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三/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近在咫尺,他说话间温热清浅的呼吸都会喷在她脸颊上,邵长乐鼻子有些痒痒的,一双明亮的眼睛萌萌的看着他,一时间似乎有些犯难神色,弱弱道:“一生里,只有你一个男人啊?”

她说话的嗓音带着些诧异,抿着唇思索了两下,结结巴巴道:“呐。呐,除了你以后都不能再爱其他人了啊,这样的话,会不会感觉有些,无趣呀……”

她一双灵动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月辉,好像懵懂无知的小兔子一般,轻柔的语调却是让月辉一时间心口紧缩了一下。

捏着她下巴的手指有些无力,月辉心里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小人儿却是突然“咯咯”笑了两声,“啊呀”一声就那样扑进了他怀里,半跪在沙发上,两只手臂勾着他的脖颈,一低头,笨拙的在他带着些胡渣的下巴轻轻的啃了起来。

邵长乐两只玉白的手捧着他的脸,她的亲吻爱抚笨拙、却认真,眼眸里的笑意还没有全然散去,月辉第一时间明白,自个被这小丫头戏弄了一道。

太在乎她,她只稍稍两句话就让自己一颗心跌入深渊。

月辉有些哭笑不得,原本毫无章法在他下巴上亲吻的小人儿却是仰起头来。

她的眼眸里带着些懊恼的水光,小嘴红彤彤好像晶莹软滑的果冻,就那样带着些懵懂看向自己,道:“小辉叔叔,你的胡渣好硬,舌头都疼了。”

话音落地,她当真就将自个小小的舌尖吐了出来,哼哼唧唧的给他看。

“嗯?”月辉眼眸里的颜色深重了几分,哑着声音凑近她,小人儿傻乎乎的重重点头,月辉将她接下来的话席卷淹没。

打定主意和她在一起,他的吻带了些肆无忌惮,疾风骤雨一般的挤压磨搓着她的唇。

邵长乐受到些惊吓,“唔唔”喊着反抗了两声,却在他娴熟的热吻里一时失语,到了最后,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急促的喘息起来。

她不会换气,被他吻着的时候像一条待宰的小鱼一般张着小嘴任他予取予求,他稍微一放松,她就大口大口的呼吸,好像盛夏时节被热的受不了的小狗。

月辉觉得好笑,在她娇嫩红肿的唇上重重的压了两下,结束了这个突如其来的迅疾的吻。

“小辉叔叔,你,你……”邵长乐嘴巴有些痛,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却发现对面含笑看着她的男人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一时间又哑口无言。

“长乐。”月辉将她重重的拥进在怀里,一边说着话一边自然的亲吻她的脸颊和耳朵,邵长乐在他的怀里软的不得了,只能面红耳赤的仓皇的躲闪了两下。

她其实不想躲,可她的肌肤非常敏感,月辉一凑过去她就痒的不得了,情不自禁的发出“咯咯”的笑声,抱着他精瘦的腰身求饶。

温香软玉在怀,浅尝辄止的亲吻自然是不能让他觉得畅快的,月辉抱着她,将脸颊埋进她的颈窝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等着两人的到底是什么他其实心里也没底,可他知道定然不容易也不顺畅。

他不愿意就这样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要了她,因而也只能徒劳的压制着内心的渴望和悸动。

邵长乐觉得不对劲,月辉抱着她安静了太久,她在他怀里保持一个动作时间有些久,难耐的扭了两下身子。

“别动。”月辉压低声音斥了一声,音调里都带着灼烫的火。

邵长乐原本动作间坐到了他怀里,此刻,隔着好几层布料,她一双娇嫩雪白的脸颊蓦地通红滚烫起来,僵直的坐在他怀里,不敢动也不敢出声了。

愿意是一回事,可她才十八岁,想起来自然是有些怕。

第一次接触到男人这样的一面,此刻月辉贴着她肌肤的一张脸都是滚烫,他用脸颊在她滑嫩的颈窝里摩挲了两下,她浑身都是颤栗,不自在的又动了两下。

月辉将她从他身上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说了句“乖乖坐着”,自个起身朝办公室里间走去。

里面是他休息的卧室,带着独立的卫生间,此刻眼看着他一闪而过的难堪神色,邵长乐一时间知道了他要去做什么。

她刚刚从沙发上站起身要跟过去,月辉突然转过头来看她。

“我,小辉叔叔,我可以帮、帮你……”她觉得难为情,说话的语调结巴到不行,话音落地,连忙低下头去,不敢看他的眼睛。

月辉垂眸看她,唇角溢出一声愉悦的轻笑,邵长乐更是窘迫的站都站不稳,就听到他带着些沙哑的声音道:“不急。下次吧。”

下次吧……

三个字来回转在邵长乐的耳边,她从耳朵直接红到了脖颈,却到底舒了一口气,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没有看时间,她觉得自己等了许久月辉才出来。

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月辉到了她跟前,轻咳了两声,开口道:“脱了裤子,我帮你看看腿上有没有伤。”

脱裤子……

邵长乐猛地抬头看他,在他的视线里,才刚刚恢复白嫩的一张脸又“唰”的红了。

室内的暖气原本就很足,神色怔怔的看着他,她这才发觉一番折腾下来,她早都出汗了,一边膝盖痛的其实有些站不稳。

刚才情绪有些激动一时忘了,此刻再回神,那些痛就越发明显了。

气氛僵持了几秒钟,邵长乐无奈的褪了牛仔裤,一条有些痛的腿就那样搭在月辉的大腿上,他坐在沙发上帮她将牛仔裤扯了下来。

邵长乐里面穿着黑色的打底裤袜,质地很柔软,却也没办法直接从脚上直接挽到膝盖上去,月辉想了想,索性找了剪刀从下往上将裤袜给剪了开来,露出膝盖上很明显的一块红肿。

应该是刚才被绊倒在地,膝盖先着地给磕肿了。

对他来说其实无伤大雅的伤痛,可小丫头从小肌肤很敏感,那痛楚自然也明显些。

月辉伸手在眉心重重的揉了两下,看着楚楚可怜的小丫头,开了门出去,唤了助理下去帮着买东西。

打底裤袜,黑色的秋冬款小褶裙,还有,消肿药膏……

得了命令的小助理心里天雷滚滚,情不自禁的侧头朝向办公室瞄了一眼,目之所及,白花花晃荡在沙发上的一条小腿。

想着刚才进去的邵长乐,助理心神百转间,月辉一声“还不去”吓得他立定站稳,连忙朝着电梯口跑了过去。

心里的震惊无法言表,等折返而回,抖抖索索的将东西递给了自家一向温润和气的总裁,眼看着办公室那扇门“啪”一声重新闭合,小助理直觉自个窥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六神无主。

然后,他迎来了面色沉静内敛的邵家大公子。

邵予安……

“月辉叔在办公室里吗?”邵予安是纠结再三追过来的,此刻心里想着事情,颇有些心不在焉。

“在,在的。”小助理腾一声站起身回了两句,正想着要如何提醒一下自个总裁,邵予安又继续道:“长乐刚才有没有过来?”

“有。”小助理条件反射回了一句,眼见邵予安沉静的面色微变,又连忙道:“邵公子来找长乐小姐呀。她那会来找总裁,可刚才已经走了。”

“哦?”邵予安不疑有他,正是微微沉思,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月辉一只手扶着邵长乐,两个人出现在了他面前。

邵予安侧头看了过去,尴尬的助理干笑两声低下头去。

他重新将视线落到了邵长乐的身上,正要开口,却突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劲。

要是没记错,邵长乐离开的时候穿的、分明是牛仔裤。

可眼下,面前的女孩脸色带着些红晕,眼眸里带着些娇气的笑意,原本的牛仔裤,成了打底裤袜和小裙子。

这……

邵予安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哥,你怎么来了?”邵长乐早上离去的时候那些话都比较硬气,此刻得偿所愿,看着他古怪的神色,一时间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她自然知道,邵予安是出于对她的关心和爱护。

“月辉叔。”邵予安没有回答他,而是将目光落到了边上的月辉身上,那个“叔”字咬重了音节,带着某种让人心中一悸的提醒。

纵然已经想好了要面对这些,可无论是月辉,还是邵长乐,都不曾想到,这一刻,来的这么快。

三个人就那样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小助理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自己撞破了惊天秘辛,这一刻,空气的流动方向都不对了。

处在这样的气氛之下,当真是压力山大。

月辉弯着唇笑了笑,声音温润:“予安也来了。正好,一起吃午饭吧。”

“好。”邵予安说了一个字,助理忙不迭打电话先定了公司楼下的西餐厅,眼看着邵予安目光深深、自家总裁扶着沉默的邵长乐进了电梯,才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是,他想象中的,大叔配萝莉吗?

只是,这大叔貌似有点大,萝莉貌似有些小……

跟着月辉的时间也久了,助理有些心事重重,想着以往这两人的相处互动,却又觉得简直不能再有爱,自家的总裁虽说大了些吧。

可年龄大的男人才懂得疼人啊,尤其他对邵长乐从小予取予求的样子,简直不能再忠犬了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