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十九/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邵长乐坐在床边,低着头,说话的声音也是低低的带着些哽咽,软蓬蓬的脑袋近在咫尺,秦婧觉得心疼,偏生目光落到她纠结在一起的手指上,又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头疼得很。

这丫头两根手指正捏着杜蕾斯包装袋的边角玩弄,正方形的硬塑料眼看着得被她给揉变形了。

秦婧收起了打趣玩笑的心思,规规矩矩坐在她对面的床边,柔声道:“你从小喜欢他是没错。可你清楚自己到底对他是哪一种感情吗?说不定也只是依赖而已。以后你有了男朋友,这样的情绪肯定也就散了。”

语调顿了一下,她一本正经道:“长乐,不要做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情。”

邵长乐在听到这句话便抬起头看她,眼眶红红的,语调沙哑:“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这样说?连小辉叔叔他也是这样,我真的没有开玩笑。我依赖他是不错,可我也迷恋他心疼他喜爱他,我想永远陪在他身边。小婧姐你知道吗?小辉叔叔他一个亲人都没有。我觉得他实在太孤单了。”

话说到这份上,秦婧还有什么不明白,只觉得她弥足深陷,让人连劝说都无力。

感情的事,向来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一时间,她竟是不知道该说这姑娘傻还是勇敢,心里有些微妙的羡慕。

她上大学就谈了男朋友,可交男朋友的时候也是权衡了彼此的年龄、家世、学业、人品各方面。

眼前的女孩才十八岁,此刻分明是懊恼带着些无助,可她却恍然间产生一种错觉。

她像一团火,带着明亮和光芒,燃起来周围的人都不能幸免。

拥有她这样小心翼翼又带着些孤勇式的爱,那个男人当真是幸福无比。

只是……

月辉到底是成年人,想问题肯定比她更周全。

这丫头这样跌跌撞撞的冲过去,也不一定就能成事。

他多宠她啊,宠到所有知道徐伊人和邵长乐的人都知道他,所有人都知道,长乐是他从小捧着的小公主。

那么优秀自爱的男人,想来总能解决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其实并没有她置喙的权利。

秦婧稍微放松了些,笑道:“反正我不投赞同票,顶多帮你打打掩护。”

“真的?!”邵长乐等的就是这句话,从床边蹦跶起来“啵”的亲了她一口,飞快的站起身来,喜不自胜道:“就知道你最好了。”

“要是没能进门就回来。2107的门随时为你敞开。”秦婧无语的撇撇嘴,弯腰捡了自个的枕头和小说,乐颠颠的邵长乐已经没了影。

交流团一百多人,零零总总住了两三层,月辉单独开的房间,在酒店二十四层。

邵长乐搭电梯到了他房间门口,带着点小激动敲了门,一低头,才发现自个竟然忘了将睡衣带上来。

不过还好,杜蕾斯倒是被顺手装进了口袋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她这般想着,月辉已经穿着睡袍开了门,正侧着头拿毛巾擦头发。

刚洗了澡,月辉黑亮的短发上还滴着水,此刻目光落到邵长乐的身上,再想想时间,难免就觉得意外。

“小辉叔叔?”邵长乐仰起头唤了他一声,微微咬着唇,可怜巴巴道:“我能进去吗?”

月辉依旧站在门边,整扇门原本也只开了不大一条缝,语气带着些古怪道:“怎么了?眼睛还红红的?哭过了?”

“也不是。和舍友争论了几句。”邵长乐声音闷闷的,趁着他愣神的工夫就小鱼儿一样的挤了进去。

“和同学闹别扭?”月辉依旧是有些诧异。

这丫头的性子他比谁不清楚?怎么可能是那种大半夜和同学闹矛盾的人。

不过,不等他多想,邵长乐已经直接过去整个人扑到了他床上,欢呼道:“好舒服的床,我今晚要和你一起,不要回去了。”

她欢呼的声音还带着些闷闷的鼻音,就好像上一秒还流着鼻涕哭过一样,颇有那么点苦中作乐的感觉。

月辉一时无法,只得先关了门。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居高临下的看她,也有点不明白她到底说的闹矛盾是怎么个程度?

可小丫头明显转移话题不想说那个事,他踌躇间就站在原地沉默了。

“我不想回去。小辉叔叔你就收留我一晚吧。”邵长乐从床上侧身,一只手撑着脸蛋看他,嘟嘴道:“气的我连洗澡都没心情。我先去洗澡好了。”

话音未落,不等月辉同意,她已经直接窜进了洗手间,还顺带关了门。

得,什么话也甭想再问了……

月辉擦了头发站在原地,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从在门口看见这丫头,她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子诡异来。

可毕竟邵长乐在他心里还是个孩子,两人从前这样随意相处也习惯了,他思索了一会也是没理出个头绪来。

小丫头在他心里一向乖巧,他怎么可能想到她打定主意来撩拨他?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月辉却总觉得房间里的气氛着实暧昧了起来,也没什么心情做其他事,他索性站在落地窗前抽了两根烟。

“小辉叔叔。”小丫头瓮声瓮气的语调落在耳边,他回过头,朝着浴室的方向,声音沉沉的“嗯”了一声,邵长乐有些懊恼的声音道:“我没有睡衣,找件睡觉的衣服给我穿。”

“里面还有一件浴袍。”月辉的话音未落,邵长乐已经又是开口道:“刚才我踮脚去拿,把浴袍给甩到水里去了。”

月辉:……

邵长乐说的其实算实话,心里想着一会的小九九,不留神勾了浴袍甩到地上,她急着去逮,结果手一拨,不知怎的浴袍就弄到了湿哒哒的那一块地面去,没法穿了。

“小辉叔叔?”邵长乐又唤了一声,月辉这才觉得他放这丫头进来当真是有些不妥。

赶她走小丫头指不定多伤心,可就这么待着……

他想起来都觉得难受。

M国和国内有几个小时的时差,季节倒是一样,月辉也就随意的拿了几件单衣,选了半天,将一件干净的衬衫给递了进去。

邵长乐在里面磨蹭了一会,将头发吹了个半干,穿着他的衬衫磨磨蹭蹭的出了来。

与其说穿着,其实还不如说挂着。

年龄性别身高的差距搁在那,月辉合身的白衬衣套在她身上,松松垮垮好像挂了件披风。

两个袖子遮了手背,被她吹头发时挽了起来,底下更显长,过了她的大腿,走起路来扑闪扑闪的。

不过……

月辉注意到她里面空荡荡,第一时间收回了视线。

想象很丰满,可现实到底骨干些,月辉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她身上,不知怎的邵长乐就有点无所遁形的窘迫。

等月辉移开视线,她已经小松鼠一样窜了过去,顺带着还自己给自己拉了被子,一脸乖巧的躺平在了床上。

原本就觉得尴尬,眼见她这么乖月辉也松了一口气,直接留了床头灯睡到了边上。

虽说只有一床被子,可床很大,并排睡几个人都不是问题,他自然也没想着故意避开怎么着。

邵长乐侧身背对着他,月辉靠在床头又点燃一根烟。

刚夹在手指间,余光不免扫到邵长乐灯光下朦胧的侧脸,几乎没什么犹豫,他将烟头掐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

“小辉叔叔?”邵长乐试探着唤了他一声,慢腾腾在被子里转了个身,撑起胳膊也往枕头上靠了一下。

小丫头发育的很好,眼下从被子里钻出来,入眼圆翘的弧度让他目光一时间深了些,鬼使神差的停住不动了。

邵长乐虽说有些刻意亲近他的成分,可事实上她除了强吻也不明白到底该怎样拿下他才好。

微微蹙着秀气的眉,试探的语调软软的,声音好像沾了湿漉漉的蜜糖,嘟着嘴唤他的样子不经意间就带上几分天然的娇憨。

小辉叔叔……

月辉觉得这四个字简直是他的魔咒。

可到底让他毫无抵抗之力,克制着突然而来的口干舌燥,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笑道:“明天要早起吧。赶紧睡。”

“我想和你说会话。”邵长乐吐吐舌头,顺着他的手臂直接钻进了他的怀里,脸颊将那么贴在他胸膛上。

月辉身子倏然僵硬紧绷,她已经带着些满足的喟叹道:“小辉叔叔也是喜欢我的,你的心跳的好快。”

“我也是。”话音落地,她下意识伸手去拉她的手掌。

温香软玉在怀,月辉却是不敢再像上次那样,而是有些僵硬的使了力道,转而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声道:“别多想。快睡觉。”

除了让她睡觉,这一刻他着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邵长乐仰起头看了他一眼,正当他要再说话,小人儿却是直接吻上了他的眼睛,那般郑重那般珍视,还带着一点让人心疼的小心翼翼。

月辉要推她肩膀的一只手就那么生生停住,大脑里紧绷的一根弦突然断裂,一颗心柔软的不可思议。

他当真感觉到了她的爱,那样小心翼翼甚至有些卑微的试探,上一次他僵硬的拒绝定然是让她伤了心,以至于她舌尖拂过他眼皮的动作那么轻柔,像三月午后温煦的风。

鬼使神差的,月辉揽上她柔软的腰……

邵长乐轻轻地吻着他,他的眼眸将闭未闭,整个人就那样懒懒的靠在床头,英挺的剑眉在朦胧的光线里十分好看,好像墨笔勾画一般。

邵长乐伸手指摸了摸,光滑的手臂攀上去勾住了他的脖子,将整张滚烫的脸颊都贴在他的脖颈上,梦呓一般的轻唤道:“小辉叔叔。”

“嗯?”月辉低低应了一声,紧紧揽着她,一时间觉得让自己此刻就这样死去也心甘情愿。

他的小丫头似乎长大了,纵然动作依旧青涩稚嫩,可颤巍巍唤他的语调在夜色里不知怎的就带着点清艳撩人的媚。

他也没有动,就这样将她抱在怀里已经说不出的满足。

“亲亲我,小辉叔叔,亲亲我,好不好?”邵长乐微垂着眼帘,鼻尖挨着他的鼻尖,声音软软的请求。

月辉凑上去在她额头落了一个吻,突然伸手扣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拥向自己,邵长乐的脸颊再一次埋到了他的颈窝里。

月辉用下巴在她柔软的长发上摩挲两下,饱含爱怜,却许久都不曾出声。

室内安静异常,只有他紊乱的呼吸声落在两人耳边,邵长乐乖乖的伏在他身上,纤细的手指勾着他睡袍的带子玩,语调低低道:“其实我上来是想把自个送给你的,可是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她的声音带着点苦恼,月辉去握她作乱的一只手。

邵长乐倏然仰起头,目光楚楚的看他:“小辉叔叔,我是甘愿的。你教教我,好不好?”

她稍微有一些霸道执拗,月辉都能轻而易举的说些话制止她。

可她也从来不曾这么乖这么听话,这么小心翼翼,一句接一句的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她这样,让他一句重话都说不出来。

甚至让她觉得,此刻她无论提出任何要求,自己都会毫无底线毫无原则的去接受。

实际上,在她跟前,他又何时有过原则。

无论是她撒娇还是生气,无论是她欢呼还是掉泪,每一样情绪都能让她倏然间乱了分寸。

月辉突然想起第一次抱她的时候,小小一个人儿躺在他怀里,眼睛都不怎么能睁开。那么小那么脆弱,软软的小手蜷在他手心里,他一握拳便能轻而易举将她包裹住。

老爷子笑呵呵在门外就对他开口:“恭喜小辉,你当叔叔了。”

他也非同一般的激动,笑着对老爷子道:“同喜同喜!”

那样从胸腔里满溢出来的喜悦,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他觉得熨帖而激动,当年的小不点还是那么乖巧,她躺在自己怀里,他就觉得他有了全世界。

------题外话------

今天有木有表现很好,早更新不说还多更新鸟一丢丢,我不会说是因为怕被泥萌拍,~\(≧▽≦)/~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