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二十一/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楼下乱成一团,邵长乐被混乱的人潮挤着走了两步,远处的火光在眼前晃了晃,她身形摇摇欲坠,被月辉眼疾手快的接到了怀里。

“小辉叔叔?”小人儿声音干涩的唤了一声,眼睛一闭,软软的晕倒在他的怀里。

她身子娇气的很,初尝人事原本就难熬,虽说一直被他抱着下楼,却到底惊惧忧思过度,精神已经脆弱不堪。

月辉将她打横抱起在怀里,顺带着又拨了两个电话,先是联系了华夏驻M国大使馆那边的工作人员,简单说了交流团遇袭的事情,又联系了另外的酒店,在路边打了车就将邵长乐带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交流团原本的行程,三个学生在夜里丧生,受伤的也有二十多个,情绪不稳定的学生们被迫取消了交流学习,被护送着第一时间回国。

月辉以邵长乐轻伤为由多留了一天。

邵长乐这一觉睡得很长,醒来已经到了第二天傍晚。

酒店的窗帘被完全拉开,落地窗外有绮丽的晚霞晕染天际,邵长乐恍惚间睁开眼,记忆里的那些混乱好像原本就是一场梦。

“醒了?”耳边温醇的声线落到耳边,她这才发现原来月辉半靠在床头看着自己,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来。

这样安静而美好的黄昏,自他怀里醒来,她心里倏然间就踏实了许多。

想到一起来的秦婧等人,邵长乐一只手撑了下巴,侧过身正要问话,月辉已经开口道:“你们学校的学生都没事。下午已经搭班机回国了。”

“哦。我睡了很久?”邵长乐伸手揉了揉有些乱蓬蓬的头发,月辉伸手将她往怀里揽了一下,柔声道:“十几个小时。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他凑过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了轻轻一个吻,手掌贴合着她温热的背,心下怜惜不已,索性自个也滑进了被子里,将小小的人儿抱了个满怀。

“有点饿。我想吃学校门口的小汤包。”邵长乐将脸颊贴了过去,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能听到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她伸手摩挲着,语调软软糯糯:“就是你经常带我去吃的那一家。想起来觉得好馋,回去了咱们再去好不好?”

“都依你。”月辉轻笑,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凑过去,将薄唇贴到她耳边,低声道:“还疼不疼?”

他的温热的呼吸尽数喷到她的脖颈上,痒极了,邵长乐咬咬唇害羞的说不出话来,月辉更是莞尔:“你睡着的时候,我帮你抹了消肿药膏,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嗯。”邵长乐声音小的几乎找不见,月辉就佯装没听见,双手掐着她的腰,将她一把捉到自己身上,鼻尖抵着她因为窘迫而发红的鼻尖,戏谑而无奈:“有没有好一些?你蚊子哼哼似的,小辉叔叔没听见。”

邵长乐窘迫不已,小脑袋直往他颈窝里钻,柔软的长发扑了他满脸满嘴都是,月辉哈哈笑着将她揉搓了两下,一把拉了被子,将两个人笼罩在一方黑暗里。

外面晚霞很好,被子里其实也看得见彼此,他们俩近在咫尺,却在被子里长久的对视,只恨不得时间永远的停驻了这一秒。

“小辉叔叔。”邵长乐先出声喊他。

“长乐。”月辉也跟着唤她。

“小辉叔叔。”

“长乐。”

“小辉叔叔。”

“长乐。”

两个人傻瓜似的呵呵笑,脑袋埋在被子里,抵在一处,你一声我一声,不觉得无聊也不觉得烦,她声音软的滴水,他声音也柔的要滴水。

邵长乐伸手过去摸他的脸,月辉一把握上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直接拉扯进怀里,一个缠绵热情的吻便落了下来。

她揪着他的衣领,他手掌捧着她后脑勺,唇齿交缠间,两个人闷在被子里差点窒息。

怎么亲热也不够,他总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吞进肚子里,这样她就能永远的时时刻刻跟着他,她也恨不得一直赖在他怀里,他怀抱很暖,她从小就喜欢的不得了。

晚霞将整个房间都染成了金色,两个人喘着气将被子拉了下来,额头抵在一处又是一阵傻笑。

“乖,换了衣服,我带你回家。”月辉一只手仍在被子里,哄小孩似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邵长乐又往他怀里钻,叽叽咕咕道:“能不能晚点回家啊。我想和你好好呆几天。”

“傻了。这么晚怎么回国?我说的是我在这边的家,不想去么?”月辉忍不住笑,一只手还摩挲着她绯红的脸。

邵长乐哇哇叫了两声,一把拉着被子坐起身:“我要去。我现在就穿衣服。”

月辉在M国呆了五年,市区里一套公寓住的次数少。距离市中心远些的地方有一栋环境宜人的三层小洋房,因为地方大,有钟点工定时打扫,月辉自然带着她去了后一个。

屋子里日常用品一应俱全,可邵长乐心血来潮想自个做饭吃,两人便先到了附近的超市采购。

酒店里往下跑的时候两个人被烟气熏了嗓子,做菜自然是以清淡为主,邵长乐扶着车篮报菜名,月辉便勾着笑一本正经的选原材料。

来往的都是陌生人,连月辉都觉得轻松不已,邵长乐更像是出笼的小鸟一般,一路挽着他的胳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逛完超市已经是华灯初上,两个人提着购物袋回了家,邵长乐闭着眼就将自己放倒在沙发上。

“怎么了?”月辉笑着坐到了她边上,伸手在她脸上捏了捏,邵长乐有气无力道:“饿晕了呀。累得不想说话了。”

从酒店离开的时候其实已经吃了简餐,邵长乐哼唧着主要是撒娇。

月辉了然,却毫无底线的愿意宠着她,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温声道:“那你躺着好好歇会,我这就去做饭。”

“嗯。”邵长乐眼睛眯成一道缝,看着他连连点头。

月辉收拾了东西,进了厨房,她躺在沙发上又觉得无聊了,又起身楼上楼下转了两圈。

月辉正就着水龙头洗鱼的时候,一双小手从后面无声的环上了他的腰,邵长乐将脸颊贴在了他宽厚的背上。

“怎么又起来了?”他头也不曾回,声音里却依旧带着宠溺。

这样的他,让她很轻易的就想到了小时候。

以前的他也是这般爱笑,笑起来微微弯着唇角和眼睛,好看又俊秀,他牙齿白而整齐,两颗小虎牙露出来的时候能看到两个深深的酒窝,年轻阳光。

邵长乐将他圈的更紧了些,吸着鼻子一字一顿道:“小辉叔叔,我会一辈子爱你的。”

她在楼上楼下看到好些她的照片,从小到大,全部封存在精美的相框里摆放着。许多照片她自己甚至没见过,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看见的时候却觉得心疼。

她抱着他的姿势满是依恋,月辉忍不住笑,侧身低下头,用鼻尖亲昵的蹭了蹭她的额头:“好。小辉叔叔记着你的承诺了。”

邵长乐从后面抱着他,这样的姿势实在不利于他发挥,可偏偏这样的感觉他又极为贪恋,也只能在她的禁锢下略带些困难的回过头去。

“从来没见过小辉叔叔做饭呢?”邵长乐从他胳膊下探头出来,“你确定你真的能做出来呀?”

“蒸条鱼有什么难的?”月辉看着她古灵精怪的眼睛,笑了笑:“吃不惯这边的东西,厨艺早就练出来了。”

“那我帮你切菜。”邵长乐点点头,放开揽着他的胳膊,跃跃欲试的到了料理台边,月辉一回头,她已经小心翼翼的切起来葱白。

姿势看上去有模有样,月辉正想提醒她距离远一些,小人儿已经眼泪汪汪的转过头来,“好刺眼。”

“正要给你说呢。”月辉一脸无奈:“切葱丝最呛眼睛,难受了?”

“嗯嗯嗯。”邵长乐连说两句,放下刀,月辉伸手拉过她,扶着她的手到了龙头下,微微俯身,将下巴凑到她肩上,蹭了蹭她的脸颊:“乖乖的去外面等着。我很快的,一会就好。”

水流带着些凉意,月辉将她一双小手细细揉搓了两下,邵长乐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

“那我在边上给你做伴吧。”厨房外面空空的,她总归是舍不得离开他,磨磨蹭蹭的逗留在厨房里,小猴子一样的围着他转。

月辉做了三菜一汤,就着米饭,邵长乐差点咬了舌头,含含糊糊道:“唔。好好吃。”

从小嘴巴就挑,这话听起来就含着几分刻意的恭维,月辉却明显极为受用,摸着她的脑袋:“乖。那你多吃点,争取一根不剩。”

“呃,能把葱剩下吗?”小丫头倒是一脸认真地反问,看着她,月辉却是噗嗤一声笑出声。

“怎么了?”邵长乐一脸萌萌的看着他,月辉起身越凑越近,邵长乐睁大眼睛握着筷子看她,月辉勾唇笑着舔走了她鼻尖上粘的两粒米。

他的动作太亲密,眼睛里含着些促狭的笑,邵长乐蚊子哼哼一般的唤了声:“小辉叔叔。”

“乖。吃饭,不逗你了!”月辉摸了摸她的头顶,眼睛里温柔的笑意要溢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