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六/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辉叔还是没变。”邵长宁勾唇笑笑,道:“爸妈不在。太爷爷在房里休息呢。”

“我先去看看老爷子。”月辉话音落地,转身往老爷子的房间走去,未曾到门口,就听见邵长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邵家几个孩子都这样,在外面总显得少年老成些,在家里却着实散漫随意许多。

此刻她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和小时候比起来,也是一模一样。

站在门口,月辉一颗心突然被击中,这一刻,他产生了归家的感觉,过往种种倏然浮现,一切都熟悉而亲切起来,好似这几年他从来不曾离开过。

“小辉叔叔。”邵长乐下意识回头,就看见他立在门口,神色怔忪而温和。

老爷子上了百岁,视力和听力都在下降,原本躺在床上午睡,也就邵予安进来的时候刚醒。此刻支撑着身子靠在床头,定定的看了两下,唤了声:“小辉?”

“老爷子,是我。”月辉快走两步过去,两只手握住了他抬起的一只手。

岁月不饶人,老爷子手背的皮肉枯槁,因为瘦些,皱巴巴树皮似的,脸上也不可避免的许多褶皱,眼窝深陷下去,因为看见他,倒多了许多神采。

“还以为你不要我这糟老头子了。”老爷子的声音里带着些沉沉的笑意,看上去精神都好了些,分明是打趣的话,却一时让边上几个人觉得感伤。

“怎么会?”月辉心里有些愧疚,伸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哄小孩似的开口道:“这不是专程回来陪您?不走了。”

“好,好。”老爷子连说两句,目光又落到边上的邵长乐脸上,开口道:“瞧瞧,小长乐都长这么高了。当年在医院里刚出生,这小丫头缩在我怀里,就这么长……”

老爷子说这话,伸手在自己怀里比了短短一寸距离,又是喟叹道:“我都老咯。眼下给一个小娃娃也抱不动了。”

“太爷爷。”邵长乐声音里突然带上些哽咽,凑过去抱着他的手臂,笑着撒娇道:“怎么会,您一点也不老。越活越年轻的。”

老爷子笑了两声,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乐呵呵道:“傻丫头。人哪里有不老的。你小辉叔叔这算是终于回来了。眼下太阳还好,让李婶把他房间里的被褥抱到花园里晒一会。晚上也好睡的舒服些。”

“哦。”邵长乐乖乖应了,看了微笑着的月辉一眼,起身出了门。

邵予安性子敏感些,此刻自然明白老爷子有话和月辉念叨,也紧跟着邵长乐后面出去。

虽说几年不在家,月辉的房间倒也一直留着,有邵予安后面跟着,邵长乐索性也没有再叫人,两人一起将他房间里的被褥抱到了花园里。

原本是冬天,花草稀疏,花园里也就冬青常绿,映衬着几株松柏寒梅,显得静谧安然。

明晃晃的阳光映照在身上,暖融融的,邵长乐指挥着邵予安将一床被褥晾晒好,拿着鸡毛掸子,像模像样的凑上去敲打。

月辉到了花园,邵予安已经离开,也只剩她一个乐此不疲的敲着被子。

看着她绷着脸,一本正经好像做功课的样子,月辉一时驻足,难免觉得好笑,心里又有些无法言表的感动。

其实他房间里阳光很好,被褥之类的总有佣人及时清洗晾晒,老爷子刚才随便寻这么一个由头,也不过是想将她打发出去而已。

她倒好像真的找了个事一般,体贴乖巧的像个小媳妇。

老爷子性子豁达,这么些年,对他一直关心,刚才正是回避了他们两个问自个成家的打算,话到嘴边,他到底觉得这丫头年龄小了些,并不曾说出口。

此刻站在满园阳光下看她,心里也是有些说不出的遗憾。

他觉得这丫头要是再大上两岁多好,或者说自己稍微小几岁也好,许多话就容易说出口的多。

“小辉叔叔。”他的目光太过专注,邵长乐下意识就看了过去,声音甜甜的唤了他一声。

不待她说话,小丫头好似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站直了身子立在原地,若有所思道:“刚才在路上,我说以后不能叫你叔叔的。”

“哦?”月辉微微挑眉。

邵长乐拿着鸡毛掸子踮着脚踱步到了他跟前,歪头道:“咱们的辈分不对,得捋顺了才好。”

“那你要叫什么?”

月辉垂眸看她,声音轻柔,微笑着问了一句,目光包容而宠溺。

邵长乐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拿着手里的鸡毛掸子戳了戳他的胳膊,嘀咕道:“月辉?怎么样?可是我觉得这样叫,显得对你很不尊敬。”

一个称呼叫了将近二十年,要改口真的很难呐。

邵长乐有些郁闷的撇撇嘴看他,眼见月辉只看着她不说话,又寻思道:“而且我觉得这样也不够亲密。想起来好恼人。”

月辉只看着她笑,嘀咕了半天的小丫头没得到回应,拿着手里的鸡毛掸子猛戳了他两下,神色间难免就带了些气急败坏。

月辉伸手将鸡毛掸子抓了个正着,没怎么使力拉了一下,她整个人就撞到他胸膛上。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低头看着她软蓬蓬的头发,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无奈:“不知道拿你怎么办?也不知道拿我们的关系怎么办?”

房间里的时候,他几次差点对老爷子开了口,可话到嘴边,却觉得羞愧。

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许是因为总有许多顾忌,将想法付诸于现实,总显得很难,他从来不曾这样为难过,只觉得这丫头年龄小,所以还可以往后拖一拖。

总归自己一颗心已经给了她,早些说晚点说也是无碍的。

两个人在花园里说了一会话,关于称呼也并没讨论出一个结果来,抱了被子重新往回走。

邵长乐很少做家务,拿着被罩纠结了半天也没能平平展展的给套进去,偏生月辉在边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打定主意想小小的表现一下,最终反倒是急出了一身汗。

好不容易以为塞了进去,她捏着两个角抖了一下,被子看上去还在被罩里拧巴成麻花。

月辉以手握拳在唇边,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

“你再笑,不给我帮忙你还笑!”小长乐气急败坏,转过身跳着脚指责起来。

月辉退后两步反手锁了门,走过去将正闹别扭的小人儿紧紧抱进了怀里,嘴唇摩挲着她的头发,手指却是摩挲着她嘟起的嘴唇,声音低低道:“长乐。”

“嗯?”被他这么一抱,她哪里还有什么怒气,乖乖巧巧的应了一声。

“等你到了二十岁,小辉叔叔就娶你,好不好?”他略带薄茧的指腹划过她娇嫩的唇,声音越发低沉道:“要是到了二十岁,你还是像现在这样。我就娶你。”

邵予安说她是孩子,自己的心里她又何尝不是孩子。

他怕她其实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更怕事情直接捅出来,她再觉得后悔。

思来想去,总归还得两年时间,也许眼下这样的相处她就会觉得烦。她大学毕业,年龄上也可以结婚,到时候若是依然爱他,他就光明正大的娶了她。

“二十岁?”邵长乐并不明白他的顾虑,眼下能得到他这样相待,其实她已经心满意足。

语调喃喃的反问了一句,月辉的手指磕到了她的牙关,下意识往回抽,却不料邵长乐突然往后退了一步,两只手搂着他的腰,两个人跌倒了混乱的床褥间。

怕压疼了她,月辉身子往边上侧了一下,邵长乐转身趴了过去。

房间里温度适宜,她只穿了薄毛衣,贴身的毛衫将发育尚好的玲珑曲线包裹着,紧紧贴在他身上,月辉一时动也不敢动了。

捕捉到她脸上促狭的笑,又觉得尴尬,忙道:“起来。”

“我不。”邵长乐很执拗,纤细白嫩的手指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刮过他的嘴唇和脸颊,扁嘴道:“我再长两岁。你就要再老两岁了。”

月辉神色一怔,身上作乱的小人儿却是抿了抿唇,语带试探道:“小辉叔叔,你是不是还没有过女人呐。”

月辉唰的一下红了脸,身子紧绷着,偏生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邵长乐执拗的看他,脸颊也发红,偏生眼睛水盈盈的,泛着亮亮的光,月辉脸色僵硬,别扭的随便点了两下头。

“问也问了。快起来。”他觉得尴尬,语气难免就显得恶狠狠,身子生疼,笑都笑不出来。

这丫头简直像老天派来折磨他的。

月辉气急败坏想了一下,邵长乐一只胳膊撑在他边上,可算让他稍微缓了一口气,下一瞬,温软香甜的唇就覆上了他的。

她动作还是有些笨拙青涩,偏生让他想要发疯,正想着到底推开她还是回吻她,她滑溜溜一只手,却是顺着他的衬衫挤了进去。

“长乐。”月辉声音高了些,也顾不得吻不吻的,掰着她的肩膀就坐起身来。

“你做什么?”他拉着她的手气急败坏问了一句,问完又觉得不对,气血逆流,被他稳稳压了下去,一双眸子,黑亮锐利,直直的看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