

咳咳,阿锦这几天晚上看了个电视,封神英雄,哇咔咔,里面的姜丞相好帅啊,犯花痴鸟,好帅好萌,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