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七/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邵长乐被他的声音骇了一下,有些诧异他反应如此之大。

她只是心疼他,想让他觉得畅快而已,心里有些难堪有些委屈,一只手被他抓得生疼,疼的她眼泪差点都要掉出来。

月辉也是头疼,吻都吻了,碰也碰了,连他都觉得自己此刻的行为过激。

偏生他有些过不去自己心里的这道坎,刚才这丫头的小手顺着他裤子往下滑,他浑身绷得疼,第一反应却是躲避。

月辉一只手重重的在自己眉心按了两下,邵长乐声音小小道:“小辉叔叔,你弄痛我了。”

对面的小丫头微微低着头,编贝一般的小白牙紧紧咬着粉嫩的唇,抬起头看他,一双眸子湿漉漉,月辉下意识的松了手。

刚才的暧昧温情慢慢散去,邵长乐觉得委屈,低着头揉着自己的手腕。

月辉想说些什么,偏生又无从开口,只得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语调低低道:“你还小。这些事情……”

他话音未落,邵长乐拨开了他的手,说了句“我知道了”,飞快的起身,开门出了房间。

她从来没有这么挫败过,从昨天到今天,月辉突然出现,亲吻她,她满心欢喜的去找,却被直接泼了一盆冷水,伤心欲绝的离开,又被他不由分说的抱了回去。

他吻她,说是愿意和她好,可分明已经年龄这么大,却偏生不愿意要她。

这样失落又懊恼的情绪折磨着她,她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原本有问题,几次三番,也许在他心里,自己是不自尊自爱的那一类女孩。

要不然,他怎么会有那样怒气冲冲的反应呢?

目光锐利的看着她,刀刃一样,带着火,诧异的、不敢置信的,还带着那么明显的抗拒。

这些情绪折磨着她,心里委屈,看见月辉自然不能毫无芥蒂的凑上去,偏生月辉难得主动,一来二去,连邵予安都看出来两个人之间不太对劲。

新年期间,家里人多眼杂,两个人僵持着没有解开疙瘩,自然不能有更多进展。

一晃眼,又到一年春。

邵长乐已经到了大三第二学期,课程并不繁重,可因为她学的英语专业,准备报考Y国哈尔墩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深造,学业上丝毫不能放松。

笔尖在笔记本上无意识的画着圈,目光落到窗外一株抽芽的紫荆上,不经意间又想到有些日子不曾见过的月辉,邵长乐失神了。

“长乐?”边上一道轻柔的女声唤了她好几遍,眼见她神思恍惚,不知道想些什么,秦婧索性用胳膊肘碰了碰她。

“怎么了?”邵长乐一转头,神色间带着点茫然,秦婧扑哧一笑道:“你这几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邵长乐收回视线,目光落到桌面上摊开的试卷上,一时间倒也没有继续做题的心思,声音低低道:“小婧姐,你说怎样才算喜欢一个人?”

同在大三,可因为她只有十八岁,比同年级学生都小些,关系亲密些的也都习惯性称呼一声姐姐。

秦婧大她三岁,同在一个宿舍,自大一开学就对她极为照顾,此刻眼见她神色间带着些迷惑,明显春心萌动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怎么,小公主心有所属了?”

邵长乐脸颊微红:“我是说男生?男生喜欢女生的话,是什么样子的?”

“你追求者那么多,你平时多观察观察不就好了?”秦婧嬉笑着又来一句,邵长乐从不曾和她讨论过这个问题,脸色越发红,嗔怪道:“不理你了。”

“哈哈。”秦婧更是忍不住笑,等反应过来是在自习室,连忙噤声,凑到她耳边,语调低低道:“你看蒋公子,明明比你大两岁,参加演讲大赛说话溜得跟什么似的。每次到你跟前免不了磕磕绊绊,那就是喜欢。还有那个老拿着玫瑰花在楼下等,你过生日差点拿蜡烛烧了操场的许公子,那也是喜欢。还有上一次来学校找你的江先生,看上去特别斯文礼貌那个,我觉得他肯定也喜欢你,就那眼神,啧啧,你不是说他是你爷爷奶奶的朋友的孙子吗?怎么,是不是因为他在烦恼?”

眼见她越说越远,邵长乐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忙道:“不是他们,我就随便问问。”

“嘿嘿,随便问问?”秦婧明显不信,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邵长乐越发脸红,却到底抵不住心中好奇,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小婧姐,你说要是男生喜欢女生的话,会不会,会不会想和她发生关系?”

她越到最后声音越小,秦婧总算是听明白了,直接道:“那当然。这个肯定的。其他的不敢说,这个必须每个人都是啊。”

邵长乐脸色变了变,她又忙道:“你这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到底是谁让你这么纠结?不过长乐,你年龄小,林林总总认识的那些公子哥又多,平时参加宴会什么的可得小心,也别被人给莫名其妙哄骗了才好。”

话音落地,又自言自语道:“不过应该也没人敢欺负你。不然得被你老爸大哥给生吞活剥了。”

想到月辉灼灼如火那个抗拒的眼神,邵长乐闷闷的叹了一口气,边上的秦婧又是继续道:“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个蒋子辰是真的喜欢你。难得也和你门当户对,上次还向我打听你要报考哪个学校来着,估摸着是想和你一起出国读研,痴心可见一斑。”

“你告诉他了?”邵长乐总算是回神,扭头问了一句。

“是啊。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不说他肯定也能打听出来。我是觉得人家蒋公子也挺不容易的。难得方方面面也都出挑,尤其在你跟前,腼腆的什么似的,指定二十四孝男朋友。”

秦婧嘀嘀咕咕又说一通,想起被她赞不绝口的蒋子辰,邵长乐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大学三年,蒋子辰其实并不曾表白过。

可事实上,无论自己再迟钝,他喜欢的那一份心意也感觉的到,尤其他正是邵予安口中“年龄相当的朋友”之中的一个。

心事重重,自修完回宿舍,邵长乐依旧是有些闷闷不乐。

“呼呼,等你的吧。”边上秦婧挪揄的声音响起,邵长乐一抬眼,俊秀白皙的男生站在宿舍门口的台阶下对着两人微笑。

蒋子辰……

“我先上去了。”秦婧话音落地,朝着她眨眨眼,不由分说小跑着进了宿舍楼,邵长乐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长乐。”

蒋子辰说话间到了跟前,唤了一声她的名字,难得没有脸红,邵长乐礼貌的笑了一下,漆黑的眼珠儿亮亮的,男生一时间又忍不住紧张起来。

她在大学认识他,其实他很早就认识她,是在电视广告里。

看上去白嫩嫩一个小人儿,歪着小脑袋抱着奶瓶儿喝奶粉,他站在茶几后面,兴奋地朝着边上的帮佣阿姨喊:“呐,娃娃,娃娃。”

他喜欢她,周围许多人都知道,他觉得她应该知道,可真的到了想表白的这一刻,还是紧张。

“那丫头好像有喜欢的人了,不过我不是特别确定。”邵予安无意中一句话回响在耳边,蒋子辰一时间又无奈起来。

他在所有人面前都能侃侃而谈,意气风发,偏生每次对上笑吟吟的她,总是没出息的说不了几句话。

从小关注着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有事吗?”邵长乐抱着书,看上去倒显得很耐心,笑着问了一句。

“有事。”男生飞快地说了一句,不等她再说什么,连忙道:“长乐,我给你变个魔术。”

一句话不带停的,蒋子辰白皙俊秀一张脸微微泛红,邵长乐愣了一下,心里有些意外,下意识点点头,说了一句“好。”

也是这一会她才发现,不同于平素休闲舒适的打扮,男生穿了件黑色的休闲款西装外套,看上去显出几分正式来。

“看,什么也没有。”蒋子辰五指张开,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一圈,眼见她下意识眨巴眼睛,不由一笑,心里的紧张散去很多,手在空中勾了一下,手里出现了一条宝蓝色的丝巾。

丝巾在空中虚晃一下,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出现在他的指尖,亭亭而立。

邵长乐神色一愣,眼见他一脸期待,忍不住“扑哧”轻笑一声,不曾发现,她身侧不远处,站了一小会的月辉转身离开。

“喜欢吗?”蒋子辰的声音轻轻地,带着些试探的看她。

邵长乐微微抿唇,抱着书本的胳膊下意识环的紧了些,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却到底无法回避,开口道:“谢谢。只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很抱歉。”

蒋子辰神色僵了一下,怔怔的看着她,半晌,罕见的露出一个算不得笑容的笑容来,语调挫败道:“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只是自己还抱着一丝希望。”

邵长乐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有些歉疚的笑了一下。

蒋子辰抿着唇用丝巾缠了花梗,突然掰开她一只手,将玫瑰花塞到她手里,不等她再说什么话,飞快的转身而去。

------题外话------

呼呼,说一下长乐的这个番外,阿锦在前面说了一次,就是感觉是淡淡的温馨,没什么大波大浪哈。其实阿锦自己不太热衷这种故事情节,但是番外嘛,也实在不想闹什么渣渣之类的。就是要交代的小波折觉得还素应该有,所以其实距离结局已经不远了,后面也比较甜。阿锦争取早些结局,大家都可以全身心投入新文鸟,一心二用对阿锦来说也比较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