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番外二十二/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得在一起,两个人窝在家里一天两夜,乘坐第三天一早的班机回国。

虽说不算娱乐圈中人,可邵长乐和月辉在公众中的知名度都颇高,为了避免麻烦,下飞机的两个人都戴了足足遮住半张脸的太阳镜。

已经到了下午三点,明晃晃的阳光肆意倾泻,邵长乐伸手在头顶挡了挡,不远处大跨步而来的邵予安伸手接了她手里的行李箱。

“哥,你什么时候到的?”邵长乐嘻嘻笑开,问了一句。

“刚到一会”,邵予安说着话,拿眼将她和月辉上下打量了一通,如释重负道:“幸好你们都没事。”

“有小辉叔叔呢?”邵长安下意识就挽上月辉的胳膊,后者神色怔了一下,倒也不曾刻意拉开她的手,而是看向邵予安,微微笑道:“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说着话,三个人也没耽误,出了大厅直接上车。

邵予安充当司机,邵长乐自然是挽着月辉的手臂亲亲热热就进了后座,说话间嬉笑着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从后视镜里看了几眼,邵予安一阵无语,索性专心开车,就当没看见。

适逢周六,除了徐伊人因拍戏外出,其余人基本上都在家。

知道交流团所住的酒店出事,即便月辉已经打电话报过平安,一众人心里还是绷着一根弦。

远远听见几人进门的动静,邵长宁猴子似的蹦起来,快步过去将刚进门的邵长乐拉着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才朝着室内道:“检查完毕。的确安然无恙,公主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美。”

沙发上的几个人都哈哈笑起来,邵长乐无语的推他道:“贫吧你!”

月辉将手里的行李箱递给了上前的帮佣,伸手松了松规整的领带,朝着邵正泽询问道:“老爷子在午睡?”

“说是觉得困。”邵正泽看着表笑笑:“睡了有近两个小时了。”

“嘻嘻。我去叫醒他。”邵长乐登时乐了,一边说着“我还给他买了礼物”,已经迈开腿朝老爷子的卧室跑了去。

“我也去看看。”月辉微笑一下,也跟在她身后一起去。

想着回来找时间将两个人的事情说出来,做好了应对各种情况的准备,月辉心里也轻松了许多,紧跟着邵长乐到了房里,还将她顺带揽了一把。

老爷子睡得沉,邵长乐拿手指在他脸上划拉了两下也没能弄醒他,索性又伸手将他的眼皮撑了开来,叫魂一样的嬉笑道:“起床啦起床啦,太爷爷大懒虫。”

她来回折腾了两下,老爷子一时也没醒,立在边上宠溺的笑看着她,月辉的神色突然就变了变。

“长乐。”他轻轻唤了一声,一只手握了邵长乐的手腕,神色间带着一抹突如其来的郑重。

邵长乐正折腾的起劲,扭头说了句“怎么了嘛”,月辉突然上前一步,将她往自己背后拉了拉,一根手指慢慢伸了过去。

他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明显的颤抖一下,整个人登时僵硬在原地,竟是连说话都不会了。

“小辉叔叔。”邵长乐被他突然僵硬的身子吓了一下,刚是可怜兮兮的喊了一声,月辉控制不住一曲腿,整个人跪倒在床前。

“怎么了?小辉叔叔你起来啊!”邵长乐着实吓呆了,拖着哭腔去拉他。

月辉伸手拉着她下跪,邵长乐执拗的不肯,一边伸手去拉他的肩膀,一边哭闹道:“起来。小辉叔叔你起来。你跪着干嘛。起来啊!”

她的声音带着惊惧恐慌,颤抖不已,自然将外面所有人都惊动了。

邵正泽最先快步进来,张昀和头发花白的邵端都紧跟在后面,邵予安和邵长安两兄弟也闻声而到,所有人都愣在了门口。

月辉低头跪着没出声,身子看上去僵硬不已,他伸手扯着邵长乐的一只手腕,邵长乐用另一只手去抓他的肩膀,还依旧在哭闹。

老爷子,去了……

这想法第一时间浮现在众人脑海里,邵正泽走路的步子都僵硬的好似机器人,同月辉一开始一样,伸手指去试探他的鼻息。

“爷爷?”他唤老爷子的声音轻的好似怕吓到他,眼眶里第一时间就涌上些不真切的水光。

“太爷爷他太累了,还没睡醒呢。先不要叫他,我们一会进来再叫他。”邵长乐扯着两个大人的袖子就往门口拉。

她力气才多大,邵正泽和月辉就好像长在了原地一般根本就不动。

“哥,你过来。把爸爸拉出去,我们一会再进来叫太爷爷起床。”邵长乐委屈的看了邵予安一眼,后者纤长浓黑的睫毛颤了颤,语调轻轻道:“长乐,你别闹了。”

“我……”邵长乐所有的话登时就卡在了嗓子眼,仰起头看向邵正泽,“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邵正泽拉了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抱进怀里,邵长乐越发崩溃的哭出声,含糊不清道:“都不许站在这。太爷爷他只是还没睡醒呢。呜呜……他还没睡醒啊……”

她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整张脸埋进邵正泽的怀里,鼻涕眼泪都控制不了,倏然间就将他衣服打湿。

最后几天她没有陪着,她临走时太爷爷说“好,太爷爷就等着你的礼物”,她将东西带了回来,他却睡着了不肯醒过来。

邵长乐哭的无法自已,悲戚的声音自然将家里所有人都引了来。

邵端、张昀已经抖着声音交代后事,邵正泽紧紧抱着她,声音有些哑:“长乐乖。太爷爷他年龄大了,别太难过。”

“爸爸。”邵长乐只仰头看了他一眼,又将泪水斑斑一张脸埋进了他怀里。

她哭了有多久,邵正泽就抱了有多久,最后她终于哭累了,从他怀里传出带着鼻音的呼吸声,邵正泽才抱着她放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一晃十几二十年,他们邵家的小公主长大了,他抱着上楼都觉得臂弯里沉甸甸。

徐伊人生产时,手术室外三个男人团团转的场景他还历历在目,此刻看着邵长乐因为哭闹而红扑扑一张脸,一时间有些移不开视线。

原来,长乐已经这么大了……

邵正泽伸手帮她脱了薄外套和鞋子,小被子轻轻盖了上去,又拿过纸巾将她脸上的泪痕擦了擦,才转身出门去。

他的眼角带着泪,那泪水并未曾落下来,邵正泽快步下了楼。

邵长乐醒来的时候又到了黄昏,房门虚掩着,楼下的脚步声、说话声似乎都能远远传了进来,她神色微微恍惚,身子发抖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又落了下来。

月辉推开门的时候,她正枕着胳膊呜呜的哭,整张脸都看不见,只有漆黑柔软的长发散落在肩上,说不出的柔弱。

“长乐?”月辉声音轻柔的唤了一声,整个人已经坐到了她床边。

邵长乐抽抽搭搭,抬头看他,两个人相对无言,她又“哇”一声将小脸埋进他怀里去。

“都是我不好。我非要在M国多待一天,小辉叔叔,太爷爷他一定生气了是不是?他不等我,也不理我……”她嗓子哭哑了,说话的声音分外干涩,落到月辉耳边,心疼不已。

他不比她好受,心口闷闷的疼,浑身都觉得不对劲。

将手指触到老爷子鼻息处,那一刻的感觉不亚于当头棒喝,让他大脑放空,连思想也不能够有。

老爷子性格爽朗,身子一向康健,过了百岁之后虽说病了一两场,最终也都是转危为安。在他眼里,老爷子就好像活神仙一般。

笑口常开,他凡事都看得通透,那么乐观那么包容,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的确还有许多话没来得及说,他原本第一个就想告诉老爷子:“我爱上了长乐。这事听起来不可思议,可小辉是真心的。将您的宝贝重孙女嫁给我可好?”

他这样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也没来得及征求他的谅解。

可此刻,他觉得老爷子哪怕不同意,能起来拿着拐杖敲他两下也好,训他骂他责难他,怎么都好,就是不要安安静静的离开,一句话都没有。

“和你无关。长乐,”月辉和她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哑,只一字一顿道:“太爷爷年龄大了。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态,别伤心了啊,他睡梦里离开,也一点都不会觉得苦。”

“可我觉得难受。小辉叔叔,我心好疼。”邵长乐声音低低的说。

月辉已经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将她紧紧抱了一下,伸手轻轻地拍上她的背。

邵家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平素还显得宽敞的大厅来来往往都是人,一整夜灯火通明。

这忙乱持续了整整一星期,老爷子安然下葬。

他的离去,正好像将所有人的三魂七魄都抽去了些,拖着一身疲惫处理完所有事,一众人却都端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里,没有人讲话。

“老爷子过了百岁就立了遗嘱。名下这套祖宅留给了三少和三少夫人……”律师说着话看了邵正泽和徐伊人一眼,眼见连同两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表态,也就按着条目一字一句的总结完。

邵家家风一向端正,遗产分割问题自然没闹一点矛盾,邵正泽整整几天没合眼,听着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律师最后连唤了三声,他才回神。

“其他再没什么问题了。”律师声音沉稳的说完,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封信,“这是老爷子前些天留给我的,说是如果他去之后,长乐小姐还没到二十岁,就将这封信亲手交给你。”

------题外话------

老爷子真的年纪大了……

然后,明天要出门一趟,番外可能后天才继续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