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一/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女孩一双眸子湿漉漉饱含委屈,月辉心中也是有些不忍,将视线移到边上,笑容缓慢,语调里也是平稳:“工作需要,就回来了。长乐……”

他伸手去扶她的胳膊,邵长乐却是往后面躲了一下,依旧是语调喃喃:“那五年前呢?你为什么会突然去国外开拓生意,也是因为工作需要?”

她的声音里带着深重的委屈,月辉不自觉握拳,道:“是。”

邵长乐许久没有说话,月辉以为她放下,目光重新落到她脸上,神色怔忪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豆大的泪珠从她黑亮的眼眸里无声的落了下来,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砸,她咬唇紧紧盯着他,粉白的唇要被她咬出血痕来。

“长乐!”月辉有些着急了,修长的手指第一时间凑到她的唇上,却生生停住。

邵长乐猛地扑进了他的怀里,用着比刚才更紧更大的力道搂抱着他的腰,月辉伸手去掰她的手,她又直接以手握拳,一下一下砸着他的胸膛,咬牙道:“不,我不信!你说什么我都不信!胆小鬼,小辉叔叔你这个胆小鬼!你爱我!你不敢说对不对?昨天晚上你吻我,你敢说你没有感情吗?”

“长乐。”月辉几时见过她这样撒泼的样子,偏生心里又痛,直接伸手将她的拳头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长乐!你冷静些!我不值得你这样,也不适合你!我……”他话音未落,邵长乐却是直接仰头,泪眼朦胧的看他,开口将他打断:“我不要听。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要听。我不信你不爱我,小辉叔叔,我只要这一个答案,你爱我吗?”

她执拗倔强,亮光闪闪的泪眼看着他,灼热的目光月辉有些不堪忍受,错开她的视线,一颗心直直往下沉,他听到自己带着些沙哑的声音:“不爱。长乐,我不爱你。我对你,没有爱情。”

泪水淌过了邵长乐玉白的脸,她却是突然破涕为笑,挣脱了月辉握着她的手掌,一字一顿,声音低低的唤了一声:“小辉叔叔?”

空气里长久的沉默,四目相对,她语调越发决绝:“你敢发誓吗?”

“什么?”

“你敢发誓吗?用我发誓,如果你说谎,我不得好死,我出门就……”邵长乐话音未落,月辉直接伸手捂上了她的嘴,声音都有些变调道:“胡说什么?”

邵长乐挣脱他的手后退一步,又是笑:“我没有胡说。如果你说谎,我就不得好死。小辉叔叔,你敢发誓吗?反正你不爱我。你发誓以后,我就相信你,不会缠着你。”

月辉看着她久久的沉默,邵长乐嘴唇都是颤抖,半晌,抖抖索索道:“胆小鬼。你这个胆小鬼!我讨厌你,你这个胆小鬼!”

不等月辉再说什么话,她突然转身拉开门,就那样,流着泪飞快的跑了出去。

月辉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头,目光不自觉落到沙发上的羽绒服上,低咒了一声,捞起她的外套飞快的追了出去。

无论哪种情况,她的安全和她的健康,永远在他心里排着第一位。

邵长乐一路脚步凌乱的出门,哪里还有刚来时候的高昂兴致,满脑子都是月辉那缓慢的一句“我不爱你”,她不愿意相信,可她依旧觉得痛。

他不知道,只要他说爱,她无论如何都会和他在一起,只要他说爱,她不怕苦,也可以不在意所有的流言蜚语,只要他说爱,她就会为了他们的未来努力。

她满腔热血的跑来,她对邵予安说“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她以为他也是一样的,可他偏生畏首畏尾连承认也不敢,一盆冷水劈头盖脸的就浇了下来。

小辉叔叔,你这个胆小鬼,讨厌鬼……

邵长乐委屈不已,嘴上也是喋喋不休,将泪痕满布的脸颊埋进围巾了,她没有穿外套,可她都不觉得冷,下意识抱着自己的胳膊,飞快的就朝着马路对面而去。

她其实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可她想要找个地方静一静,不是家里,也不是学校,随便找个地方就好。

走的太快太急,她根本没注意到,原本闪烁着的绿灯倏然变红,斑马线上早已经一个行人也没有,她低着头飞快往前走,车道上的打头的司机已经在一瞬间踩了油门。

月辉拿着外套追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耳边喇叭声骤然响起,他一瞬间呆滞,还没等发出声来,车道上的车子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走路的邵长乐骤然消失,月辉瞳仁放大,心脏窒息了一秒,大喊了一声“长乐”,朝着马路中间冲了出去。

刚才她气急败坏的话还在耳边,月辉不知道自己怎么跑过去,马路中间乱成了一团。

“怎么回事啊?”

“绿灯了啊,这姑娘怎么走路的?”

“车撞成这样,快看看几个人有没有事?”

刺耳的刹车声乱成一团,邵长乐一条腿火辣辣的疼,勉强站起身,几步开外的月辉眼眶通红的看着她。

千钧一发之际,开车的司机打了方向盘避开她,却是挤压着边上一辆车子一起冲向了路中央,而失落落魄的她是被波及蹭到了一边,伤了腿倒地。

“怎么走路呢?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走路呢?”

撞出去的两辆车上幸亏也都没有坐多余的人,左边一辆的右前边却是深陷到冲出去这辆车的坐后边,眼下挤压到一处,两辆车都有最少四分之一的部分变了形。

司机下了车正是气急败坏,边上被月辉打电话叫出来的助理已经是火急火燎的跑上前开口协商。

邵长乐怔怔的看着,对刚才也是心有余悸,眼看月辉的助理已经协助着处理事故,更是有些不知如何面对,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又是飞快的走了起来。

“长乐。”月辉一把拽了她的胳膊,声音里罕见的带了两分严厉道:“别闹了。先跟我回去看伤。”

“我没事。我不想看见你。”邵长乐也没了脾气,声音虽平静,却是倔强而执拗,甩开他的手,自顾自地走。

“长乐!”月辉更是无奈,严肃的提高声音叫她,眼见几条道的车辆已经胡乱的按着喇叭催促,索性快走一步,将她直接拦腰抱起在怀里。

“放开我,我自己走,我不想跟你回去。”被他紧紧抱在怀里,邵长乐却是越发觉得委屈,甩手蹬腿的在他怀里叫嚷。

她气的满脸通红,一张脸上又是泪痕,被冻的红扑扑,张牙舞爪的样子分明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月辉极其无奈,说了声“别闹”,邵长乐却显然又被这两个字激怒,在他怀里挣扎的越发厉害,更甚至直接凑过去隔着他的外套在他胸口位置狠狠咬了一下。

跑出来的匆忙,月辉也没有穿大衣,被她猛不丁在大庭广众之下咬了一口,索性直接扯过她的羽绒服外套将她的脑袋手臂全部包了起来。

脸色冷肃带着些僵硬无奈,他步伐飞快的上了电梯,也不管邵长乐气急败坏的呜呜叫声,直接将她抱进了办公室,手臂一松,邵长乐落到了沙发上。

何时被他这样的对待过,邵长乐又恼又气,一把将蒙着自己的羽绒服抓了下来的,看着好整以暇站在沙发前的月辉,气急败坏道:“干什么啊。我说了不要和你回来,谁让你管我?”

“你的腿受伤了。”月辉用的陈述句,话音落地直接蹲下身去要查看她的伤,可邵长乐穿着紧绷的牛仔裤,他蹲下去对着她一条腿,一时间愣了一下。

“不要你管。”邵长乐恼上了他,直接从沙发上站起身又是往外走,月辉没有起身,直接拉了她一下,原本就没有站稳,邵长乐重新跌落回了沙发里。

“我不管谁管?”月辉语调里带着些罕见的严厉:“刚才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你刚才差点……”

想起刚才的一幕,他后怕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被他痛惜的目光缠绕着,邵长乐却是扁嘴道:“那又怎么样?你不爱我。你不是不爱我吗,谁稀罕你管我这么多。我不要你管,就算被撞死也不要你……”

心里忿怨难言,她十分委屈,又要哭,说话也满不在乎,月辉却是觉得痛,双手扣着她的肩肩膀定定看她,眼眸里又翻滚着怒火。

她这样不爱惜自己,不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当回事,即便知道说的是气话,月辉也有些无法承受。

不等她说完,原本半蹲着的他直接起身,扣着她的肩膀,月辉直接用唇堵住了她忿忿不平的小嘴,愣了一秒,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勾上了她湿滑的舌尖。

邵长乐倏然间静了下来,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睁的老大,她好像全然放空了一般,身子僵硬的好像一个木偶娃娃,怔怔的对上面前月辉深沉如海的眸子。

月辉没有闭眼,定定的看着她,眼底似乎有些挣扎神色,然后,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