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五/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话的音调不高,平平缓缓,一字一句,却直戳人心。

笃定的、劝告的、甚至带着些悲悯,循循善诱,亮若琉璃的深黑眼眸里似乎都带着叹息,邵长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从小到大,他也是不遗余力的护着陪着她,纵然关于他亲生父母的事情尽人皆知,可实质上,就算有这个身世,他也是不容任何人质疑小觑的邵家长子。

邵长乐纤细嫩白的手指握着身前的安全带,也不看他,声音小小道:“哥,你回去要告诉太爷爷和爸妈吗?”

邵予安没说话,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当年一场地震埋了清宁,他是月辉喂了自己的血救活的。如果没有他,纵然自己不曾被石板砸伤,掩埋几十个小时也生死难说。

原本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比谁都要敬重喜爱他。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敬重,让他在知道这两人在一起时才意外又愤怒,他自然希望月辉能收获幸福,婚姻美满、儿女成双。

那个和他共度余生的女人应该温婉良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可无论如何,她不该是长乐啊!

纵然没有血缘关系,可从小叔叔、叔叔的叫着,他大长乐那么多,他们两人在一起,别人要怎么看?他简直也不敢想象爸妈知道以后会是何种反应!

“哥。”邵长乐又唤一声,尾音拖得长长,明显撒娇。

“不说。”邵予安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可是长乐,这件事真的不行。爸妈知道了,非被你气死不可。你可别忘了,这几年他们也没少给月辉叔牵线,你现在告诉他们你们两人在一起!”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哥。”邵长乐捕捉了前半句,登时就松了一口气笑出声来,苦思冥想了一会,嘀咕道:“要不然,我们就先斩后奏。生米煮成了熟饭,他们……”

“你敢!”邵予安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转过身,目光灼灼如火的瞪了她一眼。

眼见他当真要气疯了,邵长乐吐吐舌头,不敢再说话了。

邵予安稳稳心神,在自个眉头重重的揉了两下,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女孩家家,怎么能大而化之的说出这种话来。

越想越气,开着车他又是扭头看了一眼,轻斥道:“不害臊。”

“唔。”总归知道他其实没有真生气,邵长乐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却是偷偷看着他,声音小小道:“哥,你有没有和女孩子接过吻啊!”

“刺啦”一声,邵予安一踩刹车,车子停在了原地。

“呀,你小心点啊。”邵长乐整个人被晃了一下,眼瞅着刚好是红灯,吁了一口气,一扭头,邵予安一张俊脸都是泛着红。

“再说一句试试!”邵予安板着脸,冷肃的神色和邵正泽不知怎的突然就有那么一点像,目光纠结的落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虽然我暂时不告诉爸妈。不过这绝对不代表我就支持你们在一起。相处的这些细枝末节,不许找我讨论。”

话音落地,自个又是觉得不对,连忙更正道:“不对。你们得保持距离。你……”

“哥,绿灯了。”邵长乐眼看着他又有点被气死的苗头,声音弱弱的提醒了一句。

邵予安板着脸驱动车子,微微抿唇,继续道:“你和月辉叔不合适。你要是想谈男朋友,赶明儿我介绍几个年龄相当的男孩给你,你觉得哪个不错,就处着试试。”

“不要。”邵长乐探到了他的底线,拒绝起来也直接果断:“我才不要!还有哪个能比小辉叔叔好?他成熟稳重、风度翩翩,而且根本一点都不显老啊,就和咱们老爸一样,看上去永远只有三十岁。”

邵予安扭头看了她一眼,凉凉道:“小辉叔叔?你还知道你管他叫叔叔啊?!”

“改不过来嘛!”邵长乐吐吐舌头,想到自个一惯的称呼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若有所思的点头道:“不过你说得对。既然我们在一起,还真得先把辈分改过来才好。”

“呵,呵呵。”邵予安气极反笑,为了避免自己一会被气死,打定主意不理她了。

两人一路回了大宅,邵予安板着脸走在前面,邵长乐笑眯眯的跟在后面,不时紧走两步看一眼邵予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歪倒在沙发上的邵长宁嗅到些苗头,直接坐起来伸手碰了碰邵长乐的胳膊,嬉皮笑脸道:“我说丫头,你把老大怎么着了?”

“什么怎么着?”眼见邵予安当真没有去找老爸老妈,而是喝了一口水按着惯例去看老爷子,邵长乐扭头瞪了他一眼,装傻充愣。

“没怎么着你刚才乖的绵羊似的。你看老大鼻子都好像被你气歪了。”邵长宁朝着邵予安的背影努努嘴,邵长乐伸手在手臂上拍了一下,斥道:“看你电视吧。我也先去看太爷爷了。”

话音落地,邵长乐扶着腿“嘶”了一下,步伐奇怪的朝老爷子的房间扭了过去。

邵长宁无语的耸耸肩,被电视上悠扬的音乐吸引了过去,目光定定的看了两秒,整个人却傻愣愣站在原地,大喊了一声“哥。”

“鬼叫什么?”邵长安刚下楼,即便在家里,也穿着稍微规整些的棉格子衬衫、套着灰色的毛线马甲,一只手插着裤兜,就那样站在楼梯拐角,气定神闲的斥了他一声。

“唔。”邵长宁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又明显抑制不住诧异震惊,一只手连忙拿过遥控器将电视画面暂停住,结结巴巴道:“嫂,皇,皇嫂!”

邵长安神色愣了一秒,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整个人已经站到了电视前面。

画面里,阔亮而耀眼的舞台上,一袭黑色单肩长裙的女孩侧身端坐,下巴微扬,神色专注,浅褐色小提琴尾端抵着她白皙修长的颈项,美丽宁静,又透着点让人着迷的娴雅温柔。

“静姝?”邵长安迟疑的唤了一句,边上的邵长宁已经忙不迭开口道:“对啊对啊。可不是吗?这这这,哥,你说她……”

邵长安目光深深的看着电视,没有说话。

邵长宁已经忙不迭开口道:“华夏音乐频道转播的演奏会。这舞台,这是Y国的维森纳音乐大厅,她,她,她是华人!”

“没错,是华人。”邵长宁盯着画面上女孩的黑眼睛黑头发又看了半天,有点惊讶的合不拢嘴。

端坐着的女孩看上去分明也就十五六岁,浑身上下却是无一不优雅。唔,他的皇嫂啊,真的到哪里都不会给皇兄丢脸。

邵长宁简直有点喜极而泣,邵长安拿过遥控器按了一下,悠扬的音乐重新飘荡在整间屋子里。

邵长安笔直的站着,目光从女孩纤秀的眉眼上划过,又落到她细长而白净的手指上,一时间,有点忘了今夕是何夕。

一首曲子的工夫,邵长宁已经忙不迭在网上搜索了她的身份,急乎乎凑到邵长安跟前,火急火燎道:“哥,你看。江静姝,出身江南音乐世家。十五岁被华夏音乐学院破格录取。受邀前往Y国新年音乐会演奏,她可是国内唯一受邀的青少年小提琴家。艾玛,不行了,我需要静一静。”

“小提琴家?”邵长安语调轻轻的反问了一句,声音飘忽的好像来自遥远的梦里云端。

他记忆里的那个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经史子集也均有涉及,有冠盖京华的倾城之貌,也有着朝野上下交口称赞的才学品性。

“不是她。”邵长安眼眸里似乎有光华闪现,却不过一瞬,重归于寂。

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他面色平静,重新上楼去,挺秀笔直的背影却让刚才还兴高采烈的邵长宁看出两分不寻常的落寞。

“哎,哥。”邵长宁回过神来,有点不知所措的唤了一声,邵长安头也不回,已经到了楼梯转角,径直进了二层书房。

邵长宁怔怔看着,电视画面里已经换了旁的人来演奏曲目,他有点意兴阑珊。

既来之则安之,他们从来没想过回去,可也从来没想过,在这样的世界里,还能有幸碰到曾经无比熟稔的面孔。

刚才,他着实有些太激动了,邵长宁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懊悔。

握着手机,他的目光重新落到屏幕上,女孩巧笑倩兮的一张获奖照片十分清晰,眉眼秀美、气质清雅,底下配着的溢美之词也是让人眼花缭乱。

可偏偏,小提琴的字样也的确提醒着他:“不是她。”

如果有着和他们一样的记忆,她所擅长的,应该是古琴才对。她琴技一项,出神入化,断没有道理平白舍弃,另作他选。

哎……

邵长宁长长的叹了一声,重新歪靠在沙发上,一抬眼看到正抬步而入的月辉,连忙起身笑道:“月辉叔来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我都不知道?”

“昨天才到。”月辉将手里提着的补品递给边上的帮佣,脱了大衣搭在臂弯里,将他上下打量一通,笑道:“几年不见。长宁这么高了。”

------题外话------

阿锦的新文,【重生之盛宠娱乐女王】开更啦,求收藏求点击么么哒。

点击的意思呢就是说亲亲们登陆自己的会员账号,从收藏页面点击到阿锦的最新更新章节看文,养文的亲们每天没事的话也顺带着点开溜一下啦,酱紫就算是在追文着,对文文的推荐上架都有好处,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